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三十章 动手
    关于在东齐生的事情,黎浅浅虽远在南楚云城,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凤三把这些事情当成是故事,统统传给小伙伴们看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W.81zW.CoM

    蓝棠虽此略有不满,这笨蛋怎么就不知多写些他大哥的事情,东齐的皇帝要把他女儿,还是要把东齐闺秀嫁到南楚来,她都不在乎啊!不过,“凤三有没有说,那个长平公主到底要嫁给谁?”

    “嗯……凤三说,长平公主虽贵为一国公主,但也没有强压人娶她的理,更何况,她怀孕的时候,凤庄主还没回到京城,总没有强逼人替她肚里孩子负责的理吧?”黎浅浅一边看信一边回答,还不忘往嘴里塞吃的。

    蓝海说吃核桃补脑,春江几个就坐在桌边敲核桃,打算要给黎浅浅两个煮芝麻核桃糊,黎浅浅不想吃食盒里的甜点,就拿刚敲好的核桃来吃。

    “小主子可不好多吃,会上火的。”

    “喔。”黎浅浅拍拍手,端起茶碗来喝,然后才又往下说,“长平公主的宫女想要栽赃给凤公子,不过,没能成功,反被凤公子夫人拿话挤兑回去,羞得长平公主现在已经搬出凤家庄了。”

    蓝棠听了连连点头,“这长平公主也太不要脸了吧?”

    “好像是她身边的宫女自做主张的,长平公主大概是不知情的,她没功夫去注意这事,因为她孕吐很严重,连喝水都要反胃。”黎浅浅看着信道。

    蓝棠哼笑道,“该,谁让她算计凤庄主和凤公子,以为是公主就了不起喔?”顿了下又问,“凤三有没有说,她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明知兄长无意娶长平公主,长平公主却一副势在必得的态势,凤公子怎能不派人盯着?也就因为派人盯着,才晓得那看似清高的苏大小姐,被人撺掇着设计了长平公主,当然也晓得长平公主怀的孩子是瑞郡王的。

    “等着看长平公主嫁谁,不就知道了?”黎浅浅笑了下,没有直接回答,蓝棠冷哼一声,“凤三胆子肥了啊!竟然这样吊我们胃口?”

    黎浅浅笑而不语,没说吊她胃口的是自己,凤三把详情都写了,完全把黎浅浅当自己同龄的小伙伴,不过也不怪他,谁让黎浅浅的表现就比蓝棠要懂事,让他感觉什么事都能跟她说。

    “他那表姐走了没?”云珠洗了手,拿了苏妈妈新做的衣服来给蓝棠试穿,蓝棠展开手让云珠帮她试衣,边扭头问黎浅浅。

    “没呢!”看蓝棠一脸郑重,黎浅浅不禁多问一句,“怎么了吗?”

    “我是觉得,她连一国公主都敢算计,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还是防着点的好。”

    黎浅浅点点头,走到书桌前,打算写封信提醒凤三一下。

    春江连忙去净手来帮忙研墨,春寿端着剥好的核桃去找叶妈妈。

    黎浅浅刚到这个世界时,还真是不习惯拿毛笔写字,后来强迫自己练字,练到现在也小有所成,至少写的字方方正正的,不再像刚开始时,写得歪七扭八的,凤三初时见她写的字丑,还安慰她,说他小时候字写得也很丑,是他大哥和二哥天天陪着他练字,一笔一划的纠正他,才慢慢练出来的。

    当他在飘渺山庄时,总是会陪她一起描红练字。

    黎漱身为表舅兼师父,自然也盯过她练字,不过黎漱的耐性远不如凤三,事实上凤庄主父子也为此感到惊讶,他们是看着凤三长大的,对他的性情再了解不过,要知道这家伙有时候连对着他亲娘都没啥耐性的。

    他竟然能耐着性子陪黎浅浅习字,莫怪凤家人都把黎浅浅当成未来的凤三媳妇看了。

    不过因为黎浅浅还小,凤庄主等人不好明言,只是逮着机会就帮着凤三亲近黎浅浅,难得的是,黎漱也没二话啊!让凤庄主兄弟大大的松了口气。

    却不知,黎漱不是没二话,而是人家看自家徒儿还小,还没开窍呢!再说他很清楚,自个儿是没那个耐心陪小徒儿写字的,有人乐意陪,字写得也不错,那就是他啦!至于婚事?呵呵,丫头还小,急什么?

    和蓝海通了气,蓝海是看着凤三出生长大的,黎浅浅这两年都是自己照顾的,若是两小能成一对儿,他自是乐见其成,不过黎浅浅还小,又是个女孩子,要是婚事最后没成,黎浅浅受到的伤害会远大过凤三,蓝海自己一个大男人带个女儿,深知女孩家不容易,很自然的偏向了黎浅浅。

    当然,这也是因为凤三自小就皮实,跟他哥两个常带着蓝棠做怪,当爹的舍不得骂女儿,自然是就怪罪到凤三头上去。

    这是做父母的通病,好的都是自家孩子懂事,但凡坏的,都是别人带坏自家孩子的。

    黎浅浅上辈子就是个宅,而且被哥哥管得严,就算有人对她有意思,也压根凑不到她面前来,而且她现在外表年龄才几岁啊?哪想得到凤庄主他们都把她和凤三当一对儿了!

