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红包

第一百一十九章 红包

 
    赵家的闹剧就在东平郡王妃掌掴了高夫人一记耳光,东平郡王反过来打了老婆一巴掌,心疼亲娘的世子见状,便毫不客气的把高夫人的心思,明明白白的捅开来后结束了!

    东平郡王深感面上无光,大老婆打了心爱的小老婆一记,可他也回敬了大老婆一下,重要的是,不是在自己家里头,而是在老婆妹妹的婆家,脸丢大了!护着小老婆,怕姨妹会跟岳家告状,虽然他没怎么把岳家放在眼里,但这事起因是他理亏,又已打了老婆一下,怎么说都是他不对,于是干脆撒手不管了!

    当爹的不管了,嫡母就得担起来啦!

    奈何郡王妃被丈夫打了那一下,她深觉丢脸,虽然妹妹、妹夫不在场,但毕竟是在妹妹的婆家,还有另一个姐妹苏夫人瞧着呢!她也躲羞啦!

    得,两个大人都当起甩手掌柜来,高夫人倒是想管,可惜,郡王妃虽是在躲羞,但处置犯上的妾氏还是可以的,当下便把高夫人身边侍候的人全打了一顿,并捆了起来,等大年初五之后,就卖出去,高夫人只得老实了。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1√zW.CoM

    赵菊寒和赵莲茗不用赵世子交代,两姐妹躲在自个儿屋里哭,原以为父亲是疼宠自己的,没想到他偏宠赵樱飞到如此地步,她们姐妹都避到南楚来选婿了,她竟然还千里迢迢的追来抢。

    赵五小姐本来还想吵,被世子的人拖进高夫人为她准备的房间,就被禁足不许出门,连房门都不许出,这不是在自家郡王府,而是在凤家庄的客院楼外楼,此地住着的,不是只有他们一家,还有东齐的苏侍郎夫人一家,还有武林人士。

    赵世子不认得那些人,但人家个个都晓得他,在楼外楼的大园子里逛一圈,收获许多莫名眼神的东平郡王世子决定,没事,就都待在自己屋里不出门,有事就是交给凤家庄的下人去办,等那些人卖掉,就启程回京去。

    至于妹妹们的婚事,赵国的男人不能嫁吗?条件不好吗?一定要跑到南楚来嫁吗?

    本来他是瞧不上凤家庄,看不上凤三公子的,偏偏在他们家丢这么大的脸,赵世子觉得,被自己瞧不起的人看了笑话,真是奇耻大辱,还是不相往来的好,省得他一想起来,就觉得难堪。

    凤公子对此没有表示意见,他忙得很,没空去理会这家子,凤公子夫人推说很忙,所以只派亲近的嬷嬷去探望,凤二公子倒是亲自去探望,他探望的主要对象,不是东平郡王夫妻,也不是赵家姐妹,而是世子赵榕定。

    东平郡王色令智昏,东平郡王妃眼里心里只有自己,他想看看世子是个怎么样的人,若是个清醒的聪明人,那倒是不妨与之结交。

    凤家庄的根据地是在南楚没错,但谁说,南楚之外就没有凤家人?没有记史公子?

    为使凤家人在各地行走方便,势必要同各国当权者交好,赵国自也不例外,赵国之前与凤家交好的那位老亲王上个月过世了,老亲王的独子早逝,只留下一个不成材的庶孙,他同凤家交好,也是希望凤家在他百年之后,关照他的孙子。

    关照一个不成材的家伙,并不是难事,但老亲王死后,他的爵位怕是不会传下去了,凤家势必要另寻找合作的对象,东平郡王一直没有被列入考虑对象。

    因为凤公子夫妻太了解东平郡王夫妇了,东平郡王平庸耳根子软,郡王妃心胸狭小眼皮子浅,跟他们合作不划算。

    不过老亲王死了,他们接触的几个人都还没给答复,正好看看东平郡王世子如何,若可堪用,便与之合作。

    东平郡王听到小厮来报,凤二公子来访,便把儿子推出去,“你去招呼他,我,我就不见他了。”

    世子点头应下,心说,现在知道丢脸丢到南楚来了,早干么去啦?做事之前,怎么就不先用用脑子呢?明知高夫人心思,还纵容她们母女,跑到姨母家来抢婿?怪不得他娘要气要恼,恨不能将高氏生吃了!

    想当年,高氏原本是东平郡王妃内定人选,可惜在婚事底定前,高家一直推拖不肯给个明确的答案,他祖父便另给儿子订亲,媳妇进门了,高家人才来吵闹,说是被他爹耽误了婚事,硬要挤进门来当平妻。

    他祖母本要应下,他祖父从宗正那里得知,高家一直推拖不肯应,是因为高家在宫里的娘娘,有心让侄女去争太子妃的宝座,高家就一边吊着他家,一边积极争取。

    后来他爹去商家迎娶他娘时,太子妃的人选也出炉了,正妃、良娣、孺人统统定下,就是没有高氏,高家这才急了,回过头想把女儿嫁过来,才现人家已经娶妻,妻都有孕在身啦!

