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戾色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戾色

 
    “要是何大姑娘日子过得舒坦,何分舵主也就不会因为表舅当年拒婚,而耿耿于怀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くwくW . 81zW.CoM”黎浅浅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虽然是白开,不过用甘甜的山泉水煮的白开,还是挺顺口的,至少比苦药汁好喝啊!

    刘二对黎浅浅的话很是赞同,心里又想,如果当年,大教主拒绝何家亲事的时候不要嘴贱就好了!但要大教主不嘴贱,可能吗?

    “以后遇上这些人情往来,你得多提醒我一声才行。”黎浅浅长叹一声。

    刘二笑着把一本蓝皮册子递给她,“这是?"

    “这是一些与教主较亲近的分舵主的资料,里头有他们的姓名、身份,家庭成员及一些小细节。”

    听刘二特别强调小细节,黎浅浅不由翻开来看,好嘛!还真是巧啊!一翻就翻到何分舵主的部份,她抬头看刘二一眼,刘二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黎浅浅忍不住笑了。

    在拿给她之前,肯定先压开过,不然不会她一翻就翻到这页。

    仔细看了之后,她现了一件事,“这何大姑娘早就和她表哥有口头婚约了,为什么没……”嫁过去?

    刘二轻轻咳了下,回道,“当初大教主与表姑娘订亲,何分舵主虽有意结亲,却不好开口,何夫人见女儿年纪不小,何分舵主也没跟她说自己的打算,她便和娘家嫂子订了婚约。”

    之后的事不用刘二说,黎浅浅都猜得出来,何分舵主思来想去,岳父家的孙子和老友的儿子,不管从那方面看,都是黎漱胜出,反正妻子和她嫂子只是口头婚约,既然有更好的对象,难道还不许他们反悔?

    何招凡变卦,他岳父也恼了,噢,只许你家女儿挑三拣四,把我家孙子当什么!黎何亲事还没落定,他已经为孙子订下亲事,而且动作迅,半年后就把新娘子娶进门了。

    何分舵主被黎漱毒舌打击狼狈返家,经过岳家住的当阳城,与迎亲队伍正面相逢,骑在马上笑得灿烂的新郎倌,刺痛了他的眼,岳家几个侄儿们看到他,热情上前相邀去喝喜酒。

    到了岳家,看到笑得苦涩的妻女,他心痛如绞!暗誓定要争口气,给女儿挑个世上仅有的好女婿。

    他是给女儿挑了个好女婿,可是成亲后的日子,是过出来的,婚前看上去斯文有礼的好女婿,对上个压根就无心跟他过日子的妻子,他能怎样?一言不合就挠上来,让他丢脸,成为同侪间被嘲笑的对象,回家来,对着妻子能有好脸色?

    人都是处出来的,没有无缘无故对人好的,也没有无缘无故对人恨之入骨的,都是有原因的。

    何分舵主怪责女婿对他女儿不好,完全略过他女儿在婆家是什么态度!

    黎浅浅轻笑,“他真是老教主的好友?”是自己说的?还是老教主与他往来密切?如果是这样,老教主会纵容儿子对他的好友出言不逊?

    刘二听了黎浅浅的问题后,不由一愣。“您这么一提……”他们似乎……仔细想一想,老教主好像从没说他和何分舵主是好友,他们会这样想,好像都是听人说的,听谁说的呢?想到此,刘二的脸色跟着一变。

    “只是因为他帮老教主代收私产的收益,就以为他是老教主信重之人?”黎浅浅失笑,“人都有私心的,老教主若真想儿子娶何大姑娘,又为何会给表舅与我娘订亲?”

    “人云亦云啊!”刘二长叹一声,“是我大意了!”

    黎浅浅拍拍他,“不怪你,谁让我表舅是个锯嘴葫芦,什么都不说,你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内情?”

    刘二点头,心里却道,怪不得大教主要传位给小主子,一样的消息,他愣是没看出什么猫腻来,小主子却看出问题来。明面上老教主似与何分舵主交好,但实际上呢?

    光看何分舵主因女儿婚事不谐,就迁怒大教主,不难理解老教主为何没压着儿子应允这门亲事了!何大姑娘要真是个好的,老教主会不乐见儿子放下长孙氏,娶她为妻吗?

    “既然知道这个人不可靠,那山庄的收入,以后就由鸽卫来收,不,由鸽卫和鹰卫一起来收。”

    刘二愣了下问,“这是为何?”

    “鹰卫的武力值高,鸽卫人才济济,找出几个会看帐的来,不难吧?”

    “是不难。”刘二反应过来了,“您是怀疑,何分舵主可能……”

    黎浅浅从旁边的几桌上取来两本账册,“这是之前你送过来的账本,你看看云城分舵的用度,和何家的用度。”

    刘二跟老账房学过看帐,没一会儿功夫就看出有问题,“这是山庄与何家往来的账本,不对,是私帐,您是打那儿弄来的?”

