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迁怒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迁怒

 
    大长老父子野心很大,父子两想干掉教主,自个儿顶上,只可惜,大长老与黎漱十几年的对阵,一直保持着不输得很惨,但也从来没赢过的战绩,叫人看了都替他急啊!

    大老远的跑到四长老的地盘上找教主,找不到人还冲着四长老火,啧!当四长老是他孙子?想朝人家撒气,人家就得买他的帐?

    四长老耿直不假,但他老婆可不是省油的灯。★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而且,根据刘二送过来的资料,韩见早有自己的算盘,并对老先生一直挡在他前头感到不耐烦。

    他还不知道,因为自己在长子、次子之间摇摆不定,让韩见对他的耐心渐失。

    韩见野心勃勃,他能看着将到手的果实,被他继弟韩素给摘了去?

    “要是可以,我想把他们一家子全都给开了!”

    “嘎?”蓝棠被黎浅浅突如其来的言,给怔得一愣,放下手里啃得正香的苹果,云珠立刻绞了条帕子给她擦手。“你刚刚说什么?”

    黎浅浅回眸一笑,“没什么,只是对大长老感到厌烦。”

    “哎唷!不只是你,我爹也烦他得很,他那个曾孙,你记得吧?”得到黎浅浅肯定的答复后,她才接着说,“四长老给我爹传消息来了,他让庆州有名的大夫给他瞧过,那个韩玉唐的腿原本伤得没说得那么严重的。”

    “哦。”黎浅浅点头,“然后呢?”

    “听说是被人在药里动了手脚,才会变得那么严重。”

    云珠三个也听住了。

    “能近身侍候的,都是亲信吧?”黎浅浅问。

    “那是。不大长老家虽不是什么世家大族,但多年积累枝盘错节,侍候的下人虽说都是家生子,却不好说是谁的人。”

    黎浅浅点头称是,前世,她爸妈开的那车子出事前,才刚刚保养过,做保养的是跟她爸一起长大的司机邱展鹏,跟她爸感情很好,而且他也在那场车祸中丧生了,任谁看,都会认为邱展鹏是被她父母连累的,因此她一直以为那位邱叔叔是好人,每年按时给他老婆女儿送生活费、学杂费,请她哥求祖父,帮他老婆安排工作,对她们母女可照顾了!

    他那个女儿看到她就摆臭脸,时不时就指责她,说要不是她父母,她爸不会那么早死,把她家的臭钱拿回去,她不屑用!

    最激烈的那次,是她高中一年级时,邱晓莉气冲冲的拿着秘书送去的生活费,跑到她教室来找她,把钱甩给她,因为是当众甩她的脸,没半个小时,她哥就知道了,急急忙忙赶回家,看她哭得不成样,气得骂她笨,帮那个白眼狼做啥!

    之后,她哥就把他查到的资料扔给她,她才晓得,她以为是好人的邱叔叔,竟然是动手破坏车子,害死她爸妈的真正凶手,他早就被她那几个叔叔给收买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会死在那场车祸中,她那几个叔叔事后根本就没按约定那样,把钱给他的妻女,他的妻子张巧红是知道丈夫做了什么事,一开始也是对莫清远兄妹感到愧疚,莫清澄让人安排她工作,给她女儿生活费和学杂费,她心有不安。

    邱晓莉憎恨他们兄妹,她从没为他们辩解,只能任由邱晓莉对莫清澄狠,莫清澄高一时,她改嫁,邱晓莉因此更加痛恨莫家,认为是莫家害得她的家破碎,直到莫清远把邱展鹏做的那些事甩到她脸上,并道,“既然你不屑用我们莫家的钱,那就请你和你妈把钱还回来吧!我不收你利息,只算本金,给你二十年时间,把你家欠我们兄妹的,还回来。”

    邱晓莉才知道,她的家会破碎,是她父亲造的孽,是她父亲害死了莫清澄的父母,是她的父亲害莫清澄父母双亡,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只是再多的忏悔,挽回不了莫家夫妇的性命,更挽不回被她肆意伤害的心,张巧红再婚之后,生了个儿子,和新婚丈夫移民到澳洲去,邱晓莉这时才真正体会到,无父无母孤苦无依是什么滋味!更惨的是,没了莫清澄给的钱,她连学费都付不出来,更不用说生活费了!她积极的想要和莫清澄修补关系,可是从她跑去莫清澄班上大闹后,莫清澄就再也没去过学校,她被大哥保护起来了。

    黎浅浅回想往事,真是恨不得踢当时傻呼呼的自己一脚,她大哥只骂她一顿,还真是太便宜她了!

    “教主,张源昨儿下晌,又给尤先生送消息了!”春江小声的道。

    “哦?”黎浅浅眨了眨圆亮的眼睛,笑眯眯的道,“该不会是通知他,凤庄主他们今天要去云城,山庄里只有剩我和棠姐姐吧!”

    “应该是吧。”春江不解的问,“他通知尤先生这事,是想做什么?”

    “你说,二长老知不知道,表舅把教主传位给我了?”黎浅浅伸手在下巴上点了点。

    春江愣了下,“应该,不知道吧?”老教主传位给小主子,只有她们这些跟在身边的人才晓得,就是被留在镇江城的素月几个也都不知情。

    “教主,您为何不把这事传开?”

