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主意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主意

 
    对于大长老家的内斗,黎浅浅让人保住大长老夫人后,就不再多问,反让人关注大长老管辖下的商号,韩见的儿女众多,孙辈也多,年纪稍长就在大长老掌理的商号里挂名任管事。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虽只是挂名管事,但掌管一家商号的掌柜,往往还得对他们卑躬屈膝,商号里的盈利除上缴公中的外,还得另拨一部份给他们,掌柜们对此是苦不堪言,因为韩家这些老少爷们,一个比一个胃口还大,利润就那么多,除上缴的外,他们自己难道就不从中拿取一些?

    可是有韩家人在,他们所能得到的,就被韩家人分薄了去,若都光拿事不多事,那也还罢了!怕就怕这些老少爷儿们不知趣,光拿钱还不够,还想捞更多,以妻女名义开店,与商号做买卖,以次充好不说,卖给商号的价格,远比外头商家所开的价格高出三成不止。

    黎浅浅身着淡粉交领襦衫,衣上绣的不是常见的粉樱、绯桃,而是嫩绿的卷草纹,看起来很是清新,头上梳着的是垂鬟分肖髻,赤金小花簪中心镶的是南珠,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个粉嫩嫩的小女孩。

    不过说的话题,却让端着茶点心进屋来的叶妈妈忍不住愣了下,教主和刘二正在讨论要怎么惩处那些贪墨的管事及掌柜们。

    “我觉得他们纵有错,也远不及韩家人大。”刘二若有所思的拍着手里的册子,册子里是大长老手下那些掌柜们的详细资料。

    “看看他们家里的,吃穿用度都是些什么,再看看他们底下那些伙计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就可知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他们错不及韩家人大?那可就错了!”

    黎浅浅笑着指明,“若没有他们纵容,韩家人胆敢得寸进尺?他们的顶头上司不是韩修他们,而是大长老韩宥,如果说,他们往上呈报了韩修等人的行为,韩宥明白告诉他们说,由他们去,那倒也罢了!这些掌柜没跟韩宥说,为的是什么?”

    因为他们贪墨了,他们怕,若向大长老告韩修等人的状,说不定反过来被韩修他们反咬一口,到时差事被掳了不说,怕还要被大长老惩戒,倒不如对韩修等人的作为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他们没想到,人的贪念与**,就像是野兽,是会不断的长大澎胀,等到他们控制不住那股贪念和**时,就可能被它们吞噬,更有可能会被它们驱策着,去做出违背自己本性的行为。

    黎浅浅接过叶妈妈手里的茶,抿了一口后,想到了前世她那自认为是大好人的堂哥莫清石。

    莫清石是她二叔的长子,原本是个好好先生,可是当他知道莫清澄手里的服装公司和金饰公司每年获利有多庞大后,他开始积极劝说她,想让她松口将公司授权由他来代管。

    有莫清远在,莫清石就是个陪衬的,他没耐心从小公司职员做起,他想要像莫清远一样,在祖父面前有一席之地,他父亲的公司有他父亲在,不可能交给他管,放眼望去,就只有小堂妹莫清澄手上的两家公司,规模正合他意,小堂妹课业忙,又是个死宅,等闲不愿踏出自家大门。

    说服她授权交给他来管理,不过小事一桩,有了这两家公司,他就能展现自己的能力,让祖父对他刮目相看。

    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形象太好了,还是莫清澄的黎浅浅因埋在程序里头,便不加思索的签字授权给他代管。

    第一年获利亮眼,不过公司体质本就良好,有此成绩只能说是预料之中,没太特别。

    第二年获利开始下降,下降的幅度不大,第三年就大幅下滑,等到第四年时,就开始惨赔收场。

    莫清远就在此时介入,将莫清石中饱私囊的证据扔到二叔一家面前,指着莫清石质问祖父,明知他是这样子的人,为何放任他?

    他们兄妹反被祖父叫过去痛责。

    “他也许一开始是很真心想要做出一番事情出来,可是,是你们放纵了他的野心,你授权把公司交到他手上之后,可曾去关切过公司的近况?公司那些职员明知他有问题,为何没到你面前来说?难道不是你让他们觉得你放弃他们所致?”

