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意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意

 
    黎浅浅笑眯了眼,大老爷看了浑身一抖,他怎么觉得浑身冷呢?二老爷却觉得这丫头有点鬼,明明还是个小丫头,比小蒋氏的女儿小,怎么看起来那气势比他老娘还足啊?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祖谱、账本。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黎浅浅说完就不再说话,大老爷和二老爷却是吃了一惊,互相交换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那就不是对方说出去的了,那会是谁?

    “你们说,我要去告到衙门去,会是谁理亏?”黎浅浅伸出食指敲着下颌问。

    明知小蒋氏名不正言不顺,还想纵着她来拿捏她的婚事?“我娘可不是出身低微,纵使当初为奸人所害,被卖为奴婢,但她嫁给我爹,可是先消了奴籍然后明媒正娶的元配正妻,黎老太太当初也是喝了媳妇茶,才将我爹娘分出府的。”

    随着黎浅浅的话语,黎大老爷兄弟脸色逐渐惨白呼吸也急促起来,她查到了什么?

    “我年纪小不懂,还请两位伯父为我解惑,你们说小蒋氏是我的嫡母,她女儿黎深深是我的嫡姐,可是她进门时就已经生了女儿,我父亲出远门前,与她已有多年不曾见面,所以说,黎深深不可能是我爹的女儿,我也不相信,我爹会为了她娘和她,就把进门后就跟着他吃苦受罪,还为他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妻子贬为妾室。”

    所以说,是谁做的主?

    黎经时是已经分出府的儿子,他家的事自有他们夫妻自个儿做主,黎老太太这位已分家的嫡母可不好越俎代庖,但她偏做了。

    小蒋氏进门时,黎经时已经出远门了,要说是他同意的,谁信?

    “有……凭证的!对,有凭证的,你爹曾留下书信同意的。”黎大老爷急忙扔出这句,二老爷一听不对,连忙扯他袖子,想制止他往下说,这种时候是说越多错越大!

    “你爹有留…….”

    “大伯父,如果我爹真留有书信,同意这么荒唐的事,那为何到现在,你不曾在祖谱上写上小蒋氏母女的名字?”

    黎大老爷噎住,死瞪着黎浅浅,他从没那么讨厌一个小孩子,黎浅浅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黎浅浅根本不怕他像要吃人的眼睛,转头对二老爷问,“二伯父,看着我家儿子这么多,就连大伯父家也有个儿子,虽然是个病秧子,不过总是比二房强,好歹人家有儿子,是吧!”

    “你想说什么?”

    “如果你们能让老太太别再来烦我,不要再想拿捏我,拿捏我的婚事,我可以请蓝先生为你调理,让二伯父早日有嫡亲儿子。”

    大老爷闻言大喜,“那我呢?”

    “大伯父不是已有儿子了吗?”

    “你也知你堂兄身体欠佳,大夫总是说他活不长。”若有机会再生个健壮的儿子,谁会不想要?

    黎浅浅颌,“成啊!不过,你们得要完全听蓝先生的,我可是说好说歹,又许了他不少好处,才换得他应允为你们调理身体的。”

    “行。”黎大老爷兄弟异口同声道,末了大老爷又加了句。“还有这交易别往外说。”

    黎浅浅笑着应下。

    黎大老爷看她这么好说话,便趁机提出要求,“浅浅啊,你说你如今贵为瑞瑶教的教主了,好歹也拉拔下伯父们吧?家里这些年啊!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二老爷见状连忙附和,这可是捞好处的好时机,怎能不趁机大捞一笔。

    兄弟两你一言我一语,一会儿诉苦,一会儿又抱怨这世道艰难,总而言之一句话,日子难过生意难做,可不是他们兄弟无能,话里话外都在提醒她,要她感恩图报,毕竟他们可是帮她解决了大麻烦,稳住他们娘亲,别来给她制造麻烦。

    黎浅浅听了嘴角直抽,转头看其他人,就见他们不是低头就是别过头去,肩膀可疑的一耸一耸,嗯哼,明显都在忍笑,笑就笑吧!

    黎大老爷他们与其说是在说服她,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他们大老远跑这么一趟,没能达成当初的期望,必须要拿回些报偿才说得过去嘛!再说,与其让蒋家得了好处,还不如直接拿好处实惠些,但要什么样的好处,才足够呢?

    “我们也不要多,就一人分管两家莲城的铺子就好。”

    这样还不多?云珠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来了。

    “莲城的铺子就好啊?”

    “啊?不然呢?”难道还有更好的?

