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十七章 自傲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用在凤乐悠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她娘死了,还是被她气死的,她自责自弃,很正常,但你以为她会因此,给上门陪伴她的蓝棠好脸色看?别傻啦!

    在她心里,蓝棠就是个好欺负的,她心里有气无处泄呢!身边侍候的下人全是新来的,要是她娘还在,朝她们撒气就是,反正她娘会给她兜着,现在,谁来给她善后?

    火气不能朝她们撒,蓝棠又凑上来,不朝她撒气,她还能往那儿出气呢?欺负了蓝棠,她又不会去告状,因为没人会信她的,从小到大就都是如此。

    可惜,凤乐悠她忘记了,她娘过世了,还是被她气死的,以前有她娘罩着她,犯了什么错事,都有她娘擎天护着,为什么她以前欺负蓝棠,蓝棠就算去告状也没信她?因为她娘护着,所有的丫鬟全都睁着眼睛说瞎话,指蓝棠说谎。

    现在不一样了,她身边侍候的全是新来的,上头也不再有个不分青红皂白护着女儿的主母,强逼着她们说谎。

    更重要的是,蓝棠本不愿来,是凤大公子请她来的,虽然那个请字没有明白说出来,但是,凤乐悠身边侍候的人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一批,她们全都很清楚,凤乐悠做过什么,她身边那些人做过什么,自然是不会顺着她。

    不用蓝棠去告状,自然有人去跟凤庄主和凤大公子说,而且蓝棠现在长大了,也不屑去告状啦!凤乐悠要欺负她,她也不是好惹的,才不会因为凤乐悠没了娘,她就忍着她,她娘早就没啦!从小到大,凤乐悠也没因为这点,就让着她啊!

    凭什么要她,得让着凤乐悠呢?

    凤乐悠泼她茶,她闪得可快啦!气得凤乐悠直跳脚,扑过来要打她,她再闪,拜黎教主所赐,她现在的武力值可非同日而语啦!凤乐悠想打她?那还得先抓到她才成。

    只是每天这样和她斗,还是很累啊!蓝棠不是个逞凶斗狠的人,每天这样闹,凤乐悠不累,她都快累死了!

    幸好今天黎浅浅来,她不用去陪凤乐悠了!真好。

    黎浅浅笑眯眯的让春江把抱着的盒子放到桌上,“哪!这些是谨一帮我准备回礼时,顺道帮我买的,我想凤家庄在孝期,你待在这里,应该很无聊吧?就把这些写江湖轶事的书留给你啦!”

    “你送书给凤三?”

    “嗯。”黎浅浅点头,蓝棠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看着她,“怎么了吗?”

    蓝棠靠近她,小声道,“凤三书读得很好,但其实他很讨厌读书的,都是被两个哥哥压着,打,打不过,这才老实读书的,你送书给他,你,你啊你!等等,好好的,你没事送书给他干么?”

    黎浅浅把凤三送了礼给她,她回礼的事说了,蓝棠这才恍悟,“原来昨儿他们就是在吵这件事啊!怪不得了。”

    不过也奇怪,凤三怎么无缘无故送礼给黎浅浅呢?送那些车船不足为奇,倒是那把弓,她记得,凤乐悠曾被方束青姐妹怂恿,去跟凤三讨要过,没能得逞,还把凤乐悠气得半死,方束青则跳出来充好人,劝她别跟凤三计较。

    想想就好笑,开口就讨要人家的宝贝,人家不给,她就恼了,方束青还劝她别跟凤三计较?本来就无理,还有脸跟人计较,真是笑死人。

    “说起来,凤三很宝贝那把弓的。”便将这事说给黎浅浅听,黎浅浅听了抚胸庆幸,“幸好还给他了,不然就夺人所好啦!”

    “那有什么啊?又不是你开口跟他要的,是他自己要送你的啊!”蓝棠拉着黎浅浅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外间,云珠也拉着春江两个在吐苦水。

    春江拍拍她的背安抚道,“放心吧!再待也没几天了,你就忍忍吧!”

    “你们不知道啊!那位悠小姐真的是……”云珠神色复杂的顿了好一会儿,才道,“原以为是人误会了,怎么会有小姑娘生生把亲娘气死的,可这几天看她那样对待棠小姐,真是由不得人不信啊!”

    她们三个自小就进鸽卫受训,都是爹娘早逝的,因为没有,所以特别羡慕人家父母双全的,凤乐悠在她们眼中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

    云珠跟着蓝棠进凤家庄后,便挥鸽卫的特长,打探消息,凤庄主毕竟不是管内宅的,所以他并未下令封口,凤公子夫人虽想到了,却没开口提醒,何必呢?既然敢做就要敢于承担后果嘛!

