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二章 失望
    送走许家三口,蓝棠就问,“许分舵主说的可都是真的?”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黎漱走过她身边,拍拍她的头,“这些事,小孩子别管,乖乖练功去。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真要让那位姐姐跟我们一起练功?”黎浅浅皱着小鼻子问,许芳蕙一双眼全盯在表舅身上,一副想当她表舅妈的架势。

    黎漱轻笑,“她敢来,就让她来啊!怕她吗?”

    黎浅浅摇头,“不是怕她,是觉得没必要。”带一个不会武的娇娇女练武,而且她心思根本不在这上头,何必呢?

    黎漱笑而不语,谨一开口解释道,“许小姐是分舵主的掌上明珠,她有心,又开了口,就这么拒绝她,未免显得教主不近人情。”

    “如果她能撑下来,便留下来给你当侍女。”

    这也是在给黎浅浅积攒人脉。

    黎浅浅点头应下,“您放心,我们会跟许家姐姐好好相处的。”

    蓝棠也点头如捣蒜,黎漱笑着摆手让她们去练功。

    等回到安排给她们两住的东厢房,蓝棠才呼了口气。

    “你看出来没?那个许小姐。”

    又没眼瞎,怎会没看到,黎浅浅失笑,“看到了,表舅生得好看,就算成了亲也会有女人攀上来的,更何况他没有。”

    蓝棠笑道,“也是。我爹说,不少人想要招教主为婿,但自你娘失踪,她继母想以妹替嫁,被教主打了回去后,就只剩大长老还锲而不舍的追着要他娶妻。”

    不过大长老今年改弦易辙,不追着他娶妻,改要求教主收徒,结果被打脸!

    大长老不催婚了,不代表黎漱在婚姻市场上就不值钱了,恰恰相反,不少人家觉得,黎漱不被大长老所辖制,表示自家女儿若嫁过去,不会被大长老一家压她一头啦!

    要是大长老真催婚成功,嫁进门的教主夫人是不是要对大长老感恩戴德?毕竟没有他,她也可能嫁不了。

    再加上瑞瑶教有天盛国传下来的宝藏,视黎漱为佳婿的人更多了。

    之前在别庄上,黎漱对所有上门求见的人赏了闭门羹,现在他就住在瑞瑶教京城分舵里,总不好再回绝上门拜见的人吧?

    于是继黎漱的别庄后,瑞瑶教京城分舵荣登京城最新观光景点。

    黎浅浅她们住进分舵隔天,二长老也把一双孙儿女打包送过来了,于是,黎浅浅和蓝棠练基本功的小院,就多了两位娇娇女,何蘅威年纪稍长,就不在此列。

    何蘅燕对许芳蕙这个小姨没什么好感,同样的,许芳蕙对这个一点也不尊敬自己的外甥女印象极差,尤其何蘅燕身上穿戴的,都比她高档好几倍,看在小姑娘眼里,就是故意穿来气她的。

    也不知她为何这么想,反正相差没几岁的姨甥两就像是前世的仇人一样,一见面就火花四射,要不是黎浅浅眼捷手快闪得及时,怕早被波及了。

    怪的是,她们两个吵就吵,便就爱往黎浅浅这里凑。

    不过让她们扼腕的是,这个小不点手脚很是灵活,她们几次故意往她身边去,她不闪不躲,却总在她们难时,及时全身而退,反倒是她们两个因为没有人做垫背,而摔得东倒西歪。

    几次下来,蓝棠和守在一旁侍候的叶妈妈、春江等人也都看明白了,这姨甥两个分明是故意的。

    只是为什么呢?

    把她弄伤了,然后呢?借机来照顾她,好在表舅面前展现她们温柔亲切的一面?计划得很好,可惜黎浅浅不愿配合。

    两个娇娇女练完功,不像黎浅浅她们就近回房去漱洗,还得走一段路回房去,第一天半打闹半练功,收功之后,两个小的还能笑嘻嘻的一前一后跑回房,她们两个就只能扶着丫鬟,艰难的走回去,走到半道,得到消息的高氏派人抬了滑竿过来接她们。

    纵使何蘅燕看这继外婆不顺眼,也不得不道声谢,在丫鬟们半扶半抱下上了滑竿。

    洗漱好的黎浅浅换了件淡蓝色的对襟襦衫,下着一件青色高腰襦裙,坐在窗前的罗汉椅,喝着叶妈妈特地为她熬的补汤。

    蓝棠和黎浅浅穿的一样,只是颜色是橘色的,“不知道她们下午还会不会来?”

    “应该是不会了啦!说不定明天也不会来。”只一个早上,黎浅浅就看出来了,何蘅燕应该是学过武,不过因为受不了苦,基本功都没练札实,许芳蕙是完全没学过。

    札过马步的人都知道其中甘苦。

    明儿她们两还走得动就偷笑了!

    “她们两今天老往你身边凑,是想干么?”

    “我哪知道?”黎浅浅两手一摊回道,蓝棠笑着摇头,叶妈妈问,“小主子,许小姐和何小姐若是明天真没来,咱们是不是要送些东西给她们,以示慰问?”

