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零五章 双鱼佩

第一百零五章 双鱼佩

 
    藏宝图是绘在羊皮卷上,黎浅浅之前画坏了好几块羊皮,才得了一幅好的,也就是被凤二公子拿在手上端详的那张。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 W√.81zW.CoM

    凤三从哥哥手里接过,嗅了下,遂对黎漱摇头,“黎教主,这不成啊!太新了,而且还有墨香味儿,若是早在贤太子时就绘成的,这墨香味儿早就闻不到了吧?这羊皮卷看来也太新了。”

    “这是才画好的,自然留有味儿,等其他几幅都画好了,再一起让人作旧。”

    凤三闻言惊喜的瞪大眼,“黎教主手下有人会作旧?”

    “不过雕虫小技。”黎漱掩袖轻咳,没好意思说,昨晚上被黎浅浅提醒后,今儿一早才命刘二去找人。

    黎漱决定回头要好好的赏刘二。

    又商议了小半个时辰,仆妇来问是不是要摆饭,黎漱失笑道,“瞧我,竟忘了你们远道而来,也没让你们先歇会儿。”连忙唤人领他们先去安置,梳洗后就先在房里用饭,晚上再设宴给他们洗尘。

    凤大公子客套几句,便带着兄弟随人去客房歇下不提。

    黎漱让黎浅浅和蓝棠回房吃饭,他则和四长老、蓝海一起用饭,席间话题自然是绕着藏宝图,四长老原本还想着,利用吃饭时间回去看看老婆,不过被藏宝图的事一搅和,就彻底忘了这件事。

    黎漱打算把藏宝图流出去后,就去给黎浅浅找药,蓝海忙交代他,有那些事情需要多注意下。

    “对了,藏宝图流出去之后,就帮你们换个地方住。”黎漱搓着下颌道,四长老不解问:“是有什么不便吗?”

    “就怕拿了藏宝图看不懂的人找上门来。”其实是不放心。

    四长老点头,“也好。”

    黎浅浅吃完午饭,又开始和藏宝图死磕,其实之前那几张,她觉得画很好,可是表舅他们都说不好,问他们是那里不好,他们又说不上来。

    蓝棠倒是觉得都很好,黎浅浅托着腮,没好气的看着她,“你根本就没仔细看嘛!都在看凤大公子,对吧?”

    “嘿嘿!”被直接挑破心事的蓝棠,丝毫不以为忤,反而拉着黎浅浅兴奋的讨论凤大公子。

    黎浅浅对此表示很无力,可是热情的蓝棠对凤大公子的婚事很是关切,或者该说她对凤大公子的一切,都很关切。

    打从回房后,她就拉着黎浅浅道,“你看他是不是瘦了?我觉得他之前没今儿这么瘦,他还要守孝多久啊?我跟你说,他穿红的最好看了,衬得他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什么好词都往他身上堆就是了!黎浅浅暗叹口气,凭心而论,凤大公子确实是好看,不过大概是长子的关系,责任重,所以总是板着一张脸,就是笑,也给人感觉怪怪的,不过蓝棠喜欢啊!不管凤大公子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喜欢吧?

    可是她看不出来,蓝棠对他的喜欢,是小妹妹对保护她的大哥的仰慕?还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

    没办法,前世的她对此没有研究,也毫无经验,所以她根本无从判断,她也不知道,就这样放任下去,会不会不妥,看来,她得把叶妈妈找来问一问了。

    蓝棠精神一直很好,叽叽喳喳说没完,黎浅浅老是被她吵得分神,桌上的羊皮又被她画坏了!算了,还是不画了。

    吩咐春江收拾残局,黎浅浅起身就走。

    “咦?你不画了?”蓝棠见她要走,连忙追上来。

    “嗯,困了,先去睡一觉,起来再画吧!”她不好跟蓝棠直言,因为她的干扰,她一直画错,今天一下午已经毁了四张羊皮了。

    蓝棠看她恹恹的,识趣的道,“那你快回去睡!我,我也回房歇午去。”

    “嗯。”蓝棠快步回房,云珠临走时,还特意看黎浅浅一眼。

    蓝棠因凤大公子忘形,云珠可没有,她方才一直在旁边侍候笔墨,自然知道黎浅浅一下午没有任何成果,都是被蓝棠拖累的,回去后要不要提醒棠小姐一声呢?

    春寿侍候黎浅浅歇下,之后转出来和在洗笔的春江道,“棠小姐不是比小主子还大吗?怎么做起事来还跟个孩子似的。”

    春江听着就想笑,春寿说蓝棠还跟个孩子似的,棠小姐可不就还是个孩子吗?而且春寿自己也才多大,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

    “棠小姐心里其实很苦的,平常时候全都压在心里,难得有让她喜欢的人,就随她去吧!”

    “可累得是咱们小主子。”春寿愤愤不平道,“教主可是丢了一堆羊皮让小主子画图,可你看看,才一下午就用掉四块,偏偏小主子不擅拒绝,要是棠小姐多来几回,小主子的差事何时才能办好啊?”