    “从张源那儿。”黎浅浅笑得狡黠,“这完全是意外收获。”

    张源从小厮做起,一路慢慢爬到总管的位置,曾是前任总管心腹的他,信奉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自被前任总管派去给何分舵主送礼,就开始这长达十几二十年的记录,黎浅浅拿出来的这本私帐,是最近的一本。

    刘二一边翻看,一边问,“张源肯定把这本私帐藏得很紧,您是怎么拿到的?”

    黎浅浅嘿嘿笑了,“是福星的功劳。”

    福星来没几天,就成山庄的狗老大,这事刘二是知道的,可这和这本私帐有什么关系?

    “这藏得再隐密的账本,都得要拿出来时时添新的吧?”黎浅浅才说完,刘二便明白了。

    “不会是福星这小子吓着了他,把这本子给掉了出来?”这么巧?

    “就是啊!偏门跑腿的小蔡看到了捡起来,本来想还给他的,不过张源大概是被福星它们吓着了,撒腿跑得可快,小蔡那双飞毛腿愣是没追上他。”

    黎浅浅边说边笑,说完才现刘二的眼神不对。

    “小蔡是鸽卫。”刘二突然说道。

    愣了下的黎浅浅反应过来了,小蔡是鸽卫,是有武功的,既然大家都知也外号叫飞毛腿,那他的轻功应该很不错,连他都追不上,就表示张源有武功,而且轻功很能不比小蔡差?

    “张源会武?”

    “他没学过。”刘二很肯定的回答。

    没学过?两人心里同时一咯噔。

    “刘二,我记得鸽卫有人会易容。”

    “是。”刘二面色凝重颌,“我这就去看看。”

    他离开的时候,顺手了通知给鹰卫,除了要加强黎浅浅身边的护卫,连蓝棠也得保护起来,还要通知大教主和蓝先生。

    云城尤宅,尤先生年近五十,偏瘦,蓄了八字胡,时不时要伸手去捻胡须,身着一身枣红山水纹锦袍,腰上挂着玄色绣奇石翠竹的荷包,缓步走在院中。

    “尤先生。”他来到一栋独立的小屋子前,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卫中,右边那位开口喊了他,左边那个目不斜视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还老实吗?”

    “老实。”右边的侍卫咧嘴笑了下,“饿他一两顿,也就老实了!”

    屋里似乎传来闷哼声,不过门口的三人都听而未闻。

    “好好守着,等事了,再把人丢出去。”

    侍卫颌应道。

    尤先生走到窗边往里瞧,屋里黑黝黝的,他眯起眼睛看了良久,才现蜷在角落里的张源。

    看到人,尤先生便放下心了,笑眯眯的同两个侍卫又交待些话,然后便转回屋去,走到半道就开始飘雪,尤先生心情很好的跺跺脚,继续往前走。

    一个小厮从外头匆匆进来,看到他时眼睛一亮,“先生。”

    “如何?可打听到了?”

    “都说没看到教主,只有教主那个徒儿跟着他们来。”

    教主不在?去哪儿了?出事了?病了?所以蓝海才会急着让人帮忙找药材?那教主人会在哪儿?在山庄里头?那张源为何要骗他说,教主是个小孩子?

    就是因为如此,尤先生才会命人假冒张源进山庄去。

    教主和四长老搞出来的货栈和商队,不止给货栈所在的地方带来新气象,随着商队拓展范围,更多的货栈等着兴建,也有更多年轻人准备投入商队效力。

    虽然比不上二长老的商队收入高,但胜在离家近,没什么风险,单次收入不高,但长年累月下来,还是可以得到丰厚的收入,与二长老的商队相比,也不会相差太多。

    尤先生等几个门客早早就劝二长老,要及早做准备,不过二长老都没当回事,还是大少爷开了口,二长老才松口,不过听说商队里已有人请辞,说是要回乡去,其实是跑去江羡城应征商队领队去了。

    暗骂了这些投机者几声,尤先生把手伸进袖子里取暖,大步走回屋里,屋里侍候的丫鬟机灵的奉上热巾帕,侍候他擦手脸,尤先生被侍候得心里极为舒袒。

    好,真好,有人侍候着就是好!想到得意处,尤先生忍不住放声大笑。

    “爷,想什么呢?”娇娇柔柔的女子柔弱无骨的手搭到尤先生的肩头上,尤先生用力一拉,立刻暖玉温香抱满怀,女子娇柔的撒着娇,尤先生呵呵笑,手也跟着不规矩起来。

    屋里侍候的丫鬟悄悄的退下,来到屋外,寒凉的风挟带着雪花拂面。

    “真是个老不修!”一个杏眼桃腮的俏丫鬟听到里头的调笑声,忍不住狠声啐道。

    “姐姐这几天小心点,我瞧着那老头看你的眼神不太对。”清秀的丫鬟提醒她。

    “我知道。”俏丫鬟眼里闪过戾色,“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分舵主为何对他这么好?”

    又送宅子还送女人,还把她们拨过来侍候。

    “谁知道,反正把差事做好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