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百零三章 帮手
    承平十二年秋,北晋皇帝调镇西大将军率五十万大军,镇守通往西越的紫阳关,同年,趟国皇帝将原镇守天险关的武威大将军回京,另派武夷大将军前往天险关镇守。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くw W√. 8 1√zW.CoM

    南楚则召回助赵国攻打西越的神威大将军,并将他的长孙调往当地驻守。

    同年秋,赵国东平郡王与东齐吏部侍郎一前一后,前往南楚。

    南楚皇帝早在接到消息时,就召来内阁咨询,知晓他们两家与凤家庄有亲,不禁有些讶异,随即便令将人看紧了。

    这两位倒也不拖拉,东平郡王自赵国边境入南楚之后,还先行去拜访岳父,商家堡就在赵国、南楚与东齐的交接处,待了将近十天,才继续南下南楚京城,而东齐吏部侍郎苏以望入南楚后,就马不停蹄赶往南楚京城。

    “你们说,他们此来的目的为何?”南楚皇帝搓着下颌若有所思的问。

    “听说,他们二位的夫人都有意招凤公子的次子为婿。”

    南楚皇帝听了很是不悦,凤家庄三位公子的盛名,他早有耳闻,因为宫里的姚妃、纪妃和田妃都曾有意招他们为婿,只是被皇帝打了回票,凤家庄是江湖人,怎能招他们为驸马?

    最重要的是,皇帝不敢贸然赐婚,因为不确定凤家会不会给他面子接旨,要是人家不给脸,那皇帝是要把人家给砍了,好挽回面子呢?还是就怂了呢?再三思量之后,皇帝自认两种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就算公主们哭闹着要嫁,他还是没点头。

    后来为了让她们死心,皇帝极其快的将她们许婚,远远的嫁了出去,免得嫁的近犹不死心,进而闹出丑事来,她们不怕丢脸,皇帝怕。

    但是这不代表,他乐见凤家庄与别国的高官显贵结亲。

    “凤家庄是怎么打算的?”

    “此前凤公子夫人一得知,那两位夫人有意招婿,就把儿子们和侄儿打出庄了,听说他们上了凤家庄的楼船,却不知他们去向。”

    凤家庄在江湖中的势力不容小觑,朝中自有人关注他们的动向,凤家庄有数艘楼船行走于楚江中,他们盯着楼船,只知凤家三位公子上了船,却不知他们是一直待在船上,还是中途离开改走6路,因此要估算他们去向,着实有些困难。

    南楚皇帝无奈,转换话题,改议起神威大将军祖孙换防一事,神威大将军年事已高,早在之前就曾将他调回京来,只是西越军反复无常,赵国的镇守将军只会抢功,尤其是那个武威大将军,每遇战事,总让南楚的军队冲在前,一场仗打下来,南楚的将士死伤惨重,赵国的军队却安然无恙。

    不过近几年,南楚的将领也磨出来了,除了神威大将军外,还有几个出色的将领,神威大将军这回向南楚皇帝请命,一方面是想让自家孙子多些磨练,另一方面也是怕自己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孙子根本接不下自己的棒子,压不住那几个出色的将领。

    其中最让他忌惮的,是近两年才冒出头的徐光林,此人年近三十,带兵很有自己的一套,还有姓黎的一对父子,当老子的有勇有谋,一套枪法耍得很是凌厉,战场上建功无数,那个儿子嘛!神威大将军自认识人无数,但却看不透这个年纪虽不大的小伙子。

    最可怕的是这小伙子,比他们这些老兵油子脸皮还厚,打完仗立刻叫人打扫战场,等到赵国的士兵过来要收拾战场清点收获时,战场上早就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死掉的战马,都被抬去伙房让伙夫们收拾收拾,给大伙儿加菜了。

    南楚的兵卒们很开心,收刮了西越兵的装备及武器,他们活命的机会大增,不过赵国方面就十分不痛快,只要南楚参战,他们就半点油水都捞不着,更别说加菜了!

    气死了!气死了!

    武威大将军好像就是因此,被气了好几回,导致身体不适,听说八月底时,他又被那黎姓小将军气着了,差点就在战场上出事,赵国皇帝才会将他调回京,毕竟那是他亲舅舅。

    不想被太后唠叨,就要保住他老舅的一条命。

    南楚皇帝暗暗嘲笑赵国皇帝,贵为一国之君,还得处处受太后掣肘,却不知自己也正被赵国皇帝耻笑。

    此时的赵国宫中,赵国皇帝正在和宰相及阁老们议事,“你们说东平郡王此行能否成功?”

