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限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限

 
    不过就算黎浅浅女红不佳,黎漱这当师父的不在乎,其他人的意见?仅供参考。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

    叶妈妈看到黎浅浅和蓝棠这天差地别的手艺时,忍不住要为黎浅浅的将来忧心,黎浅浅自个儿则毫不在意。

    甚至在叶妈妈试探着劝说她时,对她直言不讳。

    “妈妈,我懂就好了,要精通干么?有那功夫,我不如去做些别的事。”譬如练功。

    “可是教主,您到底是女孩子,将来总是要嫁人的。”

    黎浅浅呵笑,“这您就更不用操心了!”以她如今的身份,想娶她的人不可能在意她会不会女红,他们看上的,是她身后的瑞瑶教,不是她会不会裁衣绣花,而且她也不认为,有朝一日成亲了,夫家会希望她关在家里,把教主的职位拱手让人。

    他们更可能希望,她能生下儿子,等儿子长大再把教主之位传给他,当然,在这段时间里,婆家人可能会想方设法利用她,并安插人到教里担任重要的职务,方便他们从中获利。

    她没对叶妈妈说的这么明白,只道,“我要做的事情可多着!嫁人这种事,不急。”

    叶妈妈立刻就想到黎漱都这把年纪了,还没成亲呢!心里就有点火了,合着教主这是有样学样,净学她表舅这坏榜样了?

    这怎么成呢?女孩子到底还是要成亲生子才是正道啊!男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钱有权,多的是年轻的小姑娘哭着喊着要嫁,可姑娘家不同啊!错过标梅之期,再想嫁人,可就不是你挑人,而是人挑你了!

    可是当着黎浅浅,她却一句话也不敢劝,只是私下和春江几个说几句。

    春江还好,春寿就没那好耐性,听她说了几回,就忍不住了,“妈妈,知道你为教主好,可是教主她和别人家的姑娘不一样,你别老是想这些了,还是好生钻研药膳煲汤,给教主好好调养身体,别让她撑不住病倒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叶妈妈得春寿提醒,自此再不把嫁不嫁人的事,而把心思放在给黎浅浅调养上头,春江几个也因此得利。

    这些都还是后话,眼下,南城黎府的人刚到,黎浅浅这里就得了消息,她把手里缝的帕子扔了,让人再去打听。

    不多时,春寿就气鼓鼓的回来。

    “这是怎么了?”春江见她这模样,不敢让她就这样进屋去,忙拉住她往耳房去。

    “春江姐,你知道那黎老太婆有多过份吗?什么玩意儿!咱们教主活到那么大,她这个祖母做过些什么,咱们就不说了,她们上了总坛,竟然就要住进云停院去。”春寿气得肺都要炸开了,一口气像倒豆似的说完,忽觉喉咙像火烧似的疼,忙找水喝。

    春江听愣了,听春寿灌完两杯茶,才反应过来,“云停院不是教主在总坛的住处?”

    “是啊!”

    她们教主这趟来莲城,并没有进总坛,也就没有入住云停院,现在黎老太太她们来了,就要住进去,怪不得春寿要生气。

    等春寿脾气和缓些了,春江才和她去见黎浅浅,她们两还不知,她们两在耳房里说的话,全让黎浅浅听全了。

    对黎老太太一行人要住云停院,她倒没那么大的火气,不过是个住处,难道她们进去住了,就能拿捏自己啦?呵呵!

    “打听得如何了?”

    春寿虽然已经泄过了,但黎浅浅一问,她还是难掩火气,把事说完,还有点火。

    “去叶妈妈那儿喝些绿豆汤去去火,这都下雪了,你火气怎么还这么大?”黎浅浅略嫌弃的道。

    春寿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告退离去。

    “教主,难道就由着她们住进云停院?”大教主知道,肯定要火的,那里的正主子到底是他。

    黎浅浅敲着桌子,“你说,黎老太太她们从没来过莲城,更没去过总坛,怎么一来就说要住云停院呢?”

    春江这时也转过弯了,“您的意思是说,是有人故意跟她们说的?”

    黎浅浅两手一摊,“不然呢?黎老太太她们是怎么知道云停院的?"

    “谁说的啊?他想做什么?”

    “做什么啊!你看看春寿的反应就知道了,人家就想要惹我生气呢!记得当初表舅回总坛,可没少收拾人。”如今守在云停院的人,都是当初被大长老一家特地挑进去,他们这几年可没少跟韩家人唱反调。

    就不知这次是韩见搞得鬼,还是他妻子做的怪。

    黎浅浅这回可猜错了。

    弄鬼的是韩修那个妾杨姨娘。

    韩修自那天和族人大打出手,回头又被父亲当着庶子们及弟弟们几家人的面责备,顿觉丢脸丢大了,便泡在酒坛子里昏昏噩噩度日,杨姨娘原盼着大长老回来,能替韩林出气,并能出面请蓝海来为儿子疗伤。

    万万没想到,事没做成,丈夫还变了个样,她几次去找婆婆,却都被拒于门外,她见不到公爹,更见不着太公公和太婆婆,想自己去求蓝海,都没能如愿,蓝海身边一直跟着太公公的心腹们,她可不想在那些下人面前,跟蓝海下跪开口。

    看到儿子疼痛难耐,杨姨娘心疼如绞,再看到丈夫颓废如斯,她便把黎浅浅恨上了!若不是这个死丫头,当年说不定黎漱会看上韩林收他为徒,她儿子可比魏氏的儿子强多了!也比韩玉唐那个贱种强上百倍。

    太公公和公爹都看重韩玉唐,她可瞧不上,这个家里谁不知齐南依是怀着孩子进的门?也亏得韩青那时没成亲,要不然她齐南依能进门做正室?

