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九十五章 落成
    恶仆欺主一案既已逮到人,又有人证、物证,方妈妈及小娟的刑罚很快就定下来了,都是斩立决。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许芳蕙得知后,有些怔忡,总觉得她们罪不至此,尤其是小娟,她不过是一个不到双十年华的小丫头,不过是跟着人跑了,便得担上这样的重罪。

    高氏却是额手称庆,钱回来了,东西也回来了!哦,当然,得给那些辛苦逮人的衙差和审案的县令一些回馈,但总比全然落空要强。

    方妈妈被判斩立决,她只有高兴的份,该!谁叫她背主欺上。

    至于小娟?原本她对这丫鬟不以为意,后来晓得女儿竟是叫她唆使,才动了春心的,气得差点叫人去牢里修理她一顿。

    亏得柯妈妈和夏莲费了不少功夫把她给劝住。

    柯妈妈还道,“夫人放心,那贱丫头在牢里不会好过的。”

    那些管牢房的,怎可能放过那样鲜嫩娇美的小姑娘?他们就算把她弄得半死,那丫头也求告无门,毕竟是已经被判斩立决的死囚了!

    若是在京里,有家人去探望,牢头和差役们或许不敢做得太过,可惜她们不在京中。

    高氏闻言方开怀道,“该,叫她教坏了我女儿。”

    但凡为人父母的,都不愿相信儿女会做坏事,一定都是被人带坏的,更何况许芳蕙会昏头,真是被小娟给唆使的,高氏自然乐见她倒霉。

    柯妈妈和夏莲将她安抚后,外头就有丫鬟来报,说是京里来人,要接她们回京。

    “谁?”高氏略感忐忑,话声方落,就见儿子掀帘入内。

    高氏惊喜万分,“你怎么来了?”

    许芳贵心说,每每派人来接,您都不肯回,父亲又不能亲来,我不来,还有谁能来?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儿子想您和小妹了!”又问起方才进城时,听到的那件官司,高氏羞惭低头不语,怎么跟儿子说,自己竟然会被下人瞒骗,被拐骗了这么多钱?

    许芳贵没听到母亲的声音,不禁大感奇怪,母亲怎么没有说话?平日遇上这种事,她不是最喜欢说些风凉讽刺的话吗?

    抬头一看就见母亲含羞带怒的样子,心里一咯噔,难不成……传言中的京里来的夫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想到这儿,不由拿眼扫了屋里侍候人一眼,不见方妈妈,记得传言中恶奴夫家姓方!他忽然觉得头晕,他娘能有多少私房,让方妈妈觎觑?

    想了想,便遣退众人,小声询问母亲,待晓得方妈妈卷走的不是几千两、几万两银子,而是近百万两,他忽感腿软,忙扶着桌子找了张椅子坐。

    “您怎么会想到去报官?”一般来说,遇上这样的事,都是派人把人抓回来,然后私了,怎么会闹上官府去?

    高氏连连摆手,“不是我的意思,是教主做的主。”

    许芳贵头疼不已,他总算从母亲口中知道那笔钱是父亲的私款,打哪来的不得而知,但以父亲的职位,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笔财产的,他觉得教主做主让母亲去报官,是有其目的的,是想坐实父亲拥有这笔钱,而钱的来路不明?好借此想扳倒二长老?

    若真是如此,也未免想得太天真了!

    许芳贵对教主隐隐有些失望,强打起精神,跟母亲说父亲已为小妹定下亲事。

    高氏震惊不已后,勃然大怒,她的女儿,怎么婚事不经她同意,就又给定下了?

    “您能怪父亲吗?”许芳贵目露讉责,“若不是您带着妹妹远行,还迟迟不归,父亲几次派人来接,您都闹脾气不肯回,父亲急了,只得自个儿拿主意,看太府谢主簿的三儿子好,年纪轻轻已是举人,人长得斯文俊秀,而且他家夫人也曾见过妹妹,便定下了。”

    许芳贵又细数了谢三少爷的种种,听起来就是个样样都好的好女婿范本。

    只是对高氏来说,终究意难平。不免对着儿子抱怨丈夫几句,许芳贵只得柔声安抚她,待把母亲安抚好,便请她着人整理行李,许芳蕙的婚事已定,该回家备嫁了。

    高氏连连点头,等不及儿子离开,已经高声唤人进来整理行李了。

    许芳贵见母亲开始忙起来,放下半颗心,板着脸叫柯妈妈带路,他要去见许芳蕙。

    这次的事,全是她搞出来的,一个大姑娘家耳根子这么软,被个丫鬟三言两语就哄得找不着北,不好好的教训,等她出了门子,要怎么在婆家立足?

