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机会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机会

 
    大长老夫人被救出总坛时,并没有带着丫鬟仆妇,所以如今她身边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大长老便让心腹挑几个人去侍候她。㈧㈠   中Δ┡文网Ww W.8⒈Zw.COM

    心腹挑的自然是自己人,不敢挑韩见送过来的。

    大长老身子虚,心腹们不敢让他太过劳累,轻声劝了大长老夫人先去歇息,有什么事等她歇息好再说。

    大长老夫人并不想走,可是看躺在床上的丈夫那副虚弱的样子,她不得不走,她已经没了儿子,不能再没了丈夫,只是丈夫还能活多久?他要是死了,自己该怎么办?

    拖着沉重的脚步,在仆妇的搀扶下缓缓走出去。

    大长老看她那样子,心如刀割,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心腹们不再打扰,交代仆妇和小厮好生侍候,便退了出去。

    等他们都走了,大长老才睁开眼,把屋里侍候的仆妇和小厮全遣出去,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瞪着床顶愣。

    鸽卫们把大长老夫人送到大长老那里后,便回复给刘二,刘二向黎浅浅回报此事。

    “他们夫妻既然已经团圆了,那就不用再管了。”

    “您不怕他们再想什么夭蛾子?”刘二对大长老很不放心,这些年这位老先生可没少给大教主找事。

    黎浅浅摇头提醒他,“大长老年纪大了,韩玉唐遭自家人暗算,已经伤心一回,这次小儿子命丧最疼宠的曾孙手里,他受到打击已经不轻,怕是已经没有心,再搞事了。”

    “可是鸽卫们回报,他精神不错。”想到大长老为何会精神不错,刘二就觉气愤难平。

    黎浅浅小大人似的拍拍他,“我知道,他是以为表舅死了,可以轻松拿捏住我,让韩见能顺利接任大长老一职,后继有人,他自然是高兴的。”

    但反过来说,一旦知道黎漱没死,韩见怕是无法顺利接手自己的位置,大长老恐怕要坐立难安啦!

    刘二没跟她争辩,只是默默的转身出去,蓝棠与他擦身而过,不由多看一眼。

    黎浅浅见她来,笑着和她打招呼,蓝棠问,“你把刘二怎么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好。”

    “他在担心,怕大长老又给出什么夭蛾子。”黎浅浅说完便让春江倒茶送点心来。

    “别忙了。”蓝棠瞪她,“我又不是吃货,每次我一过来,就让人端茶上点心的。”

    “你不是吃货,我是,成了吧?我是为了自己想吃,才叫她们上点心的。”

    蓝棠朝她刮了下脸,“羞不羞!都要成大姑娘了,还成天记挂着吃。”

    “民以食为天,这天下人可都是为了口吃食在奔忙。”黎浅浅一副我是吃货我自豪的样子,让蓝棠见了不禁好气又好笑。

    说笑了一会儿,蓝棠才转入正题。“上次凤三可在信上说什么?怎么隔了这么久,都没送信来?”

    江湖名人录也隔了好些时候没出新的了。

    “一会儿让人去凤家庄的据点问问。”黎浅浅也觉奇怪,不过之前有事在忙,又挂心黎漱的情况,现在黎漱回来了,暂时歇业的商号也准备着重新开幕了,她才现,自上次凤三说要来找她玩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江湖上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蓝棠有些心烦意乱的摇头,“东齐的那个公主都已经嫁人为妻了,应该是没事了吧?”

    “应该吧!”黎浅浅总觉得有些不安,可又说不上来那里让她感觉不安。

    不多时,刘二过来了,听黎浅浅说起,沉吟了半晌才道,“江湖上并没有什么消息,凤三公子自小就常到处乱跑,棠小姐应该很清楚他的性情。”

    蓝棠闻言点头,不过隔了下又摇头,“凤三虽好玩,不过也讲信用,他既跟浅浅说了要来玩,就算半道上遇到什么新鲜事,也会让人先捎封信来说一声。”

    这次却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云珠低声和春江道。

    “能出什么事?”春江反问,云珠也回不上来,望向蓝棠,蓝棠皱着眉头,“我就担心那个公主因为嫁的不称心,所以找凤家庄的麻烦。”

    黎浅浅很难跟蓝棠保证,长平公主绝对不会找凤家庄的麻烦。

    长平公主的新夫婿瑞郡王,在朝中无实权,也没当差,整天就是玩乐的主儿,他没那个胆子去挑衅凤家庄,他哥静王虽握有实权,但那一位是个脑袋清醒的,不会去挑事。

    不过……事无绝对。

    长平公主到底嫁他为妻,又为他生了个女儿,若是她怂恿瑞郡王,瑞郡王会不会因为妻子的枕头风,而起心想要搞鬼?他又不用明着找麻烦,只需要暗下绊子就好,都不用自己出头,京城多的是人想巴结他,他是没有实权,但他哥有,只要搭上他,不定那天就巴上静王了。