    黎浅浅看着他们兄弟两的眼睛,慢慢的引导道,“两位伯父也知道,我师父与大长老素来不和,大长老一直有心想往京城去展,最近虽因疾病缠身不得不将计划顺延,不过我相信,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往京城去了。”

    也就是说,莲城的生意其实并不是,因为她来查账才被收回,而是大长老要往京城展,因此要把莲城的生意交出去?

    那韩家对外抹黑黎浅浅,又是怎么回事?

    “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随便他们怎么说不是?"

    她朝黎大老爷兄弟笑了笑,却不知在他们眼中,她的笑就像恶魔。

    “就像小蒋氏,明明就是老太太硬塞给我爹的,没问过我爹娘同不同意,就擅自做主降妻为妾,不就是看我娘没个娘家无依无靠的嘛!没人会为她出头嘛!不过,你们也该知道了吧?我师父就是我表舅,他是我娘的亲表弟,我娘可是他在这世上仅存的亲人!”

    黎大老爷一悚,他们之前是听说过,但并没有把这消息当真,现在听黎浅浅这么一说,都感觉不妙。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把老太太和小蒋氏约束好,别让她们别到我跟前来闹,我就会在表舅面前帮你们说好话,不过,如果你们要是要求太过,那就别怪我回去找大人告状,说你们欺负我啦!”

    黎浅浅这意思是说,他们可以讨要好处,但不要太过份,要不然她就让她表舅,她师父来找他们算账?

    等等,她表舅她师父不就是前任教主黎漱,韩见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难道他根本没死?果然黎浅浅说的没错,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随便说,他韩见说他死了,黎漱就真的死了吗?谁看到了?瑞瑶教也没举丧啊!他韩见怎好说前教主死了。

    其实韩见没证据说黎漱死了,同样的,黎浅浅也没提出证据说他没死,但他们兄弟就信了,虽然宿醉脑子并不太清醒,但他们觉得黎浅浅一个小孩子和年纪老大的韩见相比,自然是韩见说假话的机会大一些,最重要的,黎浅浅掐到了他们的命脉,她既然能说出账本二字,可以想见她已将那些东西攒在手里了。

    一旦上告,上头派人来查,他们这些年和南城那些大小官员的勾当可就会曝光了,搞不好会家破人亡的啊!不过,看起来这笔生意自家好像占了很大的便宜啊!便宜大到让他们兄弟两有些不安,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陷阱在里头。

    黎浅浅没让他们有时间多想,“你们放心,除了让老太太和小蒋氏母女别来我跟前闹之外,就只要你们做一件事,那就是好好的稳住韩家人。”

    咦?这又是闹那样?

    黎浅浅道,“韩家人对我不友善,要不然也不会找你们来,让你们拿捏我的婚事,他们好渔翁得利,就连要去京城展了,还不忘往我身上泼脏水。”

    嗯,确实是够坏的,也不看看黎浅浅才多大啊!

    黎浅浅与他们细诉自己的计划,黎大老爷和二老爷听得眼睛为之一亮,行啊!如此一来,他们就能进京去展,而不必被困在南城那个破地方啦!

    不过老太太他们怎么办呢?他们不能让老太太趁他们不在南城时,跑来给黎浅浅添堵啊!

    要不然他们手里的铺子可就要被收回去了。

    “两位伯父都同意我的条件了吧?”

    “行,就照你的条件来。”反正他们也想不出更好的了。

    黎大老爷和二老爷分别签了字,然后就喜孜孜的揣着合约回房去了。

    黎漱走到她跟前伸手揉了揉她的额,蓝海嘟嚷着白瞎了他那两颗上好的解酒药丸。

    蓝棠瞪她爹一眼,对黎浅浅说,“别理他,没事儿,那种药,他常常和着玩儿的。”

    “那他怎么没给你几颗?”春江帮黎浅浅披上斗篷,她偏不老实的转头问蓝棠。

    蓝棠气闷,“他说要是给了我,我就会更加有恃无恐,他不想有个酒鬼女儿,所以不给我。”

    噗,云珠和春寿两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等她们出了客院,跟着领路丫鬟走进快捷方式,黎老太太派来的人才匆匆赶到客院门口。

    “可总算来了。”春寿回头正巧看到,撇了下嘴角道。

    “走吧!还是得去跟老太太请安。”

    回到云停院时,黎老太太她们正慌乱着,“怎么这么早就来啦!懂不懂得规矩啊!”老太太边让人梳头边骂,丫鬟们被骂得手脚直抖,最后还是老太太的心腹嬷嬷看不过去了,挥手让她们出去,自己亲自动手才让老太太心气平和了些。

    才梳好头,正往上头插戴簪钗,就听到外头仆妇、丫鬟此起彼落的请安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