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五章 酒楼
    离了金氏商会,黎漱便带着黎浅浅一行人去新买的宅子住下,宅子不大,只有二进,不过有个跨院,小跨院花木扶疏内有一座小楼,冬赏雪夏赏花,是个不错的选择。{{<(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这座宅子并不是上回看的那些,而是刘二后来去打听那几座宅子的情况下,意外现的。

    宅子的主人曾是位名士,祖上曾在天盛帝国当过辅,后来战乱四起,他家便避居南楚的乡下,后来南楚建朝,南楚皇帝派人三顾茅庐,才将人请到京城来,只是名士不代表他就会作官,南楚建朝初期不止穷,还缺人,好不容易请到了名士,祖上还在天盛帝国做过高官,能不把他物尽其用吗?

    自然不行。

    名士熬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官场上的勾心斗角,草草退场以保全名声,皇帝私下赠与的宅子留下来,供族中子弟进京时暂住,他族里的子弟倒是有两下子,状元及第不说,还蒙宰相嫁女,自此飞黄腾达,这座宅子便一直空着。

    直到最近,名士的儿孙入不敷出,才想把这栋宅子脱手,找到人伢子那里正说着事,刘二刚好上门,双方一拍即合,刘二回去同黎漱一说,黎漱看过之后就买下了。

    一行人才住进来,凤家庄的人就上门送礼来了。

    “凤家庄的消息还真是灵通。”黎漱笑了笑,让人把礼登记入库。

    谨一摇头,“这是凤三公子使人送来的,凤庄主近来精神不济,把庄内事务都交给凤大公子去管了。”

    “凤公子呢?”

    “凤公子偕同妻子和凤二公子去了北晋。”谨一挠挠脸颊,对凤公子一家三口在这个时候远行感到不解。

    黎漱转头问道,“不是说凤公子夫人很疼小儿子,怎么会把小儿子丢在京里,没把他带去?”

    “听说,原本是要一起去的,不过,凤三公子和凤乐悠不对付,所以……”

    “凤公子是带着侄女一起出门的?”

    谨一点头,“方夫人母子四人也同行。”

    黎漱沉吟半晌后,便笑了起来,“他们这是押着方夫人回婆家去?”

    “要不是方夫人,庄主夫人还活得好好的咧!”

    “引狼入室,怪谁?”黎漱冷笑,“对了,上个月不是说南城黎家有所异动?”

    “是。”谨一笑着点头,“黎家几个儿媳不睦,把黎老太太气出病来,因为黎三太太侍疾有功,黎大太太和二太太都被族老们训斥了。”

    “南城黎家现在族长是谁?”黎漱问。

    “就是黎大老爷。”谨一鄙夷的道。要不是因为黎大老爷就是族长,黎老太婆能强逼着已经被分出府的庶子父子三个,替她儿子和孙子去当兵?

    黎老太太就是仗着长子是族长,黎经时和两个年纪较大的儿子不在,想逼长孙氏由妻降为妾,怕黎三郎把事情闹大,便派人把他抓走卖了,逼得长孙氏不得不从命。

    当然,长孙氏也出手反击了,要不然,小蒋氏母女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录入族谱呢?

    这事黎大老爷一直瞒着家里人,只有当时与他同在祠堂的黎二老爷和几位族老知道,也是族老们劝他暂缓,虽然因为战乱,使得宗族的势力一度达到顶峰,例如撮合族中寡妇和鳏夫配对,好整合家产,以避免寡妇携子女外嫁时,将亡夫留下的财产外流,而带着儿女的鳏夫再娶,便不必再花一笔彩礼成亲。

    但像黎老太太这般,为了娘家侄女,就代庶子降妻为妾,还是会引人非议的,更何况,黎经时父子虽是音讯全无,并不是死了,日后他们回来,得知此事,闹起来要怎么善后?

    不如就做个样子,哄哄黎老太太便是。

    所以黎二老爷才会一点压力都没有的,和小蒋氏勾搭成奸?

    “他们可知道,浅浅的事了?”

    “知道了,也晓得您和表姑娘的关系了。”

    这倒出乎黎漱的意料了。“他们怎么晓得的?”

    虽然没刻意瞒着,不过他还是打算能拖多久是多久。

    “还不是大长老搞出来的。”

    韩玉唐的双腿成残,除大长老最不甘心外,就数他的爹娘最愤愤不平了,他们夫妻两把事情全怪在黎浅浅的头上,认为要不是因为她,韩玉唐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因此夫妻两个很积极的想要查出黎浅浅的来历,只要有心,很轻易就查到她和南城黎家的关系。

    秉持着,我不好过也要让人不痛快的原则,韩青夫妻特意让人把黎浅浅就是黎漱徒弟的事,在南城传开来。

    消息一传开,黎老太太就知道了,大太太便求上来,说黎浅浅既然没死,还被教主收为徒弟,她女儿是不是没事了?二太太则是不置可否,黎浅浅是死是活,与二房一点影响都没有,就算她拜教主为师又如何?

