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一十章 徐徐
    凤大公子很成功的把江湖名人传推荐给了何青峦,原本不曾看过江湖名人传的神剑山庄,从此被江湖名人传给征服了,并且很快的,神剑山庄的周边产业及附近村庄,也统统成为此传的忠实读者。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

    凤三也顺利从何青峦那里,敲到了,两柄适合小女生用的玉女剑。

    被这两个家伙骚扰许久的何青峦,要将他们踢出山庄时,先被他爹给踢出门,何大庄主把儿子踢出家门后,转头有礼的对凤大公子道,“小犬还请大公子和三公子多多照顾。”

    凤大公子有些无言,不过还是很恭敬的还了一礼,“那里,小侄与舍弟在山庄叨扰多时,多亏少庄主照拂,少庄主既要出庄,小侄与舍弟定会多多关照他,世伯还请放心。”

    “那就麻烦两位世侄了!”

    凤大公子拱手为礼,带着还愣在那里的小弟走人。

    虽然车壁上头都钉了厚实的皮毛挡风,但出门在外总是有很多不方便,很少出门的少庄主何青峦,几乎是一上车,就抱着手炉扒着厚实的被褥不撒手,完全没有夏天时的那副悠然自在,看得凤三忍不住抬腿狠踢他一脚。

    “都要过年了,咱们上那儿去?”凤三嘟着嘴问道,凤大公子揉揉弟弟的脑袋,这小子虽然熊,不过还是很有心啊!知道蓝棠她们最近在练剑,还晓得跟何青峦讨要两把女孩适用的配剑,孺子可教也。

    他习惯当大哥,把身边比自己小的孩子都当成弟弟妹妹来看,不过唯独凤乐悠例外,她的娇纵、任性与刁蛮,都让他想起害死他亲生爹娘的那个人,那人就像凤乐悠一样,不,还是有些不同,凤乐悠蠢笨如猪,被外人哄得团团转,最后生生气死亲娘。

    那人却是聪明狡诈似狐狸,将他爹娘耍弄于股掌之间。

    他从方家母女身上,看到了那人的影子,自以为身份高贵,所有人都要听她摆布,若有人敢不顺她的意,她便要毁了对方。

    他的爹娘就是这样,死在那人手里!

    凤三感觉得兄长情绪不太稳定,忙伸手拍拍他,“大哥?”

    “没事,对了,我们现在应该离飘渺山庄很近,不如就到那里过年吧?”

    “好啊!好啊!”凤三高兴笑弯了眼,“浅浅看到我给她准备的礼物,肯定会很高兴。”

    凤大公子捂脸,这小子!

    “浅浅?谁啊?”何青峦伸手挠挠耳朵,他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啊!在那儿听过?

    凤大公子伸手拍拍他,“一个小姑娘。”

    “不会是?”何青峦翻身伸手指着凤三直笑,“那两把剑的主人之一吧?”

    因为闹过一次笑话,所以何青峦这回问得可详细了,他可以从凤三的话语间,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在描述两个小姑娘时,特别的侧重在那个年纪小的,原本以为是因为那孩子小,所以凤三特别照顾她,在为她挑剑的时候,便说的特别仔细,倒是没想到,这小子是看上那小丫头了吗?

    “那小姑娘长什么样?好看不?糟糕,你长得这个样子,不管娶怎么样的娘子,都比不上你好看啊!她会不会难过啊?”何青峦是逮到机会就笑话他。

    凤三冷哼一声,“我们家浅浅长得可好看了!绝对比你好看。”

    噗!我们家浅浅?!凤大公子差点没绷住,把口里的茶喷出来。

    何青峦笑得抡拳直捶身下的被褥,外头也传来可疑的咳嗽声。

    倒是凤三完全没现有何不对,瞠大凤目在凤大公子与何青峦之间巡梭,看他那蠢萌样儿,总算让凤大公子那口茶顺利的喷出来,何青峦直接埋在被褥间闷笑不肯抬头了!

    有个呆萌弟弟确实很好玩啊!可惜,他没有弟弟,也没有妹妹,唉!真是可惜啊!

    凤三再笨也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在嘲笑自己了,冷哼一声后缩到角落,把被子拉过来包住自己,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笑我,哼!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

    凤大公子见弟弟不高兴了,遂小声交代何青峦,“我们要上那小姑娘家去过年,你可千万警醒点,千万别说溜了嘴,知道不?要不然惹恼了小姑娘,把咱们赶出来,咱们上那儿过年去?”

    “知道了!”何青峦只是少出门,凤大公子略提了下,他就明白了。

    黎浅浅她们还不知道,他们要来和她们一起过年。

    福星现在已是成犬,身形修长很是灵巧,不像小时候圆滚滚的,不过还是很喜欢和黎浅浅玩抱抱,春江几个怕它弄脏黎浅浅的衣服,总是很勤快的帮它洗澡。

    这日黎浅浅要跟着刘二下山采办年货,福星便跟前跟后的,想要跟着去。

    “就带着它吧?”蓝棠看它那个样子,心软提议道。

    叶妈妈有些为难,“这不太好吧?”过年要采买的年货多,自然不能一日往返。

    “带着它吧!客栈的人要啰唆,多添些钱给他们就是,福星向来乖巧,不会惹事的。”

    小主子都这么说了,叶妈妈只能点头。

    由蓝海带队,鹰卫大统领带人护卫,刘二提前下山安排事宜,刘易带着一部份鹰卫留守。

    黎浅浅和蓝棠共乘一车,云珠、春寿侍候,春江则和叶妈妈、苏妈妈各压一车,随行的还有粗使丫鬟数名,浩浩荡荡的车队由山庄出来,一路往山下而来。

    刘二领人在城门处等候,见他们到来,露出笑容迎上前。“可算来了。”

    话才说完,福星就冲上来和他打招呼,刘二略诧异的摸摸它的头,“怎么把它也带来?”

