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五十章 荷包
    不待他深思,里间大长老夫人已经出来了,见到年纪小小被众人簇拥着的黎浅浅,目光微微闪动,因为她见到了那日救她出总坛的一名年轻人,那人隐在黎浅浅身后,正朝她微微颌。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大长老夫人暗吸口气,原来是教主的人救了自己。

    款款行至黎浅浅面前恭身福礼,“见过教主。”

    “夫人请起。”黎浅浅暗咬了颊肉,右手虚扶大长老夫人起身,蓝棠在旁跟她使眼色,黎浅浅回她一个白眼,真是不习惯人家跟她见礼啊!

    大长老夫人总算还有几分理智,没有嚷嚷着要谢黎浅浅的救命之恩。

    就见她秀丽的面上微有几分恼,几分气,又有几分忐忑,看在旁人眼中,她会如此有这样的表情,实是再合理不过,因为黎浅浅这个教主,大长老手里已经没有商号,没了这些产业,等于无权,亲生儿子才死,丈夫老病又失了权柄,作为妻子的她,对黎浅浅气恼,对未来感到忐忑,再正常不过。

    韩见带着儿孙们在侧充孝子,看继母如何应对,再伺机见缝插针。

    大长老夫人请黎浅浅就坐,命丫鬟上茶,才询问起对方来意。

    “听闻大长老归来,特来探望,不知方便否?”

    闻言大长老夫人面露出难色,“不瞒教主,夫君接连遭受打击,如今病入膏肓,怕是不方便见客。”

    “不碍,蓝堂主今日也随我前来,正好让他给大长老把把脉。”

    “这……”大长老夫人是巴不得蓝海给丈夫把脉,因为大长老的情况实在是太奇怪了,他吃的用的全是心腹张罗的,随行的大夫也说他情况有好转,但这几日情况却急剧恶化,大夫查不出原因,她怀疑是韩见的人在弄鬼,可她不懂,他为何要在这时作怪?又,他的人是如何下的手?

    她需要有人帮她查出真相。

    蓝海是最好的人选,但若真是韩见所为,他必不肯让蓝海插手。

    看大长老夫人为难,韩见暗松口气,他可不想在紧要关头功亏一篑。

    黎浅浅看看大长老夫人,又瞧瞧韩见等人,他们的神色尽入眼帘,她垂下眼眸,看着手腕上袖口的花样,好一会儿才道,“本来大长老夫人为难,我就不该再提的,不过大长老于我瑞瑶教有功,知他有恙却不尽点心力,实是难以向长辈交代。”

    说完便让蓝海进去给大长老看病,蓝棠背着药箱,带着两药僮跟在蓝海身后进去,大长老夫人忙跟上去,韩见见状以为继母是怕蓝海趁机对父亲出手,所以才急忙跟着进去,却不知继母早就对他生疑,他心里大定,转向黎浅浅。

    “教主,这里气息不佳,不如由我陪您在院里散散?”

    气息不佳也是因为他老子病了的缘故,韩见这是嫌他爹了?跟着黎浅浅来的众管事和掌柜脸色都有些不好。

    黎浅浅倒是很从善如流的点头,“也好,出去散散,让蓝海专心给大长老看病。”

    说着便跳下椅子率先走出去,韩见跟在后头,脸色不免有些难看,这个教主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竟然就这样带头走了!

    他也不想想,他是什么身份,虽是大长老的儿子,但并不曾在教中担任职务,说穿了他就是仗着父亲的威望在总坛作威作福,实则一点贡献都没有,他只一心盼着接手大长老之位后,再来大展身手。

    因此在黎漱的眼里,韩见真的无足轻重,在与大长老争斗多年的黎漱眼中尚且如此,更何况黎浅浅,接任教主一职后,她很积极的去了解诸长老、分舵主们的资料。

    看到韩见的种种事迹后,更是让她坚定了要把大长老一家分出去的念头,不能再留着他们,让他们仗着瑞瑶教的势,去积累他家的财富和人脉,看看他们之前做的事,以为只是给教主黎漱添堵吗?不,他们是让南楚皇帝和那些权贵们把目光重新聚集到瑞瑶教上头。

    他们怎么就没想过,如果那些权贵和皇帝从瑞瑶教这里,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时,会对瑞瑶教做什么?

    看看南楚立国之初,瑞瑶教的处境就能探得一二。如今的南楚皇室,可不再是当初草创建国的时候了!如果今日的皇帝再给瑞瑶教冠上魔教、邪教之名,那可不似当年那样好洗白啦!

    再说,要是能把危险掐死在摇篮里,为何不做?硬要放任到变成大危机,才去做处理?

    宁可现在累一点,也不要日后再来后悔莫及。

    至于大长老一家被分出去之后的生计,她也打算好了,只是韩家人是否满意,那就不关她的事啦!

