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二十章 迫不及待

第一百二十章 迫不及待

 
    春江拿着灯笼扶着黎浅浅,云珠也有模有样的提着灯笼,扶着蓝棠紧跟在后,来到黎浅浅房外,蓝棠便道,“我不进去了,你好生看信吧!”

    “好。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W .く8 1zW.CoM棠姐姐回去也别喝酒了,早点睡吧!”

    “知道了,小管家婆。”蓝棠朝她做了个鬼脸,与云珠走了。

    春寿已经打起厚厚的宝蓝彩蝶戏花锦缎帘子,“小主子快进屋吧!外头冷。”

    外头确实是冷,掌灯时才下过一场雪,现在虽然是停了,但看样子晚点还会再下。

    黎浅浅点头提脚进屋,春江跟着进屋,春寿放下帘子,把门板关好栓上,春江早把灯笼放下,叶妈妈上前帮黎浅浅脱下斗篷,侍候她去洗漱更衣,春江和春寿去了耳房,春寿看春江在搓手,忙倒了杯热茶给她。

    “姐姐辛苦了。”

    “还好。你把热水提进去吧!我再坐会儿。”

    春寿点头,提起小泥炉上的水壸进里屋去,叶妈妈才刚帮黎浅浅脱去外衣,“小主子泡泡脚吧!”

    “好。”黎浅浅由着她们侍候,心思早飞到黎漱的信上去了。

    等到洗漱完毕出来,春江已经站在床前,准备帮她烘干头,“你去吃点东西吧!一晚上就忙着侍候我们了,也没吃好。”

    “您当奴婢和云珠是傻的啊?早早就轮着去边间吃过啦!”春江笑眯眯的道,手上也没闲着,拿着厚实的大棉布巾给黎浅浅擦头,春寿则是按叶妈妈教的在帮黎浅浅按脚上的穴道。

    黎浅浅把灯火挑亮了些,拿出黎漱的信来看,黎漱的信很平铺直叙,只是字里行间有些别扭,似是很高兴,但又有些不快,黎浅浅看得一头雾水。

    幸好谨一也给她写了信。

    谨一的信里说,他们在雪山下的一处村子住下,而且很难得的在此遇上,江湖上顶顶有名的神厨传人,此人很有两把刷子,做得菜极合黎漱的心。

    大概就是因为如此,才会让黎漱一时不查,在村长面前说溜了嘴,说自个儿还没成亲。

    村长正为他家孙女的终身大事愁,难能遇上这么一个俊俏郎君,重要的是年纪还挺年轻的,看穿着打扮,颇有家底,想来孙女若嫁过去,应该能过得很好啊!

    村长很想招黎漱当孙女婿,他儿子和媳妇却希望女儿嫁给媳妇娘家的侄儿,不过那位姑娘却比较喜欢神厨的传人。

    姑娘的想法很简单,男人生的俊俏又不能当饭吃,她是个乡下野丫头,真要叫她高嫁,她还真没那个胆,所以她对黎漱只是倾慕,可没想嫁他,至于她那表哥?是长得白白净净的,但仗着家里有点钱,家里有点姿色的丫鬟,全被他沾染过,叫她嫁给他,然后成天跟一群女人斗得你死我活,就为争他这么个货色?

    算了吧!她还不如嫁个有手艺的,长得普普通通的男人还强一些。

    黎漱原是避之唯恐不及,倒没想到人家姑娘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还很有行动力的主动亲近那位神厨传人。

    根据谨一的说法是,黎漱乐见他们能成一对儿,但又有点不悦,怎么他就被人嫌弃了呢?

    黎浅浅笑着把信收了,上床睡觉去。

    叶妈妈让春江两个先去睡,自己在外间上夜。

    福星呜咽的蹭到床脚,黎浅浅用脚轻轻蹭了蹭它,得了主人的安抚,福星甩甩毛绒绒的大尾巴,安心的睡去。

    黎浅浅却有些睡不着,黎漱身边虽没侍妾,也没侍寝的丫鬟,不过他在外头,有不少红颜知己,就不知那些女人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她没想他一辈子为她娘守着,就算她爹也不可能,更何况她娘后来嫁了她爹,生了她们兄妹几个呢!表舅很该娶妻,只是她不免要多想一下,表舅的妻子会不会对她这个表外甥女有意见呢?

    她平常没心没肺的,几乎没有睡不着的时候,偏偏这天她就失眠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底下青一片,看得叶妈妈头疼不已,心道小主子毕竟年幼,接到这世上唯一仅存的亲人来信,难免兴奋开心过了头。

    幸好远在西越边境的黎家父子和在东海上飘泊的黎三郎不知道,不然肯定要抗议,不能因为他们没有消息传回来,就认定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好吗?

    蓝棠穿着一身新衣,踩着小碎步来找黎浅浅,看到春寿拿着熟鸡蛋在帮她敷眼睛,惊讶的问,“你怎么啦?”

    “没事,就接到表舅的信,开心,睡不着。”

    “你是想家了吧?”蓝棠拍拍她的头,“乖乖,你表舅肯定很快就能回来的。别担心。”

    “嗯,我知道。”黎浅浅笑,心里却在想,就不知表舅回来时,会不会给她带个表舅母回来?