    对她来说,凤三就像是个脾气有点别扭很傲娇的小伙伴,完全没把人当异性来对待。

    因此和他通信这件事,她完全没想太多,就是好朋友互通消息嘛!

    蓝棠本来还有点吃味儿,毕竟她才是和凤三一起长大的哥儿们,怎么凤三的信怎么都是写给黎浅浅的?后来又想,凤三若真给她写信,她可有那个耐心看完?还要回信呢!有那功夫,她还不如去帮她爹的忙。

    蓝棠最近开始跟她爹学医术,虽然起步有点晚,不过打小她就跟在蓝海身边学医,只是心思全在凤大公子身上,学得不怎么认真也坐不住,现在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在方夫人母女对凤庄主父子下毒一事后,她就兴起学医的念头,蓝海自是乐见女儿继承衣钵,教起来甚是认真。

    原本娇宠女儿的他,要求可严了。

    就见春寿端着刚出炉的芝麻核桃糊过来,“棠小姐,蓝先生问你,让你背的药谱可背好了?”

    闻言,蓝棠忍不住捂脸惨叫,“我忘记了!”

    “快去背吧!”黎浅浅笑着戳她的额头一记。

    “我走啦!你别忘了叫凤三要记得,每期的江湖名人录要按时送过来。”蓝棠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交待。

    “知道,知道!”黎浅浅朝她摆摆手,见她带着云珠走了,才又继续写信。

    待信上的墨迹干了,封入信封里,交给刘二送出去。

    刘二把信送出去后,又转回黎浅浅跟前来,“有事?”

    “是。”黎浅浅看他神色略带气愤,却不开口,便打春江两个下去,屋里都没人了,才开口问,“什么事?”

    “韩素死了。”

    韩素?黎浅浅挑眉等着下文,刘二接着又道,“韩素陪着大长老和韩玉唐夫妻去大教主,不果,大长老就朝四长老火。”

    “嗯,我记得。”黎浅浅点点头。

    “四长老没搭理大长老,大长老却认定四长老故意不让他们见大教主,双方起了口角不欢而散。”

    这他们都知道啊!“那韩素怎么死的?”

    “中毒而亡。”刘二愤愤而言,“韩见的人对外放话,说是大教主派人杀的。”

    黎浅浅惊讶的瞪大眼,伸手摸着下巴,“韩见的人对外放话?他人在哪儿?是在总坛,还是去了江羡城?”

    “这……不清楚。"刘二想了下摇头回道。

    “让他们查核这则消息,不要以讹传讹,还有就是,韩见的人会对外放话,咱们的人就是呆子,任人给大教主泼脏水?叫他们反击回去,大长老家本来就内斗不止,我不介意他们家家丑外扬。”

    嗯,他也不介意!大长老家闹得越凶越好。

    “韩素死了,他娘呢?什么反应?通知总坛的人,若她还活着,就想办法把人接出来,相信她心里最清楚,她儿子死了,对谁最有利。”

    “您的意思是……”人还活着的话?这表示韩见有可能弒母?

    “把人接出来后,不用跟她说太多,只要好好安顿她就是。嗯,让他们小心行事,他们是意外现此事的。”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道。

    刘二想了下,随即露出微笑,“您放心,不会误事的。”随后便有几只信鸽自后园飞出,很快莲城总坛的鸽卫就接到消息。

    “我就说呢!怪不得大长老夫人被拘起来了,连门都不让出,真是够恨的了!”杀了人家的儿子,还拘了人家老娘。

    “哎呀,不好,他们把侍候的人都打了,是不是要对那老太婆下手了?”

    几个人交换一眼后,随即拔腿就跑,来到大长老院子外,就听到一阵喧哗声,见院门外聚集了一堆人朝里张望着,他们分别凑上去,“这是怎么啦?”

    “还能是啥啊?大房的几个婆娘说侍候大长老夫人的几个人手脚不干净,要把人打一顿,然后卖掉。”

    隐约还能听到里头传来大长老夫人凄厉的叫嚷抗议声,可是她的声音太过微弱,几乎被其他人的叫骂声盖了过去。

    “怎么办?”几个鸽卫以暗语对话。“这事不好办啊!”

    “大庭广众下怎么救人?”

    “见机行事。”

    “叫杨婆子她们来吧?大长老夫人毕竟是个女的,咱们不好出手啊!”

    “有道理。”回答的人转身正要去找杨婆子她们,抬眼一看,就见杨婆子几个女鸽卫正一脸凶横的在院子里,紧抓着大长老夫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