    “它会撒娇啊!”鹰卫大统领无奈道,这小家伙太机灵了,似乎知道自己是护卫的统领,一上来就只同他交好,其他人要逗它,它全都不理。

    “成精了都!”刘二拍拍它的狗头,福星抬头看他一眼,转身又撒欢似的往黎浅浅的车去。

    虽没下雪,不过风很大,刘二也不和他们多说,当即领人进客栈去。

    进客栈安置好,刘二便过来找黎浅浅,“谨一传讯过来,他和教主已在雪山山脚下的村子住下,要等开春再上山。”

    “嗯,传讯过去,让他们千万保重,就算找不到东西也不打紧,让他们早点回来。”黎浅浅沉着脸道。

    “是。”刘二点头应诺,又把这几日传到的消息,一一说给她听,眼前的小女孩年纪虽小,不过倒是比蓝棠那丫头沉稳多了,黎浅浅听完后,略想了下便道,“这些事各地主事应该都能自理吧?”

    “是,一般来说,消息传到我们这里时,事情应该都已经处理好了。”只是鸽卫这里要汇整,并把各类消息整理好归档。

    这一整套流程,都是从贤太子妃那里传承下来的,贤太子妃出身世家,本人又极精明,她把世家管理产业的那一套,与皇家的管理方式整合在一起后,运用在小儿子的瑞瑶教里。

    黎定平娶妻后,贤太子妃就将这些交在儿媳手上,但自她之后,就再无教主夫人接掌此事,因此鸽卫就归教主管辖了。

    刘二压低嗓子道,“大长老他们打算过年后,要去向教主请罪。您看……”

    “随他去,继续安插人进总坛,尤其是库房、厨房等重地,让他们别太显眼,省得被那些管事看重,日后被用来当顶祸的。”

    刘二点头。

    大长老一家把总坛视为私有物,但他们自家人不是铁板一块,各自有各自的小心思,不然韩玉唐不会被算计得成了残废,韩刚也不会故意隐瞒自己的身手。

    “大长老年事己高,一旦故去,这大长老的位置……”

    “历来都是从大长老的儿孙中,择一继承。”刘二低声回道,“您是想……”

    黎浅浅笑弯了一双眼,可爱的朝他笑了笑,“就没有例外的吗?”

    “若本支没有人能继承,就从旁支入继,不过都要教主点头,就算择一继承,这人选也是要教主同意才算数。”

    “那教主的传承呢?”

    “教主?您的意思是…….”

    “长老们的人选要教主点头,那教主传位,人选不必长老们点头吗?”

    刘二闻言大笑,“教主是主,他们是仆,那有仆人质疑主人决定的?”

    说白了,瑞瑶教就是教主一言堂啦!

    第四任教主因丧妻而陷入低潮,将教务交给大长老去落,他过世后,大长老欺黎漱年幼,而不愿交还大权,才使得瑞瑶教变成今天的模样。

    “所以表舅直接把教主之位传给我,也不需长老们同意?”

    “要他们同意作啥?”

    “大长老不是还逼着表舅成亲?”黎浅浅嘟着嘴道。

    刘二笑着摇头,“那是大长老依老卖老,拿捏着老教主临去时,还在为儿子婚事忧心,来催逼教主,那时他还想架空教主呢!不过,他们不是教主的对手。”刘二很是得意。

    跟黎浅浅说起当年,他们是怎么从大长老的手里跑出来的,他不用“逃”,因为他们不是落荒而逃,而是结结实实把看守他们的人痛打一顿,然后才好整以暇的走出来的。

    黎浅浅暗抚额,“既然打得过他们,又为什么要离开?”

    刘二看她一眼,黎浅浅被那一眼震住了,刘二低语,“老教主是在云停院里去的,我自小没爹没娘,打心里把老教主当爹看,他老人家一走,我就待不住了,彷佛下一刻,老教主就会从书房里出来,要把教主拖回去看书。”

    “您不晓得,老教主在时,总是带着我们一起吃饭,帮我们挟菜,我们也会挟菜给他。”他顿了下,“老教主过世后,就老见教主挟了菜,然后就开始呆。”是因为找不到那个,他想帮他挟菜的人了,然后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在了?

    “教主越来越瘦,晚上也不睡,我们看着不成样,却不知怎么办,教主自个儿却是想通了,他说他要去闯江湖,走遍老教主没走过的地方。”

    黎浅浅眨眨酸涩的眼睛,把湿意逼回去,“大长老肯定不乐意。”

    “他当然不肯,他既怕教主收权,也怕教主一离开总坛,他就再也拿捏不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