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十八章 微妙
    “也不知她得意什么?”

    “就算她丈夫过世了,她身上应该还有诰命在。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黎浅浅挠挠在脸颊边作乱的碎。“她就是官夫人,不是吗?只是她的能量有限,逢年过节朝廷还是得给她帛酒的。”

    蓝棠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然后摇头,“以前天盛帝国时,是如此没错,我记得,她相公过世时,是七品,还是从六品的官,总之是没过六品,本朝六品以下官员妻母皆无敕命,亦无诰命,官方统称为安人,也就是说,其实方夫人的丈夫在世时,虽为官身但其妻母是没有敕命的。”

    “这是为何啊?”

    “好像是开国的时候穷啊!这诰命敕命的文书,不是写在纸上,而是写在极贵重的丝织物上头,官员们任命的诰命书及敕命书,都快要没得写了,就把原本敕命夫人们的敕命给删除了。”蓝棠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那也不对啊!就算开国时穷,把官员家眷的敕命文书给删了,还是能写在纸上头的嘛!

    蓝棠这次真的为难了,她是真的不知道。

    “要不,我们问凤三去?”

    “不必了,我们管方夫人有没有诰命或敕命作啥?她又管不到我们身上来。”黎浅浅回绝了蓝棠的提议。

    也是。

    蓝棠便和黎浅浅说起京里的八卦来,京城里官员权贵齐聚,多的是话题以飨市井小民,凤家庄除了记江湖史,记史公子们对于南楚朝政,也多少有些了解,不了解不行啊!到底是在南楚的地盘上讨生活嘛!

    因此市井流传的小道消息,凤家庄人皆知,凤家庄中人人皆知的八卦消息,市井中就未必流传了。

    蓝棠以前就常跟黎浅浅说八卦,这次回凤家庄小住,又得了不少新消息,还佐以京城的地图详细解说,大大的满足了蓝棠的演说癖,真是过瘾啊!

    黎浅浅看到挂在蓝棠屋里的京城地图时,不由惊艳了下,上头的景物画得仔细不说,还有不少人物点缀其中。

    “漂亮吧?这是凤二哥画的。”

    “嗯,凤二公子画的真好。”黎浅浅走上去细看,蓝棠便指着地图如数家珍般的说起京里的八卦。

    先帝在位长达三十二年,子孙满堂啊!奈何南楚版图不大,所以这些王爷们封王之后,也没封地,就这样待在京城里头,今上登基后,难的不是收拢朝臣,而是要收服这些兄弟们。

    当今皇帝儿女缘也不错,目前十个儿子中,有七个已成亲开府,七个女儿,有四个已下降,一个已及笄,正在相看驸马中,另两个还不到十岁。

    不算皇帝的兄弟们,光本朝新添的王爷就七个,还有四个驸马!南楚国库不丰,又要支应这些权贵们的俸禄,和西越的仗只是暂告一个段落,这也就怪不得知道瑞瑶教有前朝皇室遗留的宝藏,皇帝会派人前去关切了。

    缺钱啊!

    西越又老来扰边,赵国邀南楚一起对付西越,却老占南楚的便宜,朝中又有这么多光啃粮不做事的家伙,皇帝怎能不愁咧?

    黎浅浅边听蓝棠说京中八卦,心里边在想,大长老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料!

    被黎浅浅评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长老,正在听熊副堂主解说曾孙韩玉唐的伤势,听完之后,不由大怒,“为什么他的伤势一点都没起色?这几个月,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为什么他的伤还是没有改善?”

    熊副堂主一副便秘脸,跟大长老解释,“这真不是属下不尽责,实在是,玉唐少爷他,心情不佳,把好不容易熬好的药都洒了。”

    可恶啊!大长老将手边茶几上的茶碗,朝熊副堂主挥了出去,立时茶水四溢,茶碗落在青砖上碎了一地。

    “你就不能劝着些?”

    怎么劝?熊副堂主暗地里摇头,他们韩家起内哄,见他去给韩玉唐疗伤,不少人酸言酸语的,叫他这个外人听了,都觉得难堪,更何况韩玉唐,自小就没遇过挫折,还是大长老看重的人,突然遇上这么大的劫难,若心志薄弱些,怕早就寻死觅活的了。

    “之前听说凤家庄庄主出事,蓝海肯是要赶过去的,您看,咱们是不是送玉唐少爷去京城一趟?”

    之前听说人在镇江,得到确切消息,准备要把人送过去让蓝海诊治时,现人突然不见了。

    现在知晓他们往凤家庄去,要不要再把人送过去呢?

    “不必了!”大长老沉着脸,“等我们把人送到凤家庄时,他们又不知跑那儿去了,玉唐的腿能拖下去吗?”