    但,在她把韩家扫地出去前,大长老都得给她好好的活着,嗯,就算分出去之后,也不能立刻就死,不然韩家人大概会在外头编派破坏她和瑞瑶教的名声。

    教主对自己视而不见,令韩见很是不满,不过再不满,他也不能明着和教主对杠,强笑着为黎浅浅介绍父亲所住的院子,并趁机说起那几家已然重新开幕的铺子。

    “那些铺子重新开幕之后,生意能这么兴隆,全是他们的功荣,我可不敢居功。”黎浅浅见他句句不离那几家铺子,便直接把功劳全推给跟在自己身后的管事和掌柜身上。

    韩见气极,却不气馁,几句话就又绕了回来,说是想要讨教一二,实则却是想要安插人手进去。

    掌柜和管事们来之前,就已经得知韩见一家,便是他们现在管着的铺子的前东家,不对,不是前东家,那些铺子全都是瑞瑶教的,韩家不过是代管而已。

    几个掌柜及管事们不约而同,想到教主之前交代他们翻看旧帐,不禁对韩家人不屑起来。

    贪,不足为奇,但吃相如韩家人这般难看的,那就少见了!他们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深知水清则无鱼,看教主不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怪不得会将韩家手里的商号全数收回,那定是被逼得忍无可忍了。

    不说教主了,就是他们看了帐,都觉气愤啊!尤其又听闻他们是怎么苛扣伙计的,这火气就更大了,他们毕竟都是从底层刚爬上来的。

    韩见听黎浅浅这么说,直道教主客气了,边朝儿子们使眼色,让他们去跟那些跟着黎浅浅来的掌柜和管事套近乎。

    韩纬他们都往掌柜们身边去,至于管事们,很明显的被冷落了,管事们却暗松口气,庆幸自己不用应付这些韩家人,掌柜们却苦不堪言。

    韩纬他们话里带酸,还不时刺探几句,掌柜们心里有数,韩纬等人想干么,无非是拉近关系后,准备把人塞过来,当着教主的面,他们不敢太过明目张胆,但话里话外的意思,谁听不出来啊!

    珠宝坊的掌柜也在其列,韩纬试探几句后,便大致了解此人心性,心下暗喜,不过不敢流露太过,怕被其他几个弟弟们现此人心思浮动耳根子软,悄悄与他约定日后再详谈。

    珠宝坊掌柜有些惊讶,不过很快点了头,两人以为一切不动声色,不曾被人注意,却不知都被谨一和刘二看在眼里。

    “这位掌柜,是不是不知道,珠宝坊早就被教主转手给姚家了?”刘二摸着下巴问谨一。

    “你想教主会让他知道?”谨一斜睨他一眼,那样子竟有几份黎漱的味道,让刘二为之一悚,小声提醒,“谨一啊!你跟大教主混得久了,这动作都学上了。”

    谨一冷笑不搭腔,刘二也没跟他多啰唆,径自招来一名扮成小厮的鸽卫,命他留心珠宝坊掌柜的举动。

    韩见这厢见黎浅浅油盐不进,气得肝胆生疼,这个和自家孙女差不多大的死丫头,见自己板着脸却一点都不怕,还能对着他侃侃而谈,让向来在子孙面前说一不二的韩见颇有些狼狈。

    等蓝海把完脉出来,韩见觉得自己头顶已经快要冒出火来了。

    “如何?”黎浅浅不再理会韩见,径自走向蓝海问道,蓝海听她问,张嘴就要回答,不过及时看到了跟在她身边的韩见,便把话给咽了回去。

    “还好,不过是年纪大了,又长途跋涉,难免累过头了,我给开了几帖养身的方子,只消徐徐调养即可,虽不能如往常一样,但至少会比现在要强。”

    黎浅浅点点头,斜睨了韩见等人一眼后,便提出告辞,韩见等人自然是要开口挽留,不过韩见急着想进屋去看他爹,因此有些心不在焉,其他人倒是很想再跟众掌柜们套近乎,只是掌柜们不肯多留,紧紧跟在黎浅浅身后告辞。

    等回到训练中心后,黎浅浅让刘二看着他们开会,自己则去见黎漱。

    黎漱却待不住,她们前脚才走,他后脚就跟着出门,没有谨一陪着,一时间还真不知上那儿去找他。

    黎浅浅兴匆匆而来,却只能败兴而归,蓝棠倒是乐呵的找上门,两人用过午饭之后,看着丫鬟把食桌撤下,重新上了茶,蓝棠这时才跟黎浅浅说,大长老究竟是怎么了。

    “你是说,他被下药了?”黎浅浅放下手里的茶盏问。

    “嗯,不过,不是在他的吃食里,也不在他的药里头,猜猜看那药被下在哪儿了?”蓝棠饶有兴致的玩着。

    黎浅浅却不想玩,“下在大长老夫人身上?”

    “哎呀,你怎么一猜就中啊?真不好玩儿。”蓝棠有些意兴阑珊的看着黎浅浅。

    “大长老身边的都是心腹,走了这么长的路,都没出现异状,那表示不是韩见没出手,就是心腹们护得紧,没能让他得手,大长老夫人意外出现,她身边没有侍候的人,大长老的人就这么多,再拨了人手去侍候妻子,他那里的人就不够,对他的心腹们来说,大长老是不可或缺的,但大长老夫人却是可以牺牲的。”

    所以一开始侍候大长老夫人的人,全是大长老拨过去的,但随着时间过去,大长老想起长子的好,便会疏于防备,他身边有心腹们把关,相对的对大长老夫人那头就会放松,韩见的人又没有朝大长老出手,心腹们自然就没注意到侍候大长老夫人的是否有不妥。

    “他们把药下在什么东西上头?”

    “大长老夫人身上每天佩带的荷包。”蓝棠道,“大长老夫人被送过去时,身边没有侍候的人,自然也就没有替换的衣物,韩见的人就在她的荷包里动手脚,嗅到单一香味时,没有任何的危险,但一旦混合,就会让体虚之人更加虚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