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一章 旁观
    不等二长老把他们兄妹两送去黎漱的别庄,黎漱已经带着黎浅浅及蓝棠去了京城分舵。[[{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各地的分舵都有教主专属的住处,只是京城分舵因分舵主与二长老的关系密切,教主又几乎不曾踏足京城,故早早就挪给二长老,供他在京里使用,连带着何家兄妹也时常在此小住。

    不过自那日去凤家庄吊唁庄主夫人,得知教主来了京城,许分舵主一回来就命人赶紧收拾出来,更把外孙兄妹两留在此院的衣物和用品全收去他家里。

    许分舵主屋里,继室高氏领着小女儿检视着仆妇们送过来的衣物和用品,许芳蕙满是嫉妒的翻看着何蘅燕的衣物和饰,高氏则是翻看何蘅威留在分舵的日常用品。

    她原以为儿子用的都是最好的,没想到和何蘅威的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而这些还是何蘅威留在分舵里,并不常用的物什。

    再去看何蘅燕的衣饰,高氏两眼几乎要冒出火了。

    “你爹就这么惯着他们两兄妹。”这些东西全是那两兄妹的好外公置办的。

    许芳蕙不屑的撇下嘴,“谁让人家有个好祖父。”

    高氏冷哼,“有个好祖父又怎样?教主一来,还是得收起尾巴老实做人。”没看教主还没来,老爷就已经紧张得夜不成眠了!

    “娘,我听人说教主长的比凤家庄的凤大公子还好看,是不是真的?”

    “我哪儿知道。”高氏没好气的道,“你见过凤大公子?”

    “上回和苏静姐妹去逛街,远远的看过一眼,凤大公子长的可好看了!”

    高氏怜惜的摸摸女儿的头,“好看的男人不顶用。”高氏是有感而,她爹相貌堂堂,却无养家活口的本事,家里全靠她娘和她哥给人打零工来维持生计,她哥年纪老大,却因付不出彩金娶不到老婆,后来她嫁给人作填房,家里拿了给她的彩金,勉强给她哥娶了房媳妇。

    许芳蕙闭嘴不语,外公生得极好看,相形之下,她外婆就有点配不上了,可外婆能干,外公整天游手好闲,啥事都不干,吃饭时间到,他自去厨房装饭来吃,从他坐下到他吃完,如果这段时间里,菜没上桌,等他吃完就开骂了。

    亏得外婆手脚麻利,不管她在做什么,只要看到外公提脚往厨房去,她就会放下手边的事,立刻冲去厨房做菜,要赶在丈夫扒完饭之前,把菜送上桌,不然全家就等着挨骂。

    只是明知如此,看到长得好看的凤大公子,小姑娘仍难掩心动啊!

    高氏摇头叹道,“看来得赶紧把你嫁出去了。”

    “您可别把我远嫁了,像姐姐那样。”高氏育有一子二女,何蘅烕兄妹的母亲则是元配所出,许芳蕙的亲姐许芳菲远嫁北晋富商做续弦,是二长老做的媒。

    小女儿若不提起此事,高氏心里还没那么火大,想起远嫁的女儿,就由不得高氏泪涟涟,二长老手下的商队一年才往返北晋一趟,因是他拉的红线,所以每年都会帮许芳菲送家书和节礼回来。

    不过高氏一点都不感激他。

    若不是他,她女儿根本不用远嫁,嫁在京城附近,至少她照看得到,嫁得那么远,万一有什么事情,娘家人鞭长莫及,根本照应不到啊!

    许分舵主回来时,就看到妻女愁着脸,也不知她们在愁什么,他只想知道,为何教主的住处还没收拾好。

    “我又不知道之前是怎么样儿的,老爷叫我去收拾,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起,再说,老爷也不曾和妾身提起,教主喜欢什么样儿的,万一自做主张布置了,却正好是教主所不喜的,那岂不是害了老爷吗?”

    许分舵主叹气,他要知道教主喜欢什么就好啦!早早就自家凑上去讨好教主了,何需巴结二长老呢?

    教主收徒,他何曾不想自家儿女能中选,但因二长老之故,所以他没敢把小儿子和小女儿送去莲城,就怕碍了二长老和两个外孙的事。

    一对外孙虽说也是他的血脉,但相比起继室所出的一双儿女,还是儿女较亲啊!再说了,两个外孙又不姓许,他们姓何。

    他又不真的傻分不出亲疏,只是在二长老手底下做事,能不给这个亲家面子吗?

    “老爷?”高氏轻推了丈夫一下,见他回过神,不再问教主的喜好了,反问他,“威哥儿和燕姐儿的东西都送了过来,您看是不是安置在咱们院子里?”

    许分舵主摇摇头,“另外挑两个院子给他们兄妹,还得安排二长老的住处。”一下子要挤出三个院子来,谈何容易啊!分舵再大,也没大到老空着院子在哪儿,不让人住啊!

    “老爷,现在就已经住得紧巴了,怎么挤也挤不出三个院子啊!而且再过不久,商队就要回来了,总不能委屈了他们吧?”

