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前路

第一百一十五章 前路

 
    跟赵五小姐一样不走运的,还有水月宫的少宫主薛慕华,和镇国侯府少将军齐治平。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齐治平是奉皇帝之命,要前往天险关换防,徐光林将军的父亲过世了,他身为嫡长子要守孝。

    本来皇帝要夺情,不过以威武大将军为的老将们,却纷纷建言,还是让徐将军回京尽人子孝道,徐将军已为国尽忠十多年,不曾返家,近来西越与赵、南楚间并无战事,徐父亡故,还不让人返家送亡父最后一程,未免太不厚道了!

    皇帝觉得很有道理,便派了齐治平去把徐将军换回来。

    威武大将军忌惮这些新生代将领战功赫赫,他家孙子压不住阵,能弄回来一个是一个,然后他好安插自己人进去。

    他有盘算,皇帝也有,他也想让心腹去磨练磨练,最好是见见血!

    于是,徐将军回京守孝,而齐治平则在快过年的时候,领着亲兵往天险关赶。

    薛慕华则是吃完金大老板寿酒,正要赶回家过年。

    另外还有一个不走运的家伙,正气山庄庄主孟达生,他是外出访友,正要赶回庄过年,却不巧和其他人一起被堵在了这里。

    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但幸好还有座可遮风挡雨的土地庙,土地庙占地不小,正殿三间,还有东西配殿,后头还有五间排房及水井,其中一间是库房,里头柴米油盐皆有,西配殿前头有间厨房。

    看这规制,应该是有人供奉的,只是不知为何不见庙祝。

    齐治平一行人是最早在此落脚,亲兵们很快就烧了热水,蒸了饭,配上随身带的肉干,将就着就是一餐。

    睡觉也好打,为了节省柴火,统统挤在东配殿的南屋里。

    因此,孟逹生来时,他们才能第一时间现,孟逹生跟齐治平有过一面之缘,齐治平对这位武林盟主很感兴趣,见他一人,便让他同他们一起住。

    孟达生暗松口气,连声道谢,一点也不客气的把亲兵盛来的饭一气吃光,还贡献出自己随身带的两坛酒。

    亲兵们每个人都分了一些,轻抿了口,便觉酒气香醇,顺滑的酒液滑落到腹中,暖气缓缓自胃向四肢延伸开来。

    “好酒!”

    “好吧!嘿嘿,这可是我家老头子们特别交代我带回去过年的。”

    齐治平一听,顿觉不好意思,他身边的幕僚就先张口了,“这是孟前辈他们要的?都被我们分了,孟盟主回去可不好交代啊!”

    “嘿!不打紧。”孟达生咧嘴一笑,“其实我们庄里的酒窖就有,可是那些老家伙,特爱折腾我,见我快过年了还要出门,心里不痛快了,便可着劲儿使唤我,叫我去跑腿。”

    这边相谈甚欢,前头又有人到。

    齐治平的亲兵早就来回报,听到动静,齐治平才开口问,“是何人?”

    “水月宫的少宫主。”亲兵嘴角微抽,因为那位少宫主乘的马车实在好华丽,车前挂的灯笼竟然是水晶灯笼,不怕风吹熄了蜡烛,而且照明效果非常好,好到他隔着大老远,都能看到马车上华丽的饰纹及挂饰。

    这些都还不是亲兵被打击到嘴角直抽的主因,而是,这位少宫主他不管上那儿去,都随身带着美貌侍女数名,当年去拜访黎教主时,就见识过了,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位的习惯仍然没改,只不过大雪天的,让这些侍女们跟着出外来受罪,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齐治平倒是眼睛一亮,水月宫产药材,之前他家就曾跟水月宫做过生意,不过薛慕华的母亲接任宫主后,就不再和镇国侯府往来,上次与薛慕华偶遇,他就想和这位少宫主好好详谈,可惜阴错阳差,没能谈下去。

    这两年他屡次派人去和水月宫洽谈,只是都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这次应该能一偿宿愿了吧?

    不过现在他想用自己的名义,与水月宫购买药材,而不再是用镇国侯的名义了。

    想到这里,他就坐不住了,“快请,快快有请。”

    想和薛慕华打好交道的,不止齐治平一个,还有孟达生,听到久不在江湖上露面的薛慕华竟然出现了,也是立刻起身,他这武林盟主当的是一点架子都没有,齐治平是派人去请,他则是一个纵身就迎了出去。

    齐治平看了傻眼,随即提脚紧跟在后。

    薛慕华已经下车,披着纯白无一丝杂毛的狐皮大氅,玉冠束的他捧着五彩珐琅手炉站在土地庙殿前广场上,侍女们手里提着琉璃宫灯围着他,灿烂明亮的灯光,让他在大雪翻飞的夜色里,成了最鲜明的一道风景。

