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喪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喪子

 
    人生三大悲,幼年丧父、中年丧夫、老年丧子!

    大长老夫人得知儿子死了,顿觉眼前一片黑暗,完了!什么都没了!她唯一的儿子!就这么死了?没有留下只字词组给她这个做娘的,就这么走了?叫她怎么相信,怎能承受?

    忽然听到外头一阵笑语,大长老夫人气恨得起身,她的儿子死了!大房的人得意了?

    大长老夫人理智顿失,吵闹不休,她身边侍候的人依附她们母子,韩素没了,不止是大长老夫人的下半辈子的依靠和指望没了,她们亦然。八一中√ 文网W w W.81zW.CoM

    主子要吵,她们也闹腾得凶。

    主仆皆忘了,大长老院中,大长老夫人虽是当家主母,实力却是万万及不上大房人多势众,韩见的孙子都娶媳妇了!人数上的悬殊,很快就让大长老夫人落败。

    身边侍候的人全都被她那些好儿媳、好孙媳们以各种理由处置了,杨婆子她们来的时候,就只剩下她独自一人了。

    她又哭又闹在大房人的眼里,如闹剧一般可笑,她的痛,她的恨,于大房来说不痛不痒。

    不过是个继母,如今又没了儿子,就像没了牙的老虎,再兴不起风浪。

    大长老夫人平日是个文弱秀气的女子,可今日却疯狂的令杨婆子几个人都快抓不住她,韩见夫人见状,忙朝她们示意,要她们下狠手,杨婆子几人颌,手下看似用力,实际上却是放了水,让大长老夫人挣脱出去。

    第一个遭殃的就是韩见的妻子,大长老夫人冲过去就朝她脸上用力一抓,立时十道血淋淋的痕迹出现在韩见夫人的脸上,大长老夫人完全没有留余地,指甲狠狠的往她脸上招呼。

    韩见夫人痛叫出声!几个儿媳全看傻了,“你们都是死人啊!快过来把她拉走!”

    儿媳们见太婆婆疯狂如斯,脚下犹豫不决,就怕自己贸然上前,会将太婆婆的怒火引过来。

    韩见夫人年纪比大长老夫人要大,被她这么一抓,心里冒火,儿媳叫不动,孙媳们更是直接吓傻了,恶由胆边生,边反击边对大长老夫人耳语,“你儿子死了!你活该没人送终,可怜啊!连老婆都没娶,也没留下个种,你们二房啊!就此断子绝孙了!”

    “你该死!”

    韩见夫人的话,有如水滴滴进沸腾的油锅里!

    大长老夫人再度揉身而上双手毫不留情的挠上去,杨婆子她们似是也吓住了,就站在旁边呆看着,直到韩四老爷韩伦过来,高声怒斥一声,才彷佛打破了停滞住的空气一般,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杨婆子等人把大长老夫人拖走,韩见夫人的脸满是鲜血,韩大夫人等人想靠上去说几句话,都被婆婆的厉眼瞪得不敢动。

    “行啦!去请大夫来给我疗伤。”见儿子转头喊人去请熊副堂主来,她忙又道,“去莲城请,别给我找熊问天,那家伙就是个庸医,什么本事都没有,连女儿教不好。”

    韩伦忙改口,管事点头,不用交代他也知道,熊副堂主没本事,请他来只是白白遭罪,对于伤势一点用处都没有。

    杨婆子等人把大长老夫人带出去,左弯右拐了几次,就来到一处长巷里,巷里早停了辆马车,把大长老夫人送上车,她们便四散开来。

    韩见夫人的伤势不轻,吃了那么大的亏,应该不会轻饶刚刚对她袖手旁观的儿媳和孙媳们,想来一时半会儿是想不起来大长老夫人。

    黎浅浅这里得知大长老夫人被接出总坛后,不禁跟刘二说,“她也是可怜。”

    刘二笑道,“她手里也是有人命在的。”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蓝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刘二不禁转头看她。

    这几天因为外头下起绵绵细雨,天气有点寒,黎浅浅便和蓝棠待在屋里,叶妈妈让人在屋里摆了熏笼,刘二过来时,蓝棠已在屋里,见黎浅浅没避着她,刘二便当着她的面说了大长老夫人的事。

    倒是没想到,她会突然表意见。

    黎浅浅朝她笑了下,转回头问刘二,“表舅可有消息了?”

    “还没有。”刘二摇头,随即又道,“不过韩素的死因,倒是有眉目了。”

    “哦?”

    韩素是陪着大长老和侄孙去庆州的,扑了个空之后,大长老便赖着四长老,逼他说出蓝海的下落,要叫蓝海给韩玉唐疗伤,四长老哪肯说,两人就僵持住了,韩素对韩玉唐的作态很不满,也不想想,他曾祖父年事已高,还拖着病弱的身子陪他寻访大夫给他疗伤,他却总是摆张臭脸给谁看?

