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前途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前途

 
    方夫人简直不敢相信,方束黎那个小老鼠,竟然会得了贵人青睐?云萝郡主竟然要收她为义女?这等好事,应该要落在自己女儿身上才是,怎么会便宜了郑氏的女儿?

    但事实摆在眼前,方夫人这名媒正娶的元配,如今在方家老宅的地位,及不上郑氏这个妾室,一旦方束黎拜了云萝郡主做义母,就连方信怀这个嫡子都要对她礼遇三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 W√.81zW.CoM

    不行,她不能让方束黎得逞,不能让郑氏母女两踩到她们母子头上来耀武扬威,得找个法子把她们母女打压下去。

    然而摆在眼前的难题是,她的人手在离开凤家庄时,全都被凤公子父子给剪除了,就是方束青姐弟三人身边侍候的,也都以侍候不力为由,全都被卖了!

    那都是她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人啊!思及目前的情况,方夫人就心痛不已!

    凤公子并未让凤家庄的人出手,他只是让方夫人好好的品尝了一番,被信重之人背叛是何感受罢了!

    由方夫人的心腹陪房、管事出面,将方夫人的人全数卖,然后他们就将所得全数卷走。

    至于方夫人的嫁妆,由凤二公子盯着,也是由他们出面,去衙门改成方信怀的名字,至于方夫人母女从凤庄主夫人那里偷拐抢骗来的,自然是全拿回来,改成凤乐悠的名字。

    方茗中名下并没有什么财产,因为他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贪得的产业全数登记在妻子名下,若事有不妙,就把老婆推出去顶罪,到时候他顶多领个内帷不修的罪名便了,反正上官们也不会让他多受罪,算盘打得很好,唯一没料到的是,当东窗事时,老婆下手快狠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送命。

    因此不说方束黎这些庶子女们,分不到他的财产,就是方老太太和他的兄弟,也什么都分不到。

    就算方老太太明知,嫡长孙名下有这么多财产,但因是方夫人的嫁妆,方老太太他们想抢也抢不着。

    方束青得知时,庆幸之余还想,是不是凤大公子特意安排的,他这样做,是不是不想他们姐弟日子不好过?

    却不知,这确是凤大公子安排,却不是为了让她们日子好过。

    方老太太他们不清楚方茗中对自己财产的安排,方茗中的宠妾郑氏是否知道,呢?如果她不知道,凤二公子很乐意派人去提醒她。

    婆子们只知方束青带着弟妹去了京城,却不晓得她为让方老太太松口,放她姐弟三人离开,让出去许多记在方信怀名下的铺子和庄子,

    婆子们都不知道的事,方夫人自然也无从得知。

    她现在暗暗盘算着,老太婆要她给方束黎做脸,那就让她拿好处来换,否则她不介意搅黄了这件大事。

    洗梳干净焕然一新的方夫人,端起了官夫人的派头,使唤起婆子,说她要见方老太太。

    族长让老太太把方夫人放出来,给方束黎作脸时,就事先跟她说,方夫人会做什么了。

    因为他们一直拘着方夫人,令她消息不通,她只要出来,得了些许消息,就会想要知道更多,依着她的性子,肯定看不得庶女踩在她们母女之上,想要她给方束黎作脸,必定要条件交换。

    老太太骂骂咧咧,深恨自己瞎了眼,怎么会给儿子娶了这么一个黑心肝的妻子。

    一旁侍候的人无奈的摇头,茗老爷难道就没错?没有茗老爷点头,方夫人一个妇道人家,她能贪下那么多产业?看看信怀少爷交到公中的十几家铺子,还有那几个庄子,一年收入高达数万两银子!

    那是方家人攒几辈子都攒不到的数字。

    信怀少爷却是毫不心疼的交出来,让人不禁要好奇,他手中还留有多少?怪不得他们姐弟要去京城,族里那么多位老少爷们要跟着去,就算拉扒不到自己怀里来,蹭点吃喝也好啊!

    相比起信怀少爷的大方,老太太手里攒着这么多赚钱的铺子和庄子,家里的老少爷们和太太奶奶,一个个眼睛都变成绿幽幽的狼眼了!

    那些铺子、庄园若仍在方夫人,是她的嫁妆,方老太太若要抢,名声就难听了,所以她倾全家之力,逼着方束青姐弟点头,交出来一部份产业归到公中,方老太太就有权动用,因为就属于她们这一房的私产。

    方老太太的儿孙们盯着公中,各有各的盘算。

    族里自然也有不少人想要得些好处,老太太能逼亲孙子孙女交出财产,他们自然也有法子,从他们这一房把钱财谋取过来。

    戏法人人会变,端看变得巧不巧妙。

    方老太太一家盯着方信怀姐弟,把他们当肥肉,殊不知他们自个儿,也成了族人眼里的肥羊,等着要将他们拆穿入腹。

    盯着方家老宅的鸽卫,很快就把方家的最新消息送出去。

    等凤庄主他们接到信讯时,已经快到云城了。

    凤庄主略有不满的拍拍了信纸,“方老太太也太没用了!”