    杨姨娘忘了,她自己是怎么进的门了!与齐南依不同的是,齐南依是被韩青算计的,她则是她去算计韩修的。

    有的人就是如此,宽待己严律人,杨姨娘便是这样的人。

    这些年她没怨妒齐南依,觉得齐南依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托生在齐家,要不然一样的事情,何以她齐南依能高高在上做正妻,她杨玉兰却只能委委屈屈的做妾。

    虽然生的都是儿子,可是人家的儿子被长辈宠着惯着,就差没当心头肉啊!自己的儿子呢?是庶子!上头有个嫡长子压着,事事都得让着人,好不容易熬出头,娶妻生子日子好过了,却遭逢晴天霹雳,铺子被人收了回去。

    更可恶的是,她儿子不过是上门去问个明白,就被人废了一双腿,天理何在啊!

    韩林并没跟她说实话,除了怕她失望伤心,也盼她能在父亲跟前替他说话,让父亲替他出头。

    韩修倒是晓得儿子出事的真相,不过他没跟爱妾说清楚,怕她跟自己哭闹。

    杨姨娘对外头的事情一知半解,这不妨碍她想给人添堵。老娘儿子伤了腿,丈夫一厥不振,凭什么你们这些人就能好过?

    她那天本是要去找婆婆求情的,不料却意外听到公爹与小叔们说,等南城黎家人一到,他们就有乐子瞧了,因此她便多了个心眼,派人去莲城的各城门守着,黎老太太一行人风尘仆仆的来到莲城时,她第一时间就得了消息。

    她儿子会受伤,就是黎浅浅这死丫头害的,怎能让她好过呢?

    可是她连那死丫头住在哪都不知道,要怎么给她添堵?而且,她是想让黎浅浅不好过,可没想把自己填进去,能躲在幕后,唆使别人出面是最好了!

    黎老太太是黎浅浅嫡嫡亲的祖母,听说来的还有她的嫡母,哈!真是没想到,那个死丫头竟然是庶女啊!

    有这两尊佛在,一个孝字压着,还愁那死丫头翻出天去?

    她让人传消息过去,让黎老太太要求去云停院住。

    她是教主的亲祖母,她开口了,公爹他们能不从吗?一旦黎家人住进去,等那死丫头晓得了,还不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

    她就等着看好戏啦!

    “哎哟!这个宅子可比咱们家里要好!”扶着黎老太太走进云停院的嬷嬷笑得咧开了嘴,直觉一双眼不够瞧,恨不得能多生几只眼,“老太太您瞧瞧,这屋里摆的,全是些古董啊!”

    哎哟!要是能得了这么一件,自家可就能一辈子不愁吃穿啦!

    不止扶着黎老太太的嬷嬷看花了眼,就是黎老太太这富贵了一辈子的人,也都看住了。

    真是作孽哟!

    那厢房桌案上摆的红红的一团,是红翡吗?还是红宝?不,不对,那么大一团,不会是红宝,那会是什么?

    黎老太太年纪大了眼睛有些不好使,站在廊下从窗外往里瞧,是看不清那桌案上的东西,只是直觉告诉她,那就个好东西。

    见她在廊下站定不走,云停院里侍候的丫鬟虽觉奇怪,倒也没多想,笑着为老太太介绍,“老太太可真有眼光,那是我们前教主生前最喜欢的把件,是用海里的红珊瑚做的。”却是没说做成什么样子,也没开门让她们进去观赏。

    老太太不满,却不好说出来,只拿眼去看扶着自己的嬷嬷,嬷嬷会意,便笑着开口要求进屋里去看端详。

    丫鬟面露难色,“奴婢没有这书房的钥匙。”

    “去跟管事拿不就得了,你可要知道,我们老太太可是你们教主的祖母,你们要是惹恼了老太太,就不怕教主知道了要拿你们给老太太出气?”这嬷嬷跟着黎老太太,也算是养尊处优半辈子了,在黎府,那可是人人巴结的主儿,就是大太太她们妯娌都要给她脸面,只要她开口,何曾被人拒绝过?

    丫鬟唯唯,匆匆去找管事。

    老太太看她一眼,嬷嬷面有得色的挺胸突肚,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得瑟,“别得忘形了!还没看到那死丫头呢!还不确定那个教主,就是老三家的死丫头。”

    嬷嬷这才敛了得色,低头不语,心里却在想,那个韩大老爷都亲自上门来请了,难道还会弄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