    教主不能委屈,商队的人也不能委屈,那就只能委屈何家祖孙挤一个院子了!反正他们之前来,不也都是住一个院子的吗?

    许分舵主点点头,同意妻子去安排,“不过教主的院子先去布置好,可不好等教主来了,院子却还没收拾好。”

    “是。”高氏笑着应下,又提醒他,“只是妾身不知教主的喜好,若是布置的不好,您和二长老可别把事怪到妾身头上来才好。”

    “不怪,不怪,自然怪不到你。”若教主不喜,二长老也只会怪我办事不力。

    高氏便带着小女儿去库房挑东西,先去布置教主的住处,然后才是二长老祖孙的院子,这一忙就忙到了华灯初上。

    许分舵主回来吃晚饭,却不见妻女,一问才知她们还在忙,心生愧疚交代人去买了两套头面回来分赠妻女。

    许芳蕙收到赤金玫块头面时,不由佩服的朝母亲竖起大拇指。

    “娘,您这招真高。”果然引她爹觉得愧欠她们母女了。

    高氏笑着抚过女儿的脸,“回头见到你爹,就懂事的把头面退回来。”

    “什么?可是这套头面我很喜欢啊!”

    “你傻啊!他觉得愧欠我们,才送这头面,你就这么收了,他还会觉得对我们有所亏欠吗?”

    许芳蕙若有所思的点了头,“娘,我听您的。”

    隔天一早,来给父母请安时,就把头面退给她爹,引得她爹老泪纵横,“丫头懂事啦!这套头面是爹嘉奖我儿懂事体贴的,长者赐不可辞啊!”

    许芳蕙抬头看她娘,见她娘点头,她才笑着收下。

    用过早饭,许分舵主便出门做事去了,许芳蕙偎在她娘怀里笑开怀。

    “这套头面比起何蘅燕那一套也不差了!”

    “还同她比,你啊!”高氏伸手戳了女儿额头一记。

    母女两正笑闹着,丫鬟忽来报,“教主来了。”母女两连忙梳妆了下,便出门迎接。

    出了门才知道,许分舵主已经把人送进院子里了,高氏不由抚胸轻叹侥幸。

    “幸好咱们昨天去布置好了。”

    “是啊!”只是心下不禁有些疑惑,教主他们的动作怎么这么快,她们接到消息,不过梳妆了下,他们就已经进院子里了。

    当然快啦!因为黎漱在考黎浅浅的轻功练得如何了,跟许分舵主父子打过招呼之后,师徒两个就运起轻功往前冲,许分舵主深怕他们走岔,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便急起直追,累得一身汗才堪堪把人追上,将他们带进教主的住处。

    黎浅浅一进院子,便皱起鼻子,这院子里的东西全是刚摆上的吧?也不知这些家具在库房里待了多久,也没擦好,伸手一抹全是灰啊!

    高氏母女过来时,正好看到黎浅浅伸手在家什上划了下,然后拿给蓝棠看,蓝棠嘻嘻笑,“那有人像你这么刁钻的,专往那种小地方去计较。”

    “没办法啊!我人矮腿短,看到的就是那椅子脚上的灰。”黎浅浅两手一摊很是无赖,蓝棠看了直笑。

    黎漱出声道,“从这种细节方能看出,这底下人做事尽不尽心,若是尽心的,自然是抹得干干净净,叫她挑不出刺来。”

    许分舵主脸涨得通红,不知该如何把事情圆过去,高氏上前想要开口,却被黎漱一记冷眼给定在原地不敢动。

    黎浅浅笑眯眯的对许分舵主道,“真是对不住啦!我个儿小嘛!看到的地方就跟大人不一样。”

    “您说那儿的话。”

    黎浅浅说完就不再多话,静静的退到一边,让教主和许分舵主说话。

    教主问的问题很杂,许分舵主回答得满头汗,高氏和许芳蕙母女看得目瞪口呆,不是说教主不管事的吗?怎么问的问题差点把许分舵主给问倒?

    黎漱是久不涉教务,不过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好吗?毕竟从小被他爹严格管教的,他又极聪明,近来又和程子尧埋建立商队的事,对京城事多少都有点了解,许分舵主想避重就轻,却避不开。

    黎浅浅旁观者清,从许分舵主的回答,就可看出,他与二长老其实面和心不和,他在回答问题时,涉及自己或其长子的部份,都会不由自主的避重就轻,有关二长老的事,他的回答就有些微妙了,不是直接承认,但也不是否认,可话里话外,却又隐隐指向二长老。

    真是有趣啊!

    她看黎漱一眼,然后和蓝棠道,“表舅真坏,一个问题换了三四种说法,亏得许分舵主还回答得上来。”

    “许分舵主脑子还真是清楚,我听得都头晕了。”蓝棠挠挠下巴,觉得脑门生疼,她终于见识到教主的聪明了,这样绕来绕去都没把他自己绕晕,反倒是她这个旁观者都被绕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