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重创

第一百六十五章 重创

 
    刘二正要说,黎浅浅就听到脚步声,她忙示意刘二慢着说。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不一会儿就看到蓝棠冲了进来。“我听我爹说,凤家庄,凤公子夫人,凤大公子……”蓝棠有些语无伦次,黎浅浅上前握住她的手,现她的手指头跟冰块冻过似乎僵冷。

    小手贴上蓝棠的背催动内力,才让她好些。

    “别慌,没事了!己经都过去了!”

    是的,已经都是旧闻了!凤公子夫人和凤家庄遇害的人,早在去年秋日就已安葬,凤庄主的伤已经调养得差不多,凤大公子的伤较轻,早就养好了,就是凤公子父子两的伤迟迟没有起色。

    所以凤庄主才派人来向蓝海求援。

    至于凤二公子,至今仍音讯全无,没有人知道他是生是死,人到底在那儿。

    大概是丧妻和长子失踪,次子的伤一直没有起色,凤公子心情一直很阴郁,让凤庄主很是忧心。

    蓝海知道消息之后气得直跳脚,直骂凤庄主不够兄弟,遇着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派人来通知他们?

    来送信的凤家庄使者吶吶道,“别说您了!就是我们也都一直被蒙在鼓里啊!”

    凤家庄各分部的人也都被蒙鼓里,并不是只有莲城分部的人不知情,不过他们私下猜测,此事大概牵涉到凤乐悠吧?

    凤庄主写给蓝海和黎漱的信里,很是无奈的提到,对于这个女儿,他是完全的束手无策了。

    方夫人使计让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又给他下药,设计她去给义兄和堂弟们下药,她竟然还相信方束青的鬼话?

    现在害死了她二婶,凤耀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凤公子和凤奕重伤卧床,更别提凤家庄这回损失惨重,现任记史公子死了泰半,凤庄主不得不召一直派在外头的数字公子们回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二苦笑,回道,“去年清明前后,方夫人去了,方家姐弟以此为由,想要探望凤大小姐。”

    凤乐悠本就与方家人亲近,方夫人去了,她比死了亲娘还伤心,凤庄主知道后,对女儿甚是失望,亲疏不分,凤庄主真为过世的妻子不值。

    方束青以此为契机,与凤乐悠重修旧好,凤庄主虽不喜女儿和方束青往来,却挡不住,凤公子夫人管着内宅,倒是想禁止方束青入庄,但架不住凤乐悠来闹。

    自苏家人和长平公主离开凤家庄之后,凤乐悠与家里的人的关系,其实曾改善过,但是随着与方束青越走越近,她又跟家里人隔合日深。

    用凤公子夫人的话来说,就是鬼迷了心窍。

    谁是那个鬼,全凤家庄的人都心知肚明,不少人在背后暗笑凤乐悠是个傻子,事实上,她现在感觉自己确实是傻子,不然怎么会信了方束青,引狼入室。

    凤家庄在江湖上的地位,本就是各方势力想拉拢的对象,没看赵国和东齐频频出招吗?虽然出的是昏招,让南楚皇帝大松口气的同时,也颇懊恼,别人拉拢不了,他也拉拢不了啊!

    随着皇子们支持者间的争斗浮上水面,凤家庄也越重要,要知道凤家庄不止消息灵通,人脉广,最重要的是,他们武功高强,若能得他们支持,不管是请他们贴身保护,还是请他们送消息,借由他们的人脉结交更多江湖人士,都是稳赚不赔的。

    没人想到,这个看似坚不可摧的凤家庄竟然崩坍了!

    方束青借凤乐悠之手向凤庄主等人下药,并引人入庄,他们入庄的目的,她不在乎,她只想除了凤家庄的主子们,就是因为他们,她娘才会被祖母生生逼死,她们姐弟才会沦为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们全都该死。

    方信怀没有掺和此事,他与方束彤在方夫人死后,就被接回老家去守孝,方束青逃了,逃亡的途中,与婚后不睦的长平公主相遇,方束青得她资助,才有了与凤乐悠重修旧好的机会。

    长平公主远从东齐到南楚,就是为了要再嫁个如意郎君,最后事与愿违,她能不心怀怨恨吗?如果婚后过的好,也许,也许她就能放下心中的怨恨,可惜她过得并不好。

    有的人是自己过得不痛快,也要让别人不痛快,长平公主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更何况凤乐悠不但不接受她的示好,还出手打伤她的人,现在有人帮她给凤乐悠一个教训,不用她费神出力,何乐不为?

    方束青得了长平公主的资助,自是照着她的要求来做,反正她再怎么讨好巴结,都改变不了凤庄主对她的偏见,既然如此,她还客气什么?

