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家丑外扬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家丑外扬

 
    然而不管苏琪遥多不多事,她们知道此事,却不告知公主,日后公主从旁处得知怪罪下来,她们可承受得起公主的怒火?

    就算别人不说,那苏琪遥可能不说吗?

    她大概是除公主之外,最希望这门亲事能成的人了!她既然通知了嬷嬷们,公主要是没动静,她肯定会去公主跟前告状,嬷嬷们商量之后,便一起去长平公主那里说了此事,长平公主虽任性却不胡涂,虽然对凤庄主借口闭关躲避自己,却悄悄出庄的行为甚为气恼,但实际上,她没有立场生气。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 Wく.く8★1★z W .★C★oM

    是她上赶着求嫁,不是人家上赶娶她。

    人家都避她唯恐不及了,她要再上赶追去,岂不是把脸都丢光了?长平公主虽任性但也是个好面子的,明摆着丢脸的事情,她才不会去做。

    只是这么一来,苏琪遥就着急了!

    苏夫人见长平公主那里没动静,心下略有些忐忑,吃不准这位贵人心里想些什么?

    不管她想什么,凤二公子如期回庄,他时间掐得好,回来时正好是大年除夕,长平公主及苏夫人母女、东平郡王妃母女等都是女眷,所以他回来,只待在外院,跟他爹见了面,说了此去都做了些什么,不多时,凤公子夫人也到外院来见儿子,她是一点都不想儿子与苏家、赵家的女儿们,有任何见面的机会。

    苏侍郎已经回东齐,东平郡王倒是带着世子过来拜访,言谈间,依然不改初衷,再三表示想要结儿女亲家,想要招凤三为婿云云。

    凤公子笑而不答,他已经说了,他儿子娶老婆,只要他自个儿看对眼,他这当爹的,就是上门求亲,他是一点都不想代子做主,不止小儿子如此,长子亦如是。

    奈何有人听不懂!凤公子很无奈,凤二公子早就知此事,听到东平郡王又提招婿一事,再看父亲的表情,便笑着上前道,“郡王真是贵人多忘事,家父日前就说过,儿女亲事,只消我们兄弟看对眼,他们就没有意见。”怎么又来缠我爹呢?

    言外之意不言自明,东平郡王讪讪,他那宠妾高夫人已跟他交底,早就去信让她所出的五女前来南楚,而且那丫头一路南来,已知凤三公子将回京过年。

    但在妻子面前,他不但不能露馅,还得继续为两个嫡女争取。

    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再想说些什么,可对上凤公子那了然于心的眼神,及凤二公子似笑非笑的笑容,心里忽地一咯噔,他,怎么就忘了,凤家庄是做什么的?自家五女是一路追着凤三公子而来,凤家庄的人会不知道吗?

    “郡王还是好好想一想,回头要怎么跟郡王妃解释,本应在赵国京城过年的五小姐,因何会跑到南楚来吧?”

    完蛋!东平郡王经凤二公子一提醒,才惊觉不妙!

    赵樱飞追了一路,可是据他接到的消息是,她们循线追着凤三公子而去,却一直缘悭一面。

    眼看着凤三公子就要进京,赵樱飞却到现在还是没能如愿近水楼台,这叫他要如何替她争取这门亲事?

    妻子一旦知晓,高夫人母女如此明目张胆的来,跟菊寒、莲茗姐妹抢夫,不晓得会怎么跟他闹啊!一思及此,东平郡王也顾不得再和凤公子说下去,匆忙寻了个借口离开。

    跟着父亲离开的东平郡王世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父亲的背影,“世子?”他的心腹小厮见他停下脚步,不禁上前唤他。

    “让人去打听,五小姐眼下的行踪。”

    “五小姐?”小厮疑惑问,“五小姐不是在赵国?”

    世子摇头,“方才凤二公子说,她就快到南楚京城了。”小厮瞪大了眼,愣了下忽道,“怪道高夫人身边的嬷嬷,前两日就开始忙着布置屋子。”

    “当真?”

    小厮点头,“高嬷嬷和黄嬷嬷两个,还因为被褥的花色吵嘴了!小的几个听了还直笑,高夫人年岁几何,怎么还用那等粉嫩喜庆的绣样?原来是给五小姐准备的啊!”

