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零四章 相帮
    跟凤庄主兄弟告辞出来,东平郡王顾不得和连襟叙旧,脚步匆匆径自离去,苏侍郎站在他身后,面色有些难堪,议事厅里的那个连襟推三阻四,而东平郡王这个皇亲连襟也不给自己脸面。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 Wく.く8★1★z W .★C★oM

    全都瞧不起自己!

    苏侍郎沉着脸回到楼外楼,苏夫人正在等他。

    “老爷,怎么样?”

    “怎么样?哼!一个个眼高于顶,东平郡王贵为皇亲,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倒也认了,可是他凤青州不过是个江湖人,我们看上他儿子,想要招他儿子为婿,他不说高高兴兴的应下,反跟我说,他们夫妻不干涉孩子的终身大事,要让他们喜欢谁就娶谁,我好言相劝说,儿女婚事父母做主的好,他竟跟我说,只要他们儿子说好,他们便做主去提亲。”

    摆明了他们夫妻不插手?苏夫人听了将手里的帕子几乎要绞烂了,“他也是这么跟郡王说的?”

    苏侍郎点头,与妻子商量道,“咱们家女儿什么脾气,咱们自家人最清楚,我怕她那臭脾气一上来,就摆脸给人看,我在想,是不是给她请个帮手来。”

    苏夫人闻言有些防备的问:“你想找谁来做帮手?”

    “还能有谁,自家姐妹嘛!”说的是他那几个庶女。

    “你休想,人家连咱们家的嫡女都不愿娶,你以为他们能看上你的庶女?”就算自己生的女儿嫁不成,她也绝对不会让庶女们得逞。

    苏侍郎恼了,他想了老半天,才想出这么个方法来,妻子却连考虑一下都不曾就否决了。

    “那你说,请谁来帮忙?”

    “反正请谁来帮忙劝解女儿,都不能找她们几个。”苏夫人抬手按着额角,“总之不能请年纪跟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来帮忙,万一被她们截胡,你说琪遥她受得了?”

    就是因为她那脾气,所以才想找个人陪着她,好时时提醒她,别随便动气坏了事,可是若最后,是陪着她的人入了凤三公子的眼,那他们一家可就哭都没地儿哭去。

    “那就只有找年纪大的。”还得辈份高,才压得住女儿。苏侍郎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边思考着,要不要捎信回去,请皇帝从宫里派给嬷嬷来照应长女?

    “咱们之前给她请的那个琴师?”

    “那女人虽有才,但恃才傲物,比琪遥更加清傲,不成,不成。”苏侍郎想到那女人竟是断然拒绝自己收她进门的提议,气就不打一处来。

    苏夫人不知丈夫对那琴师起了遐思,见他否决,也没多想,又提议道,“我记得族里有几个丧偶的妯娌,她们年纪大,又比琪遥高一辈。”应当管得住女儿。

    苏侍郎想了想却摇头,“不妥,她们几个青春守寡,让她们来陪琪遥,总不是个好兆头。”他想借长女这门亲平步青云,不想有一丁点瑕疵。

    苏夫人头疼的看着丈夫,“你这人,也太挑了。”女儿都是跟他学的,才会一副怪脾气。

    苏侍郎可不觉得自己脾气怪,与妻子又讨论了几个人选,却都不怎么好,最后苏侍郎起身道,“我去问问柳先生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苏夫人送走丈夫,才在心里抱怨,既要去问柳先生他们,怎么不早说啊!累得她在这儿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全做了白工。

    苏侍郎派人去请几位幕僚过来,他们商议了良久,还是没想出个好人选来。

    “大人,其实现在该急的,不是在小姐身上,而是那位凤三公子此刻人在哪儿?”

    苏侍郎脑子一转就明白过来了,若等他们讨论出帮手的人选,把派人接过来,然后才去打听凤三公子的行踪,可就失了先机。

    “我这就派人去打听。”一经提醒,苏侍郎便急不可待的要交代人去办,柳先拦了他一拦。

    “大人稍安勿躁。”柳先生一副高人样,让苏侍郎看了实在很想揍人,有话能不能直接说!

    “先生请直言。”

    “大人,东平郡王是否也想招凤三公子为婿?”

    “是又如何?”苏侍郎脾气上来了,柳先生忙安抚他,顺毛摸了好半晌,才让他稍稍平静下来。

    “大人,咱们凭心而论,大小姐与赵家两位小姐相比,着实不占优势。”

    实话总是伤人的。

    苏侍郎涨红了脸觉得颇为难堪,“那依先生的意思?”可是不忍不行,一路走来,他很清楚自己欠缺帮他出主意的人,柳先生正是他寻觅多时的幕宾,所以不能把人气跑了。

    他就指望这次的差事,让自己再次高升。

    柳先生靠过来,低声道,“大人,皇上的旨意是要您借联姻,拉拢凤家庄,好让他们能为皇上所用。”

    苏侍郎点头称是,柳先生退回椅中,捋着胡须作高人状,“大人,您应该把眼界放宽来,而不是局限儿女亲事上。"

    什么意思?苏侍郎再次感受到来自宇宙深深的恶意,欺负他不够聪明是不?

    另一个幕僚笑着提醒他,“大人莫非忘了,凤庄主甫丧偶不久。”

    “他虽有一义子,但终究非自己的骨血,若能有自己的嫡子,凤家庄庄主之位,便不好外传了不是?”

