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查帳

第一百三十三章 查帳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くw W★.★8く1くz W.CoM

    韩见对大长老一位势在必得,一旦老父过世,他没能继承大长老,那韩家失去的,会比他们所能想象的还要多。

    权势、富贵、地位,多不胜数,一直以来,韩家就受到教众的尊敬与追捧,当大长老易位,会有人取代韩家,成为教众尊敬的对象,他们韩家不再是被人备受敬重的对象。

    大长老管辖下的商号、铺子都将全数易主,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滋事体大不容轻忽,想到老父的病容,韩见觉得自己该早做准备才是。

    他早有心想从父亲手中接过大长老的职位,只是他一直以为,长老的传承是由父传子,子传孙,并不知教主才是真正做决定的人,现在他知道了,教主的行踪却查不到。

    以前还能用追踪蜂来追查,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追踪蜂竟然失灵了!

    韩见自小就是众人巴结拍捧的对象,活到这把年纪了,第一次遇到挫折,他遍寻不到教主的行踪,所有人都跟他作对!

    将探查重心转移到城外之后,果然从货栈附近摆摊的几个老头子口中探知,黎漱一行人往庆州山区去了。

    韩见暗松口气,命一部份人往庆州山区去探查,他则带着剩下的人往反方向去追查,他得防查,这消息是有心人故意散布出来的。

    大长老虽在病中,但长子这些日子的作为,他都看在眼里,么儿的死令他伤透了心,更令他伤心的是,出手的竟然是他看重的曾孙,韩素不曾挡了他的路,为什么他要对他叔祖出手?

    查明真相后,大长老更加痛心,这就是他看重的曾孙,这就是他一心想要扶持他,坐上教主大位的孩子!耳根子这么软,人云亦云也就算了,遇事不曾查证就贸然行事,韩素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虽然他大哥一家子防他跟防贼一样,可那孩子从不曾对他大哥一家子起什么坏心!

    对韩玉唐也是爱护有加,毫无防备,才会步入韩玉唐夫妻设下的陷阱惨死,想到儿子破碎不堪的身体,大长老浑浊的眼滑下泪水,难道是报应?老教主临终时,望着他不肯闭眼,嘴角翕翕,他最后没能留下一句话,但大长老总觉得,他说了,他其实说了,要不然他脑海中不会总回荡着那句话。

    他说:“你会有报应!”

    你会有报应!

    你会有报应的!

    一声声不断在脑海回荡,一声高过一声,直到将他吞没。

    所以他想要把他的儿子掌控在手里,可惜的是,老教主可能识人不清,但他教养孩子的手段确实比他强,突遭丧父之恸的少年愣是让他掌控不住,与他斗了十多年,熬到自己年老,他也长大了!

    大长老所依仗的,无非是他是大长老,是教中的长老之,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是,他不是教主的长辈,无法命教主孝顺自己,他还是直到多年之后,才想明白,当年他就不该拦着教主找到长孙氏,黎漱若成亲,就算他再不愿,也得将长孙氏的父亲敬着,毕竟那是他的岳父。

    偏生自己当时鬼迷了心窍,一心只想塞个好控制的女人给黎漱做妻,忘了从长孙氏娘家下手。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大长老心如刀绞,脸色青白,伸手捂着胸口,一口气几乎喘不上来。

    侍候的人全看傻了,有人跌跌撞撞冲出去请大夫,也有人去请韩见,另外还有人跑去端药来,院子里乱成一团。

    韩见带着大夫过来时,大长老已服过药睡下了,大夫把了脉,摇头对韩见道,“老太爷哀思过重,老夫的药只能缓解一时,不能治愈,大老爷还是另请高明吧!”大夫眼里满是不悦,病人自己不惜命,大夫再怎么高明也不管用。

    韩见唯唯,将大夫好生送出去,回过头就要整治这些侍候的人,心腹管事忙拦住他。

    “大老爷不可,老太爷需要人侍候呢!若您把这些人全处置了,虽一时痛快了,可老太爷看到侍候自己的全是不熟悉的人,心里怕更要对您有意见了。”

    如果韩见将大长老身边侍候的全换了,大长老怕是会以为长子要孤立他,那些人是大长老的耳目,他一个重病的老人,靠的就是这些人,韩见要除去他们,不就等于是斩断大长老的耳目?大长老行将就木,会不会因此奋起反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长老手里的人都是万中选一的精英,心腹等人不觉得韩见手里的人马,能敌过他们。

    压服不住他们,反被收拾,就算大长老留下话要由韩见继任大长老,等他两腿一蹬,那些人便会依令臣服于韩见吗?

