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人物也有小算盘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人物也有小算盘

 
    房子没有被烧,自然是很好,可就怕那些人的主子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总不能寄望他们的人都这么蠢,而且这次能逮着先机,纯是意外之喜,不能期望日后都这么好运。八一中 ★文网W√wくW√.√8く1 zくW .CoM

    “能被尤先生寄以厚望,派来掳我,想来是尤先生平常就极为倚重的人?”黎浅浅一双眼睛亮亮的,很是精神,刘二看着有些无言,现在早过了小主子平日上床睡觉的时间,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她很精神啊!

    刘二收敛心神,道,“那个领头的,是尤先生妾室的弟弟,平日就是带着狐朋狗友危害乡里,仗着尤先生在二长老那里当差,很是嚣张跋扈。”

    “所以嚣张跋扈到我头上来了?”黎浅浅抿着嘴嗤笑一声,“尤先生派人来掳我,不管是不是二长老的意思,我都算他头上去。”就是表舅在,也会这么算,不是二长老给的胆,尤先生敢这么做?

    “那……”刘二有些迟疑,“要怎么处置他们?”

    “不是说没上刑,他们就都招了吗?那就好吃好喝的供着,大张旗鼓的给二长老送过去,我倒要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刘二愣了下,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可是想要教主的命啊!再听黎浅浅说,大张旗鼓的送进京给二长老时,就笑了。

    “行,这就去办!那尤先生那儿?”

    “管他干么?他等不到人,难道敢上门来讨要?”黎浅浅笑了下,拍拍福星,“就这样吧!连夜把人送出去,别等他反应过来,追上去杀人灭口。”

    “不至于吧?”刘二不觉得尤先生有此能耐。

    “就算不是杀人灭口,也可能想把人劫走,只要人不在我们手上了,要怎么向二长老究责呢?”

    刘二颌应是,这次全是因为先识破张源为人假冒,才能顺藤摸瓜先行提防,不过也是尤先生太托大了,估算这是个容易简单的差事,派宠妾的弟弟前来,是为了给他捞功,没想到会被人算计了吧!

    “那个假张源不错,连张源的妻女都没现有异。”黎浅浅道。

    刘二苦笑,“那家伙不知是打那学来的易容术,跟我们的手法很像。”他蛮担心最后查出来,是自家人传授那家伙易容术的。

    “回头好好的整顿一下吧!人都有私心,尤其是做暗探的,他们接触的人多,看的世面广,难免多想,心大也是自然的。”黎浅浅提醒他。

    “是。”

    刘二自去安排人把假张源及闯入山庄那几人送走,黎浅浅说好吃好喝嘛!所以他很热心的为他们安排,每天三餐全是大鱼大肉供应,保证他们到京城时,一个个被养得油光水滑的。

    负责护送的鹰卫听了很不爽,“小主子真是这么交代的?”

    “是啊!让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哦,对了,别忘了要沿途大张旗鼓啊!”

    这才对嘛!

    接了人,也不捆着他们了,把那几个去放火的家伙喜得不行,以为他们是碍于尤先生的势,才对他们这么客气,开始趾高气昂起来,倒是假张源觉得不太对头,可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

    想要开口劝几句,却反被人嘲讽了一番,再见关着他们的这些大汉们,每天顺应他们要求,照三餐送来大鱼大肉,还有宵夜哩!才几天功夫,大家都胖了一圈,他再想说什么,都没人要听,于是他也有些自暴自弃的,跟着大吃大喝起来。

    短短半个月,他们几人都变了样,而且全都视杯中物如命。

    二长老接到消息后,气得半死!他派尤先生去云城,只是让他和何分舵主打好交道,并趁机好好的打探一下,飘渺山庄的情况,没想叫他做什么,谁叫他自做主张的,派人去杀黎浅浅啊?

    事情要成了,也就成了,记他一功,偏偏事情没成,还被人逮个正着,大张旗鼓的给送回来!脸都被打肿了啊!

    真是气死人了!

    何蘅威得知后,匆匆来见祖父,见祖父气恼,悄声问,“是不是要派人去做了?”比了个斩的手势,二长老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大张旗鼓送过来,走到半道上遇袭,你说会是谁动的手?”

    何蘅威自知失言,面红耳赤的低头不言,二长老长叹一声,“咱们就等着他们把人送上门吧!你和你妹亲自去备上厚厚的礼,等人一到,就请他们带回去给小主子。”

    “那,那几个混蛋呢?”

    “随便吧!”二长老没心思去管这些家伙的死活。

    何蘅威点点头应下,带着妹妹满京城逛,兄妹两要备厚礼向黎浅浅赔罪,被宣扬得众所周知。

    意在撇清派人谋害黎浅浅的事,与他们家的关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鹰卫才刚把人送出去呢!

    尤先生做了一晚上的梦,醒来时却完全记不得自个儿梦到了什么,伸手抹抹脸,张嘴就喊,“人呢?都上那儿去啦?”