    苏侍郎沉吟良久,久到柳先生他们都要担心,苏大人是不是没听懂啊?

    “你们的意思是,让我把女儿嫁给凤庄主?”

    与凤三这毛头小子相比,凤庄主虽然已经年纪一大把,但他握有实权,是凤家庄的实际掌权者,琪遥一进门,上无公婆,只有一个姨母兼妯娌,凤庄主居长,就算姨妹再怎么不喜,也不好和长嫂兼妯娌起冲突,只要她能尽早生下嫡子,老夫自来疼幼妻,那个不着调的继女嫁出去后,琪遥的日子可就好过了!

    “可是琪遥她,才十八岁,叫她嫁个年纪老大的武夫做续弦,我怕她会不乐意……”

    柳先生几个齐齐抚额,都已经跟他说,别局限在儿女亲事上,他怎么还想着把他女儿嫁到凤家庄呢?

    “大人,您和夫人那么疼爱大小姐,又怎忍心让她嫁个老夫做续弦?”

    “就是,还有个不省心的继女,听说她母亲是被这不肖女活活气死的,大小姐自幼就是您和夫人手上的掌珠,可能应付得来那样一个继女?”

    苏侍郎懵了,不是你们劝我,改女婿人选的吗?怎么又说这样的话?

    “大人,您难道忘了长平公主?”

    “长平公主?”皇上第八女长平公主?这事与她有何关系?

    柳先生觉得自己应该要好好思考一下,要不要继续和苏侍郎混下去。“大人,我们要进南楚时,不是接到消息说,长平公主的驸马意外坠马身亡。”

    苏侍郎还没反应过来,长平公主守寡了,和凤家庄有何关系?

    “大人,长平公主不正是凤庄主继室的最好人选吗?”

    把公主下嫁给凤庄主,把凤家庄直接和东齐皇室绑到了一块儿!有长平公主吹枕头风,还怕凤家庄不尽心尽力为东齐皇室效命?

    “大人,您若促成这事,当记功,若日后,凤家庄仍拉拢不过来,皇帝也怪不到您头上来,他自会去找长平公主算账。”

    到那时候,长平是凤家庄的主母,她都劝不了凤庄主,苏侍郎又能拿凤庄主如何?

    苏侍郎一听,有道理啊!而且姨母变妯娌,也确实很奇怪。

    只是,如此一来,要怎么跟妻子交代,准女婿飞了,他还要帮长平公主牵红线,让她嫁入凤家庄。

    想到妻子可能会胡搅蛮缠,苏侍郎就感到头一阵阵刺痛。

    当苏侍郎和幕僚商量着怎么进行时,东平郡王的人也前往码头,想要查明凤家庄楼船的去向。

    东平郡王夫妻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招凤三公子为婿,除了为女儿着想外,更是因为不想输给苏侍郎,他贵为皇亲,堂堂的郡王,怎么可以败给个小小文官,让他们把他们相好的女婿抢走!

    除了命人去查凤家三兄弟的行踪,一方面又让妻子帮女儿们订做新的衣饰和饰,务必要让女儿们出色动人。

    凤家三兄弟则在镇江码头下了船,先去黎漱在镇江城的宅子,得知他们不在,问明了去处后,便先往镇江城外的货栈去,看过货栈后,一行人就往江羡城去。

    抵达江羡城时,正好和黎浅浅他们不期而遇。

    黎漱对他们三兄弟的印象,绝对要比四长老夫人要好,所以他面无表情的打走四长老夫人,便邀他们三兄弟,一起去江羡城的货栈参观。

    才到货栈,四长老就被掌柜请走了,黎漱便把要私造藏宝图的事,跟他们三个一说,凤三立刻热烈响应,“好啊!好啊!这个好玩,大哥,我们就帮一把吧?”

    凤大和凤二两个抬袖掩面,他们不认识这熊孩子。

    黎漱和谨一挑了几个地点,由黎浅浅负责制图,做出来的藏宝图倒是几可乱真。

    “这里面不会真有宝藏吧?”凤二公子拿着藏宝图边研究边问,要是误打误撞把真宝藏拱手让人,事后会不会郁闷的捶心肝啊?

    黎漱失笑,“不会,这几个地方,都是我小时候练功的地方,地处偏僻不说,还有我祖父排的阵法,把藏宝图散出去前,我们先把我祖父收集的秘籍摆进去。”

    “武功秘籍?”凤三公子眼睛亮闪闪的问。

    “嗯。”黎漱见状不由一愣,“你对武功秘籍很有兴趣?”

    “只是好奇而已,我可以帮你的忙喔!只是,能不能让我先看过一遍?那些秘籍。”凤三打商量问道。

    “成啊!”黎漱很大方的答应了,凤三对那些秘籍有兴趣是好事。

    因为他怕,那些人会对他祖父花了精神收罗的秘籍没兴趣,他们只对金银珠宝有兴趣,所以在现藏宝地点没有金银没有珠宝后,会恼羞成怒的毁了那些秘籍。“你若看到什么有趣的,可以直接留下来。”

    黎漱大方的加码,凤三开心的应下,凤大和凤二交换一眼,真是不想承认,这家伙是他们两个弟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