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敌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敌手

 
    暖暖的屋里,黎浅浅和蓝棠两个小姑娘坐在熏笼前,分吃着橘子,剥下来的橘皮被搁在熏笼上,橘子的香甜散满整间屋子。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

    “这黎老太太一家子,可真是够怪的了!动不动就贬妻为妾,上一次是你娘,这回是小蒋氏。”

    黎浅浅闻言板起了脸,“可别把我娘和那女人扯一块儿。我娘之所以会被贬妻为妾,就是因为老太太,这一回,说是贬妻为妾,但实际上,她压根就不算是我爹的妻。”

    蓝棠点头,“不过,你爹和你哥,他们这一去就将近十年,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这不合理啊!被征去打仗的兵都是有造册的,死了,也得跟家里通报,还有军饷呢?

    要是死了,也有抚恤金啊!怎么都没有呢?

    所以黎浅浅怀疑,她爹和哥哥都还活着,至于这些年的军饷,“我觉得,南城黎家,肯定有人知道我爹和我哥的下落,只是没说出来。”

    “这种事瞒得住人?”蓝棠傻眼了。

    “有可能啊!”云珠凑上来道,“黎三老爷要是活着,对黎家两位老爷并无影响,黎老太太大概是既希望他活着,又怕他活着回来。”

    黎经时离开家时,家里妻小都还活得好好的,现在呢?只剩下黎浅浅一个了。他要是回来,就算碍于孝道,不能对黎老太太做什么,但收拾小蒋氏这个祸原肯定没问题。

    但她会让人隐瞒此事吗?

    “我觉得啊!隐瞒消息的,不是黎老太太他们这些做主子的,而是他们手底下那些心腹。”

    “要不让刘二派人去查?”

    “表舅让刘二派人去兵部查过,我爹和哥哥被派往支持威武大将军,没有他们阵亡的记录。”而且还迅从小兵升了官,可以想见他们在战场上有多拚。

    只是从兵籍上看不到这些,升官的事还是鸽卫跟兵部的人套近乎,才勉强打听到的。

    听说就是因为神威大将军辖下的消息,并未详实通报京中,才会引得皇帝对他的忠诚产生疑虑。

    但到底真相如何,谁也说不清楚。

    对黎浅浅来说,重要的只有她爹和两个哥哥,这两年鸽卫的人一直在想办法打听,不过成效不大。

    因为自神威大将军调回京城后,听说去接手的嫡长孙谢顺江,在年初的一场战役中从马背上摔下来,从此半身不遂被送回来,他另一个被看好的庶孙谢顺林,在同一场战役中被敌人砍掉了右手。

    消息传回京城,神威大将军差点昏过去,他在京营担任主将的长子谢定国,立时向皇帝请命,想去天险关为儿子报仇,皇帝尚未表态,他便语带威胁说,若皇帝不允,他便请辞主将之位。

    皇帝被气得不轻,但看在神威大将军的面子上,还是点头答应让他率兵前去支援。

    朝中因此吵成一团,有说不该一直依赖神威大将军一家,应该另行培养其他将领,之前那个徐光林就不错!还有那对黎姓父子,这次的表现也很出色啊!

    听说要不是神威大将军的嫡长孙派他们父子去奇袭,说不定他就不会出事。

    也有人说,谢顺江刚愎自用,仗着自己祖父,在军中颐指气使,把那些将领当成自家的仆佣般使唤,将那些将领得罪了遍,其中他最喜欢打压的对象,就是黎大郎,看他非常不顺眼。

    原本这次根本就没必要派兵去奇袭,因为看黎大郎不顺眼,才故意派他去,谢顺林则把黎大郎他爹派去给他儿子管辎重,没想到,他们奇袭建功,消息传回营中,谢顺江大怒,怒打座骑才会摔马,谢顺林的手则是在保护谢顺江时,被敌军砍伤。

    这对谢家来说,是极致命的打击,而谢定国的作为,其实已经触怒了皇帝,神威大将军原是支持三皇子,三皇子的母妃谢淑妃是谢定国的妹妹,三皇子近来因此日子不怎么好过,谢淑妃也敛起原本张扬的性子,小心翼翼做人。

    朝中看好三皇子的人,有人开始采观望的态度,其他皇子的支持者,落井下石的不少,力挺三皇子的忠坚份子自然是要还击,各方中箭落马的人不少,京中势力大洗牌,就连不少外放的官员也被波及。

    黎浅浅因此下令在京城的鸽卫及鹰卫们低调再低调,总之小心行事。

    打听黎经时父子的事,自然也就搁下了,就不知凤三这么久没有消息传来,是不是因为受此事影响?