    他新收的小妾没出现,屋里侍候的丫鬟们也没露脸,只有他一个侍从匆匆跑进来,“先生,先生,不好了!”

    “什么事儿不好了?”尤先生砸巴了嘴几下,嗯,臭的很,一张嘴,那侍从忍不住闭气,赶紧把事说了,然后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说什么?柯昌昨儿晚上没回来?”那么简单的差事,他不会办砸了吧?还是太简单了,办完了之后,就拉着同伴们喝酒庆功去了?

    “不止柯爷没回来,连同他那些伙伴们也没回来。”侍从不知他们去办什么事,只晓得他们一夜未归。

    “急什么?去,去街上打听打听,看看昨儿夜里,可有生什么事情。”

    侍从巴不得这一声,大声应了后拔腿就跑,把宿醉的尤先生闹得脑仁儿疼。

    侍从跑了,他新收的小妾才慢悠悠的晃进来侍候他,两人好生腻了一会儿,小妾才慢条斯理的整理衣物,尤先生双眼冒出绿光,看得小妾好笑又得意。

    转头唤菊香几个进来侍候,自己则退到一边,唤人端早饭来。

    吃到一半,那个侍从黑着脸跑进来。

    “尤先生,不好了!柯爷他们被抓了。”

    “什么?”正在喝粥的尤先生直接把粥喷了出去,菊香几个忙上前收拾,尤先生不耐烦的推开她们,“到底怎么回事,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侍从很快的把事情交代完,尤先生气恼的重重搥桌,“这个混蛋!竟然自做主张,不按我的交代做事。”

    小妾和菊香几个交换了个眼神,悄悄的挪移到邻间去。

    “让人回去和何分舵主说一声,可别让尤先生拖累了。”小妾细声交代,兰香点点头,转头看了下,没看到梅香!“怎么没看到我姐?”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理她做啥?”小妾没好气的道。

    兰香却道,“就是这个时候了,才更要盯着她啊!不能让她坏了咱们的事。”

    何分舵主派她们来侍候尤先生,除了是要交好他,更是要监视他,现在得知他竟派人去掳教主的徒弟,自然是要跟他说,让他早做因应,省得到时被教主究责时,却一无所知。

    “尤先生怎么敢啊!”

    “怎么不敢?”小妾冷笑,“他为什么一直派人去打听教主的行踪,偏偏一直查不到,那还能是为什么?因为教主不在这附近啊!他就想挟持教主的徒弟,毕竟那丫头小,能被教主收为徒,肯定有其特别之处,说不定值一张藏宝图啊!”

    菊香等人听她这么一说,方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啊!只是,尤先生怎么肯定教主手上还有藏宝图?”

    “要是没有,为何人会不在此地?不是说教主走到那儿,都会带着那丫头的吗?你们想想,既是如此,又有何事重要至斯,让教主把那丫头扔在山庄里头,自个儿跑不见人呢?”

    不得不说,小妾说的很有道理。

    看同伴们眼中的佩服,小妾很是得意,她说的这些全是听尤先生说的,尤先生独处时会自言自语自问自答,她只消躲在暗处就能听个清楚。

    “教主既然收那丫头为徒,难道会没有传她武功?尤先生派柯爷他们去掳人……”柯昌几个可都只是空有一把力气的混混,遇上练家子,那就只有一面倒的份啊!

    小妾呵呵笑了两声,她能说,她也觉得尤先生派那几个人去,是脑子坏了吗?

    飘渺山庄遇袭的消息早早就传到蓝海耳中,天还没亮,他就急急往山上赶,凤庄主也带着凤三兄弟跟着来,孟达生和何青峦自也没落下,匆匆赶到山庄,看到一切如常,几个人都有点懵。

    不是说遇袭?怎么看起来,一点事儿都没有?

    黎浅浅还在睡,蓝海揪着刘二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二从头细说,说到假张源时,蓝海笑了,“我就说怎么觉得那人有点怪,原来是假冒的。那本帐呢?”

    “已经派人去细查了。”

    “查了不办,光查又有何用?”

    刘二道,“小主子说了,以后几处私产都由鹰卫和鸽卫一起收帐,何分舵主再不能把山庄视为自己的私有物了。”

    蓝海还是有些不悦,凤庄主开口了,“浅浅毕竟还小,先收拢她表舅的财产是上策,手里有钱,想做什么不成?你让她贸然去处置何分舵主,顺利把人扯下来倒也罢了,但扯下来之后,换谁来主事?你们对云城分舵的人事都不熟吧?谁是可信的,可用的,都不熟吧?与其贸然出手,以至后继无人,倒不如先蛰伏,待梳理清楚后,再出手。”

    蓝海低头称是,凤庄主拍拍他的手,转头对刘二道,“幸好你们不曾小看这些小人物,他们也是人,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要谨记此次教训,万万不可小觑人。”转头看义子和侄儿,“你们也记在心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