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十章 胆肥心大
    程子尧面上笑着,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有家有父母在,原应是嫡长子的他,却被命运摆了一道,成了庶长子,当家曾伯祖要栽培他,不只嫡母跳脚,就连祖母、曾祖母都要他让贤,若只有她们,倒也还罢了,偏偏连他爹也这么说。({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既然他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那他让路就是,省得嫡母母子整天想着要他死。

    就算过继到外公家日子不好过,至少还有外公真心护着。

    别庄外川流不息的人潮,并未因黎漱的不识相而减少,反而悄悄的多了些来探路的人,摆明车马不给脸面好啊!如果被他们拉拢过来,消息不会外露,凭添许多麻烦。

    别庄的看门的门子和小厮,因此小赚了一笔,看得采买的婆子和其他人欣羡不已,奈何没有赚钱的门路,只能看门子、小厮搂钱。

    黎漱虽打算把教主之位传给黎浅浅,但她毕竟还年幼,现在就是打基础,只有夯实了地基,学别的功夫,进益才能快。

    所以问过她货栈的事情后,就又把她扔回去继续练功!

    其实货栈不算新鲜的东西,早就有商家这么做了,只是因为黎漱和程子尧一心在商队上头,没把心思放开来,所以黎浅浅一提,他们心思就活泛起来了。

    黎漱要建商队,二长老先要跳出来反对,既然自家有商队,为何还要另建呢?是对他手底下的商队有意见吗?还是对他本人不满意呢?

    若是建货栈后,再建短途商队,与二长老手底下的商队走向不同,二长老就算要抗议也师出无名。

    而且建起货栈,对二长老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他不用再派人去各村寨收货,自有货栈的人代劳,有些价格低又笨重的货物,就交给货栈的商队去转运,他的商队再也不用带这些挣不了几个钱,却占空间的货了。

    大长老的铺子要进货,也不用跟外头的人订了,直接跟自家货栈进货得了,反正他缺什么,货栈里都有。

    有了教主做靠山的货栈,就不怕大长老和二长老又连手压价。

    只是如此一来,倒是不用和程子尧合作,商队也能建起来了。

    不过就像黎浅浅问的,长程的计划呢?和金家合作,为的就是长程的计划了,瑞瑶教的教众遍布南楚,但以楚岭一带为重心,毕竟总坛位在此处,然而要把教众的生活拉上来,只把他们产的农产品销往南楚各地,是不够的,以长远计,就是要销往中州大6各国。

    要行远路,初期就还是得仰赖有近百年经验的金氏商会。

    虽然目前卡在京城里,不过黎漱早已去信给四长老,让他先领着人在镇江和江羡两城之间堪查,看两地之间,是否需要另设货栈转运货物。

    把事情分派出去了,黎漱就待不住啦!带着谨一在京城附近转悠,在京中看了几处宅子,然后叫刘二去查,他可不想花钱买气受。

    刘二办事度一向很快,没多久就查清楚了,那几处宅子,有一间是主人已十多年没有音讯,当初被留下来看家的老仆已逝,他儿子没什么本事,老父过世都没钱下葬,听孙子说,这宅子值不少钱,就想将之变卖,好有钱给父亲办丧事。

    余下的钱,就扛回老家去,置几亩地,做个小地主。

    虽然宅子确实很不错,不过有这等事在,就绝对不能买。

    另外几处宅子,有三进,有两进的,第一座三进宅子位在闹市附近,买东西很方便,相对的也很吵,第二座三进宅院在国子监旁,环境清幽,采买东西较不方便。

    第三座三进宅子便是下人意图盗卖这座。

    二进的宅子,有一间位在京城太汶湖旁,离知名的牡丹园很近,不过价钱是另外几处的两倍多。

    还有一处二进的宅子,就在皇宫附近,前一个主人是勋贵家的小儿子,原在御前当值,家里长辈心疼他起早赶晚,索性在皇宫附近置了这座宅子,谁知竟被他拿去养了外室。

    日前外室有孕,闹着要名份,那人只得回家去说,不想家里的正室跑来大闹,把外室孩子弄没了,一张俏脸也被她毁了,家里长辈闻讯震怒,让外室签了身契弄进府,宅子自然也要脱手,好抹平这一切。

    黎漱一听,这宅子自然就被排除在外,另外几处他还要再看看。

    “教主,咱们为何不到京城分舵去住?”

    “然后被二长老的人烦死?”黎漱冷哼。

    谨一笑了笑,“可是这几处宅子,都没有咱们分舵来的气派。您到京城来,却不去分舵走一趟,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说起人情世故,黎漱还真比不上谨一,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买一处宅子摆着,省得一直住在分舵里,惹人嫌。”

    谨一笑,心说,谁敢嫌您啊?活得不耐烦了吗?