    看黎浅浅没回答,蓝棠也想明白了,只得催着刘二让人多留心京城凤家庄的情况。

    刘二应诺。

    接下来几天商号6续开幕,受训的伙计投入工作后,才现之前受训时,一再重复的训练,让他们非常快就能进入状况,本还担心自己无法胜任,现在都放下心了。

    各商号的管事们不得不承认,上工前的训练,让他们不用再时时盯着伙计们,伙计们犯错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犯的大都是无伤大雅的小错,确实让他们轻松不少。

    为配合这批伙计识字还不多,黎浅浅让人在薄木板上刻上菜单的名,点菜、上菜都由同一人负责,木板上刻上桌次,及所有菜名,伙计招呼客人入席,点菜时就手执木板进行点菜,在客人点的菜品名上打勾。

    如此他们只需认得菜名,会写数量即可,结账时,账房按木板上的菜品及数量计数即可。

    往厨房点菜,也是采用相同的方法,如此就能减少因记错菜名,而点错、做错及送错的机率。

    掌柜和管事们这才明白,伙计们识字的好处。

    虽说他们不识字,记错菜名造成的损失,有不少是强行加诸在客人身上,有些东家则是自行吸引,不过做错事的伙计,通常都要被惩罚,扣月钱是最常见的,有些刚来做事的伙计,头几个月的月钱常常是被扣光光,让他们这些管事和掌柜,在老板面前觉得丢脸。

    这天,酒楼里生一件事,让他们更真切的感受到,伙计们识字的好处。

    酒楼二楼包厢的客人,在结账时赖账,明明点了玫瑰醉鸡和松鼠鱼两道菜,结账时却说他们没有点,是伙计送错了,他们以为是酒楼招待的,所以没退回。

    但算账时要他们付钱,他们就吵开了。

    管事带着伙计过来,满腹委屈的伙计说了,客人确实是点了的,因为玫瑰醉鸡和松鼠鱼两道菜,是他们酒楼的名菜,先生在教他们识字时,就是从这两道菜名开始的。

    原本打算赖账的客人没想到伙计竟然识字,这会儿也不好说伙计勾错菜名了,只说他们记错了,不是存心赖账,因是新开幕,管事不想事情闹大,既然客人认账,他们也不好抓着不放,把帐结了,客客气气的把人送出门。

    瑞瑶教新开幕的商号里,用的伙计竟然都识字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莲城里不少人为之咋舌。

    “都识字?这得花多少钱啊?”听闻消息,韩家人心疼不已,彷佛黎浅浅花的是他们的钱似的。

    因为识字的人少,请识字的人来当伙计,绝对不比请不识字的人贵,但相差多少,那就见仁见智了!

    不过都没有人现,当初在招聘伙计时,并没有要求他们要识字,自然也就没人现,这些伙计是在受训时才刚始认字的。

    没几天,珠宝坊的伙计们也开始学认字了,他们都听说酒楼的事情了,既然东家给机会,他们也得把握住机会才成。

    珠宝坊其实不是瑞瑶教名下的产业,但因伙计们是一起受训的,所以他们没想太多,掌柜和管事们倒是心里有数,姚二少爷调派过来的人到了,让掌柜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差事不保。

    此时,黎浅浅又提了个建议,“我觉得,这些伙计们每半个月该回训练中心几天。”

    “这是为何?什么是训练中心?”黎漱正在看账本,账面上的收益让他看了很满意。

    大长老一家经营数十年,可从来没有这么亮眼的成绩。

    “训练中心就是让他们受训的地方,正式上工前,先让他们到这里接受训练,上工后因为不是生手,就能很快进入状况,新开幕这些天,都没听说出什么大篓子,对吧?就连失手打破盘子的情况也不多。”

    黎漱颌,“你还没说,为何每半个月该回训练中心几天?”

    “因为他们经验都还不是很熟练,让他们回训练中心是让他们再受训,同时也是有机会和其他人交流这些天工作的心得,另外,就是让他们把遇到的问题拿来问先生或同伴。”其实就是增加他们的向心力。

    黎漱听她这么说,想到鸽卫和鹰卫们,也是时常回归本部接受测试,便点头同意了。

    “不过别让他们每次回训练中心,遇到的都是同一批人。”

    “嗯,我知道。”她顿了下又问,“既然伙计们要受训,那,掌柜和管事们,是不是也应该受训?”

    刘二和谨一都诧异的望着她,管事们去受训,日后有机会接任掌柜一职,那掌柜们呢?都当上掌柜了,他们还有什么要学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