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到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到来

 
    蓝海耳力不比黎漱师徒,但那不妨碍他边给大长老把脉,边听着院子外头的打闹。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

    本来大长老是在内室里静养的,不过蓝海上回来给他诊脉时说了,让他多走动走动,再则,蓝海一早来的时候就看到身后的动静,知道会有好戏看,进了门就让大长老到前头的正厅来让他诊脉,顺便也让老家伙好好看清楚,他家儿孙的真面目。

    大长老的武功比蓝海强,对外面的动静自然是比蓝海更加了如指掌,若不是他年纪老大脸皮厚,怕是要恼羞成怒了!

    但屋里侍候的一干人等,可没有他这番定力,大长老夫人臊得脸皮子紫红,韩修他们虽不是亲孙子,但好歹也是她继孙,他们丢脸,她也不好过。

    大长老的心腹们早知大房的子孙是什么样,但没人敢去大长老面前挑破。

    他们又不是傻的,若是韩素没死,等大长老百年之后,他们依靠韩素也能落个好。

    现在就只剩大房这一支,他们护着大长老回来,可算明里暗里都开罪韩见不轻,一旦大长老有个万一,他们这些人就等着被清理,能保住命,兴许还算是好的了!

    真不怪他们想法这么灰暗,看看韩玉唐,连一向待他亲和的亲叔祖都能下狠手,要知道韩家的晚辈里,韩玉唐可是一直都以温润如玉著称,谁会想到他也有这么狠毒的一面。

    不得不说,这些人心里都是极度忐忑不安,大长老这次是被救回来了,但下一回呢?他年纪毕竟大了,可是韩见这一支,都不是能够依靠的,他们对于自己的前路感到非常忧心,偏偏在大长老面前又不能表露出来。

    他们也曾经想要另寻明主,但是他们的年纪也都不小了,谁能在大长老百年之后,还能用他们,并护住他们不受韩见等人的迫害?

    那天黎浅浅的到来,让他们看到了一线曙光。

    别误会,他们心目中的救星不是黎浅浅,而是蓝海。

    黎浅浅虽是教主,但毕竟年幼,在大长老这些心腹从未怀疑黎漱没死,他们一致认定,与黎漱交情匪浅的蓝海扶持黎浅浅上位,大概是受黎漱临终所托,而黎浅浅所做的决定,应该都是蓝海在背后指点的。

    因此蓝海这几次来,都会被人套近乎。

    原本他对此并不在意,后来回去跟黎漱一说,就被嘲笑了,那时他才晓得,大长老的这些心腹们在打什么主意。

    蓝海向来最讨厌麻烦,便向黎漱要求,“换个人去给大长老看病吧!我不想跟那些人掺和。”

    “不行。”黎漱还没说话,黎浅浅就先跳出来了。“不行,蓝先生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撂挑子。”

    蓝海郁闷了,这个小丫头比他女儿还小,他板不起脸对她摆臭脸,“为什么啊?”

    “因为我想把大长老这些心腹收下来。”

    黎漱想了下就点头答应了,蓝海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蓝先生放心,到时候给您安排两个机灵的药僮,若有什么事,自有他们去处理,不会烦到您头上来的。”

    于是乎,蓝海身边就换了两个药僮,他们是刘二特地从鸽卫调过来的,能言善道又机灵,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略通医理,着实帮了蓝海不少忙。

    蓝海把完脉,把药方略作修改,眼睛从大长老夫人腰上的荷包滑过,旁边的药僮看到了,拿着方子上前和大长老夫人说话去,言谈间就问了荷包几句,大长老夫人不疑有它,一一作答。

    等药僮把方子交给大长老夫人,蓝海便起身告辞。

    因为外头闹得厉害,大长老不想让蓝海看笑话,让心腹引蓝海他们从偏门出去。

    出总坛的路上,心腹很小心的和蓝海搭话,因有黎浅浅的交代,蓝海一改之前的作风,对心腹的问题有问必答,等到他们坐上马车离开,心腹也心满意足的回去和同伴们会合。

    另一方面,南城的黎家人也终于达成协议,黎二老爷岳家纪氏一家完全被排除在外,无它,黎二老爷不喜欢懦弱无能的妻子,对岳家自然没有好感,当然纪氏没有好人选也是理由之一。

    至于蔡家,看似很有竞争力,但黎老太太还在呢!哪能纵容媳妇娘家人在她和娘家人跟前耀武扬威?最后出线的,是黎老太太娘家蒋家人。

    人选也变了,从庶子改为嫡子。

    这是碍于黎老太太的面子,才不得不为之,反正就是要名声好听嘛!不想让黎老太太和小蒋氏落个苛刻孙女、继女的名声,最重要的是,黎老太太想以此来抹平黎净净和黎深深想谋害黎浅浅的事情。

    黎老太太很一厢情愿的认定,自己都给她挑了个这么好的夫婿了,黎浅浅还能不满意?那就是不孝!她要是再记恨黎净净和黎深深,那就是她不识好歹了!