    黎浅浅没有跟蓝棠说起此事,怕她因此担心凤大公子,“我听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所以你说,我爹和我哥的消息,会不会是被黎府那些下人给拦住了?”

    “拦着不跟主子们说,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蓝棠心思就被转移了。“再说日后要是你爹他们回来,事情不就曝光了。”

    黎浅浅摇着手指头道,“我爹他们已经不再是小兵了,你说他们的饷银肯定是要往上涨吧?还有啊!我听人说,打仗最能财了,要是他们托人送回来的钱财都被人给吞了呢?”

    蓝棠愣了下,吶吶道,“不会吧?”真会有人这么坏?

    “贪心不足蛇吞象,你说,这白花花送上门的银钱,他们会不贪吗?”如果黎经时他们之前送回来的钱财都是被这个人吞了,那他肯定与代黎经时送钱财回来的人相熟,消息也要比其他人灵通。

    那么只要在黎经时父子回来之前,自赎己身远走高飞,不就得了?手里有钱,只消买通人改名换姓,就算黎经时回来后不甘心钱财被盗,也拿他没办法。

    再说战场上刀枪不长眼,谁能保证黎经时父子一定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

    那隐瞒消息的人,在黎府的地位应该不低,大概是主子们身边得用有体面的,不然那替黎经时送东西回来的人,为何会把东西交给对方,而不是送到黎家小院去。

    黎浅浅把黎经时根本没让人送钱回来的可能性给排除在外,丝毫不作考虑,为何?她也不知道,就是直觉认为他应该是个很顾家的男人,应该是一有机会就会请人送消息回家。

    蓝棠倒是想到了,可是她没敢开口跟黎浅浅提。

    “对了,你把那四家商号就这样转给你大伯父他们,大教主没意见?”

    “没啊!他还说,为何不多给他们几家,好让韩家人去跟他们闹。”

    蓝棠失笑,“大教主还真坏。”

    那些铺子原是大长老管着,被韩家人视为是自家金库,现在大长老回来了,黎浅浅没有把铺子还回来,竟给了她大伯父、二伯父,这叫韩家人如何忍得下去。

    等到小年时,大长老派人请黎浅浅到家里来小聚。

    双方一番客套后,大长老便开门见山的问,“教主,您这么做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我要你韩家去京城展。”

    “如此?”大长老觉得应该不止如此,他韩家在莲城的根基几乎被整个拔除了,没有了那些铺子,他手中庄子的出息就只能贱卖给二长老的商队,或是卖给别的商号,但因从前不曾与他们来往,头回往来便吃了大亏。

    以前是他端着架子,收人家的农货时挑三拣四,死命压价,现在换成是他的人去求人买他们的货,被人贱买还被批得体无完肤。

    “不然呢?我一直觉得大长老守在总坛,有些大材小用了,莲城太小,盛不下大长老和韩大老爷,贤父子就该去京城大展身手才是,二长老那等欺压自家人的人都能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贤父子又不比他差,难道就甘心一辈子偏安一隅,看他春风得意?”

    大长老不语,眼前的丫头把他多年来的不满全都说出来了,他不满老教主让他驻守总坛,他想去京城,想大展鸿图,不想被二长老那个老小子比下去,可是一直未能如愿。

    他一直压着儿孙们,不给他们在教中任职,就是想着等哪天自己独当一面了,把他们带到京里去,再让他们大展身手,所以他让他们在自己手下的商号里挂名,想让他们从中偷师,倒是没有想到,他们好的没学到,只学会花钱不手软。

    “说句不好听的话,大长老,你那些儿孙原本应该是虎,是狼,可都被你养坏了!整天只盯着锅里的肉,就没有一个人想着去外头猎捕更多的肉回来。”

    大长老瞠大眼盯着眼前的小姑娘。

    “你,你!”大长老伸手指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过也是,待在总坛安逸惯了,他们根本就不愿或者说不敢跨出那一步。我师父说的好,人啊!就要趁年轻的时候到处走走,多看看外头的景色,才不会把自己陷在框框里。”

    “你,你师父他……”

    “他很好,多谢大长老关心,今儿来赴约时,他老人家原本不放心,怕我会吃亏,不过蓝先生有事请他帮忙,他便派谨一陪我过来。”

    大长老惊讶的问,“他没死?”

    “没,他活得好好的,谁说我师父死了?”

    “可是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了。”

    黎浅浅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大长老,“因为这样就说他死了?这是谁啊?竟然传这么恶毒的谣言,真是够了!”

    大长老讪笑两声,不知如何接下去,黎浅浅也不为难他,毕竟个老人家,又体弱多病,嗯,我们要敬老尊贤,只是,要怎样让大长老开口自动卸职?这可难倒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