    若能沾上光,有小蒋氏在,有大房在,轮得到二房吗?

    小蒋氏则是带着女儿在老太太面前哭闹了几回,她不怕黎浅浅得势回头找自己麻烦,好歹自己总是她嫡母嘛!可她怕老太太答应大太太的请求,把黎净净弄回来。

    黎净净毕竟大深深好几岁,她都敢对黎浅浅下毒手了,小蒋氏怕她也会对女儿下毒手,没看黎浅浅不过是不识好歹,就遭她下手谋害,她的女儿可是被迫全程参与了!

    “黎老太太想怎样?”黎漱不耐烦听南城黎家后宅事,直接打断谨一。

    谨一呵笑,“就跟之前,想从您这儿捞好处呗!最好再为她的儿孙谋个差事。”

    说到这个,谨一就忍不住庆幸,幸好教主与黎老太婆家是同个祖宗,不然按照那老太太的性情,说不定凑上来之后,便会倚老卖老的想要干涉教主的婚事了。

    其实黎老太太还真打着这个主意,而且还想立时派人回娘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只是被两个儿子劝住了。

    此时的南城黎府,老太太和两个儿子在正院内室里商议着。

    黎大老爷说,“都还没确定,教主收的徒弟是不是三弟家丫头呢!您就这样贸然行动,万一不是,岂不是打咱们自个儿的脸?”

    最重要的是,如果教主的徒弟,真是黎经时的小女儿,为何那丫头不派人通知他们一声?是记恨黎净净和黎深深推她的事?还是黎教主不愿她同自家人连络?

    他们已经查出来,黎家小院就是被长孙氏卖给黎漱的,不过他们又有点不明白,如果长孙氏早就和黎漱连系上,为什么不让黎漱替她出头?若她们早知道长孙氏与黎漱是姨表亲,又怎么会让小蒋氏进三房,把长孙氏贬为妾呢?

    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黎家小院是黎漱让人去做了手脚的,为的就是不让小院落入小蒋氏之手。

    长孙氏生前根本没能见到黎漱最后一面,要不然,她早就把黎浅浅托给黎漱了,怎么会让女儿落到小蒋氏手中,差点没了性命。

    “要到何时,才能确定那丫头是你三弟的闺女儿?”黎老太太生气的拍着桌几,桌几上的茶具乱跳叮咚作响。

    黎大老爷抬手抚胸,道,“黎教主素来行踪不明,这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确定此事。”

    “那个大长老的孙子不是说,肯定是了吗?”黎老太太问,心底虽希望教主收的徒弟不是黎经时的女儿,可想到自家每况愈下的境况,她又极其矛盾的希望是。

    “那位韩老爷又没见过老三的闺女儿,他说是,难道就一定是吗?”黎二老爷和母亲抬杠,黎老太太着恼,却又舍不得朝他生气,拿了桌上的花生米丢他。

    黎大老爷看着不禁暗摇头,“与其在这儿烦恼这个,还不如想想今后的营生。”

    “城里的望月酒楼真要收了?”黎二老爷敲着桌面问。

    “望月酒楼的方老板在去年冬天那场大雪里过世了,几个儿子为了遗产争执不休,望月酒楼的归属也成问题,他们几兄弟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几个月下来,望月酒楼一直亏损,再亏下去,怕他们兄弟最后什么都分不到了!”

    黎老太太想了想还是摇头,“我还是觉得不妥,再看看吧!”

    黎大老爷听老太太这么说,抿紧了嘴巴看弟弟一眼,黎二老爷迟疑片刻张嘴道,“娘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望月酒楼的位置,您也是知道的,光是这地段就不止五千两啊!”

    “那也不值得花两万两去拿下它。”黎老太太摇头。

    得力于老太爷的眼光不错,黎府赚钱的铺子不少,但近几年,铺子的营收年年下滑,再不想办法开源,只怕再过不久就得坐吃山空。

    要不是儿子黎天赐提议,黎大老爷也不会想要拿下望月酒楼,见母亲一再反对,他只得把儿子请出来。

    黎天赐过来,黎老太太见他又瘦了一圈,心疼得不行,一边招呼人给孙子的手炉添新炭,一边不忘骂长子,“有你这样当爹的,怎么也不知道心疼孩子啊?大冷的天,叫他这样辛劳。”

    “没事的,祖母,您听我说。”

    黎老太太到底是没驳了宝贝孙子的话,从私房拨了两万两银子去拿去望月酒楼。

    黎家拿下望月酒楼的事,很快就传到京里,黎漱晓得之后,便让鸽卫放手去做,既然他们自己送上门来入套,那还跟他们客气什么?

    不久,黎大老爷他们就会现,这望月酒楼生意虽然兴隆,但收入却一直不上不下,而且因为这酒楼有点老旧,光是维护,就得投入一笔极可观的费用。

    等拿到高额的维修费用清单,黎大老爷不由后悔,真应该听老娘的话,不该拿下望月酒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