    对母亲这种想法,黎大老爷隐隐觉得不妥,但想到小女儿这几年寝食不安,整天惶惶不可终日,便强将这股不安给压了下去。

    黎大太太和二太太领着家里的女眷,站在二门前送黎老太太等人登车,黎老太太扶着黎深深的手上车,丫鬟帮老太太整理衣服,黎深深则跟着母亲小蒋氏登上另一辆车。

    大老爷和二老爷看母亲上了车,也各自上车,车队缓缓起行,等老太太的车出了门,大太太便拍了拍手,“好啦!都散了吧!"她斜睨了跟在最后头显得畏畏缩缩的女人们一眼。

    那几个女人是大老爷和二老爷的妾,原本为了能跟出门争破了头,没想到大老爷直接跟老太太要了一个大丫鬟带去,大太太虽痛恨又添了个小妖精,但更乐见屋里那些妾室希望落空。

    二老爷则是从外头带了两个刚梳拢的姑娘同去,二太太是敢怒不敢言,她这正室都没表示了,妾室们也只能老实了,不老实也不行,老太太临出门前,更是派了身边的嬷嬷去她们屋里训斥,要是有人敢挑事,她不介意好好操办她们女儿的婚事。

    这些姨娘们上窜下跳的,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女儿和自己的前途吗?

    这些年没生养的姨娘,66续续被打掉,留下的都是育有女儿的,再有就是新进门的,不过二老爷屋里,已有好些时日不曾添人,大伙儿都以为他收心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一口气从外头带两个女人回来。

    那天大太太看着那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进门,不禁要同情二太太和二房的妾室,有这两女在,怕日后是再没她们什么事了!

    二太太紧跟在大太太身后,手里的帕子早就被她绞烂,“二太太?”贴身大丫鬟靠上来唤她。

    “我没事。”二太太强自振作回答道。

    大丫鬟忧心的看着她,自那天二太太去逛园子回来后,整个人就变了,可是怎么问,都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二太太朝她勉强笑了下,快步的走上往自家院子的小径,大太太停下脚步,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二太太消失在树丛后。

    “大太太?”

    “到底二太太那天在园子里,遇上了什么事?怎么从那天之后,整个人就变样了?”

    丫鬟和仆妇们面面相觑,她们怎么晓得啊!二太太虽是主子,但因怯懦成性,素来就像是个影子般跟在自家太太身后,在她们看来,二太太还是从前的样子,也不知大太太从那看出她变样了?

    大太太看她们一眼,知她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她轻叹一声,转身回院去。

    车队里头,小蒋氏一会儿嫌迎枕太硬,一会儿又嫌椅垫太薄坐得慌。

    黎深深靠在车板,无语的看着母亲折腾。

    “娘,您且忍忍吧!”她知道她娘为什么坐得不舒服,因为以前她们母女都是跟老太太同车,老太太那辆车是大老爷特别请人改造的,坐褥软而厚实,迎枕更是软绵似云,车轮都是特制的,坐在里头就算车加快,也感觉不太出来。

    她们这辆车当然不可能和老太太的车相提并论,但也很好了,但她娘就是不满意。

    “我跟你说啊!老太太那辆车和你爹的座驾相比,嗐,那可就被比到泥地里去啦!”许是这些年过得舒坦,也或许是因为女儿渐渐大了,小蒋氏跟她说起她爹的次数也变多了。

    黎深深早就知道,她名义上的父亲根本不是她爹,照她娘的说法,她亲爹是天璜贵冑,是人上人,她是沧海遗珠,她爹根本不知她娘生下了她,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会很心疼她。

    黎深深不明白她亲爹怎么会不知她娘生下她?还让她娘带着她嫁给黎经时,听府里的下人们说,她娘进门时,她名义上的爹可是有妻有子呢!是她那位好祖母做主让她娘进的门。

    上了闺学之后,她才赫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府里的下人们,常常面上对她恭敬,转脸就嘲笑她是拖油瓶、是假冒嫡女的私生女。因为她名义上的爹从没承认过她的存在,她压根就不是黎家的血脉。

    那她到底是谁?

    每每听她娘说起她亲爹的时候,她都有股冲动,想要追问她娘,既然她亲爹这么好,为什么她不带着自己去找他呢?

    初雪降临的这天,南城黎府的车队终于抵达莲城,黎浅浅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消息。

    “可总算来了!”黎浅浅摸着下巴笑问,“他们没打声招呼,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跑了来,难道就不怕没地方住吗?”

    “人家可是直奔总坛去了,那么大的地方,难道挤不出地方来安置他们?”蓝棠边裁衣服边头也不抬的道。

    叶妈妈开始教她们裁衣,蓝棠不想学,黎浅浅倒是觉得多学点东西也好,她便无可无不可的跟着学。

    事实证明,蓝棠的女红技术要比黎浅浅强,因为她现在已经能给自己做里衣了,黎浅浅还只能缝帕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