    因为飘渺山庄的主子和客人们,都不用初二回娘家,当家主子年纪小,客人是客居,也没有访客上门拜年,凤庄主难得不用应付上门拜年的客人,凤三兄弟也不用帮忙招呼客人,因此这个年过得很是轻松。

    没下雪的时候,凤庄主就招呼他们骑马去山上闲逛,黎浅浅和蓝棠有时会跟去,有时就待在山庄里,窝在被窝里闲聊。

    凤三对此很是鄙视,想把黎浅浅拉出来玩儿,不过总被凤大公子拍,“小姑娘家家的,你老把人家拉出来吹风干么?”

    “我怕她懒不练功。”

    “你管好你自己先吧!”凤大公子摇头把弟弟拖走。

    凤三拗不过大哥,只得老实跟着走。

    凤三他们来的时候,黎浅浅还在睡,根本不知道外头生什么事,倒是叶妈妈知道后,有些忧心。

    这凤三公子比自家小主子大好几岁呢!看他那个黏呼劲儿,叶妈妈心说,他该不会是看上小主子了吧?可是又觉得不像,他和棠姐儿斗起嘴来,还比较像是一对儿。

    总不会是因为棠姐儿和小主子亲近,所以他吃味儿,才总缠着小主子吧?叶妈妈失笑摇头,棠姐儿心里牵挂的是凤大公子,迟顿如云珠都看出来了,凤三公子看不出来吗?

    “叶妈妈?”春江端了热水进来,看叶妈妈看着院子呆,便唤她一声。

    叶妈妈回过神,“小主子还没起呢!”

    “哦,我先把热水提进去。”

    “对了,凤庄主他们今天又要去山上?”

    春江摇头,“不是,他们说今天要去云城,要住上两天才回来。”

    “蓝先生也去?”叶妈妈问。

    春江笑着点了下头,“嗯,说是之前请人找的药送过来云城分舵,蓝先生要去看看对不对。”

    叶妈妈顿了下,嘴朝内室呶了下,“不带小主子去?”

    “蓝先生说,他们去去就回,等十五的时候,再带小主子看灯去。”

    叶妈妈正想说什么,就听到里到有动静,春江忙把热水端进去,里间黎浅浅已经推被坐起。

    用过早饭之后,蓝棠就过来了。

    “咦?你没跟下山?”黎浅浅讶异的问。

    “没有,我等着十五下山看灯呢!对了,这是刘二让我带过来的。”

    黎浅浅接过信,打开一看,说的是大长老带着曾孙夫妻两,直奔江羡城四长老处,结果现教主不在,蓝海也不在,气得直跳脚,指着四长老的鼻子就开骂。

    “他骂四长老做啥?又没事先通知人家他要去。”蓝棠挤在黎浅浅身边看信。

    黎浅浅迅看完后,才开口道,“说起来大长老年纪不小了,教中可备好接任的人选了?”

    “应该是没有。”蓝棠摇摇头,“我听我爹说,以前的长老们过世后,就是从他们的儿孙当中择优继任,不过几位长老的子嗣都不丰,大长老也只有两个儿子。”

    一个元配所出,一个继室生的,大长老的孙子挺多的,相对的,曾孙也多,只是儿孙多了,不代表心都拧成一股,要不然韩玉唐的腿也不会废了,曾嫡长孙又不用装无能。

    择优继任啊!“那万一都不成材呢?”

    蓝棠想了想笑道,“说起来瑞瑶教还算走运的了,因为几任长老都还算优秀。”

    老三长老虽只得一女,但这位长老可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做事明快狠绝,是个精明厉害的,只是她没成亲,日后的继任人选就成问题了。

    至于二长老,他过世的儿子只得这么两个孩子,他是很想把长老之位传给孙子,可是又怕教主不同意。

    四长老的儿子虽多,但都不算出众,反倒是女儿肖母,有点能耐。

    三长老先不论,二长老的继任人选势必是长孙,四长老这边可能有点悬,不过他们都不用着急,因为他们还能撑个一、二十年吧!大长老的继任人选才是最麻烦的。

    从大长老的作为来看,他是很有心想让长子继任,但次子的优秀,又让他割舍不下。

    做决策的人最忌摇摆不定,这会让跟随之人无所适从。

    黎浅浅若有所思,右手食指轻轻的在信纸上压出指甲印来,一道又一道。

    “大长老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不久就要换人了!”

    “你是说?”蓝棠拉着黎浅浅的手追问。

    黎浅浅抿着嘴笑了下,“大长老年事已高,却为子孙事这样长途跋涉,我还真怕他半道上倒下来,到时候传出去,可就是教主不体恤老人家,使他徒劳奔波致死呢!”

    “会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让他这样奔波劳顿?”

    “你猜呢?”

    蓝棠伸出食指轻点下唇,“我猜是大长老夫人。”

    “我猜是韩见。”黎浅浅道,“他等不及了!”

    他连曾孙都有了,可还得服他爹的管,后头有个年轻优秀的弟弟,底下儿孙都已长成,他能不急吗?

    “他那个长孙韩刚,又是谁在背后算计他?”

    “不是他的叔婶,就是继祖母啦!”黎浅浅不想去琢磨这家人,可是不去了解又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