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貪心不足

第一百五十四章 貪心不足

 
    黎老太太他們都特地跑來蓮城了,由此可知他們早就認定瑞瑤教新教主黎淺淺,就是三房的女兒,然而沒見到面,黎老太太心裏還是有些沒底,萬一不是呢?

    小蔣氏就沒想那麼多,來蓮城的途中,她給女兒畫了不少大餅,等她們見了黎淺淺,就叫她帶她們去珠寶坊,買時新的飾,還有衣服,因為這一路上吃的不是很好,一進蓮城,小蔣氏就讓人去打聽,城裏最有名的酒樓是那家,她們母女要去好好吃一頓補補身子。『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看黎老太太站在廊下不動,小蔣氏雖不耐,卻不敢表露出來,她知道,自己在這個家裏,得仰賴老太太,一旦她和二老爺的事洩露了,也就只有老太太能保住她。

    二老爺是靠不住的。

    黎深深牽著娘親的手,感覺她娘的手心冰涼涼的,她抬頭看她娘,她娘姣好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她忍不住用力握住她娘的手。

    “娘沒事。”小蔣氏笑著拍拍女兒的手背,帶著女兒款款上前,“娘,您坐了一天的車也累了,還是先歇息下吧?反正這些東西沒長腳,跑不了的。”

    跟在姑母身邊幾年,怎看不出,她眼裏的貪意,老太太心裏大概恨不得把這院子裏所有的好東西,全都帶回家去啊!

    黎老太太也站累了,只是下不了台,這會兒小蔣氏貼心送來台階,她自然就順著下了台,“也好,哪!你先帶我們去歇息吧!”順手隨意一指,被點名的丫鬟暗撇嘴,上來躬身行禮在前引路。

    正房五間自然是不可能讓她們住的,丫鬟引她們去的是東跨院,她沒說什麼,但光看老太太和小蔣氏閃閃發亮的眼睛,就知道她們對這裏很滿意。

    丫鬟有些不屑的瞥了她們一眼,“這裏是我們教主之前的住處,大教主就她這麼一個徒弟,很是疼寵,恨不得把所有的好東西都往她那裏送,您瞧瞧裏頭,牆上掛的畫和書法,全是天盛國全盛時的名家所作,還有那桌案上擺的白玉獅猊香爐,是我們教主最喜歡的,聽說是天盛國賢太子妃當年的陪嫁之物。”

    丫鬟像怕她們不識貨似的,一樣樣介紹,每一樣珍玩無一不是天盛國時留傳下來的寶貝,黎老太太看得捨不得眨眼,小蔣氏則是聽到賢太子妃時,就挪不開腳。

    那要不是天盛國那個昏君,誤信寵妃,生生把自己最賢良的兒子給殺了,賢太子妃就是天盛國的國母啊!她的陪嫁之物是多少人期盼能擁有的,黎淺淺竟然擁有這麼多?

    小蔣氏又妒又恨。

    黎深深緊抿著嘴,她其實已經不太記得這個妹妹,兩人就算同住一處多年,但到底很少碰面,再加上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是那麼的不和諧,黎深深對此很抵觸,潛意識中便刻意排除了有關黎淺淺的所有事情。

    原以為她死了,從此之後再也不用聽到她的名字,結果呢?她竟然沒死,還好運的攀上了瑞瑤教的教主?現在更當上了教主?她才幾歲?比自己小,瑞瑤教的人都瘋了不成?怎麼任由她師父把教主的位置傳給她?瑞瑤教裏沒人材了嗎?

    黎深深越想越生氣,越想越不平,但生氣不平又能如何?她不過是一個小孩子,那些大人誰會理睬她?不說別人了,就說她娘,都未必會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在她娘心裏,二伯父要比她重要得多,不然為何二伯父讓人送信來,她娘就要她回房自己睡?全然不管之前才答應要陪她一起睡的?

    她其實很想跟她娘說,別再理二伯父了,二伯父不好,他只想要人給他生兒子,她不要她娘給二伯父生兒子,她怕,怕她娘給二伯父生兒子,就不再是她的娘了!

    但是她不敢說。

    她怕娘會生氣,會不要她!

    丫鬟請她們進屋歇息,小蔣氏臨進屋時,順口問了句,“可知道我們家大老爺和二老爺在哪?”

    丫鬟搖搖頭,“爺兒們自有大長老派人去侍候,奴婢就不知道了。”說完臉色有些古怪的看小蔣氏,她記得這位是三太太,好像是教主的嫡母,那三老爺呢?怎麼會做祖母和大伯、二伯都來了,親爹卻沒出現?

