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六十章 门户
    云停院的人动作很利索,没一会儿功夫,就帮黎家人整理好了,因为黎家三名女眷,一个年老,一个受伤,还有一个孕妇,所以特地用软轿把人送去客院,这一路走,引起不少人好奇围观。㈧ ㈠Δ 『Δ』中文Δ网Ww┡W.*8⒈Zw.COM

    黎老太太觉得丢脸,全程拿袖子遮脸,小蒋氏因蓝海说她之前落红是动了胎气之故,所以只顾捂着肚子,倒是不怕人看,她年轻貌美,让人看就看了,反正那些人她全都不认识,日后可能也不会再见,怕啥?

    至于黎深深,她还在昏迷当中,因为她的伤,蓝海说她昏着比较不会感觉到痛,黎老太太便做主别弄醒她。

    到了客院里,客院的管事知机的帮她们安置在黎大老爷兄弟住处旁的院子。

    黎老太太却不愿和小蒋氏母女住一处,管事只好再为她们母女安排住处。

    收拾停当后,黎大老爷兄弟便跟着黎浅浅进城去了,这铺子还是拿在手里比较安心啊!而且他们兄弟两也要安排人手进驻,要从南城调人手过来,还是从身边跟着的这些人挑?事情可多着呢!

    在黎老太太的心目当中,儿孙摆第一,娘家摆第二,所以为了保住次子的孩子,她不得不点头同意两个儿子的决定,小蒋氏将从黎经时的妻,摇身一变成为黎经月的妾,并恢复长孙氏元配嫡妻的身份。

    小蒋氏拉着老太太哭喊着不要,本来她怀了身孕,搁谁家都得供起来的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的,尤其是黎二老爷万分期盼能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待遇绝对不差,但是,不止黎二老爷,就是老太太也心有忿忿。

    “你这样子闹腾是怎样?不乐意去伺候你二表哥?不想当他屋里人?那你干么跟他搅和在一块?还留下铁证?”一连串的问句把小蒋氏砸得头晕眼花。

    看着铁青着脸的姑母,小蒋氏心里在大声嘶吼着,你们要我好好的正室不做,去给人当妾,难道还不许我抱怨不成?可是她不敢说出来,她在黎家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可是完全取决于黎老太太。

    她虽是三房的正室,但是三房的财产全不在她手上,更有甚者,长孙氏在死前,竟然就把三房唯一最值钱的房产给卖了,她一个子儿也没看到,这些年她和女儿两个全是靠黎老太太过活,要不是如此,她又怎会委身于二表哥?

    还不就是怕,老太太那天死了,她们母女就无以为靠吗?

    早知道黎浅浅那死丫头没死,她就,就,就如何呢?她也说不上来了。因为深深与黎浅浅有旧怨,但好歹她是黎浅浅的嫡母!光一个孝字就能够压死她,不是吗?不然韩见为何要他们不远千里而来。

    可是现在,期望落空了!她没想到自己会怀孕,毕竟和二老爷偷来暗去两三年,都不曾传出喜讯,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有喜呢?最可恶的是黎浅浅竟然抓住这个机会,要把她们母女赶出三房。

    老太太不耐烦的朝左右使了个眼色,立时就有侍候的丫鬟、仆妇上来把小蒋氏拉扒下去,因她死命抓着老太太不放,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所以她们要扳开她的手还费了好一番功夫,手劲不免就有些大,小蒋氏吃痛尖叫。

    老太太皱着眉头还没说话,邱嬷嬷在旁见了便抢先斥责那些人,“轻点儿,可别吓着老太太的金孙啦!”

    人都想要有个好兆头,尤其黎家盼望有个健壮的子嗣多年,黎老太太听邱嬷嬷这么说,便点点头认同了邱嬷嬷,邱嬷嬷嘴角上翘,自那年出了那等姐妹相残的事后,她就被老太太闲置,她费尽心思哄了几年,才让老太太回心转意,这次总算又再重用她。

    小蒋氏哭哭啼啼的被请出去,老太太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深深那丫头的伤势如何了?”

    “大夫说的跟那位蓝先生差不多。”丫鬟道,她们几个丫鬟都觉得蓝先生医术高,深深小姐擦了他给的药,就不喊疼了,后头请的大夫,听说还是蓝先生的属下呢!

    原来蓝先生是瑞瑶教药堂的堂主,在京中声望不小,也就三太太母女不把人当回事,喔,对,不再是三太太了,而该称呼她,称呼她什么?蒋姨娘?

    不过就算是姨娘,那身子也金贵着呢!毕竟人家怀着二老爷的孩子!