    “怎么了?”凤三跳过来,把信接过去,看没几行就叫道,“方老太太竟然答应让方夫人不用再关在祠堂里?”

    “那不是重点。”凤大公子曲指敲了他脑袋一下,“看这里。”

    凤三啧了一声,“老太婆还答应,让她写信去给方束青她们?”

    凤庄主冷笑,“由此可见,这老太婆有多看重云萝郡主。”

    为了让孙女拜她为义母,宁可和方夫人妥协。

    “这也不奇怪!方束黎虽是庶女,但若她成了云萝郡主的义女,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结亲的对象自然也要往上调,就算方茗中仍在世,也未必能让像这样抬举她。

    一个不到六品的外任官员的庶女,与一个亲王的义外孙女,孰高孰低不言自明。

    方束黎高嫁,有她提携,方家其他人的前途就有谱了!

    同时,方束黎与方束青不合,她若想抬举人高嫁来帮衬自己,必会选择族里的姐妹们,因此方老太太纵然再不愿,也只能点头答应方夫人的所有要求。

    “其实只消方束黎拜义母的仪式一结束,她们人一走,老太太就能翻脸不认人,把方夫人继续关到祠堂去。"

    凤庄主点头,“那女人想来也料到了,所以她才会要求写信给她的儿女。”

    只是,方束青姐弟会不会愿意再把剩下的财产全拿出来,交换方夫人的自由,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有鸽卫盯着,方夫人想过得好?作梦去吧!

    “云萝郡主远嫁北晋,怎么会这么巧的与方束黎结识?”凤三翻看方束黎结识云萝郡主的经过,觉得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彷佛就像能未卜先知似的。”

    凤庄主也点头认同,“是有些古怪。”

    凤大公子看了纪录后,摇头持相反意见,“若她真有此大能,为何没能救下她爹?”

    凤庄主冷笑,“她爹能救?”

    救活他,然后他被判刑砍头,她则成犯官之后,受流刑之苦?还是让他去死,保住方氏官家身份,犯官的庶女,和丧父的官家庶女,可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我就不信那贱人谋划杀夫,她的儿女全都不知情。”方夫人连对自家妹妹都能不顾亲情,算计她多年,对坏了事的枕边人痛下杀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凤庄主是真恨毒了方夫人母子四人,他好好的一个家,全毁在他们手中,看看之前方束青姐妹做的事,叫他如何相信,方束青姐妹不知她们的母亲做了些什么事!她们不无辜。

    凤大公子和凤三交换一个眼神,凤庄主并不知,方束青和方信怀曾意图算计凤乐悠和蓝棠的清白,要是晓得,怕是恨不能吃了他们吧!

    “方茗中在世时,虽有些奸滑,有些贪,好歹不算太过份。怎么会……”三个孩子都不成样?

    凤大公子心说,那自然都是方夫人教的。

    凤三则道,“那就看着方束黎顺利飞上枝头?万一方束青她们因此翻身呢?”

    “是啊!她飞上枝头,方束青她们只能仰望她,求而不可得,才是让人最痛苦的。”凤庄主笑,“哪!你想一想,现在呢,有本秘籍,你一直很想要,而且你已经拿在手上翻看,突然间,店家把秘籍从你手里拿走,不管你付多少钱,都不愿卖给你,也不肯让你看,你会如何?”

    凤三直觉道,“我会想杀了店家。”

    “就是如此。”凤庄主拍拍他的背,“让她得到,再让她失去,那才是最痛苦的。”

    对方束青如此,对方夫人亦是。

    方家老宅大厅中,云萝郡主收义女的过程非常顺利,当她离开时,把方束黎也一并带回京去,族中诸人十分艳羡,其中又羡又妒的当属方夫人了。

    见方束黎口拙的讨好云萝郡主的蠢样子,方夫人忍不住想,这要是束青在这儿,必定三两下就把云萝郡主哄得眉开眼笑,看云萝郡主的样子,就知她应当不乐意收这个义女。

    不知道这当中有什么秘密啊?方夫人很想要揭开这个秘密,可是她没有人手去帮她打听消息,手头上也没有钱财让她去收买拉拢人为她做事,可恶啊!要是她能查明原因,说不定,能够逆转情势呢!

    然而云萝郡主一走,方夫人就又被人关起来了,这回不知何时才会再被放出来了。

    云城的客栈中,黎浅浅一行人早就采买好年货,就等着凤庄主他们到,就可以打道回府。

    赵五小姐一行人,早在日前得到凤三公子正赶回京城过年,便启程往京城去了,不过听说她们运气不太好,才动身不久,就遇到暴雪肆虐,被困在云城往京城的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难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