    不说自己是他的叔祖父,父亲可是他的曾祖父,对长辈如此不敬,要真把他的腿治好了,也是个不敬长上的混蛋,他心里虽这么想,面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还向父亲建议,既然找不到蓝海,不若另行寻访名医,千万别再像当初那样,耽搁了疗伤的最好时机。

    熊芳殊却在丈夫面前挑拨,说韩素就是不想他好起来,当初他被关起来,说不定就是他使的坏,在他药里掺东西让他的腿伤更加严重的,肯定也是他。

    韩玉唐本就对熊芳殊言听计从,他父母、祖父、曾祖父说上百句、千句、万句都及不上她说一句,她说韩素对他使坏,他便认定是如此。

    而且他们大房向来视二房韩素为仇敌,韩素就是祖父当上大长老的绊脚石,他们大房这么看他,焉知韩素母子不是这样看他们,所以韩素会让人对自己下手,完全是说得通的。

    大长老经么儿劝说后,便请来庆州知名的大夫为曾孙疗伤,得到的答案都是要安心静养,练武是不可能了!但耐心多练练,行走还是不成问题云云。

    得到这样的答案,让韩玉唐整个崩溃,涛天的怒火全往韩素而去。

    有心算无心。

    韩素完全不知侄孙竟如此痛恨他,甚至要致他于死。

    韩玉唐虽然双腿成残,他身边侍候的人却不比韩素少,而且个个都是一时之选,趁着一日夜间偷袭被约出来的韩素。

    只怕韩素到死,都不晓得韩玉唐为何要派人杀他。

    大长老就这么两个儿子,临老丧子,心中难掩哀痛,从莲城到江羡城一路奔波劳顿,本就虚弱不已的大长老承受不住打击颓然倒下,韩见正好赶到,得知此事便奔去看老父。

    大长老涕泗纵横质问他,是不是他做的?

    韩见否认,大长老如何能信?小儿子一死,长子就冒出来了?说小儿子的死与他无关?当他老了,不中用好哄骗了吗?

    不管怎么说,老父都不相信自己,韩见心一横便把事情推到黎漱身上去,甚至还把三长老也扯了进去。

    反正先把水搅浑了再说。

    大长老听得半信半疑,小儿子为何不成亲,不就是因为三长老那个贱人不肯嫁,吊着他儿子不放吗?三长老为何不嫁,因为她还妄想着要嫁黎漱,偏偏黎漱不肯娶她,她没成亲,连带着韩素也不肯娶妻。

    可是三长老已许久不曾和小儿子连络了,他的死,难道真与三长老有关?

    韩见想不到自己这招脱身之计,会惹来黎浅浅的关注,还有三长老的反击。

    当黎浅浅这厢得知详情时,他正在和孙子夫妻说话。

    “你们老祖宗年岁大了,陪你们奔波一趟已经很是劳累,现在遭逢丧子之痛,怕是要留在此地休养,等他调养好了,再行回总坛,至于你们,既然庆州的名医没能耐,不如另寻名医去。”

    “我不要。”韩玉唐板着脸拒绝。

    “你想上那去找名医?京城?还是回总坛?”

    “祖父。我不想走。”他心里隐约有个感觉,他的腿只有蓝海能治。

    韩见抹了把脸,道,“你们去京城好了,反正京城有分舵,也不愁没地方落脚。”

    “祖父?”韩玉唐错愕的问,他明明说不想走的,为何要安排他去京城?

    韩见冷笑,“你以为能瞒你老祖宗多久,他才会想明白,你叔祖是你派人杀的?还有你,你是我韩家的媳妇,当以温柔娴淑为目标,让玉唐娶你,不是让你来挑唆他,对自家人下手的?"

    “祖父?”韩玉唐见祖父朝妻子开炮,不禁伸手想要护住她。

    熊芳殊伸手挥开他,“您老人家真是聪明,是怎么看出来的?”

    “雕虫小技罢了!你以为能挑唆他,很了不起了?”

    “您客气了!”熊芳殊笑眯眯的伸手轻抚丈夫的肩头,“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可没有挑唆他做什么,他可都是自己拿的主意啊!”

    轻描淡写的将责任全推给了韩玉唐,韩见低头打量孙子的神色,见他一脸蒙懂,心里不由长叹一声,这就是他和父亲许以重望的孙子?遇事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完全听从媳妇的,熊芳殊说什么就是什么?若哪天熊芳殊跟他说,自己这个祖父要放弃他,他是不是也会命人对自己出手?

    不成。

    韩见决定回头就将韩玉唐身边侍候的那些人全数调走,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熊芳殊一眼,便转身离开。

    熊芳殊低头与韩玉唐咬耳朵,韩玉唐被她撩拨得耳根都红透了,她才笑着咬了他耳垂一口,顺势倒到他怀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