    世子听了冷笑一声,去了东平郡王妃处,见她们母女三人,什么都不知道的在挑过年穿戴的饰,忍不住暗摇头。

    却说飘渺山庄,张源送了几次消息给尤先生,有的有用,有的只是扑风捉影的传闻,尤先生却都给予丰厚的回报,让张源颇为受用,回去后更加积极叫妻子去串门子。

    见张源没了差事整日闲赋,张吴氏不见着急,反倒整日走门穿巷的,快过年了,谁家不是忙里忙外忙过年,张吴氏如此作为,不免引起大家议论纷纷。

    山庄就这么大,有什么事很快就传遍了。

    没几日,黎浅浅也得知消息了,唤刘易和刘二来,刘易已对张源有所了解,见黎浅浅问起,便一五一十的跟她交底,刘二已从凤家庄的人那里,得知二长老的动作,循线追查后,得知二长老有一心腹尤先生,数月前便住进云城的客栈,此人先与张吴氏娘家交好,然后经由吴家与张家搭上线,最近更是往来甚密。

    其实早就盯着了,只是没注意到二长老的人与张源的往来。

    远在京城的二长老,是怎么知道凤庄主他们在飘渺山庄的呢?这么一推想,答案就出来了。

    “教主想要怎么处置他?”刘二问。

    “干么要处置他?”黎浅浅笑着反问,“留着他,时不时让他透点消息去给二长老,省得二长老又花功夫另外找人打探消息。”

    刘二点头,“那,就这么晾着他?”

    “我不想养闲人,本想把他打去分舵,不过既然想要用他传消息给二长老,那就不能把他挪出去,随便找个差事给他吧?不过他原是总管,怕他受不了这个落差。”

    “那位尤先生是以帮他们脱籍为由,才打动张吴氏的。”

    黎浅浅颌,“那就看看吧!不过我想,那位尤先生不过是说说罢了!他若真帮张家脱籍,之后还要再找人帮他打探消息。”

    刘二点头,“飘渺山庄是教主私产,山庄里的人也都是教主家的家生子居多,张源的身契在您这里,尤先生怕是根本没搞清楚这状况吧!”

    黎浅浅早知山庄是教主私产,只是不晓得山庄里的人,是教主家的家生子。

    “既然他们是家生子,那二长老的人又怎么知道张源的?”

    “山庄每季要上账,教主素来行踪不定,因此他们交账的地方便是附近的分舵,会知道张源,怕是此人在外张扬过吧?”

    其实说来也巧,那位尤先生与张吴氏是老乡,去年返乡祭祖时,正好遇上张吴氏的兄弟在外头遇上事情,吴家兄弟便对外放话,自家的姐夫在黎教主的山庄当总管。

    当时因货栈和商队的事,让黎漱又火了一把,对方听吴家兄弟那么一说,便不敢再找麻烦。

    尤先生便是因此盯上吴家,追查了一番,才现吴家兄弟所言非虚,吴家兄弟确有一妹子,丈夫是飘渺山庄总管。

    因黎漱久不到山庄来,张源一家隐隐以庄主身份自居,尤先生因此打算放弃时,没想到黎浅浅她们到来后,张源丢了差事,尤先生他们才与他拉上线。

    黎浅浅话,刘易隔天就给张源安排了个差事,专管车轿事。

    张源闲赋数月,又有尤先生丰厚的酬劳在,就看不上这个差事了!不过张吴氏到底精明一些,揪着丈夫的耳朵,叨念了一番,才让张源老实去上工。

    不过他其实也没啥事可做,因为过年了。

    *

    凤家庄里,长平公主虽未离庄,但她想了想,命人把凤庄主去找义子过年的事,传给凤乐悠知道。

    照凤乐悠的性子,她肯定要暴跳如雷的,如此一来,就有好戏可看了!

    可惜的是,凤乐悠完全没按长平公主的套路来走,她早就知道,她爹离庄了,罪魁祸就是长平公主,所以当她接到这条消息时,忍不住冷笑了下,“要不是因为她死赖着不走,我爹会丢下我,出庄去找我大哥吗?哼!想看我生气,和我爹吵,想得美咧!”

    长平公主等着看凤乐悠的好戏,没等到,却在除夕夜这天,等到了东平郡王一家的闹剧。

    赵五小姐风尘仆仆终于赶到凤家庄,才晓得凤三公子根本就没回来,人到底在那儿,也没人晓得。

    她从没出过远门,这一路的辛苦,和委屈,终于在见到东平郡王时爆出来,抱着东平郡王号啕大哭,完全不顾形象。

    坐在桌边吃年夜饭的东平郡王妃母女三人脸色铁青,世子招来仆妇,命她们去唤高夫人来,高夫人一来,扑上来抱着女儿哭,“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跑来南楚了?可是在家里有人为难你,让你不得不逃来南楚找郡王?”

    东平郡王听了脸色一黑,不善的看着郡王妃等人,郡王妃冷笑一声,“笑话了!在赵国,谁不知道咱们家赵五小姐最得宠,连我这嫡母都得对她礼让三分,更别说她的姐妹们了!”

    郡王妃起身朝丈夫福了一福,“郡王爷莫不是忘了,我可是比您早出门,这几个月我都不在赵国,就算有人为难她,也不可能是我和菊寒她们姐妹。”

    “还有大小姐啊!”高夫人抹着泪努力将女儿来南楚一事往郡王妃母女身上推。

    “梅雪最是知书达礼,她已经出阁为人妻,有那个闲空会回娘家为难庶妹吗?”

    三个女人一台戏,郡王妃和高夫人你来我往吵不休,赵菊寒姐妹看着赵樱飞面色不善,世子暗摇头,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他们家却是丢脸丢到南楚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