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九章 变故
    红澄澄的夕阳高挂在天上,映着江面一片金,眯着眼远眺,还能看到远方村庄袅袅炊烟,一只鸟儿自江上划过,再飞起时,爪子上一尾兀自挣扎想逃出生天的大鱼,鸟儿振翅高飞,鱼儿渐渐不再挣扎,直到鸟儿的身影消失在天际,黎浅浅才把手放下。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W★.く8√1 z★W√.CoM

    “看清楚了?”黎漱舒服的半躺在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这张躺椅是黎浅浅让人去做的,自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所看到的家具,全是方方正正,不像现代讲求什么人体工学,宅嘛!家里条件好,她自然是要求怎么舒服怎么来。

    之前手里没人没钱,想做什么,得过村长他们那一关,毕竟人家是为她好,替她把钱守住,不让乱花钱,所以她就很老实。

    可是进了京,教主有钱有人,不改善一下生活,总觉得对不起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勤奋啊!

    所以她就画了个草样,让谨一交给刘二找人去做,她画得不好,也不敢画得太过先进,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躺椅,可坐可躺,放在甲板上正合适,只不过……

    她有些哀怨的瞄着黎漱,一拿回来,就被表舅给征用了,抢都抢不回来,更可恶的是,刘二奉命又弄了几把,但是没有她的份。

    因为她表舅说,“女孩子家就是要讲究仪态,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懒散,将来怎么嫁人啊?没人要的。”

    黎浅浅真想给他扎小人,为了把椅子,跟她讲究起女孩子的仪态?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他一直在准备把教主之位甩给自己。

    她要真当了教主,有人敢娶她为妻?

    愤愤的走到摆在黎漱身边的长案后,“看清楚了。”抓起一支小楷,在长案上画了一半的画纸上落下一笔,再添一笔,一个V字,再在V字的顶端轻点了下,好吧!点的有点用力了,看起来太明显!

    蓝棠坐在旁边的椅子看杂书,探头看了下,不禁捂嘴笑出声,“你这鸟抓的这是什么?”

    “大肥鱼。”黎浅浅一本正经的说,蓝棠噗哧一笑。

    “这也太肥了吧?”蓝棠笑问,“还是你中午想吃鱼?”

    “嗯,想吃鲜鱼,还有鲜虾。”黎浅浅点头回应道。

    蓝棠伸手戳她额头,“你想得也太美了,这时节那来的大肥鱼给你吃,要有也只有小鱼了。”

    黎浅浅回以一笑,动手收拾笔墨。

    “对了,春江她们呢?”

    “跟叶妈妈在忙呢!”黎浅浅头也没抬的回道,蓝棠看黎漱一眼,现他睡着了,正要叫人拿东西来给他盖,就看见谨一远远走来,臂弯上还有件深蓝色的披风。

    “你表舅睡着了。”

    “嗯。待会让谨一搬座屏风过来挡风遮阳。”黎浅浅侧头看了下道,谨一正好来到跟前,听到这一句忙点头应下。

    收拾好东西,黎浅浅就和蓝棠回房去,谨一朝暗处招了招手,就有人跟了上去。

    黎漱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两个小丫头回房了?”

    “是。”谨一回道,“已经让人跟着保护了。”

    “那就好。”黎漱端起茶几上的茶盏抿了一口,“嗯,这把椅子确实舒服。”就是太透气了,夏天用正好,冬天就有点冷了,寒气从椅背透过来,要不是垫的被褥够厚,便是他也扛不往。

    谨一看了那把躺椅一眼,心道,能不舒服吗?椅身就是张席子,软的,怎么坐怎么舒服,真不晓得小主子怎么会想把竹席用在躺椅上头,想到这里,不免就想到小主子那委屈的小眼神,谨一忍不住不厚道的笑起来。

    “凤家庄可传消息来了?”黎漱问。

    谨一点头,“刚刚接到的消息,那丫头的嫂子是方夫人陪房的孙女,才刚嫁过去不久,凤庄主夫人过世前不久,方夫人答应那丫头的嫂子,等她进门后,会提拔那丫头到她儿子屋里去侍候,那丫头生得好,一家子一心就盼着能靠她攀高枝。”

    若是可以,谁不想攀上凤大公子,可惜的是,凤庄主夫人不愿管义子的婚事,也不插手他屋里的事,方夫人来了之后,不少想进庄里侍候主子的人便有了门路,只要跟方夫人的人求上一求,大多数人都能如愿,凤庄主夫人再怎样都得给寡姐一个面子。

    眼看着就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不想,庄主夫人去世,侍候庄主夫人的人和陪房全都被清出去,方夫人一家也被请出庄,那丫头家里全傻眼了!后来还是丫头的娘精明,见庄里因此空出不少职位,便拿媳妇的嫁妆去走门路,帮自己和女儿都安排了差事。

    她被安排在园子里洒扫,女儿的差事较好,被安排到蓝海院里做事,蓝海父女不知几时会回来,主子不在,没人在头上压着,虽然没有油水,但好歹事少轻松。

    好不容易蓝海父女回来小住,若是女儿机灵点,能被蓝棠看重,就算蓝海父女再度离庄,她女儿的日子也好过些不是?等女儿再大一点,就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

    却是没想到,她这个安排,女儿却看不上眼,和她嫂子悄悄筹划着要为方夫人报仇。

    说是为方夫人报仇,其实还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谨一不屑的冷哼了声。

    她们手里没有闲钱去买毒药,也不敢去买,而是叫那丫头的哥哥去抓毒蛇,知道蓝海医术了得,但被毒蛇咬了,就算是医术高明也救不了吧?

