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多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多事

 
    二长老想得很理所当然,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W√.く8★1 z W .CoM

    长平公主,她不是南楚人,她是东齐公主,就算她贵为公主,在南楚,她也只不过是个异国人,南楚皇帝怎么可能放任她,和她的人在南楚到处跑?

    她来南楚,没有住进四方馆,没有跟鸿胪寺打声招呼,不代表南楚皇帝就不知她来,她可是来招凤庄主为婿的,摆明了来挖墙角,南楚皇帝能容?他可是憋着气咧!

    长平公主要敢离京离开凤家庄,皇帝就敢派人保护,监控她的行动。

    不过二长老显然没考虑那么多,想到能给教主添堵,他就开心得不得了,立刻派人去放消息,只是这消息怎么放呢?嗯,那就不是二长老烦恼的事情,自有他的手下去伤脑筋。

    二长老的副手、心腹等人想来想去,就是没个好法子!

    没办法,长平公主不是一般人,以前用的方法不能照搬不说,还得防着被凤家庄的人现。

    凤庄主是因谁才要闭关?又是为何要避人耳目出庄去?不都是因为长平公主吗?

    凤家庄可不是瑞瑶教分舵,二长老的人想混进去,没那么简单。

    传不进去凤家庄,传不到长平公主耳中,又如何能让长平公主追去云城?二长老的副手见大家都想不出主意来,便道,“不如咱们去请教大少爷吧?”

    “也是,说不定大少爷会有主意。”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派人去看大少爷在哪,一伙人就找过去。

    何蘅威不在家,他正陪着妹妹在京里的珠宝坊看饰,得知祖父的副手和心腹一起来找他,不由讶异的挑了眉,问来传话的小厮,“知道他们来找我做什么?”

    “听说,老太爷派了个差事给他们,他们解决不了,就来找大少爷帮忙了。”

    何蘅威颌,这些人一个个人精,祖父派他们差事,他们想不出法子,就找他帮忙,要是连他都解决不了,祖父也不好怪责他们。

    一边让人去请他们上来,一边吩咐店家,给他们准备一间安静的包厢。

    等他们上来,说完来意之后,何蘅威有些无奈的叹息,祖父是太闲了吗?教主这一年忙着货栈和商队的事,无暇来找他们麻烦,这样不好吗?他偏要去搅乱一池春水。

    长平公主是要来招婿的,虽然她的第一人选是凤庄主,但现在还没落定呢!祖父就不怕,那位公主见了教主之后,会改变心意,要改招教主为婿吗?那位凤庄主长得五大三粗的,纵使是个英伟丈夫,但毕竟是个鳏夫,又有一个把亲娘活活气死的女儿,还有个已经长成的义子。

    相比起他们家的教主,凤庄主实在不是什么好丈夫人选!

    他们教主比凤庄主年轻,家里又干净,没有不孝的女儿,也没已经可以接班的义子,最重要的是,他们教主没娶过老婆啊!怎么看,条件都比凤庄主强,不是?再说,论长相,他们教主可比凤庄主俊俏多了!

    要真把长平公主弄去云城,真不怕她改变主意吗?

    听何蘅威这么一说,二长老的副手和心腹都有些忐忑不安了,都说姐儿爱俏,他们还真难保证,长平公主见了教主后,不会改变心意!

    那怎么办呢?

    “二长老的交代,我们不敢不照办啊?”副手直接问。

    何蘅威沉吟良久方回答,“不如这样吧!消息一样要传过去,但传过去后,再悄悄的泄露给凤家庄的人知道,想来他们是不会乐见,长平公主去破坏凤庄主过年的兴致的。”

    其实算一算时间,就算长平公主现在立刻追去云城,也未必能赶在过年前抵达,更有可能会卡在半道上左右为难。

    如此,凤家庄的人反倒要高兴了,不用跟长平公主一起过年。

    “那要怎么把消息传进去?”

    “这个简单。”坐在兄长旁边,一直充当壁花的何蘅燕终于逮到机会说话。

    何蘅威转头看她,“你有主意?”

    “嗯。”何蘅燕笑得很甜,“我听庆安县主说,长平公主想要把苏侍郎家的小姐留在南楚给她作伴。”

    “哦?”

    “长平公主是客居,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算想帮苏家姐妹牵线,也没人帮忙。”何蘅燕笑眯眯的道。

    二长老的副手不解的问,“这与咱们要传消息给她,有什么关系?”

    “引荐她们姐妹的最好人选,当属凤公子夫人,可惜,因为苏家想要把女儿强嫁给凤三公子,而引得凤公子夫人不满,想来,她不会乐意为苏家两姐妹引荐给南楚的官夫人们。”何蘅燕直言指出。

    副手和心腹们还是不懂。

    “我方才让丫鬟去问过了,苏家两位小姐明天下午会来珠宝坊取饰,到时候……”

    何蘅燕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他们听,何蘅威听了眼睛一亮,心腹和副手们还是忧心忡忡。

    “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何蘅燕好言好语安抚他们几句,才把人送走。

    “又没让他们去传话,怎么一个个担心成那德性?”