    说的也是,那回头还是提醒蓝棠一声为好。

    黎浅浅却没想那么多,在她看来,会被蓝棠所影响,就表示她定力不够,要再多多练习。

    躺在架子床上,睁眼看着床顶,黎浅浅深感自己定力不够,怪不得最近练功老觉得不得劲儿,她去问黎漱,不负责任的师父说,这是到瓶颈了,想突破,得看她自个儿了!

    这不是废话?她当然知道遇上瓶颈了,也知道要突破,只能靠自己想通,师父只能领进门,修行得靠个人,但她想要的是,他好言好语的安抚几句,让她的心能安下来,结果呢?啧!

    翻身把被子拉到颈下,黎浅浅长叹一声,不管了!睡觉!

    此时的凤家庄楼外楼里,苏侍郎在幕僚柳先生的建议下,写信给东齐皇帝,好不容易修改完毕,苏侍郎便起身边揉手边道,“就这样吧!我先回去歇一下,晚些再来重新腾抄。”

    柳先生躬身应诺,等苏侍郎走远,另几个幕僚才走过来,围到柳先生身边,“柳先生,您看,皇上会同意吗?”

    “当然”柳先生意得志满的扫了众人一眼,“如此一来,凤家庄若被拉拢过来,才是真正被皇上掌握在手中。”

    柳先生看着桌上的文稿暗叹气,苏侍郎看起来很体面,但实际接触之后,才会现,他行事毫无章法,而且轻重不分,眼界更是狭小,都已经提醒了,他还是把眼光放在儿女婚事上,要不是时运不济,柳先生也不会答应给苏侍郎做幕僚。

    看来还是趁早抽身离开为妙。

    苏侍郎还不知自己几个幕僚们已经开始在寻退路,心情很好的回房,打算歇个午再起来继续奋战,不想才踏进屋,就听到屋里妻子在小声劝哄长女。

    “奕哥儿生得漂亮,武功又好,人又聪明,等你们成了亲,生的孩子肯定也是漂亮的紧。”苏夫人相同的话已经翻来覆去说了又说,能说的词都已经被她说完了,可长女的脑子还是转不过弯来,现在只能干巴巴的劝说着。

    坐在旁边抱着一个香甜大苹果的苏芳遥,眨巴着大眼睛,一会儿看看娘,一会儿又看看姐姐,好一会儿,她开口打断母亲的劝哄,“娘,您别再说了,姐姐她是不会答应嫁给凤三表哥的,姐姐喜欢的是太子。。”

    “你怎么知道的?”苏夫人惊呼质问,苏琪遥则是羞红了脸跳起来要捂妹妹的嘴。

    “不许说,不许胡说。”

    苏芳遥身手灵活,反抓着要抓她的苏夫人为盾,闪避着姐姐的手,嘴上边不停的说,“您忘啦!咱们要出京城,皇后不是召我们进宫吗?您和皇后在忙,打我和姐姐去玩儿,就遇上啦!”

    苏芳遥把东齐太子与她们的偶遇,说得巨细糜遗,听得苏夫人也觉得太子是对长女有意思,可是皇后明明知道,他们夫妻打算把长女嫁到凤家庄,好为东齐拉拢凤家庄的啊?

    太子却又对苏琪遥有意……

    怕母亲不相信,苏芳遥急急转到娇羞脸红的姐姐身边,小手一掏从苏琪遥腰间扯下个桃红绣牡丹荷包,“小芳。”苏琪遥急了,伸手去抢,苏芳遥已从牡丹荷包里掏出一个较小些的墨青荷包,一样是圆形的,但较小一些,所以放在牡丹荷包中,完全没有露出来。

    “小芳!”苏琪遥眼都红了,“不要。”

    “姐,这是太子给你的信物,你到现在还不拿出来,不怕爹娘把你许给那个混蛋?那太子怎么办?”

    “那个荷包里头是什么?”苏侍郎开口问道,把屋里的母女三人吓了一跳。

    苏芳遥被吓得手一松,墨青荷包就要落到地上去,只见苏琪遥三步并做两步,把荷包接住,惊魂未定的她将荷包压在胸口直喘气。

    “拿过来。”苏侍郎道。

    苏琪遥抬头怯怯的望着父亲,“爹。”

    “拿过来我看。”苏侍郎见女儿竟敢抗命,声音一沉怒火隐现,苏琪遥不敢与之对视,只能怯怯的将荷包递过去。

    苏侍郎打开荷包一看,墨青荷包里是太子最常佩戴的双鱼佩。

    “这……”苏夫人抖着手指着玉佩,“皇后,和太子,这到底是何意思啊?”

    什么意思?皇帝授意他拉拢凤家庄,帝后都知晓,他们夫妻的打算,太子难道不晓得吗?若知晓,还故意给苏琪遥双鱼佩,是想用美男计勾着她,就算她嫁了人,还得念着他?好为他尽心卖力拉拢凤家庄吗?

    还是说,太子不知道帝后的打算,只是单纯倾慕他们家女儿呢?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家女儿是不是有机会成为太子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