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十九章 动脑
    黎漱是江湖人公认最不好搞的,任你官居一品,还是位高权重,在他眼里,统统一视同仁,说不见,就是不见。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没有第二句话。

    因此不少人乘兴而来,却只能败兴而归。

    “不是说黎教主带了个孩子来吗?若是带小辈上门,让孩子们多相处,说不定还能从那孩子嘴里套出点消息来?”京里户部郎中的夫人给丈夫出着主意,边还盘算起来,听说那孩子还不到十岁,太小了点!

    要是再大一些,说不定能把她娶进门,想想看,黎教主的徒弟是她家媳妇儿……

    “你以为就你聪明?人家贤亲王今日就带着世孙上门啦!不过还是吃了闭门羹。”

    贤亲王?“贤亲王也看上黎教主的徒弟?”

    “想什么呢?人家打的主意可更高明些,说世孙自幼多病,有得道高僧建议他,得让他拜高人为师习武强身。”户部郎中一脸赞佩,颇有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的感慨。

    “那黎教主收世孙为徒了?”郎中夫人问。

    “不就说了,连门都没得进啊!”

    贤亲王府里,贤亲王气得砸了一整套新上贡的茶具,贤亲王妃慈眉善目坐在一旁,连眉都没抬一下。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生了何事啊?”

    “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个武夫不识相呗!能有什么?”贤亲王妃抬眼看丈夫,“气什么,有什么好气的?他们教中有无宝藏,你已经搞清楚了?”

    贤亲王摇头。“没有。”

    “那你气什么?人家为何不见你们?若真有宝藏,那也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你们这些外人想干么?就算不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那也是人家祖上现的,与你们何干?”

    要她说,瑞瑶教若真有宝藏,那个大长老为何要嚷嚷出来?不是应该捂得死紧,深怕被外人知道吗?还是说,就算有,那个大长老也染指不到,索性往外那么一说,引起一片混乱,他才好混水摸鱼呢?

    “看看平王爷家的世子,走那么一趟,什么好都没落着,反落得一身伤回来。真是作孽喔!”

    贤亲王面色一沉,平王世子不远千里,跑去莲城,落得一身伤回京,回府后就大开杀戒,他安插进去的钉子,也被拔得一乾二净。

    “还是别多想了!就算咱们真把宝藏弄到手,你想,皇上,会让宝藏就此落在咱们手里?还是伺机找个由头,将咱们全灭了?”

    贤亲王厉声道,“他敢!"

    “他为什么不敢?就凭他是皇帝,你只不过是他的皇叔。”贤亲王妃提醒丈夫,贤亲王一噎,脸皮抖了抖,良久才恢复正常。

    看丈夫恢复了,贤亲王妃才又淡淡的开口,“我听晴皓说,镇国侯府那位少将军,之前曾率玄衣出京,听他那意思,应该是往莲城去的。”

    晴皓是贤亲王妃娘家的侄孙,在兵部供职,镇国侯那位少将军为皇帝所信重,他带着玄衣出京,必是奉皇帝之命,“你怎么不早说。”贤亲王气急败坏的抱怨着。

    “我年初时,就跟你说了。”只不过那时贤亲王新收了两名小妾,正打得火热,回正院来不过是蜻蜓点水,稍坐就走,压根没把妻子说的话放在心上。

    贤亲王讪讪然,拱手向妻子赔礼,将那时的两名小妾交由妻子落,反正她们两个早已失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贤亲王妃早知丈夫冷情,淡淡的应下,让人去处置那两名小妾,便将这事揭过。

    至于贤亲王,是再不敢往黎漱那儿凑了。

    有没有这些上门的贵客,黎漱的日子都是照样过,反倒是程子尧觉得有些不安。

    “你不用担心这些,只需专心规划商道就是,我已经去信,等人过来了,你们都瞧一瞧。”黎漱去信给鹰卫的头领,让他把找好的人手送过来,鹰卫头领差点没气死,他们鹰卫是专司保护教主的,教主却把他当刘二一样看待了!叫他怎么不气。

    但知道教主有心为教众出力,他们他们也都乐见其成,只要别再天南地北的四处飘泊,找个女人生几个娃,就此安定下来,让他们也能轻松一点,就万事大吉啦!