    “自然能成!东平郡王一心为君,郡王的两个女儿不止漂亮大方,还知书达礼,郡王择凤家三公子为婿,他们只有欣然接受的份,那敢拒绝啊!”抢先话拍马屁的是赵国的礼部尚书。

    旁边两位老臣互相交换了一眼,嘴角微撇略有不屑之意,赵国皇帝倚重的谢宰相则道,“东平郡王妃家教甚严,老臣家的嫡长孙媳就是他家嫡长女,自进门后便恪尽妇道相夫教子,很知进退,相信她的妹妹也差不到那儿去。”

    赵国皇帝听了大喜,“好,好,好,爱卿说的好,朕也相信,珏中家的闺女儿是顶顶好的。”等她嫁进凤家庄后,定能为他把凤家庄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里。

    “朕听说,南楚的公主们,曾想招凤家公子们为仪宾?”

    “是,不过南楚皇帝没答应,还因此将几位公主草草嫁,嫁的都是远镇边疆的文臣或武官家。”

    “南楚皇帝胆子也太小了!枉费凤家庄就在南楚京城中,他竟不敢下旨给女儿指婚,真是太窝囊了!”

    在赵国皇帝看来,只要皇帝旨意下了,所有的臣民百姓谁敢不从?他可是皇帝啊!

    却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皇帝又如何?惹毛了这些江湖高人,禁宫中高来高去取其性命,并非难事!

    只是有没有这个必要,去取一国皇帝的命罢了!

    赵国皇帝不知天高地厚,不代表他的臣工们也同他一样无知,听到皇帝说这话,都不禁为皇帝捏把冷汗,并暗暗庆幸,他们赵国公主们不像南楚公主们轻浮,看到个男人长得好,就吵着要嫁。

    却不知他们庆幸得太早了,赵国公主们没有吵,是因为些江湖贵公子们甚少出现在赵国,但,她们闺中都看过一本书,叫江湖名人录,她们对江湖名人们其实是如数家珍。

    最新一期的江湖名人录里,竟然出现赵国的东平郡王及东齐的吏部侍郎的大名,等看到内文,不少人愤怒了!他们竟然想逼凤三公子娶他们的女儿?他们的夫人和女儿真是不要脸,死赖在凤家庄不走,还把凤三公子兄弟全给逼出庄了?

    这两家究竟是什么来历啊?怎么敢这么做?

    看到内容的苏家姐妹,羞恼万分,苏琪遥哭了一个晚上,眼睛都肿了,而赵家姐妹原本因为自家上了江湖名人录而洋洋得意,待晓得内文后,气得砸了一地的物什,凤家庄众管事心疼死了!

    “这么败家的娘儿们,可不能娶!谁家娶了谁家倒霉。”管事看着清单心头滴血,其他管事也点头附合。

    议事厅里,东平郡王和苏侍郎脸色铁青,上坐着的凤庄主兄弟则面不改色。“真是不好意思,拙荆才去世不久,小犬还在孝中,尚不能议婚。”

    凤庄主对东平郡王二人道。

    东平郡王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来,心说,老子又不是要招你儿子为婿,你急什么?一边拿眼去瞄凤公子,那是你儿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只见凤公子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完全无视东平郡王投过来威逼的眼神。

    苏侍郎扯着嘴角笑了笑,“凤公子,不知您意下如何?”

    “不如何!我早就答应我儿子了,他们的婚事,他们自己做主,他们喜欢谁想娶谁就娶谁,我和他们娘亲不插手。”

    凤公子夫人被两个姐姐吓到了!干脆撒手不管,省得那些想当她媳妇的女孩们,老跑到她跟前来献媚,一个个装模作样的,看了真烦,偏偏还得端着样子,不能朝她们火。

    凤公子心疼妻子,便去信和儿子们商议,亲事交由他们全权做主,相好了人,跟他们两老说一声,他们就负责去替儿子下聘,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那等品性不良的,他们两老可不依啊!

    现在被人问到脸上来,凤公子便笑眯眯的把这话砸出去,苏侍郎被砸得头晕眼花,满眼不可置信的瞪着凤公子,这家伙没病吧?

    “您夫妻是他们的父母,婚姻大事自是要由父母做主的啊!”

    “我们是啊!他们自己看中了,跟我们说,我们做主去提亲。”有什么不对吗?

    苏侍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有你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爹娘的吗?

    东平郡王却从中看到了好处,如果真如凤公子所言,那么只要他家女儿把凤三给搞定,日后就不愁婆媳问题,也不用担心凤三会不肯常驻赵国,他们夫妻也就不用忍受女儿远嫁之苦。

    多好啊!

    当下便打定主意,全力支持女儿们去追凤三公子。

    梦想从来都是很美好的。

    东平郡王想得很简单,他的女儿自小在宫中长大,对皇帝、皇后、太后及宫中嫔妃都应付自若,要收服一个不到二十的年轻小伙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就是怕苏家女儿从中破坏,回头得跟妻子说一声,千万不能让苏家女和女儿们同行才是。

    苏侍郎也反应过来了,他倒是没那么乐观,自家的女儿自诩是文官之后,看来端庄娴淑,骨子里其实极清高,她能咽下傲气,低下高傲的头颅,去跟个江湖小子示好吗?

    不成,不成,看来他得给女儿找个帮手,要不然办不成皇帝交代的差事,只怕他这侍郎之位就坐不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