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来阴的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来阴的

 
    把一个来路不明男人的女儿栽在她爹头上,就已经很过份了,现在是怎样?她又想把另一个男人的种,栽给她爹吗?

    不知道她要如何解释,丈夫离家多年未归,且一点消息都没有,她要怎么跟丈夫圆房生子?

    对,她小蒋氏当初进门,可没跟她爹圆房过呢!看她怎么圆这件事?难不成要说是梦中与她爹圆了房,然后就怀了孩子?

    “怎么了吗?”因为蓝海的态度,黎老太太误以为小蒋氏身体有恙,故紧张追问。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是好事呢!不过,蓝先生不知要怎么说,所以……”黎浅浅抿着嘴朝小蒋氏送去意味深长的一眼,小蒋氏心里一咯噔,感觉不太好,黎深深蒙然无知扶着母亲的手不知所措。

    黎大老爷心有所感,朝弟弟望去,正好对上黎二老爷震惊的眼,不会那么巧吧?

    黎浅浅小手一扬,屋里侍候的人全都低头肃手退了出去,黎老太太看着心底不知为何有些慌,黎大老爷因事不关己,倒是平静得很,二老爷心里七上八下,他盼着身边的女人梦熊有兆,却一直失望落空,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传出喜讯了!她的身份却是他名义上的弟妹…….

    这个孩子不能要!不能留!不能生!

    可是一个已在母体里成长的胎儿,是真实存在的,几个月后就出生啦!绝对要比其他还不知在哪的孩子要强,就算是女儿也无妨,只要能生,就能生儿子嘛!

    黎二老爷被巨大的狂喜所淹没。

    要知道,从他有第一个孩子起,他就盼着能有儿子,但年复一年,妻子和妾室生的全是女儿,一个又一个女儿,让他不禁要痛恨起女儿们,为什么你们要生为女儿,就不能有一个是带把的吗?

    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屋里的女人就再没人传出喜讯,因没有生育,而被他打出府的女人,到了下家,有几个依旧没有好消息,但还是有人传出喜讯,所以当黎浅浅提出让蓝海为他们兄弟调养身体时,他才会迫不及待的应承下来。

    因为他怀疑是自己的问题。

    但现在,现在有人怀孕了!是他的种!是他的!

    他好想放声大笑,想要大声的喊出来,他没有问题,他能生,他能生孩子,可是下一秒他便噎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黎浅浅注视着小蒋氏的眼。

    冷冷的,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悚然一惊,脚下就要挪动,不想背后有人死命的攒住他的衣服,不让他动弹。

    “大哥?”他声若蚁蚋,黎大老爷双眸死死的盯紧他,“你若想要命,就老实点。”

    黎浅浅没理会他们的小动作,上前对黎老太太说,“恭喜老太太了,三太太有喜了!"

    黎老太太愣住了,怔怔的看着黎浅浅,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老太太,其实呢!也不怪三太太,毕竟她进门多年,都不曾与我爹圆房,深闺寂寞,难免会行差踏错,不过,我爹一去多年,三太太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是我爹的。”

    黎浅浅只在乎她爹的清白,不想再让老太太纵容小蒋氏,把别人的孩子再次硬塞给她爹。

    黎漱他们是江湖中人,对女人较宽容看待,但黎老太太却不能这么看待,因为家里还有孙女未出阁呢!

    三太太肚里的孩子不能留。

    她茫然的看着黎浅浅,“是,你想怎么做?”

    “祖母,我不过是个小辈,我能怎么做?只能尽力捍卫父亲的名声,不让人破坏了。”

    黎浅浅鄙夷的看黎老太太一眼,这老太婆真是贼,她不想留小蒋氏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想推自己替她做决定?当她是傻子吗?

    小蒋氏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不,不,不,不是,我没有怀孕,我怎么可能有孩子,不可能的,我,我前两天还来过月事呢!怎么可能怀孩子!姑姑,姑姑,你别听那人胡说,也不知是那儿来的赤脚大夫,胡乱说的,他,他是这死丫头的人,她想害我呢!姑姑,姑姑。你别信她啊!”

    小蒋氏是真的没想到自己有喜了,尤其她前两天才换洗过,只是量不大,她便没放在心上,她万没想到自己怀孕,毕竟据她所知,女人怀胎后就不会来月事。

    蓝海被说是赤脚大夫很是不悦,冷冷的开口为大家科普,“谁说女人怀胎后就不会来月事啦?只是量小时间短,并不是就都没有,怀胎后又来月事的人不多,而且你怎么确定,你之前那是来月事?照我看,你那是动了胎气落红,你这胎不怎么稳,得小心将养着。”

    小蒋氏直觉的伸出双手护住肚子,落红?不是来月事?是了,那几天她肚子确实是有些不适,尤其是看着二老爷和那两个新欢胡天胡地闹个不休,她心里就不舒服,她以为自己是因为这样,才会不舒服的。

    原来是动了胎气!