    所以教主让他找几个人手,他很快就找齐了,就等教主让他送来。

    “好。”程子尧点头,他的人全都来自金家,黎漱不说,他也不好让把人遣过来,既然瑞瑶教这厢能自己出人手,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他和黎漱的合作方式是,他以金家少主身份,与瑞瑶教签定商队合作,每支商队由金家出人带队,押运的人员由瑞瑶教出,运送的货物以瑞瑶教自产的农产为优先。

    他们现在就是先定商道,然后选定中途休息的地点。

    黎浅浅带蓝棠过来时,他们正埋地图上,为选何处为休息点争论不休,谨一通禀后,黎漱便道,“让浅浅进来看看也好。”

    黎浅浅一进屋,就被教主拉过去看地图,还被要求提出意见,她连他们在吵什么都不清楚,怎么提供意见?

    只得摸摸脑袋,问,“这算短程计划嘛!那中程计划,和长程计划呢?”

    “什么叫短程、中程和长程计划?”

    呃,“设立商道算短程计划嘛!中程就是,你们已经想好,货运到地头后,要卖给谁了?长程嘛!有没有想过,商队其实可以跑短途的,例如这里,你们说的休息点,如果在这里建一个货栈,这里也设一个货栈,这里再设一个。”

    她手指在地图上轻轻点了点,“商队从第一个货栈接了货,送到第二个货栈,把货缷下,接第二个货栈要去第一个货栈的货然后转回,再建支商队,专走第三货栈到第二货栈之间。”

    货物运送的次数增加,路途不长,走个几回就成熟手,累积了经验,再让他们去走中长程的,货栈慢慢增加,货源也可慢慢增加。

    “有点意思。”黎漱点头,“以镇江为例,这货栈不只能建在官道附近,还能建在码头附近。”

    “嗯,教众若怕被压价,也可直接把货物送到货栈来,若不方便,我们派人去村寨收也成。”

    黎漱摸着下颌笑,“你又知道了!”

    黎浅浅笑弯眼,指着程子尧他们,“我就不信他们不晓得。”

    他们当然都知道,黎漱一心想要改善教众们的生活,他们就得知道底线在那,省得不小心踩到底线得罪人犹不知。

    薛慕华在听到黎浅浅说转运货栈时,眼睛为之一亮,武阳山山区辽阔,每季要汇整所有的药材,总是得费好一番功夫,若是能像黎浅浅说的,在武阳山附近设几个货栈,固定几天就运送一次,负责运送的人,就不用走老长的一段路。

    “货栈多了,再来细分,像干货类的就送到专门存放干货的货栈,布料或饰物的,就专放在同一个货栈,如此要来看货的人也方便些。“

    等于是专门店了。

    黎漱和程子尧又埋头去研究,薛慕华跟着黎浅浅她们出来,蓝棠奇怪的看着他,就见他跟黎浅浅请教上了,他身边的侍女们虽觉惊讶,面上却都没带出来。

    黎浅浅让春江取笔墨来,问明白武阳山和水月宫的产业位置,及附近城镇的位置后,在纸上画出来,画功不好不打紧,重点是,货栈设立的位置能清楚就行。

    “我先说一句,我没去看过地方,所以这个只能建议,不能全照我说的来,你得自个儿拿主意啊!”

    “好。”

    得了肯定的答复,黎浅浅就玩起动脑游戏来,来到这个世界,大多时候练的是身手,是四肢的协调,已经好久不曾动脑了,好不容易有件事能让她动脑子,黎浅浅感动得都快哭了。

    问明白细节后,她就开始在纸上画着,并一一为薛慕华解说,水月宫主要出产各种珍贵药材,货栈自然是要着重在干燥保存,还得有烘干室等设备,不然万一在运送的路上遇到了下雨,到了货栈之后,总不能就这样放进去吧?得先去除水份,再进行存放。

    薛慕华听得频频点头,没想到黎教主这个徒弟很有料啊!等她说完,他慎重的将她解说的纸张收起,郑重道了谢,才带着侍女们离开。

    当天下午就听谨一说,薛慕华回去了。

    黎漱不感惊讶,要不是有事绊住,他也想立刻启程回镇江去,趁着年前把设货栈的地点先选定,等开春就能动工。

    “咱们在京城附近,就能先这么做啦!”黎浅浅不解的道,“反正我们的商队还是要到京城来,金氏商会的大本营在京城不是?”

    黎漱微愣,“你知道我们在等金大老板?”

    “不知道。”黎浅浅老实摇头,“该不会就是因为金大老板不在京城,为了等他回来,所以才要留在京里过年?”

    “最主要是,他,要过继给金大老板过世的长子,过年时要开祠堂祭祖,正好办过继。”黎漱解释道。

    黎浅浅看着程子尧点头,“他家里同意?”

    “不同意,金大老板能这么做?”黎漱伸手戳她额头。

    程子尧微笑不语,黎浅浅看着他的笑,总有种感觉,他其实在哭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