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告状

第一百三十五章 告状

 
    这是打算要收权?

    大长老家经营数代,想要从他们手里拿回经营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くwくWく.く8√1★z★W√. CoM

    “教主,您这么做,竟不是坐实了传言?韩素的死……”

    黎浅浅绽开笑容,“现在的教主是我!可不是表舅,我和韩素没有任何关系,也就一面之缘,我邀约他,他就毫无防备的赴约?你信吗?那些老江湖信吗?”

    “您的意思是?"

    “表舅上次的信里说了,让我找机会把消息放出去。”黎漱临上雪山前交代她,把她继任教主的事传出去,一来是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二来是让那些护法们准备着回总坛来向新教主效忠。

    再有就是,黎漱和她讨论过长老们的任命与职责,黎漱对大长老倚老卖老的作为很是不满,觉得大长老一家子对瑞瑶教并无太大的贡献,却贪财好权,还把持着总坛,就算大长老的祖上曾有功,也被他这些后人们的作为给抵消了。

    黎漱原是主张把大长老、二长老贪墨的事送交官府处理,黎浅浅不赞成,反倒在信里问他,想不想要把大长老惹出来的问题彻底解决?

    藏宝图外流一事,收到的效果不如预期,不过在做的时候,大伙儿都蛮开心的就是,只是黎浅浅后来晓得,有江湖名门抢夺藏宝图的手段,有些粗暴残忍后,便有些不舒服,再得知两个宝藏地点,被人取走宝藏后竟然被捣毁,甚至放火烧山,完全不顾后果的作法令人指。

    被选为作为藏宝之处的山庄,都是风景秀丽的地方,却惨遭横祸,黎漱得知此事后气得夜不成眠,谨一忧心不已,传了快信向蓝海求药。

    黎浅浅愧疚不已,换她夜不成眠,蓝棠看得着急得半死,把她爹拖过来给黎浅浅诊脉,蓝海只得问她,“你是神吗?”

    “不是。”

    “那你事先知道,那些人会为了宝藏而杀人吗?”蓝海怕她钻牛角尖。

    黎浅浅摇摇头,“我只是对表舅感到歉疚罢了!”因为这个主意才害得那三座山庄遭殃,连带着附近的山头也倒霉。

    蓝海却见不得她自责,“说到底,都是大长老造的孽。”

    要不是他胡乱对外放话,瑞瑶教怎会惹来那么多注目?不止江湖人对宝藏一事关注,就是宫里的和京里的达官贵人们,也是频频关切,一个个都是冲着宝藏来的。

    那得到宝藏,却放火烧山及捣毁藏宝处的人,肯定是因为,得到的宝藏与所预期不符,所以恼羞成怒了!以为是藏宝图不完整,所以他们没能找全,拿到全部的宝藏,自己拿不到,也不愿让别人得到,便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毁了。

    其实不该意外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瑞瑶教的宝藏又不是无主的,严格说起来,那些人争夺瑞瑶教的宝藏,跟强盗小偷没什么两样。

    只是所谓的白教,做法较为和缓,****则直接得很,给不给?不给就杀人全家,可白教就真的都是好人?错了,他们只不过比较会装罢了!

    黎浅浅苦思良久,最后建议黎漱,大长老和二长老的家底不薄,索性趁此机会,把大长老和二长老分出去,树大分枝,瑞瑶教为何会引历代南楚皇帝不安?势大、人望、财帛丰,非战之罪啊!

    货栈和商队运作顺利,势必要让南楚皇帝对瑞瑶教更加戒慎,要如何小心求生存?

    大长老及二长老手里的商号、商队众多,如果将他们两家分出去,瑞瑶教对南楚经济所能造成的影响力便会减低,同时也会削弱瑞瑶教的威胁性。

    此时宣布她为教主,消息传出后,大长老与二长老势必不满,伺机挑起他们对她的不满,逼他们对她出手,如此才能名正言顺的将他们分出去。

    同时借此良机,把宝藏的麻烦甩给大长老他们,宝藏不就是大长老搞出来的吗?二长老则是帮凶,帮忙散布消息,那这个麻烦甩给他们两去背,再合适不过。

    刘二听她这么一说,心下略安,教主心里有成算就好,他就怕她心里没成算,遇着事就慌了手脚。

    黎漱已将教主传给徒弟的消息一经传出,大长老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韩见则是愣了半晌,良久才恢复过来。

    “消息为真?”

    “是。听说早在去年,就已经传位了。”回报消息的小厮低着头,小声的回道。

    “可恶!”韩见大手一挥,桌几上的茶盘茶具皆被挥下桌去。

    小厮噤若寒蝉,更加不敢妄动,几个心腹对视一眼,心说,二长老那位手下打听到的消息,看来也算不得是假。

    教主确实是在飘渺山庄里,只不过此教主非彼教主罢了!

    他们怎么就没想到,黎漱会悄无声息的把传位给黎浅浅呢?