    何蘅威冷笑,“你还不知道这些人吗?就出那张嘴,事情成了,就说是他们的功劳,事情要没成,就说是去办事的人,没把他们的交代放在心上,所以才没把事情办好。”

    何蘅燕摇头,悄悄吩咐身边的丫鬟,明日怎么做。

    隔天下午,苏家两姐妹在苏夫人的陪伴下,来到珠宝坊取日前订下的饰,才进包厢,就有伙计送上香茗和刚出炉的点心。

    苏侍郎夫妇尚未同女儿说他们的打算,所以苏琪遥和苏芳遥都以为自己将要嫁到南楚的官宦之家,苏琪遥不愿嫁个武夫,长平公主派来的嬷嬷说,她是东齐人,南楚的皇帝不会同意让武官家娶她为妻,怕她的婆家因此而亲近东齐,所以她大可放心。

    嬷嬷们也说,若是她没嫁到南楚来,而是要在东齐选婿,那就说不准,她爹会选文官还是武将家联姻了,因此苏琪遥暗下决心,定要嫁到南楚来。

    而苏芳遥到底年幼,初时听嬷嬷们说,嫁到南楚怎么怎么好,又有公主撑腰,因此很是心动,但随着时光流逝,理智渐渐回笼,长平公主的嬷嬷说得再好听,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长平公主自己都还没嫁给凤庄主,她如何能保证,她自己的婚事能成?万一她真和姐姐嫁来南楚,结果公主的事没成,那日后谁来给她们姐妹撑腰?

    不得不说,苏芳遥虽然年纪小,却比长姐脑子要清醒得多。

    苏夫人看着两个女儿,对镜比划着手中的分心和步摇,心里有话,却不知怎么说出口,只得坐在一旁干著急。

    凤庄主闭关不见人,凤公子夫妻推说要过年了,很忙没空搭理她们,请他们自便,丈夫日前已经回东齐去了,等年后,就会把家里的两个庶女送过来,东平郡王夫妻昨儿匆匆忙忙赶回来,还把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带回来了。

    看到俊美斯文的东平郡王世子,苏夫人不免心动,若是把长女嫁到赵国去……如果商瑜珍打算让她儿子娶凤乐悠的话,为何不能娶她的女儿?凤乐悠气死生母,又只是个武夫的女儿,论家世、论相貌、比才华,她凤乐悠及得上自家女儿吗?

    她倒是没想让儿子娶凤乐悠,她可不想日后被凤乐悠气死,那死丫头连长平公主的人都敢打,她们苏家全是斯文人,可经受不起这样子的媳妇。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外间有人说起凤庄主的事,苏芳遥放下手里的饰,示意身边丫鬟掩护她,偷偷的打开门,往外张望。

    就看到三个闺秀正从包厢走出来,其中一个,便是方才高声说起凤庄主的人。

    “你快别吊我们胃口了,那有人话说一半的。”

    “就是,就是,快说,快说。”

    “说就说。”被同伴扯着的姑娘笑着拂开她们的手,“我大哥不信,可我表叔说啦!他可是和凤庄主一起吃过酒的人,怎么会认不得他?”

    “你表叔和凤庄主一起吃过酒?他不就是个纨绔,怎么会和凤庄主一起吃酒?”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说话的姑娘得意的笑了,和同伴们嘻笑玩闹了下,才又道,“反正啊!我表叔说,凤庄主假借闭关的名义,其实是出京找他义子过年去了。”

    “咦?他不是还有个女儿?怎么出门不带她去?”

    “要你,你会带她吗?”

    同伴们一起摇头,“我娘说,凤庄主夫人就是前世不修,所以才会生出她那样的女儿来。”

    把亲娘生生气死!姑娘们完全无法想象,她们要敢顶撞娘亲,不是被罚抄经书,就是罚去跪祠堂,如果是继母,大概会被罚得轻一点,但家里其他的长辈们肯定会重罚。

    “我听说啊!凤乐悠之所以会把她娘气死,全是因为她那位好姨母和好表姐唆使的。”

    “你们是说方束青?”

    “是啊!”

    “欸欸欸,我前两天在福来绣庄挑绣样时,看到个姑娘很像方束青!”

    “不会吧?她还敢进京来?”三个姑娘边走边说,话题已从凤庄主转移到方束青母女身上去。

    苏夫人听她们声音远去,才让人把小女儿给带回来。

    “怎么样?”

    “娘,她们说,凤庄主根本就不在庄里。”

    “是吗?”苏夫人怔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凤庄主宁可以闭关为由,不见长平公主,这门亲事还能成吗?偏偏这会儿她想找人商量,都不知要找谁?

    苏琪遥却很想促成凤庄主娶长平公主,如此,她若嫁到南楚,才有人为她撑腰,因此一回到凤家庄,她立刻找长平公主身边的嬷嬷,把事情那么一说,这下换嬷嬷们头痛了。

    若告诉公主,她必不管不顾要追去,她们奉命侍候长平公主,除了要侍候她周全,还要保她平安,要是她为了凤庄主而出京,只怕会引起南楚皇帝的不满,到时候折腾出事情来,可是对公主大大的不利啊!

    想到此,嬷嬷们不禁要怪苏琪遥多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