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零六章 看家本领

第一百零六章 看家本领

 
    接下来的日子里,黎浅浅很努力的在羊皮卷上画藏宝图,而凤大公子兄弟,除了处理凤家庄每天送过来的信件外,就是跟着黎漱游山玩水好不惬意,他们兄弟两浑不知,苏侍郎改弦易辙了。八一中 文网W★w W★.★8√1 z★W .くC o M

    东平郡王虽贵为赵国皇亲,但在南楚境内,他想找一个人,难度还是颇高的,毕竟他不是南楚人,要是让他的人在南楚境内横行无阻,岂不是让全天下人耻笑南楚皇帝无能?

    奉命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屡屡碰壁,就算拿钱去砸路边老百姓,想问点事,都没人要理他们。

    铩羽而归的他们,不明白都拿钱砸了,为什么还是没人理他们?

    却不知,他们打凤家庄出来,除了有凤家庄的人暗中跟随外,还有南楚皇帝及朝中重臣的人,及诸皇子们派的人跟踪他们,另外,五城兵马司的人也赶在他们之前,告诫过那些百姓,他们就是赵国来的奸细,要来打听朝中贵人们消息的。

    当东平郡王的侍从们在跟南楚百姓问话的同时,五城兵马司的人都隐在暗处监视着。

    那些老百姓那敢跟当官的逆着来?自然是再老实不过,东平郡王的人不管问什么,他们都是一问三不知。

    拖拖拉拉耗了半个月,东平郡王气得不行,曾几何时,他的手下办事能力变得这么差?把人叫过来狠骂了一顿,便出门赴宴。

    宴席上,陪客之一的南楚安乐王见他神色不太对,便多问了一句,待晓得他是为何事着恼,不禁暗地撇了撇嘴,心说,该!叫你摆脸色给我们瞧,啊呸!以为南楚是你赵国的附庸吗?你是赵国皇亲,老子也是南楚的皇亲,谁也没高过谁,凭什么狗眼看人低,哼!

    东平郡王本想让女儿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在苏家女儿之前,先和凤奕交好,只要女儿能亲近凤奕,还怕这女婿不上勾吗?

    赴宴归来的东平郡王一脚深一脚浅的,在内侍的服侍下从马车下来,内侍见他脚下虚浮,心知喝得狠了!便问,“郡王,您今晚要歇在高夫人那里,还是谢夫人那里?”

    这两位夫人都是东平郡王的心头好,出门也要带着来,因此内侍一开口就是问这两位,而没有问郡王妃。

    东平郡王嘟嚷了几声,内侍摸摸袖袋里的荷包,这两荷包分别是高夫人和谢夫人那里的宫女给的,内侍拈量了下重量,与同伴交换了个眼神,两人扶着东平郡王去了高夫人那里。

    东平郡王一歇就歇到隔天午后,高夫人亲捧一盏热茶,喂他喝下,柔声的问道,“郡王可是好几日没往奴家这儿来了,可是有了新人就忘旧人?”

    “浑说什么啊你!”东平郡王不敢用力笑,怕宿醉头痛,见高夫人嘟着小嘴娇态尽现,不禁笑出声,“我这些天忙着呢!”把追查凤三公子行踪无果的事,全倒给高夫人听。

    高夫人面上专心听着,心里却在盘算,若论姿色,她的五小姐绝对比二小姐与六小姐要出色,可就差在她是庶出,什么好事都轮不到她,郡王妃不想女儿远嫁,她难道就想吗?

    她要想办法,从郡王妃母女手中,抢到这门亲事。

    主意既定,她便问起东平郡王,想要找出对女儿有利的条件来。

    听到凤公子说,只要他儿子拿定主意,他们做父母的就是负责去提亲,高夫人不由眼睛一亮,这么说来,只要五小姐抢在二小姐前头,先与凤三公子结识,并让他主动求娶,因为做决定的人是凤三公子,而不是他们这些大人们,郡王妃若想要怪五小姐抢了二小姐的姻缘,也不占理。

    “现在的问题就是,查不到凤三公子的行踪。”东平郡王烦恼得很,既想抢在苏家之前,偏又想不出法子来,去追查凤三公子的下落。

    高夫人听东平郡王抱怨着,忽地灵光一闪,“郡王爷,您可是贵人多忘事啊!您想想,如果南楚的王爷,跑到咱们赵国,想要查您的下落,您说咱们的人是老实跟他说,还是胡乱回答他?”