    就不知二老爷新收的那对姐妹花,心中作何感想?正想待会儿去看看情况,免得老太太问起,她们一问三不知。

    正想着,老太太就问起她们两,丫鬟老实摇头道不知,老太太让她们立刻去查,邱嬷嬷见老太太这样子,心知她是担心那两个女人不安份,万一危害到小蒋氏就不好。

    “老太太,咱们带来的人就这么多,怕是防不了她们两起心使坏。”

    “喔?那你说要怎么办?”老太太垂着眼皮子貌似不在意问。

    邱嬷嬷到底是她身边侍候久了的,见状上前堆满笑提议,“不如请浅浅小姐帮忙,跟客院的人说一声,请她们帮看着不让那两个女人出来?”

    出不来就没法子找人麻烦嘛!

    同时也是借机向黎浅浅低头并修好,虽说黎浅浅已经应承要给黎大老爷兄弟各两家铺子,但这铺子的生意、地段有好有坏,要是老太太一直这样端着,难保人家心里不痛快,也要让他们不痛快。

    “要说,你去说。”老太太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像是在赌气似的道。

    邱嬷嬷和其他人相视而笑,“是,奴婢去说。”

    却说莲城里,黎浅浅让人带大老爷和二老爷分别去看铺子,黎漱见她把人打走了,才放松下来。

    “赶紧的,回家去。”真是受不了黎大老爷他们兄弟,这一路拚命的跟他们套近乎,黏呼呼的好不烦人。

    黎浅浅自然从命,回到家,黎漱就急着回房去卸妆,边走还边抱怨,“你们说,咱们玩这一手干么呢?人家根本就不认识我们啊?”

    刘二提醒他,“南城黎家人不认识,但总坛的人认得。”

    “你们说,韩见要是晓得,找来的助手反咬了他们一口,他们会怎么样?”谨一若有所思道。

    “还能怎么样?”只能认下这暗亏啦!

    韩见得到消息时,黎大老爷他们已经分别选定各两家铺子,不得不说这两兄弟是懂行的,挑的都是生意好地段佳的铺子,一家酒楼,一间茶馆和两家杂货铺,酒楼和茶馆之前因黎浅浅整顿过,生意比之前要火红,韩纬早早就跟他爹说好了,等铺子回来,就把这两间铺子交给他管。

    至于杂货铺,里头卖的是南北杂货,之前的生意一直很平稳,被黎浅浅派人重新装璜后,生意比以前好,多了不少新客人。

    韩家族人已有人看上了,早就和韩见打过招呼。

    没想到黎浅浅竟然打算把这四间铺子交给她两个伯父?没有通知他们一声,就如此擅作决定,这是没把他们韩家放在眼里啊?

    还有那个黎老太婆,她在干什么?

    不是跟她说了,叫她和她那三媳妇用婚事拿捏住那死丫头吗?怎么会反过来,让那死丫头用四间铺子就收买了呢?

    云停院里的事他打听不到,但客院里头的事情可瞒不过他,他没想到黎浅浅会这么早来,等他知道她去总坛时,黎家女眷已经搬进客院,等客院里的消息送来,黎大老爷他们相中铺子的消息也同时送过来。

    送消息的人,觉得后者比较重要,因此先送进来,“教主一大早就先去见黎大老爷他们了?”

    “是,而且他们密谈了好一会儿功夫,咱们的人没能打听出来他们说了些什么,不过应该是很重要的事。”

    废话!

    韩见这里努力想要挽回颓势,一边又派人去黎老太太那里打听情况。

    但小蒋氏这事事关黎家女的名声,所以黎老太太下了死令,要是传出丁点消息,就是活活杖毙,不是一个人,而是这次跟出来的所有人。

    因此韩见的人出了重金,愣是没能从她们口中换得什么消息,只得颓丧的回去见韩见领罚。

    大长老知晓此事后,倒是没有动气,“老爷,您说教主这是想干么?”

    “我看,她压根就没想把那些商号交还给我。”大长老若有所思,大长老夫人不解,“她打算自己一个人管这么多铺子?怎么管得过来啊?”

    “你做不到,不代表她做不到。”大长老想起心腹们这些天回报上来的消息,他很难想象,那么一个小孩子,竟然有本事将收回的铺子一一改造,重新开幕后,生意比从前好不说,就是里头的伙计、管事也都让人印象深刻。

    从第一间铺子重新开幕第一天起,铺子里的伙计就不曾露过怯,每一个都是熟手似的,也不知她是从那儿找来这些人的?

    而且还识字。

    大长老在莲城多年,知晓这城里的私塾、书院有多少,他让人去寻访过,最近并没有人因故缀学,又派人去周边城镇查访,得到的答案都一样。

    后来派人去那些伙计家里查过,才晓得这些人之前都不识字,难道教主还花功夫去教他们识字?得知黎浅浅在伙计身上花了那么多功夫后,大长老就可以肯定,她大概从没想过,要把手里的商号还给他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