    看看大长老,都已到油尽灯枯的境地了,也没想着要把大长老的位置传给长子,就算还需要教主肯,但他若早早放话,难道教主会故意为难人,不答应吗?

    不可能。

    尤其是现在,教主只不过是个小不点,她懂得屁啊!还不都是他们说了算?想到这儿,韩见就坐不住了。

    急忙要赶去见父亲,正好心腹传来莲城最近的消息。

    心腹见他要出去,忙伸手拦了他,将有人去各商号查账的事,一五一十的跟韩见说了,另又格外提起珠宝坊被收走的事。

    韩见气得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早派人来说?”

    看看事时间,都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心腹摇头道不知,心里却猜测,会不会是有人从中拦截,故意不让消息传到他们耳中?

    韩见道,“会不会是教主派人拦了信鸽?”此时他说的教主可不是黎浅浅,而是黎漱,他还没接受黎浅浅那毛丫头已是教主的事实。

    心腹们面面相觑,根据他们对韩见夫人的了解,她八成以为赶在韩素出殡时查账,是韩见的手笔,如果她真这么想,那压着儿孙们,不许他们与韩见互通消息,倒是可以理解的。

    人都有所偏爱,皇帝爱长子,百姓偏幼儿,不能说不对,韩见和大长老偏疼韩玉唐,韩见长子韩修偏疼宠妾么子韩林,甚至放任宠妾对嫡长子韩刚下毒手,而身为祖母的韩见夫人却是偏宠次子韩纬。

    这其实也没什么。

    但牵扯到利益,关系就大了!

    大长老在两个儿子之间摇摆不定,不止韩见不满,大房上下全都很不满。

    韩素一死,就没人和韩见争大长老的位置了,紧接的要争的,就是再下一任大长老的人选。

    韩修自认是最佳人选,但韩纬有韩见夫人支持,同是嫡子,为什么他不成?他可比大哥有才多了!

    韩见万万想不到,他这大长老的位置都还没到手呢!他的妻儿们就已经开始在为继任的人选争抢了。

    心腹们见韩见只把眼睛放在教主身上,而没想到内宅出状况,嘴角抽了抽,皆不知是要点破的好呢?还是别说破的强。

    不过他们都晓得,让韩见再纠结下去,事情都甭做了。

    “大老爷,您看,这是玉唐少爷让人送回来的信。”

    韩玉唐是写信来告状的。

    他们夫妻两个快要被二长老的孙子、孙女欺负惨了!请祖父快派人去救他们,顺便教训人,好为他们夫妻出气。

    “二长老的孙子是怎么欺负他们了?”

    看孙子信上说的语焉不详,韩见没好气的问。

    心腹们这才递上随行侍从们传回来的消息。

    原来,韩玉唐夫妻到了京城后,就和何蘅威兄妹对上了!

    熊芳殊本就对丈夫不满,可是碍于他是大长老的曾孙,她不敢多想,可是来到京城这个花花世界后,她才晓得,自己的眼界太小了!曾经以为韩玉唐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家世好,生得也好,武功一流,还有望成为教主的徒弟,甚至成为下任教主,更好的是,他对自己倾心,事事听从自己的。

    后来见到教主,她惊觉这世上,有人比韩玉唐的条件更好,但教主狠狠的下了她的脸子,让她丢尽脸面。

    她才在母亲的劝说下,决定抓紧韩玉唐为上策。

    倒是没想到,伴着残夫还能到京城小住!

    这一住,就让她开了眼界,原来,韩玉唐跟人家一比,就被比到泥地里去了!什么天之骄子?跟何蘅威一比,连跟人家提鞋都不配,再跟着何蘅燕出门赴宴,看到人家身上穿戴的,再看自己身上的,熊芳殊顿觉羞惭不已,言谈间便有些讨好巴结人。

    何蘅燕不想熊芳殊会如此态度,倒也不以为意。

    熊芳殊见总是攀不上何蘅燕,从下人口中得知,何蘅燕与继外祖母和继姨不和,便自以为是的在言谈间踩许芳蕙。

    许芳蕙本要出嫁了,不想男方的母亲重病,婚事便延后了,许分舵主深怕这个女儿再犯浑,派了不少人看着她,许分舵主夫人高氏也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儿,讨好丈夫。

    他们夫妻都没有想到,熊芳殊会踩自家女儿去讨好外孙女。

    许分舵主不管内宅事,但高氏可是管着分舵内宅事务,于是熊芳殊的日子就难过了。

    高氏很精明,她让下人针对熊芳殊,却依然厚待韩玉唐,本来这样的安排,熊芳殊要是闹开来,只会自取其辱,跟丈夫告状,也只会落得胡乱挑拨的下场,高氏千算万算没想到,韩玉唐对妻子言听计从,不分是非对错的。

    于是乎,在韩玉唐的信里,就成了二长老一家子欺负他们夫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