    “祖母?”

    “嘎?”黎老太太回过神,双眼直觉的看向次子,似想要从他眼里看出什么,黎二老爷却不敢动弹,生怕被黎浅浅看出什么来。

    黎浅浅见老太太看向二老爷,早就心知肚明,小蒋氏肚里的娃就是二老爷经手的,现在想撇清,晚啦!

    “祖母,您可得好好的查明清楚啊!毕竟府里姐妹们的名声要紧。”黎浅浅咬牙切齿的提醒她。

    黎老太太被她话声中的威胁所慑,转头不敢置信的瞪着她,这死丫头怎么敢?怎么敢?!

    黎浅浅笑眯眯的看着她,“祖母,我从未去过府里,不知府中的姐姐们可都有婚配了?若您不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我不介意派人去姐夫们的家里好生说道说道。”

    “你敢!”黎大老爷怒斥!

    老太太则指着她道:“你也是黎家女,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名声受损?日后嫁不出去?”

    “我又不是养在三太太跟前的,更不是祖母教养的,与我名声何干?再说了,府里姐姐们年纪都比我大,您都不替她们愁了,我愁什么?”

    “你,你想要我们怎么做?”二老爷问。

    “我不许她再占着我爹正室的位置,她不配。”黎浅浅原本是打算,找到黎深深生父身份后再动手的,谁让小蒋氏怀孕了呢!不趁机将她逐出三房,更待何时?

    “浅浅!”小蒋氏哀嚎,黎深深跳脚,她终于看明白了,这个黎浅浅就是要逼她娘去死!逼自己去死!没了黎家三房嫡女的身份,她就只是个私生女,拖油瓶!

    “你去死!”黎深深气红了眼,顺手抄起身边桌上的杯子就往黎浅浅砸过去,小蒋氏傻了,黎老太太母子们也傻住了,就见那盛满茶水的杯子直直朝黎浅浅的脸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黎浅浅不慌不忙的抬手朝杯身轻轻弹了下,杯子就顺着原路更快的砸向始作俑者。

    黎深深没想到杯子会去而复返,而且就像方才那样,直直冲着她的脸而来,她尖叫一声伸手捂脸,但有些迟了。

    因为她比黎浅浅高,杯子若是砸中黎浅浅,大概会是在额头的位置,但她嘛!不好意思,刚好是鼻子的位置。

    砰地一声,杯子正中靶心。

    黎深深痛呼一声往后栽倒,茶水泼了她一脸,幸好那杯茶已经不烫了,要不然情况更加惨重。

    “这可不能怪我啊!是她先动手的。”黎浅浅两手一摊,先堵住黎老太太她们的嘴,“啧啧啧!祖母啊!深深姐姐不是三太太亲自教养的吗?怎么脾气这么大啊?!”

    能怪黎深深生气吗?你都要把人家母女扫地出门了!可是她们好像也没立场怪黎浅浅,谁让小蒋氏大肚子呢!黎老太太看次子一眼,自家理亏真说不出责怪的话来。

    不知道死丫头知不知道,小蒋氏肚里的孩子是谁的种?应该不知道吧?毕竟她和他们一样,才刚晓得小蒋氏有孕在身的。

    黎老太太力持镇定,不想被黎浅浅看穿,黎二老爷有些心不在焉,他脑子正转得飞快,想着一会儿要怎么说服他娘,保下孩子。

    小蒋氏既忧心肚里的孩子不保,又担心女儿的伤势,想请蓝海为女儿疗伤,毕竟他是最近的大夫嘛!可刚才她口不择言才得罪人,这会儿真放不下身段开口。

    还是黎大老爷最镇静,小蒋氏这事和他无关,他是局外人,所以看得很清楚,黎浅浅原就想名正言顺的把小蒋氏弄出三房,要不然她派人去查祖谱干么?现在小蒋氏自己送上把柄,这比当场捉奸杀伤力还大,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红杏出墙的铁证,换做是自己,也容不下这个女人压在自己的亲娘头上,更别说还要担忧被她拿捏住自己的婚事。

    至于黎深深这个三番两次想置自己于死地,还强占了自己嫡女身份的人,只轻轻还击那么一下,实在是有点太轻了!

    黎大老爷不知,黎浅浅回敬的那一下,可是带着内力的。

    上一回黎深深还能说自己年少无知,是被黎净净逼着出手的,可是这一回,是她自己的主意,而且她对自己毫无歉意呢!有机会回击,自然得把握机会啦!

    蓝海本着医者仁心,所以帮黎深深看了伤口,“还好嘛!鼻骨没断,好好静养就是,静养期间绝对不能动怒啊!要不然这伤可就无法完全愈合。”完全没说日后遇到阴雨,她的鼻子就会酸痛难耐。

    黎漱对此结果表示满意,小徒弟学会来阴的了,不错,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