    那丫头假意和春江她们交往,却是趁机打探凤庄主他们的行踪,等她哥哥抓来毒蛇,她便假借蓝棠之名,混进正院去放毒蛇。

    她们的计划看似很好,实则漏洞百出,会失败倒也是意料中的事,只是黎漱他们都没想到,戳穿她的会是黎浅浅。

    那丫头不怕蛇啊!竟然敢去抓蛇!想到那一幕,黎漱到现在都还余悸犹存。

    谨一想起来也觉惊恐,谁会想到,小主子不怕蛇?

    那丫头拎着装蛇的笼子去正院说要找蓝棠,不想才进院子,就被正和凤三在过招的小主子给挥到墙边去,她手里的笼子落地,蛇跑了出来,这都还没出正月呢!蛇当然还在冬眠,丫头的哥不知妻子和妹妹要干什么,随便寻了条在冬眠的蛇给她们,还以为她们要做蛇羹给他补一补咧!

    丫头和她嫂子怕蛇,接了笼子不敢打开来细瞧,这条蛇就一直安睡到这时。

    摔出笼子才刚醒的毒蛇反应不是很灵敏,只是凭着本能朝最近的动物咬下去。

    本来就心虚的丫头还以为东窗事,战战竞竞要跪地求饶,却看到那条毒蛇朝她而来,尖叫一声就要晕过去。

    黎浅浅现自己打到人,满怀歉意的上前,正好看到毒蛇要咬那丫头,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蛇,被抓住的毒蛇当然很不爽,朝黎浅浅吐着蛇信,当时同在院中的黎漱等人看了一惊,想上前救人,又怕惊吓到黎浅浅,会让那条毒蛇攻击她。

    就在千钧一之际,黎浅浅左手一挥,把蛇给宰了!

    那条蛇就这么死了!

    要是它泉下有知,肯定不瞑目,怎么就死在个七岁小娃娃的手里呢?

    “要不是,那条蛇才刚从冬眠醒来……”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生这事,黎漱他们自然不好再待着,免得妨碍到凤庄主做事,回宅子住几天,打算出了正月再回镇江城,不想才回去,就被分舵主妻女缠上来。

    许芳蕙年纪不小了,再不嫁都要成老姑娘了,她什么都不怕,就怕二长老又要插手女儿的婚事,思来想去,就数黎教主是最恰当的人选了!原本想慢慢来,就算教主不住在分舵,但只要在京城,总有方法让女儿如愿。

    谁知道,教主离了分舵,去了金氏商会,然后就不知所踪?要不是后来许分舵主去凤家庄拜年,他们都还不知道,教主和凤家庄关系这么好,大过年的跑来人家家里过年,这关系能不好吗?

    可恨他们都不知晓,要不然早就借教主的名义,和凤家庄打好关系了!

    只是教主在凤家庄做客,他们不好上门找他,便用最笨的方法,派人在凤家庄外头守株待兔,教主不是凤家庄的人,总是要离开的,只要盯牢了,就能知道教主落脚的地方,到时候再找上门去。

    没想到还真让她们成功了!

    然后黎漱就不得安宁了!

    让刘二备船离开,只用了短短一天半的时间。

    差点没把刘二和他的手下累出病来。

    谨一想到这里,不禁暗暗佩服许分舵主夫人,能把教主吓得落荒而逃,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吩咐下去,尽快安排许分舵的儿女成亲,我不想那疯婆子带着她女儿追到镇江城去。”显然,黎漱对此事也印象深刻。

    谨一紧咬着两颊不敢笑出声来,用力点点头,直到转过身来,才敢咧嘴无声笑出来。

    他们不知,京城分舵里,许分舵主正头疼的看着妻子指挥人收拾行李。

    “你这是干么呢?”

    “干么?我不带着女儿追教主去,难道还要留在京里,等你那好亲家再给女儿安排婚事?"

    许分舵主无奈摇头,教主是那么容易就范的?那大长老费了十几年的功夫,都没能压教主一头,他家婆娘凭什么以为能够逼教主娶自家小女儿?

    “老爷你傻啊!教主要是对咱们丫头无动于衷,为什么要匆匆离京呢?嗯?”高氏原本也觉得这门亲事不可能,但教主落荒而逃的举动,反倒给了她信心,正如小女儿说的,若是他真对她无意,为何要匆匆离京?

    许分舵主心说,那是被你给吓的!才不是因为对咱们女儿动心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