    不行。熊副堂主摇头,“他的腿得及早治疗。”按说,不过是在祠堂跪了几日,韩玉唐又有武功在身,他的腿不应该会伤成现在这样子才对。

    熊副堂主挠挠头,实在搞不清为什么。

    大长老却有些明白,还能为什么?不就是怕自己偏疼韩玉唐,分薄了他们的利益,所以就朝个孩子下毒手!

    他之前想送韩玉唐去蓝海处疗伤,也是不想让家里人有机会再次下手,不想天不从人愿。

    凤庄主夫人的丧事在她出殡后就暂告一个段落了,蓝海便带着女儿去黎漱的别院找他们师徒。

    才到别院附近,就被川流不息的车潮给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啊?”

    “去问问。”

    凤家庄护送他们父女来的护卫得令,不多时就来回禀,“说是来拜访黎教主的。”

    “这些人是?”

    “有朝中的重臣,还有王公贵族,勋贵等。”

    蓝海点点头,“咱们不急,慢慢晃吧!”

    “爹不急,我急,我先从角门进去找浅浅吧?”

    蓝海盯着女儿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点头,让护卫护送她过去。

    守角门的婆子却让她们在门口等,约莫一刻钟,才看到春江匆匆而来。

    “快开门,快开门。”春江嗔道,婆子还好意的劝道,“还是别贸然开门的好,您忘啦了,前两天,不也有个小姑娘哄咱们开门?”

    结果是上门来求见黎漱的,因在前头等太久,来人不耐烦,就来角门碰运气,那天看角门的婆子一时不察,就让人闯了进来。

    “春江,是我,云珠。”

    春江一听就先笑了,“行啦!把门打开吧!是蓝姑娘没错了。”

    看门婆子半信半疑的开了门,看到曾经来过别院的蓝海,便笑了出来。“原来是蓝先生来了。快请进。”

    凤家庄的护卫将车赶到门边挡住门,帮蓝海父女把行李卸下,这才驾车离去。

    “小主子昨儿还在问,蓝先生和棠小姐怎么还没来。”春江掩嘴轻笑,“教主被被问怕了,指了谨一,跟他说,今儿您两位要是还不来,就让谨一去把您二位接过来。”

    别庄里早就备好蓝海父女的住处,只等他们一到,就能入住。

    黎浅浅接到消息,候在蓝海住处外头,见了蓝海,忙要行礼问安,却被蓝海给拦了,顺手就被把了脉,“嗯,再泡一次,就得要换药了。”

    咦?“原来还要换药?”

    “那当然,就像你吃饭,每餐都叫你吃一样的菜,你也会吃腻一样,泡药浴也得时时更换不同的药材,以因应你身体不同的需求。”

    “懂了。”

    “你们去吧!我进去里头瞧瞧。”蓝海急着想进去看看,他之前吩咐的药炉,便打她们两个走。

    黎浅浅应诺,便和蓝棠去看她的住处。

    蓝棠和蓝海的住处相连,都是一进的小院子,唯一的差别是,蓝海屋子后头的退步,被改建成药炉,蓝棠屋子的退步改成了小厨房。

    “表舅说我们今年大概要待在京里过年,天气渐冷,等厨房把饭菜送过来,大概都凉了,弄个小厨房,好方便苏妈妈给你们热茶,平时要喝个热茶也会方便很多。”

    蓝棠频频点头,黎浅浅又拉着她去看房间,屋里一应物什都是新添的,看起来就跟镇江城黎家,蓝棠住的院子一样。

    “我还是喜欢水榭一些。”

    “我也是,这别庄没有水榭,不过有个鱼塘,里头养了鱼,不过才刚弄好,里头的鱼都还很小。”

    蓝棠愣了下,问,“养鱼?养得活吗?”

    “不知道,是表舅听程子尧说,他家的鱼塘养了不少鱼,想吃就有,就让人也弄了个鱼塘。”听风就是雨的,真是服了他了!黎浅浅板着脸道。

    “要是能成,冬日就多一道鲜鱼可吃,那多新鲜啊!”

    会照程子尧说的去办,表示很重视这家伙吧?

    殊不知黎漱只是听人说,吃鱼的孩子聪明,就想把黎浅浅添菜,让她变更聪明些。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程子尧家在北晋,程家在北晋有鱼塘,他们是怎么养的?要是能成功,可就给瑞瑶教开了条新路子。

    他让别庄里的人试试看,成了最好,就是不成,也不打紧,多一个经验嘛!和程子尧处得好了,再请他想办法,从程家弄懂得养殖的人才来。

    蓝棠留苏妈妈带人打理院子,她则拉着黎浅浅去看她爹的院子,看小厮们井井有条的归置箱笼,整理环境,她才放下心来。

    “别庄外头怎么有这么多客人?”

    “还不都是拜大长老之赐,说瑞瑶教中有宝藏,之前远在莲城,他们都能不远千里而来,如今表舅就京郊,他们还不来探个究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