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帽子的颜色

第一百五十八章 帽子的颜色

 
    让人匆匆收拾好,黎老太太便忙不迭的扶着丫鬟的手出来,她可是都盘算好了,见了黎浅浅后,得从她手里抠出好处来,当然得先紧自家儿子们,然后是娘家人。㈧㈠ 中文网Ww┡W. 8⒈Zw.COM

    老太太看不上瑞瑶教在南城的产业,一心想要给儿子挪个窝,昨儿睡前,邱嬷嬷跟她咬耳朵,说起了黎浅浅之前把韩家人管着的铺子全收走了,还把韩见的一个孙子的腿给废了。

    “老太太,您想,是不是因为这般那韩大老爷才会找上咱们?”他们自己拿捏不住黎浅浅,所以找她们出面?

    边走边想,黎老太太的脚步就越沉重,韩见这么做只是单纯想找人帮出口气?还是……要是那死丫头好拿捏,韩见有必要找她们出面?就是因为不好办,所以才让她们出头,等她们与那死丫头争执不下时,他韩家再帮那死丫头打压下自家?

    黎老太太盘算着自家的优势,好像除了是那死丫头的嫡祖母,侄女儿是她嫡母,好像就没旁的了,虽然说儿女的婚事,得由父母做主,但黎浅浅除了已经分家的嫡祖母、嫡母外,还有个救她一命的恩人兼师父呢!对了,那人还是那死丫头的表舅。

    韩见虽说那人已死,但是万一,他在生前就为那死丫头订下婚事呢?

    那么她这祖母和嫡母的优势就没了……

    韩见该不会打着这个主意吧?只他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向那死丫头示好?还有……总不会死丫头表舅给她订的亲事,就是韩见的曾孙?电光石火间,黎老太太忽然想明白了。

    莫不是那死丫头不肯老实嫁韩家人,掐住了韩家的命脉,想逼他们把那门亲事作废,韩家不肯,便想方设法逼她承认这门亲事?

    黎浅浅不知道老太太想歪了去,等给老太太见了礼,分别落座后,见老太太绝口不提她的婚事,还有点惊讶,低声问蓝棠,“去客院的人还没回来吧?”

    蓝棠摇头道不知,“要不我让人去问问。”

    “不必了。”看老太太的样子,其中大概另有隐情,回头再派人来打听就是。

    小蒋氏匆匆带着女儿过来,一进门就见黎老太太和黎浅浅分坐左右两侧,她进来对黎老太太福了福,然后就转头对黎浅浅笑道,“浅浅长大了!要是你姨娘见了,肯定很高兴。”

    “嗯。”黎浅浅笑着起身对她福了福,像是对长辈见礼,可又不是对嫡母的大礼,小蒋氏看了心里就不高兴了,朝老太太撒娇似的抱怨了下,不过老太太正在想心事,压根没注意她,小蒋氏郁闷了,看着黎浅浅的眼睛几乎都要着火了!

    既知她身份不正,黎浅浅自然不肯给她行大礼,小蒋氏气得半死,黎深深怎见得母亲生气,当即跳起来指着黎浅浅就开骂。

    小蒋氏任由女儿替自己出气,老太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此听而未闻,身边侍候的见黎浅浅身后那群人,还有云停院里侍候的诸人脸色渐变,心道不好,却不敢上前去制止黎深深,只能轻推老太太,示意她话。

    只是老太太完全没反应,正当她们着急上火时,从外头传来黎大老爷的声音。“住嘴!”

    黎深深被黎大老爷的吼声吓得直打嗝,小蒋氏气急败坏的冲上去抱住女儿,“大哥,您干么呢!好端端的吼孩子干么?”

    “我吼她干么?”黎大老爷深恐黎浅浅着恼,会后悔方才的交易,因此对黎深深毫不客气的开骂。“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你平日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出门做客,在主人家对主人家破口大骂?这是哪门子的为客之道?"

    小蒋氏愣了下,“大哥,这是我女儿的地方,我们是来做客吗?”

    你女儿的地方?黎浅浅闻言冷冷的看着小蒋氏,小蒋氏被她看得浑身直毛,“这是你的地方,我难道说错了?”

    “这是我的地盘,是我师父、师祖传给我的,是教主居住之所,你们是教主吗?”

    当然不是。

    “来人,请客人们移居客院,云停院是历任教主住所,怎能让外人住进来?”黎浅浅皱着眉头质问,云停院的管事很高兴的告了韩见一状。

    “韩见?他在教中担任什么职位?”

    “他是大长老的长子。”至于什么职位?嗯,好像从没担任过什么职务呢!