    许芳贵忧心不已,觉得大哥真是聪明,早就避开去,对继弟妹们不亲近,也不想亲近,更不想插手管他们的事,偶尔写封信回家,只要信里周到的个个都问候到,礼物也人人有份,父亲就直赞他好。

    胡思乱想间,来到许芳蕙的屋子,许芳蕙在知道二哥来了,就一直悬着心,自小就是二哥负责管着她和二姐,大哥是个诸事不沾手的,大姐蕙资兰心,人人都说她好,她未出阁前,家里大小事,都是她在做主,她娘根本碰不到。

    她嫁人之后,管得就更多了!

    幸好她早死!许芳蕙对这个继姐完全没好感,只记得她在的时候,她们母子几个被管头管脚,一点自由都没有,许芳穗死后,高氏才终于接手管家。

    高氏想不到许芳蕙早就在自己身边安插了棋子儿!她已不记得,自己会把丈夫票号的印信偷带出来,全是因为方妈妈的一席话所致!

    许芳贵一进门,就把侍候妹妹的丫鬟全赶了出去,然就劈头盖脸的狠狠的训斥了妹妹一番,骂得许芳蕙哭都不敢哭出声来,只能小声啜泣。

    “父亲已为你订了门亲事,等明年开春就嫁过去。”

    “不要!”许芳蕙冲口而出。

    “由不得你不要。”

    “可是我,教主,他,我!”许芳蕙羞窘得语无伦次,许芳贵听了却似火上添油。

    “这是教主下令,要求父亲尽快把你嫁出去。”许芳贵连说都觉得好丢脸,妹妹这样撵着教主跑,不想人家教主对她完全无意,真是羞死人了!

    许芳蕙闻言如遭雷击,“怎么会?”

    “怎么不会?”许芳贵懒得跟她说,甩帘出屋,见一院子人战战竞竞的望着自己,心里盘算着,这些人全都清理掉,重新给妹妹挑些好的,万不能再生小娟和方妈妈这种事情。

    黎漱这厢知道案子落定,原想撂开手不管了,可听闻方妈妈和小娟的事情,黎漱又不放心侍候徒弟的人了!

    春江、春寿两个他不担心,但留在镇江城里的素月等人呢?

    想起这些烦心事,黎漱心情就很不好,可又不能真撒手不管,认命的担起奶爹的差事来,让人盯着素月她们几个。

    黎浅浅则完全没功夫想太多,除了练功,还要跟着黎漱视察货栈,江羡城与庆州山区间的道路,已经开始在修整,因有人供给一餐,让服役的百姓不用为午饭烦恼,给的吃食都很扎实,顶饿,有时是杂粮饭,有时是白饭掺杂粮,每五天有肉菜,虽然少不了狡猾之人,不过有衙差看着,倒也没闹出乱子来。

    其他地方的官员见了,不免心动,但不敢朝瑞瑶教出手,便依样画葫芦,应用在他们的辖区内,被迫募款的商家心里不悦,却不敢反抗,只在心里把黎漱及四长老骂了个狗血淋头。

    黎漱和四长老表示,不痛不痒的!

    直到路修建好,百姓们尚体会不出好在哪儿?但往来行商心里却明白,路建筑好了,他们往来运货,可就省了不少力气!

    以往每逢雨季,道路会变泥泞,这不用说,大家都晓得,不管夯得再扎实,只要大雨一冲刷,不是有地方塌了,陷了,就有坑坑巴巴的走不快,赶得急了,还可能伤了马蹄、驴腿,做的扎实尚且如此,那要是做的不扎实,结果可想而知。

    但因有商家替服役百姓出饭钱,服役的百姓觉得这些商家感谢他们的付出,做起来便勤快不少,而负责的小吏和衙差们也都得了好处,做事能不尽心吗?没看到那些来负责煮吃食的,都是商家请来的?若他们不尽心,回头他们回去跟上头告状,他们就得跟这美差道别,再傻,也知道该怎么做。

    有此良性循环后,大家都得利,做起事就快得多。

    于是,秋风起,庆州山区的货栈也落成了。

    黎漱和四长老一起剪彩,第一支商队也同时向江羡城的货栈出。

    不少村寨的人背了装满农产的背篓,来货栈卖东西,一进货栈的大门,就有人查看背篓里的农产,然后派人领他们去收货的地方。

    清点、称重、结算、付钱,负责的人度又快又好,领到钱的人还有些懵,还是货栈的人领他出去后,他才醒过神来。

    手上的单子和沉淀淀的钱袋,清楚的告诉他,他不是在作梦。

    而货栈里的人,将称重完的农产运送入库,整个货栈井井有条,人人各有所司,看得四长老有些傻眼。

    “怪不得小主子之前要叫他们排练。”

    “嗯。”黎漱点点头,扬起眉道,“也不看是谁的徒弟。”

    “呵呵,这个可不是您教的吧?那是她娘教的好!”

    黎漱略有些低沉,不过又立刻笑咧了嘴,“她娘可是我表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