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去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去

 
    出乎黎浅浅意料的是,隔天下晌,她就再度接到大长老的邀请,这回是向她请辞大长老一职的。』『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似是看出黎浅浅的疑惑,大长老笑着摇头道,“您没听错,我确实想请辞大长老的职务。”

    “喔,那您可有想推荐继任的人选?”她等着他推荐韩见,不想大长老摇头回说没有。

    这不科学,大长老你被人穿越了吗?

    “老夫这辈子一直在和人争,小时候和兄弟们争父亲的关爱,后来争大长老的位置,再后来……”他头低了下去,没说下去,黎浅浅也不催他,只是端坐着看着他。

    大长老笑着摇摇头叹道,“老喽!人老了,就得服老,你师父年纪轻轻就把重担压在你身上,自个儿逍遥去,我这年纪比他大这么多的人,却一直想不开,把儿孙们栓在身边,没放他们去飞去闯,现在他们年纪老大了,遇到挫折,就只知道找老夫给他们出头,现在想想,真是自做孽啊!”

    黎浅浅不觉得昨天跟大长老说的话,会让大长老做出这样的决定,因此她眨着明亮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大长老。

    大长老见状笑了下,“多亏教主昨天那番话,昨晚与贱内谈及此事,她劝我放手……”大长老还说些什么,黎浅浅都没听进去,反正只要知道大长老要退了,幕后功臣应该就是大长老夫人吧!

    韩素的死,大长老除了伤心,更对妻子愧疚,因为他没办法制裁真凶,手心手背都是肉,韩玉唐这辈子已经毁了,追究他,也不能让韩素活回来,大长老夫人便利用这么愧疚,劝退了丈夫,没了儿子,丈夫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她帮着黎浅浅劝退他,就盼日后,她能看在这个份上,帮衬自己一些。

    黎浅浅见大长老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陈年往事,便悄悄对春江交代一句,春江会意,径直离开去见大长老夫人。

    大长老夫人见到春江还有些莫名,不知她是谁,又是为何而来,等到春江说,“教主说,承您的情了。”

    她才反应过来,泪流满面的颌。

    “您多保重。”春江说完就走,一个小丫鬟跟在后头出来,见前后无人注意自己,就溜去韩见院中,求见大老爷,韩见不在,是韩见夫人见的她。

    等丫鬟说完春江与大长老夫人的对话后,韩见夫人不解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小丫鬟一问三不知,韩见夫人气得大骂她废物,原本许诺要给的赏银没给不说,还甩了小丫鬟两巴掌,小丫鬟被打得脸颊肿得老高,懊悔不已,让她更加后悔的事还在后头。

    捂着脸回来,就被大长老夫人身边的嬷嬷让人卖出去,与小丫鬟交好的人还想求情,但听到嬷嬷说,大长老夫人身边不用这等不忠心的人时,大家都噤声了。

    原在大长老夫人身边侍候的人,之前遭了难,她们这批人,是大长老夫人回来后,才从陪嫁庄子里选上来的,她们自己都尚未取得大长老夫人的认可,若为了不忠主子的小丫鬟,惹恼了大长老夫人,可就得不偿失。

    大长老夫人这里大动作卖小丫鬟,韩见夫人一直派人盯着,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韩见回来时,她就迫不及待的跟丈夫告状。

    不想韩见听完之后,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男人的力道要比女人大,韩见夫人今天打了小丫鬟两巴掌,让她的脸颊肿得老高,回头她就被丈夫回了一巴掌,肿得比小丫鬟还要高,只是,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被打?

    “你整天派人盯着父亲的院子,收买人还被那女人逮个正着,你让父亲怎么想?”

    “老爷!”韩见夫人委屈不已,她收买大长老院里的仆佣,丈夫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为什么挑这个时候作自己?

    韩见看她故作姿态就觉厌烦,转身去了姨娘的院子,气得韩见夫人抓起手边的东西就砸。

    “去,去给我查清楚,老爷今儿怎么火气这么大?”

    仆妇们吶吶应是,小心的退了出去。

    没多久就传出大长老向教主请辞大长老一职,却不知教主如何答复,不过韩家族人们一致认为,这是大长老以退为敬的手法,想要逼教主把那些商号还回来。

    “这是想给我们大家有钱过个好年!”说话的老人双手合十感谢道。

    “老太爷真是体恤人啊!”几个年轻人围着喝茶,说完这话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随即吐了出来,“娘的!这叫茶吗?真是受不了!”喝惯了上等香茗的年轻人再也忍受不住,这些便宜茶碎泡出来的茶水。“也就有点茶色,这样一壸茶也敢跟爷儿几个收钱?”