    看看這祖母和嫡母、嫡姐,打進門到現在,都沒問過教主半句,眼睛全盯在屋裏的擺飾上了。

    她低頭看黎深深一眼,覺得這小姑娘長得是不錯,不過沒有她們家教主好看,跟她們家教主沒有半點相像的地方。

    安頓好黎老太太三人,丫鬟便退出去了。

    女眷這廂沒事了,爺兒們那邊正熱鬧著,韓見設宴款待大老爺兄弟兩,宴席就設在他自家院裏,大老爺雖然警醒,不過黃湯一下肚,就啥都忘了,連他娘準備給黎淺淺訂親的事,也全都毫不設防的說出來,韓見瞟那蔣家後生一眼,見對方早就喝得醉茫茫,正抱著個花娘上下其手好不樂呼,不禁有些不悅。

    雖然瞧黎淺淺這個教主不順眼,但黎家帶來的這個人選,很顯然不著調,拿不出手啊!藍海他們能答應才怪!

    韓見現在覺得,當初去找黎老太太實在是失策,他原本以為,黎家好歹會給黎淺淺挑個秀才或是舉人之類的女婿,沒想到他們找來的是個白身不說,品性還不怎樣,當著長輩和外人的面,就恨不得立刻和那花娘辦事了!

    以為拿出個嫡子來,就很不錯了?讓他們教主嫁這樣的貨色,是擺明瞧不起他們瑞瑤教嗎?

    韓見不曉得,黎二太太和大太太的娘家人打的主意更加的不堪呢!平妻!嘖嘖!也不知道那些人的腦子是怎麼想的?

    若他知道,黎家人會如此,全是因為他,不知會作何感想?

    散席後,讓人把黎大老爺他們送回客院去安置,韓見則在書房召見幾個得力手下。

    說起黎家人為黎淺淺挑的女婿,韓見不免要抱怨幾句,得力手下有些不解,“大老爺,您為何要捨近求遠?何不為少爺們為求娶教主?”

    “是啊!”

    “這女人嫁了人,不管她們再怎麼要強,總是要為夫婿和兒女考量。”

    他們七嘴八舌紛向韓見建言,並細訴韓家的少爺娶了黎淺淺的好處。

    韓見略心動,但人選呢?選那個孫子娶黎淺淺?

    他所有的孫子都成親了,原本韓玉唐是最好的人選,可是他腿廢了,又已成親,人還遠在京城,最重要的是,這孩子心夠硬,手夠狠,若是他娶了黎淺淺,肯定壓制得她。

    如得力助手們所言,與其讓黎淺淺外嫁,還不如讓她嫁給韓家人,至少好拿捏,不用繞個大彎。

    人選肯定不能比黎家人提出來的差。

    鴿衛們潛在暗處,將黎家人的打算,還有韓見等人的想法都聽全了,才打了個信號撤退。

    黎淺淺知曉韓見和黎家的打算後,都忍不住想笑了!她現在八歲,他們這些人就這麼操心起她的婚事來了!

    雖與大房、二房不怎麼親,但據她所知,這兩房可有不少年紀比她長的堂姐們還沒訂親呢!再說三房,她上頭的黎深深也還沒訂親,怎麼就輪到她了呢?

    黎漱以為她會生氣,因為黎家女人們的娘家人的種種打算,未免太過份了,完全沒把她放在眼裏嘛!

    沒想到這丫頭完全沒放在心上,“她們又不是我的什麼人,幹麼為她們的想法和打算生氣?雖說是親戚,但表舅沒忘記吧?她們當初可是想要我的命呢!所以他們會對我存什麼好心嗎?既然知道他們不可存好心,那還為他們生氣幹麼?”

    “你真不生氣?”

    “我沒把他們當親人,對他們沒有期望,所以他們做任何事,與我何干?不過是些陌生人罷了!”

    不知為何,黎漱和藍海聽到黎淺淺把黎家人定位是陌生人時,鼻頭竟然感覺酸酸的,那些人本應是這丫頭最親的親人啊!可是他們做了什麼?拆散她的家,謀害她的命,有這樣的親人,誰還需要仇人啊?

    “但是在世人眼中,他們就是你爹的親人,黎老太太是你祖母,小蔣氏就是你的嫡母。他們是有權決定你終身大事的。”藍海提醒她。

    “就算有嫡母在又怎樣?我有師父,有親爹在呢!”黎淺淺嘴角彎彎,“雖然他一直下落不明,可也沒人說他死了。”

    要給她定親,除非親爹確定已死,師父已亡,不然還輪不到那位名不正言不順的嫡母做主。

    “那你那位好祖母呢?”黎漱問。

    “她啊!”黎淺淺更是笑得眉眼彎彎似天上明月。“自然有法子讓她撒手不管。”

    黎漱想了下也笑了,“去歇著吧!既然知道她們來了,你身為晚輩可不好怠慢了她們。”

    “嗯,明兒一早就去見她們。”頓了下看向黎漱,“她們住進云停院,表舅沒生氣吧?”

    “氣啊!那是我的地方,韓見竟然二話不說就同意她們住進去,這表示什麼?”黎漱似笑非笑的睨著黎淺淺。

    還能是啥意思啊!不就代表韓見認定他已死唄!“難道他就不曾懷疑,表舅還活得好好的?”

    黎漱笑著起身,“我一直沒有顯露行跡,他會這麼想也不足為奇,就由他這麼想吧!如此一來,你也好辦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