    别说,还真的有。

    凤家庄庄主夫人过世,瑞瑶教京城分舵舵主自然也前去吊唁了,然后就听到人说,瑞瑶教教主曾带着个小姑娘来吊唁,心道便直嘀咕,教主来了京城,怎么没到分舵来呢?还是来过了,没使人说一声?私下来暗访的?还是……总之脑补了一大堆,急急使人送信去给他亲家二长老。

    京城分舵分舵主许金华的女儿,是二长老已经过世的儿媳妇,二长老平日就住在京郊的自宅里,他也早就知道,教主带着徒弟来到京城,只是教主没通知分舵的人,他便装着不晓得。

    亲家传消息来,他就不能再装着不知情了,当天下午带着孙子何蘅威骑着马就来分舵。

    听亲家一连串的猜想,他不禁笑着捋须,“你想太多啦!咱们那位教主没那么多心眼儿,他就是怕麻烦吧!怕来了分舵,会有一堆人堵着要见他。你没听说,京外那座别庄,天天有人上门求见?”

    许分舵主点头,“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担心啊!”

    “担心啥?”二长老嗤之以鼻,“怕他们会跑来咱们分舵,求见教主?”

    “您难道不担心?”

    “担心有用?”二长老反问,见亲家无言以对,便岔开话题,问起几支商队目前的行踪,得知将有三支商队在年底前回到京城,二长老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先核算核算,他们走这么一趟,能带多少货回来?”

    “皮毛、香料都不少,还有南边的珠子,日前那几家老店派人来跟我催,说不少人家等着要香料和珠子,拿了订金抢着要买,让咱们务必多留些给他们。”

    二长老含笑点头,“那就好。”

    货还没到京城,就已经有人抢着要买了,看来今年又是个丰收年,只是教主就在京城里头,这帐得小心做,可不能让那小子逮到把柄。

    又问,“可派人去教主的别庄过?”

    “没,正想要问你,咱们是继续装着不知道教主来京城了,还是……”

    二长老沉吟半晌,咬牙道,“再看看吧!”

    他得好好盘算一下,如果教主在京城待得够久,是不是能趁机把孙子、孙女送过去,不说拜教主为师,就说去陪小主子玩耍得了!

    二长老打算回去就送孙子和孙女去教主的别庄,与分舵主说话时,不免就有些心不在焉,等出了分舵坐上马车,他才回过神来。

    “回去就送你们兄妹两,去教主的别庄。”

    “您要我们兄妹陪那个小孩子玩?”何蘅威反应很快,二长老才那么一说,他立时就想通祖父想做什么。

    “说是这么说,等进了门,你们兄妹两到了教主跟前,如何踩着那死丫头上位,就看你们两的本事了。”

    “祖父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把那死丫头踩下去。”然后成为教主的徒弟。

    何蘅威信心满满,何蘅燕就满面怒色了。

    “为什么要我们去和个小丫头比啊?我们是您的孙子孙女,教主应该看重我们更甚那个来路不明的死丫头。”

    “住嘴,这话你在我们面前说说无妨,可不能在人前这么说,听到了没有?”

    二长老怒斥孙女。

    何蘅燕满脸戻色还想反驳,却被她哥给镇压了。“阿燕,你乖乖听祖父吩咐就是,多什么嘴。”

    “我!”

    “你什么,祖父说话,你敢顶嘴,你胆子肥啦!”

    何蘅燕气得直跺脚,出了祖父的屋子,嘴里就不干不净的直嘟嚷着,何蘅威跟出来,听到她骂的那些话,不禁黑了脸。

    “你小心点。”何蘅威提醒她。

    “怕什么?”何蘅燕笑弯了眼,“祖父有胆子做,却没胆子宣诸于口?其实现在的祖父,早就在京城站稳脚跟了,根本就不必再顶着瑞瑶教长老的名头与人往来。”

    何蘅威眯着眼看着妹妹胡言乱语良久,等她说完了,才开口,“我们祖上本就是瑞瑶教的长老,教主不话,我们就一辈子都是瑞瑶教的人,你以为与你交好的那些小姐妹,是因你这个人,才跟你交好的吗?”

    “难道不是?”

    “你是何人?何家的女儿?何家又算是什么?京里朝臣勋贵多的是,我们何家若不是瑞瑶教长老,谁会把我们放在眼中?”

    连着两代教主不管事儿,才让大长老坐大,在总坛作威作福,光看这回,大长老打着为教主收徒的名义,其实是为自己攒人脉,想逼教主收他曾孙为徒,就知大长老心大,若老教主还在,他敢这么做吗?

    或着说,老教主要在,他祖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利用瑞瑶教的资源,建立只听他话的商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