    祖父那长篇大论的斥责,她已记不太清楚,但他说人心和**是会随着时间而日渐长大,公司是她的,把它交到莫清石手上后,就不闻不问,是她的错,是她的放纵滋养了莫清石的野心。

    大长老就像当年的她一样,以为把自家儿孙安排进各商号里,就万无一失了,他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这些商号并不是韩家人所有,就算是韩家的,他的这些儿孙也并不是一块铁板,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公中有,不代表他们有,瑞瑶教有,不代表他们有,只有把钱全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头,那才是他们的。

    韩素活着时,他们怕大长老会将他们手里的权抽走,交到韩素手里。

    现在,他们除了担心大长老会骤逝外,还要担心韩见会因他们的表现不佳,把他们的权抽走,交到他们的兄弟、侄儿手中。

    “现在,是韩见积极在打听大教主的行踪了。”刘二提醒她。

    “是怕他父亲骤然过世,大长老的位置会落入旁人之手?”

    刘二点头,其实这也不难猜,大长老自己也知道,他年事已高,再撑也没几年了,要不然他为何想要逼黎漱收韩玉唐为徒?他也在为长子继任大长老一职铺路,只是韩见确实不如韩素有能力,但他年岁及人脉远远优于韩素。

    现在韩素死了,大长老伤心过度,整个人几乎都废了,不可能替韩见安排了,韩见自己不来,难道要坐等父亲过世后,囊中物落入他人之手?

    不,不成!

    大长老的任职,完全取决于教主,这是韩见最近才从父亲身边心腹口中探知的。

    若不知此事,他还不会这么生气,得知此事后,他不禁要怀疑,父亲之所以没有积极为韩素和三长老订亲,是不是怕黎漱会因此事,对韩素印象不好?这些年,父亲不曾安排自己与教主亲近,反倒给韩素好几次接近黎漱的机会?

    是不是在父亲心里,韩素才是继任大长老一职的最佳人选?

    想到这次,父亲明明是带他的孙子来找蓝海求医的,陪在他们身边的,却是韩素,韩见心里就如打翻了调味罐,五味杂陈啊!

    韩素的死,让韩见对老父的感觉越复杂起来,另一方面,他也开始积极寻找黎漱,想要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及好感度。

    只是大长老之前和四长老起争执,四长老虽没放在心上,但四长老夫人可没那么好性子,你老子都踩到我男人头上来了,还想老娘给你好脸色看?没门儿!

    韩见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全都碰壁,这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情况。

    这日,得知还是毫无所获的韩见,正在屋里大雷霆,有个心腹忽道,“大老爷,您看,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打听的好?”

    因大长老要养病,他们不好挪动,同时也因教主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江羡城,所以他们便一直在此地打听,可是连日来的打击,让他们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他们一定是得罪人了,有人在阻碍他们打听教主的行踪。

    反推回去就得知,这幕后黑手肯定是本地的地头蛇,韩见来此地后,并未去见四长老,毕竟他爹之前才和四长老大吵一架,他觉得自己上门有点掉价,便一直拖着没前去拜托,但四长老与大长老是同辈,韩见纵使年纪要比四长老还大,但辈份却矮人家一截,要是可以,他宁可不去见他。

    所以他的心腹就算猜到在幕后做怪的是四长老夫妻,也不敢在韩见跟前明言。

    韩见听到心腹这么说,便问为何?

    众心腹交换了一眼,“属下们是想,也许,教主根本就没进江羡城,要不怎么会打听不到他的行踪?城外有货栈,教主不需进城,直接在货栈落脚就成了。”

    “既如此,我们明日就往城外去打听,将人手撒出去。”

    “诺。”

    等人都走了,他才拖着脚步去见老父,大长老整个人都脱了形,原以为他只是丧子之恸难以承受,才会变了样,现在再看,就觉得那似乎是没了指望,才会难过至此,不再看他,韩见转头离开。

    韩玉唐夫妻已于日前动身前往京城,韩见派了不少人随行护送,这些人不单只是护送他们而已,他们还肩负了一项重任,要二长老的眼皮子底下,打听京城的行情。

    他爹一直想把自己的势力打入京城,可偏偏二长老像只拦路虎似的挡着他,韩见觉得父亲太把二长老当回事,人家不让你去,你就乖乖听话,连动都不敢动?他就不信,一旦他在京城的铺子及商号开张,二长老能赶他们走?

    京城又不是他二长老家的,凭什么不许他们在京城开铺子?无非是怕人多口杂,他欺压教众的事情会被人知道进而传出去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