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七章 货栈
    黎浅浅原以为大过年的,街上应该是很热闹的,可是从住处坐车出门,一路上都是冷冷清清的,挪到车窗旁,掀了车帘子往外看,真的好安静啊!

    “你在看什么?”捧着头疼欲裂的脑袋,蓝棠开口问了句。<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不是说要去逛街?可是外头这么安静,还逛什么?”

    不等蓝棠出声,几个丫鬟先笑出来,“咱们还没出坊区呢!要出了坊区,去了东、西二市,才有热闹可瞧。”

    因为过年,一般开在坊区的铺子都休息过年了,东、西二市中也不是所有的铺子都营业的,因此整个京城,就数寺庙、道观最热闹了!

    不止上香祈福的人多,还有不少摊贩往这里凑,平时舍不得花钱的,因着过年,多多少少都会花两个小钱,买点东西给妻小,当祖父母、父母的见孩子闹着,大多都会满足孩子们的要求。

    黎浅浅他们去了大报国寺,也没进去上香,就在庙前广场逛了一圈,广场上的摊贩很多,来上香的百姓从庙里出来后,总要在广场上绕一绕,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或是有什么便宜可捡。

    当然,拍花子之流也不少。

    时不时就听到有人在找孩子,云珠三个把黎浅浅和蓝棠两个护得紧紧的,叶妈妈和苏妈妈更是牵着她们的手不放,深怕把她们两搞丢了。

    好不容易总算回到马车上,她们几个方松了口气。

    “瞧你们累的。”戏谑的声自她们身后响起,云珠最先转头,待看到凤三公子就站在身后,不禁愣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听到他的声音,蓝棠从车里钻出来。

    “我跟大哥来的。”凤三笑了下,看到从蓝棠身后钻出脑袋来的黎浅浅时,笑容不觉加深不少。

    “凤大哥?他人呢?”蓝棠左右张望了下,没看到凤大公子。

    凤三回身指向对街酒楼的三楼,“在上头,今儿是修家做东。”

    在上面?黎浅浅抬头望去,没看到人,只看到一排开着的窗户。

    凤三正想说什么,就听到谨一的脚步声,回头问谨一,“你家教主可赏脸?”

    “教主还有事,命小的陪两位小姐去凤家庄做客。”

    “那敢情好。”凤三笑眯眯的对蓝棠道,“我大哥一会儿就下来了,我们先回凤家庄吧?”

    蓝棠抿着嘴看着那排窗户好一会儿,才低头钻进车里,黎浅浅看凤三一眼,也跟着进车里去,春江和春寿这才跟进车中,云珠最后一个上车,上车后不忘把车门关好。

    凤三笑颜一直未变,等人都上车后,才跳上车辕,催着车夫赶车,车夫不敢动,看着谨一,见谨一颌,才扬鞭启动。

    谨一骑在马上,与凤三的侍从并肩而行。“你家三公子是怎么了?”

    “三公子不喜修家女。”偏偏庄主给大公子挑的媳妇人选中,以修紫宁呼声最高。

    “修大小姐可是武林第一美人。”谨一道。

    侍从苦笑,“就算是第一美人又如何,未必入得了大公子的眼。”

    当黎浅浅她们的马车缓缓驶离时,酒楼三楼包厢里的凤大公子也起身告辞。

    “凤大哥!”修紫宁声若莺啼婉转。

    “修大庄主请留步。”凤大公子径直对修大庄主拱手道,修家丫鬟原想上前拦人,被凤大公子利眼一扫,便不由自主的退开。

    修大庄主有些难堪,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难搞啊!“既然贤侄有事,那我们也不好耽搁你,下次有机会再聚。”

    凤大公子不置可否,转身提脚就走,凤家的侍从紧紧跟随,等凤家人一走,修大小姐娇啼一声就哭起来,梨花带泪的模样,可叫修大庄主心疼死了!一边哄女儿,一边暗骂凤大公子不识好歹。

    走下酒楼,便有侍从上前回禀,“三公子已经带黎教主的徒弟及棠小姐回庄了。”

    “知道了,让人去银楼取我日前订的饰。”

    侍从略惊讶,不过没有露出来,领命而去。

    “大公子,回庄吗?”

    “黎教主呢?”

    “黎教主去赴约了,听说是金子尧约了他要去城外看货栈。”

    凤大公子笑了下,“黎教主还真玩上瘾了?”

    “黎教主大概是想和大长老他们别苗头吧!”瑞瑶教的事,也属江湖事,自然就瞒不过凤家庄。

    “让人盯着那位三长老,我听说,她曾经扬言非黎漱不嫁的。”因为蓝海父女跟着黎漱,让凤大公子不得不替他们父女两个多操点心,谁让蓝海就像是他第三个父亲呢?

    说起来,凤乐悠这个义妹,在他心里还及不上蓝棠这个野丫头重要,蓝棠跟他夭折的小妹很像,都是不服输兼护短的性子。

    侍从呵呵笑,要不是那位三长老的爹娘早死,哪能容着独生女蹉跎至今不婚呢?

    “一会儿回去,要怎么跟庄主交代?”今儿个要不是庄主让大公子走这一趟,大公子那会在百忙之中抽空来酒楼见修家父女,原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谁知那对父女净在那儿闲聊,他们闲着没事干,可他们大公子可是忙得很!

