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七十章 疗伤
    蓝海分别给黎浅浅几人精心调养数日,然后才开始为凤奕疗伤,黎浅浅和凤大公子在外间护法,黎漱与孟达生在内室为凤奕引导那两股外来的内力。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

    凤奕这些天的情况看似没有变化,实则内里一直在虚耗,再拖下去怕是要撑不住了。

    黎漱这几天和孟达生一直待在凤奕身边,和他说话,让他习惯他们的存在,对他们带有内力的碰触不再产生排斥。

    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有效用的,因为这天正式上场时,昏迷中的凤三不再将他们两弹开,接下来就是慢慢引导内力汇集在凤三的丹田,进而和他原有的内力融合在一起。

    说起来简单,实际操做起来却不是件轻松的事,那两股外来的内力虽己不再排斥黎漱他们,但它们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似的,在凤三体内四处乱窜,要引导它们汇聚在一起,就花了黎漱他们不少时间。

    外间的黎浅浅和凤大公子也不好受,时间彷佛停滞了,虽然可以感觉到阳光由弱变强,由强转弱,黑夜降临,人的感官在黑暗中特别的敏感,盘腿坐在南窗前的黎浅浅,除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能听到北窗下凤大公子的吸引声。

    内室里倒是安静得很,不知是厚重的门帘挡住了声音,还是她的功力太浅听不见。

    天翻鱼肚白,黎明降临,内室里,黎漱与孟达生同时收功,并将按在凤奕背上的手收回。

    凤奕吐了口气,身体往前扑倒,蓝海上前抱住他的同时,不忘伸手给他把脉,现原本在他体内乱窜的内力,已有大半被汇集在他的丹田中,不过尚有小股的内力,潜藏在各处,这大概是因为他之前情况不好,五脏六腑有衰竭的迹象,造成当时窜至其中的内力,因此被截断而留在器官里,后来他的情况好转,但被截留在器官中的内力,因他一直处于昏迷中,而无法将之引导出来并与自己的内力融合。

    黎漱二人耗了一天的时间,只能做到现在这样,得等他们稍事休息后,再来继续努力了!

    黎漱他们精疲力尽的从内室出来,黎浅浅忙收功上前扶住黎漱,“表舅您还好吧?”

    “嗯。”黎漱累得不想说话,蓝海早让人准备好南梢间让他们歇息,黎浅浅扶他进屋,孟达生则是凤大公子背着进去的。

    不是孟达生没用,是黎浅浅太小了,黎漱再累也不能压垮小徒弟,进屋后,两个人勉强喝了碗参汤,就躺平了。

    凤大公子站在东边孟达生的床边,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西侧黎漱这头,黎浅浅正在给黎漱盖被子,然后把床帷放下来,检查床脚的炭盆,然后走到屋中大桌旁,伸手在茶壸上探了探,然后取来锦罩把茶壸罩起来,搁到床边的小几上,小几上放着茶盘,及食盒。

    黎浅浅打开食盒,看了一眼后又盖起来。

    “凤大公子有事吗?”把事做完了,她才转头问一直在看她的凤大公子。

    凤大公子先是摇头,然后又开口问,“你这是……”在做什么?不知怎么问。

    黎浅浅看看黎漱这边,再看孟达生,笑着走过去,帮孟达生盖好被子,“他们累坏了,得让他们好好休息。”黎浅浅边说边伸手要放下床帏,不过因为构不着,只得叹气要再脱鞋爬上去。

    凤大公子连忙伸手帮着放下床帏,黎浅浅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凤大公子对这种眼神不算陌生,嘴角微扯了下。

    黎浅浅检查了炭盆,“如今天气还有些冷,得注意他们保暖。”不然他们要是在这紧要关头上染了风寒,那凤三的命谁来救?

    后头这话不说,黎浅浅相信凤大公子也能领悟。

    凤大公子点头受教,就要出去喊人进来侍候。

    “别,这事还是我们做就好,再说,凤三的情况可不好让人传出去。”凤三现在还很虚弱,而且还没把他爹娘强灌给他的内力炼化为己用,要是被有心人知道,趁这个时候来捣乱,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凤大公子颌,“孟盟主就由我来照料,你专心侍候你师父就好。”

    虽然黎浅浅还小,但孟达生到底是外男,凤大公子不好让她去侍候他。

    黎浅浅笑着应了,没说她本就没要侍候孟达生!她只不过是示范给凤大公子看而已。

    两人一起检查过屋里后,正要出去,蓝海正好要进来,“你师父他们呢?”