    黎浅浅摇头,“大长老的长子,不代表他在教中就有话语权。”

    这句话同时让黎漱等人和黎老太太如梦初醒。

    黎老太太懂了,韩见在教中根本没有话语权,要是黎浅浅嫁入韩家,他这个长辈,怕是在这晚辈面前一点威信都没有,但透过帮她摆平自己这个嫡祖母和嫡母,他这长辈就有了威严。

    黎老太太自以为想明白了,韩见为何要找她们来的目的,见云停院的仆妇二话不说就往跨院去,黎老太太当即决定,管他韩见说的天花乱坠,她只认定跟紧黎浅浅就是。

    这些人可都没有二话,听她的话去做呢!

    小蒋氏见状忙起身,要去盯着人整理行装,其实是怕云停院的人现,她客居的屋里,已有大半的摆设都让她叫人收到自家箱笼去了。

    黎深深对自家娘亲的习性颇为了解,见她起身,便急急跟了上去,让正想训斥她的黎二老爷愣了半晌,然后也提脚跟过去。

    黎大老爷见小蒋氏母女走了,这才起身走到母亲身边蹲下,将自家兄弟两和黎浅浅做的生意说给她听,当然是经过删减的,如小蒋氏母女没入祖谱的事,还有他们兄弟跟南城的大小官员们往来的账本,全都隐下了,只把不插手管黎浅浅婚事,与黎浅浅答应让他们兄弟帮忙代管她手里的商号等事给她说。

    其中最让老太太心动的,不是帮忙代管商号,或撒手不管黎浅浅的婚事,可是黎浅浅答应要蓝海帮黎大老爷兄弟调养身体,让他们兄弟两能有望生子。

    对老人家来说,这才是顶顶重要的大事情。

    “他真的能助你大伯父和二伯父生子?”

    “这我可不敢打包票,只能说蓝海的医术高,就是宫里的娘娘也想从他手里取得生子秘方。”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用问吗?

    黎老太太当即要求蓝海现在就先为大老爷诊脉。“不是我不信你,而是这么多年来,家里可没少请大夫给你伯父们看诊,可是钱花了却是一点效用都没。”

    “应该的。”

    蓝海板着脸上前为黎大老爷诊脉,常年沉浸酒色之中,早就被淘空了身子,便道想生儿子,那得先静静心,平平气,饮食睡眠都要正常。

    除此之外,他还要求看看女方,“女子多宫寒,男人调养好了精气血足了,女方却无法配合,又怎么生得出儿子来?”蓝海老实说,却说到黎老太太心里去。

    是了,很久之前家里请过一位宫里退下来的老御医,也是这么说的,只是那老头狮子大开口,帮调养一人就要价万两黄金,当初嫌贵,没能应下,时隔多年再回想起来,老太太觉得万两黄金不贵,真心不贵,因为这些年家里花在病蔫蔫的嫡长孙身上的,何止万两黄金。

    还未必见效呢!

    不过现在好了,不用花钱就能请蓝海来帮忙调养啦!

    “话我先说在前头,调养所需之药材,你们可以自备,或由我们来替你们调配,另外,我说什么,就得照做,不得有误,我只给你们三次机会,违规三次,我就走人,你们不得有异议。”

    “成。”黎老太太忙不迭点头。

    “对了,人我帮你们请了,要是你们把人气走了,可别再来找我说情。”黎浅浅又再提醒大老爷一次,见他浑不在意,便转向老太太,“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把蓝先生气走的。”

    黎浅浅看着她良久,才道,“话是你说的,可别忘了,到时候来跟我耍赖,我可不会理会的。”

    老太太和大老爷双双对天赌咒誓。

    二老爷正好进来,见状不禁挑眉看向大哥和母亲,老太太急招手让他过来,“快,让蓝先生给你把把脉。”

    小蒋氏也跟在后头,黎深深拉着她说,“娘,好机会,祖母不给你请大夫,咱们就请蓝海给你把脉,看看你到底是生了什么病?”

    小蒋氏有些不乐意,但拗不过女儿,到底还是请蓝海给她看诊。

    二老爷和大老爷的情况相仿,毕竟是兄弟两生活习惯都雷同,情况也大同小异,倒是小蒋氏,蓝海的手指头一搭上去,就现不对了!他迟疑的看看老太太,又转头看着小蒋氏,小蒋氏面色如常,没有惊慌失措,只是定定的看着蓝海,似乎不在乎自己的喜脉被他诊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蓝海面色沉沉,他可不想被人当枪使,起身走向黎浅浅,弯腰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眼下也不管黎浅浅还是个孩子了,她如今是教主,这世上的肮脏事就不能避着不让她知。

    尤其这女人如今还是她名义上的嫡母呢!

    丈夫已多年不在身边,她竟有了身孕,这不管拦那儿,都是件丑闻!

    黎浅浅看着小蒋氏,目光沉沉,似刀,好啊!这女人未婚生女还不够,这回可不能再让她给她爹戴绿帽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