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九十二章 底气
    瑞瑶教四长老大手笔的兴建货栈的消息早就传开了,而且教主还特意前去关心,得知消息的三长老很是不悦,尤其听说,教主那个小徒儿时刻跟在教主身边后,更是让她窝火。★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w W.81zW.CoM

    “小姐,喝茶。”侍女南烟神色淡淡,端了杯凉茶给她。

    三长老接过茶,抬头望出轩窗,窗外似锦繁花,嶙峋奇石与老松相映成趣。

    颜家在梅州兴昌县颂城的咏香园,是她父亲从祖父手中接过长老一职后,特意请了高人设计兴建的,房舍非常精致秀丽,而此宅最大的特点,不在房舍,而是在造景。

    曾有人说,颂城的咏香园堪称南楚园林翘楚。

    那是她爹颜纪慧特地为她娘张友香建造的,她娘生了她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当时药堂堂主蓝志便建议她爹,带她娘南迁,来到梅州时,被兴昌县颂城的梅所吸引,因而便在颂城购地建屋。

    三长老有时会想,若当年她没有随父母搬到颂城来,是不是就不会和教主产生隔阂,不过想也知道,她爹娘是不可能将她留在莲城,自己搬到颂城来,毕竟他们就只有她一个孩子。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娘会先走,不想,在她及笄的前一晚,她爹意外身亡,她娘知道消息承受不住打击,跟着走了。

    如果当年,蓝老堂主没有建议他们南迁,是不是她爹那日就不会意外身亡?或许现在她早就嫁给黎漱了?

    摇摇头,不愿再深想下去。

    三长老轻抿口茶,茶水苦涩,微着眉头放下茶盏,“许分舵主夫人母女回京去了?”

    “没有,还死赖在镇江城里,听说她们一直想住到教主的宅子里去,不过被宅子的管事给挡了,说那是教主的私宅,没有教主相请,外人不得入内。”

    哼!自取其辱。

    却不敢去想,若是自己亲去,是会如许家母女一样,被堵在门外不得其门而内?还是会被门子笑吟吟的迎进去呢?

    南烟静立一旁,连头也没抬,由着三长老想着自个儿的心事。

    外头响起轻盈的脚步声,外间的丫鬟们此起彼落的问候着,还有一管清脆如莺啼的回应声。

    不一会儿,门上的竹帘被人撩起,进来一个俏丽的大姑娘,姑娘灿笑如花的捧着一个插着黄色腊梅的白玉花瓶,“小姐,小姐,这是小表小姐插的,特意让奴婢捧回来送您的。”

    三长老看了一眼,白色的花瓶里插着带绿叶的黄色腊梅,确实是很好看。“搁着吧!”她指了北窗旁的高几。

    “是。”南荃笑吟吟的应下,轻盈的走到高几前,把花瓶放下后,还不时的调整方向,嘴里还哼着小曲儿,看来心情很好。

    南荃好不容易弄好,笑着转头想对三长老说什么,却见三长老正和南烟低声说话,也不知在说什么,南荃竖起耳朵,却半点都听不见,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暗恼自己学艺不精,更暗恨三长老为何老是要和南烟咬耳朵,她们能有什么事需要瞒着自己?

    绞着手里的丝帕,南荃等了好一会儿,才凑上前去,“小姐,您和南烟在说什么啊?”南荃娇娇的问,

    三长老这才转头看她,“你今天又出去了?”

    “是,奴婢给小表少爷和小表小姐送夏裳过去,还有怯虫的荷包。”南荃心道,小姐不是要怪罪自己,没说一声就擅自出府吧?

    三长老看着她良久,才道,“有舅母在,难道还会少了他们兄妹两穿用吗?”

    南荃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啊!舅夫人上了年纪,表少奶奶又去世多年,府里没有个执掌中馈的主母,那些下人会尽心侍候两位小主子?”

    那也用不着你一个丫鬟去献殷勤!三长老心说,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朝南荃摆手示意她退下,南荃心知今儿自己惹恼小姐了,没再开口老实的退下。

    等她走远了,南烟才劝三长老,“小姐,南荃姐姐年纪不小了!”