    说完就开砸,一时间茶馆里吵闹不休。

    莲城里一户人家的堂屋里,“娘,等咱们有钱了,您可别忘了上回答应我,要给我买的红宝钗啊!”一个年约十六的大姑娘边照镜子边对她娘说。

    “娘,娘,这是不是说,咱们就会有钱了?”说话的胖小子吸溜了下口水,“娘,您别忘记,让我爹带我们上酒楼吃饭去,我都好久没吃顿象样的饭了!”

    “好好好,等你爹回来,就让他带你去。”妇人摸摸儿子的脸颊,感叹道,“可怜见的,这腮帮子都瘦得不成样啦!”

    大姑娘从镜子里朝她弟扮了个鬼脸,臭小子明明还是那么胖,那儿瘦了?也就只有她娘,才会说那混小子瘦了。

    相同的情景在韩家族人们的家中不断上演着,韩修兄弟几个也乐见祖父出招。

    “老头子可终于按捺不住了!”韩修对杨姨娘道,杨姨娘自是要好好的捧捧丈夫,一边小心的打探问,“南城黎家人就这样赖着不走了?”

    “是啊!真是不要脸。”韩修想到黎大老爷他们短短时日,就有钱在莲城置宅,心里极度不平衡,觉得他们花用的都是他韩家的钱。

    完全忘了南城黎府本来就是有钱,卖掉南城的房产来莲城置产,并不件大不得了的事。

    对黎老太太来说,长子夫妻调养好身体,再生个健壮的嫡子,是件大好事,要是二房也能有个儿子就好了!

    但对韩修来说,黎家这么做,可就犯到他了。

    除了派人去铺子刁难,还命人去收拾黎家两兄弟,黎家的护卫自然不是韩家人的对手,但黎家人有黎浅浅撑腰啊!

    韩修前脚派人去打黎大老爷,后脚就有人拿了布袋把韩修套了,然后狠狠的痛打一顿,饶是韩修是会武的,也禁不住人家下暗手!

    双方你来我往,看来是黎家人吃亏,但实际上韩家人才是真正吃大亏的人,黎家人手里可是有四间赚钱的铺子,在南城也还有数不清的产业。

    但韩家人呢?一个赛一个穷,只能自己亲自去动手,不能像以前一样,花钱请那些二流子出手,当然,更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调瑞瑶教的护卫来帮他们出气。

    人比人,气死人啊!

    因此韩修现在也就只能在口头上骂骂黎家人,不敢再出手针对他们了。

    私下里却没少对杨姨娘抱怨他爹,搬起大石头来砸自己的脚,真是笨到家了!南城黎家跟黎浅浅关系再怎么差,好歹都是同一个祖先的,人家为啥没拿好处的来帮你坑黎浅浅?

    能被他爹三言两语就拐来坑害黎浅浅,莫怪黎浅浅同样三言两语就把人哄回去。

    而且只要付少少的代价,就有人自动帮她算计他们。

    怎么看,他爹都做了笔亏本的生意。

    他们还不知道,黎漱没死,大长老确实请辞了大长老的职位,毫不留恋。

    转天,韩家人就迎来了晴天霹雳,同时,黎浅浅道:“为了感谢并纪念大长念韩宥多年来的辛勤与付出,日后,不再有人担任大长老一职,这个职位将永远空下来。”

    也就是说,韩宥韩老太爷辞去了大长老一职,但韩见并没有继任为大长老,日后也不会有人再担任这个职位。

    韩宥请辞后,便开始命人整理行囊,要搬回老家去。

    韩见大骇,急急忙忙去见父亲,却被韩宥夫人拒于门外,“老太爷累了,正在休息,大老爷请回吧?”

    “我要见我爹。”韩见冷冷的与韩宥夫人对峙,原以为这个软弱的继母会不支让步,不想她竟是咬着牙硬撑下来。

    “老太爷累了,不见客,大老爷还是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吧!别等教主派人上门催请。”

    电光石火间,韩见忽地想明白了,“是你!你让我爹请辞的?她给你多少好处,让你照着她的话去做?”

    “我不明白大老爷的意思,老太爷这些年也够累的了,他想退下来清闲度日,我自是乐见其成,难道大老爷不同意?老太爷为儿孙辛劳了这么多年,难道想退下来过几天轻松日子也不行?大老爷就硬是要逼着老太爷为儿孙们鞠躬尽瘁?”

    这话说的可是诛心了!韩见不敢应,只能瞪着韩宥夫人,似要把她生吞活撕了,韩宥夫人觉得腿肚子一直在打颤,可是她不能退,这个时候退了,可就前功尽弃。

    “逆子,你想做什么?”就在韩见几乎要按捺不住怒火,冲上去掐韩宥夫人脖子时,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兜头淋了他一盆冰水。

    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韩见转头看到老父拄着拐杖缓缓走来。

    老人眼底的冷厉,他从来只见父亲这样看别人,不曾这样看过他,他忽然觉得一阵恐慌,彷佛有什么东西从此就要失去了,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将要失去的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