    美人如玉。

    齐治平与孟达生心里不约而同的想起这四个字来。

    这一幕,也落在了赵五小姐的眼中。

    因为薛慕华的耀眼,使得东平郡王府这一队人马便显得暗淡无光了,除了齐治平安排在外当斥候的亲兵,竟然都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到来,不是他们来的悄无声息,而是薛慕华实在太吸引人眼球了。

    侍女们手里的琉璃宫灯着实耀眼,赵五小姐坐在马车里,都觉得那亮光刺眼,忍不住掀了车帘往外瞧,于是她便见到了薛慕华。

    矜贵的薛慕华自然也感觉到她的视线,不过他早习惯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因此毫不在意的瞟了一眼,就径自上前与齐治平和孟达生见礼。

    虽然好奇孟达生这位武林盟主,怎么会和齐治平这位皇帝心腹混在一起,不过他一句话也没问。

    倒是孟达生笑道,“运气不好!错过了宿头,还以为得挨饿受冻,没想到竟然遇上齐少将军。”

    又问薛慕华打哪儿来。

    “京里,我一个好兄弟的祖父过寿,特地去给他老人家拜寿。”

    三人边说边聊,那厢薛慕华的侍女们与齐治平的亲兵搭话,问明白西配殿还没有人住,便手脚麻利的占了西配殿,她们的厨艺比齐治平的亲兵强,不多时就在西配殿中弄了个熏笼,在屋里架起锅子熬起汤底。

    侍卫更是身手不凡,几个起落就飞了出去,让东平郡王府的护卫们看呆了,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竟然会飞?

    赵五小姐在车里直跺脚,冷啊!

    “我快冷死啦!”

    护卫统领亲自去见齐治平等人,他略过那个看来很无害,一身劲装的男人,扫了那穿着华丽的少年一眼,直接对齐治平张口,他家主子想进庙避雪。

    齐治平看着他良久,方露出笑容,大方的请他们自便,“我们也是借住之人。”

    “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护卫统领虽不识齐治平,但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看他身边跟着的人,一个个步履沉稳,站姿很有军人的范。

    而华丽少年身的侍卫们武艺凡,但他本人却不如齐治平具威胁性,所以护卫统领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齐治平与他客套几句,护卫统领就告辞了,听着那人沉沉的脚步声离远,孟达生才道,“那是赵国人。”

    “嗯,之前应该就是他们在追着凤三公子吧?”齐治平有官方管道,消息比较灵通,不过孟达生也不差,江湖人消息也很灵通,尤其他还是武林盟主。

    跟他们两个相比,薛慕华的消息就没那么灵通了,不过他从京城出来,京中的八卦消息,多少也听闻了一些。

    三人交换了下各自所知的消息,薛慕华的侍女就来请他们入席,来到西配殿,就闻到浓浓的鸡汤味。

    侍卫们已经把抓回来的野味处理好切好,整齐码在盘子里,三人分主次落坐,就开始边聊边吃,其他人也都有锅子吃,东、西配殿里香气四溢暖气蒸腾,大伙儿吃得暖呼呼的。

    正殿后的排房里,赵五小姐的奶娘、嬷嬷正忙着张罗给她弄吃的,丫鬟们小心翼翼的侍候,不过还是逃不过赵五小姐的怒火。

    “我不要和其他人一起在这里,你快去把人给我赶走。”

    “五小姐,凡事讲个先来后到,此地是他们先到的,我们没有赶人的道理。”

    “我不管,你要是做不到,就别怪我回头跟我爹告状。

    护卫统领觉得这位小姐真是在无理取闹,却不知,这位姑娘正在左右摇摆,是要顺着父亲的意思,去跟个江湖小子示好?还是招那个俊俏郎君为婿?

    看那郎君家的侍卫,比自家这些酒囊饭袋还强,赵五小姐猜想,那郎君家世肯定不俗!

    人长得俊俏不说,看看那些侍女手里拿的琉璃宫灯,还有他所乘的马车,都比她所用的物什,还要精致数倍,可见家底之丰厚,若是能嫁给他,父亲肯定会很高兴吧!

    薛慕华完全不晓得有人相中了自己,和齐治平、孟达生吃吃喝喝开心得很,等到席散,已经快要天亮,外头的雪依旧下不停,齐治平却耽误不得,近午时,见雪渐小就出了。

    孟达生则蹭了薛慕华的车,午后就出前往云城。

    赵五小姐因为一晚上翻来覆去,直到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等到她醒来,土地庙里只剩下她们一行人,想走,雪势又增强,只得又在土地庙再待上一晚。

    孟达生他们在往云城的路上,遇上接了凤庄主一家,正要回飘渺山去的黎浅浅一行人。

    黎浅浅便邀他们到自家过年,孟达生心想,后天就是除夕,今年肯定赶不回家过年了,和朋友们一起过也好。

    薛慕华算算日程,赶不回家了,而且这雪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能找个地方蹭年夜饭,也是件难得的事。

    黎浅浅看着这些客人,连忙去交代叶妈妈,赶紧再进城去添购食材,可别客人上门过年,饭菜却不够大家吃,那可就失礼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