    “实话实说便是。想来义父是不会怪责我的。

    侍从点头。

    凤大公子很清楚,他的妻子是要能担负起凤家庄庄主夫人之职,长嫂之责的女人,修紫宁这种随时要人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他是敬谢不敏,相信义父也很明白这一点。

    江湖上传言,说他和正气山庄的孟达生争着追求修紫宁,可是实际上,孟达生见都没见过修紫宁,而他虽在义母那远远的见过修紫宁几次,却一句话都没交谈过,说他们两在追求她?

    全是晴翠山庄对外放话在造势吧?为的,就是想要营造出修紫宁这位武林第一美人被人争相追求着。

    其实只要是了解孟达生的人都晓得,那家伙除了练功就是赚钱,正气山庄养了一大堆闲人,这些闲人们整天闲着,一睁眼就是互相切磋武艺,啥事都不干,全靠孟达生挣钱养家。

    他要娶妻,还得这些闲人们点头同意才行,他们大概还不晓得这事,不然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

    凤大公子心道,没道理就自己一个受此传言之累,也得让孟达生尝尝这个滋味才行。

    招来一个侍从,低语交代一番,侍从点头应诺而去,凤大公子这才露出笑容,“走,我们去城外找黎教主去。”

    既然他家小弟已经把人家徒弟请回庄了,那他就把人家师父也请回去好了,嗯,顺道把蓝海也拐回家,让他给义父把把脉。

    虽然凤家庄在孝中,但上门做客贺年的人依旧川流不息,凤三公子领着黎浅浅她们的马车从侧门入庄,庄里下人经凤公子夫人整顿后,都是小心当差,毕竟凤庄主夫人院里那些人的殷鉴不远。

    因是过年,凤庄主没放女儿出来,仍旧把她拘在屋中,原本还会和蓝棠起争执的她,在蓝棠离去后,便沉寂了下来,方夫人一家离开前,她曾闹着要去见她们,凤庄主没答应,等她们走后,才放女儿去她们住过的院子。

    凤乐悠将方夫人一家没带走的物什全都砸个稀烂以泄愤,然后又安静下来。

    凤三领黎浅浅她们进庄时,还特意跟她们说,“不用担心凤乐悠了,大伯父没放她出来,就算她派人来请你们,也不用理会她。”

    蓝棠点点头,“她还好吧?”

    “谁知道。”凤三和凤乐悠从小就不对付,就算没有方束青从中挑拨,他也一样看她不顺眼。

    凤三看黎浅浅和蓝棠一眼,心说,她们两个也没了母亲,可也没有拿着这个事,要所有人让着她们,偏凤乐悠这个气死亲娘的不孝女,竟然还有脸,要他让着她,就因为她娘死了,而他娘还活着好好的。

    啧!

    这种事还是别提了!

    凤三领着她们两个回蓝棠父女在凤家庄的住处,“侍候的人都在院子里,阿棠你都熟,有什么事就吩咐他们去做就是,我先去见大伯父。”

    “我们跟你去吧?”蓝棠连忙叫住他。

    “不急,大伯父肯定还在忙,你们也不想见那些江湖人吧?”他朝黎浅浅眨眨眼,黎浅浅被他的鬼脸逗笑了,凤三一双眼睛因而灿亮起来。

    蓝棠只得依他,“你赶紧去吧!免得迟了,你大伯父要骂你。”

    他大伯父才不会骂他呢!不过他身体还没完全好,还是去帮他老人家的忙,去帮着待客吧!

    黎漱和蓝海来到京城外的一处小镇,这里有金氏商会的货栈,金子尧已在此等候,远远看到他们来,便笑着迎出来。

    互相见礼后,便由金子尧领着参观了一遍,金氏的这处货栈已有年载,虽在过年期间,货栈并未完全停摆,有人轮流守着,时不时还有人上门取货。

    “有些商家开在京中,库房不大,进的货就先不领,寄放在货栈,等到要用时,再派人来取。”

    “嗯,那要付寄存保管的费用吗?”黎漱问。

    “那是当然。”金子尧笑,“总不能叫我们白替他们做事嘛!”

    黎漱点头,把货栈里里外外都瞧过一遍之后,金子尧领他们进货栈后方的一排三间的排房,很显然这里被当成是货栈掌柜做事的地方。

    进屋分主次坐下,下人送了茶,就被金子尧挥退。

    黎漱等了好一会儿,才拍手唤刘二入内。

    “我让你们挑的人,可带来了?”

    “带来了,带来了,您稍等。”刘二笑着回道,转身出去了会儿,不多时就带了两个人进来。

    “这是张威,这是他的妻子。”刘二向教主和金子尧介绍,“他们都是练家子,金大少爷外出时,张威可以随身保护,张家的留守,帮你守着院子。”

    至于其他的人手,就得金子尧自个儿来安排了。

    金子尧起身谢过,原本他祖父还担心,黎漱还趁机在他身边把人手安插满,没想到黎教主只帮他找了两个人,还是一对夫妻,如此,内外都有人手,就不愁有人再在他吃食里动手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