    东平郡王这才恍悟,“我倒是忘了,这里是南楚,不是咱们赵国,啧!这些南蛮子也太没肚量了,竟然为这么点小事为难人。”

    当下也不留恋美人了,起身让人侍候穿衣洗梳,还边大声喊人入内听候吩咐。

    论理这是妾室的内室,外男是不能入内的,但东平郡王身边有一群是男人也不是男人的内侍在,听到召唤,当即顾不得是郡王内眷的内室,就往里来听候差遣。

    东平郡王当即命令下去,让他们去打听消息的人去换南楚的衣饰,又叫他们学南楚人的口音,然后才让他们去办事。

    结果不到三天就得了消息,凤三公子搭了凤家楼船往南边去了。

    高夫人得到消息后,立刻遣人回赵国,让人立刻护送五小姐前来南楚,一边使人盯紧郡王妃,一边吩咐人伺机将二小姐她们引到别地方去,总之,在五小姐到凤三公子身边,取得进展之前,都不能让二小姐她们见到凤三公子。

    她一定要让女儿抢到这门亲事。

    东平郡王不知高夫人的计划,当他兴高采烈的去跟妻子说这件事时,被妻子兜头淋了盆冰水。

    “我要陪着她们去。”

    “不成。她们上路去找凤三,咱们就得启程回去。”

    “为什么?郡王,她们姐妹两才多大啊!我不放心她们独自在南楚行走。”

    东平郡王不知妻子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和自己犟上了。

    “你放心,我会留下一部的侍卫,另外,再跟凤公子说一声,请他派人保护她们姐妹两。”

    凤公子会答应才有鬼!“他不希望凤三娶菊寒,你去请他派人保护她们姐妹,他要是面上应了,私下却派人暗中搞鬼呢?”

    东平郡王张大眼睛道,“不至于吧?她们两姐妹才多大,他会这样对待她们两吗?”

    “我不敢赌,你敢吗?”

    老实说,东平郡王还真不敢赌,可是他们不回去也是不行的,南楚到底不是赵国,就算是在赵国,皇帝也不会允许皇亲未经允许四处乱跑,更何况这是在南楚。

    东平郡王见妻子打定主意跟自己杠上,心里很不痛快,只得坦白跟妻子说,“这里不是赵国,你觉得南楚皇帝会允许我们夫妻陪着女儿们,满南楚到处跑吗?就算皇帝愿意,南楚的朝臣也不会同意的。”

    郡王妃愕然,半天说不出话来,“你是说,你是说……“郡王妃好似现在才现,她们在南楚的地盘上。

    东平郡王点头,“侍卫也不能留太多,不然会引来南楚皇帝忌惮。”

    “那,要是遇上歹人怎么办?”东平郡王妃烦恼不已。

    “所以才说,请凤公子派人保护吗?”合着他方才说了半天,妻子全都没听进去?

    算了,计较这个没意思,当即和妻子开始合算,要留多少人侍候保护两个女儿。

    要是依东平郡王妃的意思,那自然是人越多越好,最好是能震慑得那些宵小不敢打她女儿们的主意。

    东平郡王却是一一打了回票,“不是跟你说了,不能留太多人,这几个仆妇是做什么的?。”

    “这个王嬷嬷最擅长莲茗爱吃的糯米白糖糕。”

    “那这个呢?”

    “苏嬷嬷最会煲菊寒平日喝的补汤。”

    东平郡王被老婆逼得只能一个一个问,再来一一删减,饶是如此,赵二小姐姐妹随侍的人仍是高达近两百人,还不包括保护她们的侍卫。

    他一直跟妻子强调不能留太多人侍候女儿们,她却好像听不懂似的,他这边删减人,她却一直加人进来,甚至还要从赵国家里把人调过来侍候。

    脾气再好的人,也禁不起这样折腾,更何况东平郡王本就不是个有耐性的,能跟妻子磨了这么久,全是看在女儿们的份上,既然妻子讲不听,那就不用说了,他做主,直接把人删掉就是。

    眼见丈夫拂袖而去,东平郡王妃气得直掉泪,身边的嬷嬷、宫女忙过来劝哄,她却越想越生气,她是真心疼女儿们,想到她和丈夫要先行回赵国,留她们孤零零的在南楚,她就心疼死了!

    “不然,把世子留下陪两位小姐呢?”嬷嬷建议道。

    东平郡王妃是由嫡长子陪同,带着两个女儿前来南楚的,可是东平郡王赶来后,就把嫡长子遣回赵国。

    “不用了!”东平郡王妃摇头,“不知道他走到那儿了,万一已经回京,又叫他特地来一趟,可要累坏了。”心疼女儿也心疼儿子的东平郡王妃直摇头。

    “那让几位公子来啊!”

    庶子们吗?好像可行啊!“去看看郡王爷在那儿,我去跟他说。”

    不多时跑得气喘吁吁的小丫鬟回道,“回郡王妃的话,郡王爷离了这儿,就直接去了高夫人那里。”

    “可恶!那个贱人!”郡王妃气恼的抄起身边的茶盏就甩出去,茶盏就从小丫鬟的眼前飞过,落到她身后的高几上。

    于此同时,黎浅浅已把所有的藏宝图绘制好,刘二找来做旧的人,确实是一把高手,等他处理完之后,所有的藏宝图看来都很陈旧,气味也变了,羊膻味还在,但没那么浓烈,墨香也变得似有若无,有两张藏宝图带着胭脂味,有一张有火燎过的痕迹,还沾有松脂燃烧过的印痕,仔细闻,还有松香味。

    黎浅浅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蓝棠凑过来看,“真神奇,怎么做的啊?”

    “那是人家的看家本领,自然是不能外泄。”凤大公子温和的对蓝棠道。

    蓝棠讪笑着,躲到黎浅浅身后去躲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