    黎浅浅想了下回道,“妈妈看着办吧!”

    “是。”叶妈妈领命退下,春江上前端走黎浅浅用过的碗。

    黎浅浅将手边的书拿来翻看,蓝棠则把之前看到一半的江湖名人录拿出来,云珠领着厨房的丫鬟送中饭来,看到这一幕,笑着和那两丫鬟道,“瞧,我就说吧,我们小主子才不像许小姐那样没用。”

    来送中饭的丫鬟看到黎浅浅和蓝棠两,坐在椅中看书,也笑了。“小主子不愧是教主的徒弟。”她们家小姐娇贵,又没学过武,苦熬了一早上,回去自然就趴平了。

    春寿看她们两一眼,伸手要接过食盒,两个丫鬟推辞不给,春寿伸手一抓,就把食盒接过来,就见她轻轻松松的把食盒放到桌上,那两个丫鬟不禁暗咋舌。

    那两个食盒,她们一人提一个,就走得有些喘,不想那个小丫头一人提两个却毫不吃力。

    黎浅浅看着春寿打开食盒,探头看了下,有鱼有肉还有菜,嗯,菜色不错,将手里的书收起来,“别看了,等吃饱饭再看吧!”她对蓝棠道。

    蓝棠点点头,将书收在旁边的桌子上,黎浅浅就着春江手里的水盆净手,蓝棠在云珠端的水盆里净手,然后和黎浅浅一样,自春寿手里接过帕子擦手。

    整套流程如行云流水般完成,看得来送饭的两个丫鬟都呆住了,不是说教主收的徒弟是乡下来的吗?怎么比她们家小姐还像大家闺秀啊?

    春江眼一瞟,看到她们两就大剌剌的站在屋里,盯着小主子看,不禁重重冷哼一声,“真是没规矩!”啐了她们一口将人赶出去。

    两个丫鬟臊得脸红,羞得不行,相偕急急离去,春寿在她们后头瞧着,看她们往许小姐住处的方向去,才转回屋里。

    跟黎浅浅说了那两个丫鬟的去向,黎浅浅点头,“知道了,她们八成是奉命要来给我难看的吧?瞧瞧那些菜,是不是有问题?”

    春江和云珠已经把食盒都打开,里头有一大盘螃蟹,还有一盘虾。

    “该不会是想着我不会吃螃蟹和虾,想看我出丑吧?”

    “大概是。”蓝棠笑着让云珠把菜端上桌,“碍眼的人走了,总算可以好好吃顿饭了。”

    确实是有人想看黎浅浅出丑,不过不是许芳蕙,她对黎教主很有好感,虽想借由接近黎浅浅,让黎漱对她有个好印象,却没想让黎浅浅出丑,想要黎浅浅出丑丢脸的,是何蘅燕。

    还没看到黎浅浅时,她觉得只要教主看到她样样出色的哥哥,必定会舍弃那乡下地方出来,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改而收她哥哥为徒。

    她和何蘅威兄妹两个相依为命,祖父虽疼他们兄妹,但祖父内宠者众,其中年轻者居多,指不定那天就给他们兄妹添个小叔父。

    他们兄妹若失去祖父这个倚靠,还能仰仗谁?外公?大舅舅?外公是祖父的下属,大舅舅亦然,而且大舅舅一家都不在京城呢!如果她哥能拜入教主门下,教主又不肯成亲生子,教主之位就只能传给徒弟了!

    要是她哥能成为教主,那么就算祖父又添儿子,他们兄妹也不怕了。

    她设想得很美好,只可惜,黎浅浅未如她所想,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野丫头。

    “若我是她,要算计人,必得大张旗鼓,一击即中。”黎浅浅吃完饭,给自己舀了碗鸡汤,慢慢的喝着。

    蓝棠用过饭,让人把残肴撤下,送上甜汤,“若是你,会怎么做?”

    “先试探,然后在公开宴客的时候,故意让我丢脸。”黎浅浅托着腮,“刚刚那应该就是试探我,看看我懂不懂得餐桌上的礼仪,接下来大概就是要设计我在众人面前出糗,等我害表舅的丢脸了,再来示好卖乖,如此,高下立见。”

    蓝棠讶异道,“不至于吧?”看着个头比自己小的黎浅浅,不由汗颜,她这脑子是怎么转的啊?

    “今天没试出来,她肯定还会再使人来,等着看就是了。”

    到了晚膳时,二长老和分舵主为黎漱办洗尘宴,黎浅浅她们两自也出席了,不过因为年纪小,就跟在黎漱旁边,许芳蕙姨甥却是和高氏坐一桌。

    宴席上有鱼有虾还有螃蟹,何蘅燕眼睛放光的盯着黎浅浅看,似乎在等着她出丑,不想,她要吃什么,都有春江侍候得好好的,不管是螃蟹还是鱼虾,都有春江去刺剥壳。

    许芳蕙坐在她身边,看她那失望的样子不禁暗笑,她祖父是二长老又如何?不常出席宴会的人,还想设计别人在宴面上出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