    怎么办呢?只得好生委屈的想嫁过来当平妻,凭之前的情份,她这平妻定要比正妻要风光。

    高氏想得很美好,商家人也不是吃素的。

    没多久就把高家的作为传出去,赵国皇帝知道后非常不高兴,高家那位娘娘被皇后寻了个错处被贬,这世上最不缺见风使舵的人,高家自此陷入困境,最后高氏的父亲找上他祖父,低声下气求纳了他女儿,不敢再提平妻二字。

    虽没了平妻身份,但到底凭着青梅竹马的情份,高氏很快就在府里站稳脚跟,不过很可惜的是,因为她太过高调,进门后,很快就成了后院女人的眼中钉。

    连着怀了几个孩子都没保住,赵樱飞是她怀的第七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生下来的,所以赵樱飞除了是他爹的心肝肉,也是高家甚为疼爱重视的外孙女,纵使她只是个庶女,但在京城,赵樱飞可比他们兄妹要引人注目的多。

    高氏想女儿高嫁,最好是代她完成昔日没能达成的梦,嫁入皇室成为太孙妃。

    可惜的是,就算他娘没了,高氏被扶正,赵樱飞还是庶女,不会因为她娘被扶正,她就成为嫡女,因为她出生时,高氏就是个妾,生的儿女就是庶出,她被扶正之后,再生的孩子才是嫡出。

    而且,太孙再怎么喜欢赵樱飞,她还是宗室女,他怎么可能娶同宗之女为妻?

    也不知高氏是怎么给他爹灌得迷汤,让他觉得把赵樱飞嫁给太孙是可行的,直到他娘带着妹妹们离京后,他爹才从宗正那里得知此事不可行。

    兴许就是因为如此,高氏才会起意,抢他娘相中的女婿给自己的女儿吧?

    东平郡王世子摇着头去见凤二公子,凤二公子与他客套几句,就聊起赵国到南楚这一路的风光,东平郡王世子正担心他要跟自己聊什么武学、招式等自己不熟的东西,听他说起沿路风光,心就放下了,跟着凤二公子聊起来。

    这一聊就聊到了掌灯,凤二公子邀他一起用饭,东平郡王世子欣然答应,他原就不想留在这里,看父母怨怒的脸色,也不想看妹妹们哀怨的神色,有这机会离开,自是高兴不已。

    凤二公子并没有带他回自家,而是领着他,去楼外楼的大宴客厅,厅里早就坐了不少武林人士,除了远途住在楼外楼的人之外,还有不少就住京城附近,前来跟凤公子拜年的侠士。

    凤二公子一进来,就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也有人询问东平郡王世子是何人,凤二公子一律以我表亲带过,东平郡王世子见众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无异状,暗松口气,跟着凤二公子落坐,这一桌全是年轻的侠客,他们很健谈,东平郡王世子本还担心他们会揪着自己说话,见他们话题一个接一个,也不在乎有没有搭话,还有人根本就不开口埋苦吃。

    “快吃!这些菜可都是牛御厨亲自操刀的,他老人家年前已经从宫里退下来说要封刀了,要不是我爹亲自去请,咱们怕是没这口福了。”

    听凤二公子这么一说,原本还在高谈阔论的人也不说话了,一个个埋桌上的美食里。

    这餐是东平郡王世子有生以来吃得最饱的一次,都吃撑了!

    凤二公子让小厮送他回房去,自己则和坐在上的父亲交换了记眼神,东平郡王世子还不错,身处这些武林人士之中,没有面露鄙夷不屑,也没有为难委屈等情绪,算是通过第一项测试了。

    长平公主这厢,热闹看完,便觉寂寥,想去找人说话,凤公子夫人肯定是没空理会她的,苏侍郎夫人连逢迎溜须都做不好,至于苏家两个女儿?算了吧!一个自认清高不食人间烟火,一个年纪太小,说不到一块儿去啊!

    难道只能去找凤乐悠解闷?

    可她的人伤还没养好,再上门去,那死丫头会不会连她也一起打?

    想到那日那丫头的那双眼,长平公主没来由的一抖,算了,还是老实的待在屋里吃酒吧!

    飘渺山庄里,大伙儿也聚在一起吃酒,大概是因为凤大公子在的缘故,蓝棠竟难得的没再抱着酒瓶,而是小口小口的抿着茶水,黎浅浅看着直笑,被蓝棠现后,两个半大丫头就嬉闹在一块儿。

    蓝海见天色不早,便命人侍候她们两回房去。

    过年这几天都是这么过,黎浅浅早就习惯了,蓝海一话就自动起身,不过这日才走到门口,就看到刘二举着封信匆匆来到,“给,这是老教主给您的信。”

    “咦?表舅?”

    “嗯。”刘二笑眯了眼直点头,看到黎浅浅笑弯了眸,顿感这些天的辛劳都值了。“老教主知道赶不回来陪您过年,特意传了信,还交代小的代他给您一个大红包。”

    刘二从怀里掏出个红包,递给黎浅浅,黎浅浅接过道了谢,带着信和红包一蹦一跳的在春江的侍候下回房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