    凤庄主对弟弟一家有着无限的歉意,凤公子夫人是为保护凤乐悠才会死在入侵者的剑下,凤二公子是为追杀害他母亲的凶手,才会失踪,凤三公子和凤公子是在和挟持凤乐悠的入侵者周旋时受的重伤。

    他和义子没能及时赶到凤乐悠的住处悠然楼,是因为被方束青误导,被引去凤家庄的记史楼,里头存放的全是凤家庄历年来所记录的江湖事,他们赶到记史楼时,记史公子们正和一批黑衣人搏斗。

    按说以记史公子们的功力,想要摆平黑衣人是轻而易举的事,但那天,不止记史公子们的功力大减,就是他们父子也一样。

    等到黑衣人退去,记史公子和凤家庄的护卫们伤亡惨重,凤庄主也身负重伤,凤大公子这时才晓得悠然楼里生的事。

    强撑着透支的身躯勉力赶到悠然楼,只见到毫无未伤却受到惊吓的凤乐悠,痴痴呆呆的坐在地上,旁边是凤公子夫人的尸体,凤二公子不见踪影,凤三公子和他爹重伤倒在廊下。

    凤庄主是十天后醒来,听义子说,才晓得悠然楼生的事,也才知道那天功力大减,全是因为中了方束青下的化功散之故。

    对于女儿的引狼入室,凤庄主真是恨不得杀了她好向弟弟、弟媳赔罪,但这回,似乎不用他出手了,凤乐悠已然被吓得痴傻。

    蓝棠听到这里,气恼的直跳脚,“这也未免太便宜她了!”

    凤公子夫人在蓝棠心目中,就像是她不曾有过的娘亲,得知她是为保护凤乐悠而死,蓝棠怎能不气!凤乐悠想死,就自己去死啊!干么拉着别人,让别人替她去死?

    想到自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一个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一个重伤未愈,叫她怎么能焦急伤心?

    黎浅浅很焦急担心,不过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凤庄主还来信向蓝海求助,可见凤公子父子的伤势肯定不轻。

    见刘二说的告了个段落,也没多想,就拉着蓝棠去找黎漱。

    黎漱才把凤家庄的人送走,看到她们过来,也没二话,让她们进屋里说话,屋里头蓝海就坐在窗边上,眼眶有些红,黎浅浅瞄他一眼,就走到黎漱跟前,“我要跟着去京城,别想再撇下我们。”

    “知道了。”黎漱没告诉她,已有数名护法传信给他,希望能见见新任教主,顺便考核一下新教主的武功,嗯,那就传讯给他们,叫他们去京城会合吧!

    看一眼兀自出神的蓝海,再看气愤又悲愤不已的蓝棠,黎浅浅忍不住叹了口气。

    “已经查清楚,幕后的指使者是东齐的长平公主?”

    “嗯,凤家庄的人已经查明白了,长平公主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黎漱说错了,长平公主现在的日子已经开始不好过了。

    一个女人嫁人之后,除了丈夫就是儿女,长平公主在东齐时,曾为前驸马生过两子一女,来到南楚后,又为瑞郡王生了个女儿,说起来算是有福之人,只可惜,她不知惜福。

    凤大公子一确定是长平公主指使的,便立刻传讯去东齐,给在东齐的数字公子们,他们花了些时间,找到长平公主留在东齐的儿女,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害死了凤公子夫人,那就拿她的长子来抵命,害凤二公子生死未卜下落不明,那就让她尝尝相同的滋味。

    东齐皇帝得知外孙们出事,气得直跳脚,待晓得女儿在南楚做了什么事之后,不禁气道,“这个孽女,真是造孽啊!”

    明知那些江湖人不好惹,她偏要去捅马蜂窝!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寻那些人麻烦干么?

    前驸马的父亲找皇帝,帮忙追查凶手,并协助他们把小孙子找回来,他的妻子则找皇后和太后去哭求。

    东齐皇帝因为是长平公主做的孽,自得闷闷的应下,回过头却寻皇后出气,皇后不能冲皇帝火抱怨,都是他宠坏女儿,只能朝侍候的宫人,及宫妃们去撒气。

    一时间东齐宫中从上到下火气都很大,宫中对各项消毒退火的食材需求日增,偏偏皇商那里缺货,只能向外头的商号采买,这一买,负责采购的太监才现,这家来自南楚的商队,不止货品齐全,最重要的是,价格还很公道,向这支商队探买,他们从中可得的油水可比向皇商们拿货要多很多!

    负责采办的太监很自然就和这支商队的人交好,并从他们手里采买了不少所需的食材。

    “你们上回说,你们是南楚来的?”

    “是。”

    “那家商会啊?”

    “吴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是金氏商会啊!”商队的领队笑呵呵的回道,“来,吴大人,小的再敬您一杯!”

    “欸,欸,好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