    韩见一噎,这也是他一直在担心的事。

    他真没把握,能顺当的从老父手中,接过他手里的这些人。

    与他面对相同问题的,还有黎浅浅。

    虽然她已从黎漱手中接过教主一职,但她从没妄想,自己立时就能号令教众上下。

    她很有耐心,一口吃成胖子是不可能的,但她可以慢慢来,一口一口吃,总能达成目标。

    先,就从大长老名下的那些商号着手,一步一步来吧!

    这日午后,莲城南城瑞丰大酒楼,伙计刚将结完帐的客人送出门,忽地迎面过来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人,伙计朝他摆摆手,“客官对不住啊!我们酒楼要歇午啦!下回用餐请早。”

    “我们不是来用餐的,我们是来查账?”我们?伙计这才看到灰袍男子身边一位身着青衣的小伙子。

    这小伙子才到自个胸口,这么丁点大,就跟人来查账?

    与此同时,莲城瑞瑶教名下其他商号的掌柜,也都接到消息,有人上门来查账了!

    这个时候来查账?

    不是应该要先办韩素的丧礼吗?怎么会赶在这个时候查账?

    掌柜们都想不明白,韩素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去了?较敏锐的掌柜立刻就想到,接下来该不会是韩家大房开始要内斗了吧?

    只是,谁跟谁斗?怎么看不出来这些来查账的,是谁的人啊?也一头雾水!这些来查账的,是打那儿冒出来的啊?他们怎么全都不认得?

    怪了!

    韩素已于日前运回莲城,但因他并未在瑞瑶教中担任任何职务,因此不便在总坛举丧,所以韩见命人将他送回韩家在莲城的老宅,并命妻子带儿孙去帮忙操,他还不知道,妻子领着儿孙差点逼死继母,韩见夫人也不敢让丈夫晓得,不管怎么说,大长老夫人都是她的婆婆,辈份上长她一辈,若是人还在总坛里,什么都好说,偏偏人不见了!

    当日送她出去的人,竟被人暴打一顿昏迷,也不知救走她的人是谁,韩见夫人不敢折腾太过,只敢派人悄悄打听,谁知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那几个粗使婆子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却没看清打她们的人是谁?令韩家大房上下不寒而栗,是谁,能在总坛里不动声色的救走人?

    难道是教主?

    可是教主为何要这么做?

    若不是教主,那又会是谁?想到竟然有人能在他们大家的眼皮子底子,堂而皇之的把大长老夫人救走,大伙儿就觉得毛毛的,总坛一直是韩家一家独大,后来教主回来,短短数日就令情况改变,他们已经拿捏不住在云停院里侍候的人,就算教主没回来,也控制不了他们,好不容易收买了一个人,隔天就被人暴打一顿扔出来。

    重复几次,出再多钱都收买不动了!逼得他们只能改用威胁的方式,却是不想,被他们扣住的人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救走,还顺道将他们看守的人胖揍一顿。

    最后就是苛扣他们的月银,只是没想到,南城的分舵主就直接派人把他们的月银送过来。

    韩见夫人气得半死,因为这些事都是她吩咐下去的,偏生没有一件顺利,她不敢让丈夫和公爹知道,也不敢让儿媳和孙媳们晓得,只能悄悄的命儿子和孙子去帮她办。

    办的好,自然有赏,办不好,自然就挨骂。

    这本也正常,但次数一多,纵使再孝顺的儿孙,也会起反感。

    再加上这回,她与大长老夫人起冲突落败,让她在晚辈面前直接丢了脸面,因此她是能避就避,压根就不想出面,偏偏丈夫交代她带着儿孙回老宅,为韩素操持丧礼。

    去上香的人,都只看到韩家的小辈们,既没看到大长老夫人,也没看到韩见夫人,不免有好奇的人开口探问,韩修等人有些不自在的圆了过去,待得知有人上门查账,不免将目光投向韩见夫人。

    “那些人是母亲派去的?”

    “不然还有谁?”自家做的帐那么隐密,那些来查账的却都能清楚的指出问题来,若说不是人指点,他们怎么会晓得。

    他们家做的帐,可都是韩见夫人一手指点的啊!

    “母亲这是想干么?”跟父亲争权?还是……

    他们这边胡乱猜测,韩见夫人得知此事后,却是怀疑丈夫,将韩素送回老宅,命她带着儿孙来给他操持葬礼,于此同时,莲城里却出现一堆查账的人?若不是他命人做的,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