    “我晓得。”三长老有些疲倦的道。

    当年陪着她走过父母丧期的几个丫鬟,早就已经嫁人为妻,其中有一个因难产过世,一个回府来当管事妈妈,一个嫁给自小订亲的表哥,夫妻两帮她管着她娘的陪嫁庄子,一个高嫁,随夫家去了京城。

    那几个丫鬟嫁人后,再招进来的大丫鬟也都出阁了,南烟和南荃是又再进府侍候的,原本是四个人的,但南茗因病过世,南蔚则是因替她挡灾而亡。

    所以她便没再补缺,身边就只有南烟和南荃两个侍候,南荃比南烟大,今年十九岁了,在颜家侍候的丫鬟,满十八岁就会被放出去婚配,早几年她就和南荃、南烟说过,若她们有中意的对象,来跟她说,她会将她们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南烟直言自己还小,南荃则是说她想要陪着小姐,小姐的终身还没有着落,她就陪着小姐不嫁人。

    话说的很好听,很贴心,但三长老总觉得有些别扭,可又说不上那里不对,问南烟,南烟只摇头道不知。

    南烟是四个南字辈丫鬟里最小的,却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三长老心里只有一个男人,去年自总坛回来后,三长老曾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稍稍回复,只是还是和以前不同了!

    而南荃,南烟暗叹口气,她就像去年去总坛前的三长老,藏不住心事,要不是三长老去年受了打击,心情不好,否则早就现南荃的不对劲了。

    南烟不好跟主子明说,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一二,看三长老的脸色,似乎已有所察觉,她便不再提,转而说起铺子的事情来。

    说着说着,忽然三长老道,“你说,咱们若同四长老一样,建起货栈来,教主他……”会不会也会前来关切?

    所有人只知,四长老突然心血来潮,一口气连盖六座货栈,其中就有两处座落在教主暂住的镇江城及镇江码头,外人只是觉得奇怪,四长老好端端的为何要盖那么多货栈?

    其他人却道,四长老太可恶了,竟然用这种方式来巴结教主,要不然他大可把货栈盖在其他地方,而不是盖在镇江城和镇江码头外。

    没有人晓得,盖货栈是黎漱的主意,当然也就没想到他要建商队,二长老虽与他一起去金家观礼,却不知教主与金子尧合作,只知教主似与金子尧交情匪浅。

    要不然他不气死才怪!

    四长老建货栈的事传到他耳里,他也只以为四长老是因手里的货物压手,想此来纾解库存压力,他还在家里,大肆嘲笑四长老,“他要早早把手里那些货交给我,又怎会需要建什么货栈来存放。”

    何蘅威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因为祖父总说四长老头脑简单四肢达,要不然怎么会傻傻的被祖父拐了这么多年,而毫无所觉?想想自家似乎是从去年年中之后,就没再从四长老手里拿货了。

    前年明明还合作的好好的,去年却……想到教主似乎和四长老很要好,该不会是,教主看出祖父一直在坑四长老吧?

    如果是这样,那么四长老忽然大手笔盖起货栈来,不会也是教主在背后谋划的吧?

    只是就算如此,四长老手里那些货,能压着不交给他家商队去卖,也就只有那些饰品和药材,那些杂粮可不经放啊!就算把那些杂粮运出庆州山区,江羡和镇江两城可消耗得完?

    还不是得放到变成陈粮!价格直接掉三成,划得来吗?

    他却忘了,二长老向四长老买他手里的货物时,可是压低到市价的三成不到,就算变成陈粮,也还有市价的七成,远比卖给二长老多赚四成,当然,若因丰年产量大,市价下跌,自然是赚得不多,但也比卖给二长老来得划算。

    何蘅威想到的,二长老自然也想到了,只不过他不认为教主会花心思在做生意上头。

    四长老会建货栈,八成又是他老婆想的辙!没见过世面的内宅妇人,能有什么好主意?盖了货栈,也只是把东西存放在里头罢了!他等着四长老入不敷出时,再来狠宰他便是。

    他召来手下,开始计划,等收到四长老手里的饰和药材时,要往那里去销货,还有那些杂粮,要运到那里去卖才能卖得高价。

    想要只需花比之前更少的钱,就能取得四长老手里的货,二长老就开心不已,底下的人见他高兴,也纷纷拍捧起来,并且不忘狠狠的踩一踩京城分舵许分舵主,这老小子竟然让妻女跑去巴结教主,惹二长老不高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还不知自己被同僚狠踩的许分舵主,正焦急的为小女儿的婚事张罗着,教主传讯给他,让他尽快把女儿嫁出去,不然就别怪他叫二长老帮他一把。

    这个威胁,可真是戳到许分舵主的软肋上了!妻子为什么会改变心意,帮着女儿巴上教主,不就是为了不愿再让二长老插手她儿女的婚事吗?可现在没巴上教主,反把教主惹火了,不知她们母女两个在镇江城做了些什么?怎么让教主恼了她们母女?

    他早就在帮女儿相看婆家,几次派人去镇江城接人,妻子很是强硬不肯回来,他在京城鞭长莫及,只能不断派人去接,但不管派谁去,面对不肯回京的主母,谁也不敢使出强硬手段。

    现在教主了狠话,叫许分舵主心慌不已,这下完啦!没能招教主为婿,还把教主惹毛了!也不知妻子是哪来的底气,硬扛着不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