    “那么早传开干么?你家主子我才多大岁数?功夫也还没学成,早早就显露于人前,大长老肯定会想着赶紧捏死我。”黎浅浅没好气的道。

    要不是黎漱一直带着她,又有蓝海研究出反跟踪的药物,大长老的人肯定早就找到她,出手对付她了。

    黎漱会在离开前把教主之位传给她,好方便她行事,选择不公开,就是不希望大长老他们会趁他不在,找黎浅浅的麻烦。

    黎浅浅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大长老要真想对付她,刘二他们未必保全得了她。

    春江笑了下,便把话题转开去。

    当晚刘二接到蓝海传回来的消息,那位尤先生经云城分舵主介绍,与凤庄主等人相谈甚欢,席间,尤先生一直介绍自家一位大龄姑娘,想要给凤庄主作继室,凤庄主不置可否,凤大公子却有些不耐,言谈间就刺了尤先生几句,场面有些难堪,凤庄主觉得义子有些过了,不过尤先生不会看人脸色,一直强行推销,才是造成冲突的主因。

    凤庄主有意压压义子的脾气,便作主后日请尤先生吃饭,算是代义子赔罪,所以他们要在云城多待几日。

    黎浅浅托着腮靠在迎枕上,凤庄主是特地来和义子、侄子一起过年的,现在年要过完了,他们也该走了吧?

    “尤先生没问蓝先生,为何不见表舅?”

    “没呢!”春寿笑吟吟的回道,边拿银叉挑亮放在几上的宫灯。“云城分舵主以乎不知道他是二长老的人,跟凤庄主他们说是他孙子在书院认识友人。”

    “你去请刘二过来。”春寿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把刘二请来,黎浅浅让他坐,又命春江上茶,等他喝了茶,才问,“云城分舵主何招凡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把尤先生引见给凤庄主和蓝先生,真以为他只是他孙子在书院认识的朋友?”

    “何招凡是老教主的好友,当初大教主和大长老争执不下时,是他出面说和的。飘渺山庄这些年的收入,都是上交到他那里,再由他转交给我们鸽卫。”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良久才道,“那你觉得他知不知道,尤先生是二长老的人?”

    “这不好说,也许知道,故意装不晓得,也可能是真不知情。”刘二苦笑,这个还真难猜。

    黎漱把教主之位传给黎浅浅,按说,就要称他老教主,可又要怎么在黎浅浅面前称呼黎漱之父呢?再说,黎漱真心不老!最后刘二干脆称黎漱为大教主,而年纪尚幼的教主则为小教主以示区分。

    “何分舵主与老教主是好友,但与大教主却没怎么往来。”刘二觉得何分舵主并未把大教主当好友之子来看待,黎漱与大长老之争,何分舵主并未偏向黎漱,而是居中搓和。

    也许,他是看不惯黎漱为了一个失踪多年的女子不肯成亲,认为他不孝,所以才待他冷淡?不过她表舅那个个性,也可能是何分舵主待他冷淡的主因。

    “既然何分舵主与老教主是好友,又怎么会和表舅没怎么往来,其中可是另有隐情?”

    话声才落,刘二脸上便露出苦笑,当然是有隐情的。“当年表姑娘失踪,长孙夫人想以亲女代嫁,大教主怒而扬言,必要找回表姑娘才肯成亲,拒绝迎娶表姑娘的继妹为妻,当然也拒绝了想把女儿嫁给他的其他人家。其中,就包括何分舵主的女儿。”

    啊!原来如此!何分舵主既与老教主交好,想要结儿女亲家是很正常的,长孙夫人把继女卖了,回过头来,想将自己生的女儿嫁给黎漱,按他的个性肯定闹很大,让长孙夫人下不了台。

    他那时候,肯定是把所有想叫他别再等下去,另娶她人为妻的人,当成了敌人看待吧?

    “如果那位何大姑娘嫁人之后,日子过得好,兴许这个结就解了,偏偏何大姑娘命苦,嫁人后的际遇不怎么好,夫妻不和时常大打出手,成亲五年后才生孩子,她一连生了四个女儿,好不容易生下个儿子,却又体弱多病,养到三岁多,出了痘子没能好就去了,这头办着儿子的丧事,那边她相公在外与人争抢名妓,不只丢脸还被打了一顿,婆家人自然是没好话,何大姑娘又是个急性子,一言不和就对长辈出手,差点被休回家。”

    黎浅浅听得好生无语,“何分舵主该不会是把他女儿的不顺,全怪到表舅身上吧?”

    刘二苦笑点头,“就是如此,何分舵主曾经跟他的妾室说,要是当初何大姑娘嫁给大教主,就不会受这些苦了!”

    黎浅浅摇头道,“错了!要是她当初嫁的是表舅,只怕会闹得更凶。你刚刚也说了,何大姑娘一成亲就夫妻不和还大打出手,她脾气又急,你觉得她这样的性子能跟表舅处得来?”

    想到大教主那张毒舌,刘二想了想那个画面,不禁打了个冷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