    “都睡了。睡觉前我让他们喝了碗参汤。”黎浅浅道,那碗参汤里可全是好料,是蓝海命叶妈妈熬了两天两夜,汤里头可不止人参,还有其他补药,不过黎浅浅闻不出来。

    “喝完才睡?”得到肯定答案后,蓝海才放下心,走过去给他们分别把了脉,确定他们都没事,才跟黎浅浅他们一起走出来。

    黎浅浅没有回蓝海的住处,而是住在二房的跨院里,这是体贴她不让她跑来跑去,凤大公子也没回住处,而是住在西厢,凤庄主也搬过来暂住,一时间二房的院子人满为患。

    蓝棠见黎浅浅回来,忙叫云珠把小炉子上熬的鸡汤端过来。

    “来,赶紧喝了,上床歇着去。”

    黎浅浅也不跟她客套,梳洗一番后,换上干净的粉蓝里衣,喝过鸡汤就上床睡觉,她得抓紧时间赶快睡,等黎漱他们休息好,展开下一轮疗程时,她还得去护法呢!

    如是周而复始数回后,进入五月时,凤奕总算好转了,他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也开始试着在黎漱他们帮他引导时,将那两股内力炼化。

    “总算长肉了!”黎浅浅伸手摸了下他的脸颊,凤三正在吃东西,嘴巴鼓鼓的像只胖松鼠,不过只有脸颊鼓,身上还是瘦骨嶙峋,凤庄主舍不得侄儿受苦,虽然他在守重孝,但凤庄主说他得养好身体,因此不许他吃素。

    不过因为他体虚,又已长时未曾正常进食,所以他也无法大吃大喝,叶妈妈和蓝棠给他熬粥,从最初清淡似水的米汤,到这两天浓粥的白粥,搭清淡的小菜。

    终于把他养出一丁点肉来,叶妈妈很高兴,回过头来,如法泡制对付自家教主,黎浅浅不必忌口,所以这几天叶妈妈给她准备的吃食,种类繁多令人咋舌,这些菜都不是叶妈妈自己动手的,自有大厨房的人效劳。

    黎浅浅吃得不多,每样吃一口,都能撑死她,所以这几天每到吃饭的点,她就窝到凤三这里来了。

    凤三清醒后,知道父母双亡,亲哥失踪,心情很不好,每天沉郁的不想说话,与他从前的模样大不同,蓝棠看着很不习惯,几次故意闹他,想要他跟自己吵,结果都失败了。

    让蓝棠很难过。

    凤三虽知小伙伴很难过,不过他更难过,他不懂爹娘为何要把内力灌在自己体内,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他救回来,让他就那样死了,跟着爹娘一起去了,不是更好吗?

    自厌自弃等种种情绪充斥在他心里,他不想吃药,不想好起来,不想,什么都不想了!

    他对到底生何事,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都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事情生前一天的事,对他来说,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天地变色,爹娘死了,自己受了重伤不说,体内还有爹娘分别留下的内力,二哥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大伯和大哥都受了伤,庄里死伤无数,记史公子们只剩三人。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偏偏没有人愿意告诉他。

    他们总说,等你好了,再说。

    问题是,等他好了,他们真的会老实告诉他,究竟生了什么事?

    小小的手指头又往他颊上戳,凤奕暗叹口气,转头看黎浅浅,“别玩了,快吃饭。”

    黎浅浅朝他咧嘴一笑,真是稀奇呢!凤三竟然这样跟她说话,她端详着凤三的脸,原本脸上还带有几份稚气,现在就像被大浪一下子全卷走了,脸颊虽添了肉,但更突显了脸上的棱角,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暗暗叹了口气,这样的成长代价实在太大了。

    “想知道到底生什么事?”

    “想,可是他们不会告诉我。”凤奕拿着筷子轻戳碗底,不能不说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能。

    “我跟你说,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黎浅浅看着他的眼睛道。

    “嗯。”凤三点头,“你说。”

    “你听了之后,不能动气,你要记得,凤庄主和大公子也都不想见这事生。”

    凤三放下手里的碗,正色看向黎浅浅,“跟凤乐悠有关?”

    “对。”

    黎浅浅把事情的始末,凤大公子事后做的处置,包括设计长平公主在东齐的儿子们。

    “方束青还被关着?”

    “应该吧!”黎浅浅不是很肯定。“回头我去问问,再告诉你?”

    “好。”凤三点点头,让人把已经变冷的吃食撤下去。

    黎浅浅见他不提凤乐悠,她便乐得不提。

    看着凤三吃了药,盯着他睡下,黎浅浅才走出来。

    东厢廊下,黎漱、凤庄主他们全都在。

    “怎么样?”蓝海迫不及待开口。

    黎漱看凤庄主一眼,对蓝海说,“别急,先回去再说。”

    凤三本就是武学天才,虽说他还未将所有内力炼化为己用,但听力绝对要比从前强上好几倍。

    毕竟是凤乐悠做的孽,身为父亲的凤庄主知道归知道,但听人说起,他心里肯定不自在。

    直到进了跨院,大家都坐下了,黎浅浅才道,“凤三听完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凤庄主长叹一声,黎漱同情的看他一眼,幸好他家徒弟不是凤乐悠那样的坑货,专坑自家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