    再说了,凤乐悠敢如此胆大妄为,不就是她娘宠出来的吗?她娘都被她气死了,难道他们还要护着她?这样她永远都学不到教训,这次是她娘被她气死,下一次呢?凤公子夫人可没忘记,凤衍临出门前,遭凤乐悠暗算,差点就得娶方束青为妻。

    凤庄主夫人已经死了,可是谋害她的人,还好好的活着,到现在还被好吃好喝的供奉在客居的院子里头,跟云珠说起此事的人,无一不深恶痛绝,听说还有人趁着送饭去给方家人时,故意在汤里吐口水咧!

    这让云珠后来对厨房送上来的汤品,都有点心理障碍,不止自己不太喝,也不太让蓝棠喝,除非是她自己去厨房端来的。

    只是蓝棠身边就她和苏妈妈两个,苏妈妈是管事媳妇,跑腿的事自然都落在云珠身上,常常她从外头回来,厨房已经把饭菜都送过来了,让她好生纠结,到底要不要喝汤啊?

    尤其现在凤家庄在热孝期间,送过来的都是素的,没有汤汤水水的滋补,云珠的脸蛋很快就消了一圈。

    庄里的人见了暗称奇,都道人家一个外人的丫鬟,都比凤乐悠这个嫡亲女儿有心哪!

    这真是个美丽误会,幸好云珠不知道。

    蓝棠倒是听其他丫鬟说了些,偏偏不好倒给苏妈妈听,这下子可好啦!统统倒给黎浅浅听。

    黎浅浅听说了,便把云珠喊过来,仔细一端详,真是瘦了一圈,便问她是怎么回事。

    云珠见小主子问,便一五一十的招了,蓝棠掩着嘴道,“你怎不早说啊!”

    “你们两个拜托一下,别听风就是雨的,那些人会在送去方家人的食盒里吐口水,那是人家恼她们,再说了,那也未必是真的,云珠,你亲眼看见她们这么做了吗?”

    云珠摇摇头,“那就是了!方夫人一家,在凤家庄的人眼中,就是罪大恶极的坏人,你们又不是,蓝先生还是救治庄主的大恩人呢!借她们胆子,她们也不敢这样待你们,更何况,她们未必就真这么做了。”

    云珠想了下,才赧然的笑了下,“是奴婢想歪了!还差点害棠姐儿也跟着吃不下饭,都是奴婢的错。”

    “不怪你,不怪你。”蓝棠听黎浅浅说完,就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了,呵呵笑着安抚云珠,转过头问黎浅浅,“怎么今日才来?”

    “谨一日前被派出去办事,昨儿才回来,他不在,你觉得我表舅会出门?”

    蓝棠听了直笑,“说的好像你表舅离了谨一,就啥事都不做似的。”

    黎浅浅也笑,“表舅是在等谨一带回来的消息,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好消息吧?”

    两人就说起了薛慕华和程子尧的事情来,“金家已经和程家说好,要过继程子尧了?”

    “应该是吧!不过程子尧的亲娘还在程家,这关系是断不掉的。”

    有些事,谨一没跟黎浅浅说,例如,程方兴想偷龙转凤,把长子扣下来,将嫡子程子规充做金家外孙,结果赫然现长子早就不知所踪,只得作罢!被他冷落多年的金香玉,突然又得宠了,程方兴三天两头宿在她屋里,把元配气得半死,跑去跟两重婆婆告状。

    逼不得己之下,程方兴才坦白相告,他是想和金香玉再生一个小的,然后把小的送回金家去,程子尧毕竟大了,不好教,相信金大老板能体会他的一片苦心的。

    再不济,日后有这个小的在手里,程子尧念在亲弟的份上,就得乖乖任他摆布。

    程七老爷觉得儿子这招好,七太太却觉得不靠谱,就算金香玉再生个儿子,与程子尧年纪相差这么大,又没时间让他们培养兄弟之情,日后想靠这小的拿捏大的?痴人说梦哪!

    但丈夫支持,她还能说什么?只能去安抚她那侄女,让她别再动不动就哭闹了,还是好好的把儿子教好来吧!

    金家,看来她儿子是巴不上了!

    “你们还要在凤家庄待多久?”黎浅浅问。

    “不知道,走吧!我爹说你过来,就让我带你过去给他把脉。”

    蓝棠说着就领黎浅浅去找蓝海,半道上,就遇上要送饭去方家客院的两个粗使婆子。

    “咦?这是什么?”粗使婆子右手提着食盒,左手却提了几个结了彩线的红盒子。

    “您说这个啊?是庄主夫人娘家的舅爷,托我们送给方夫人的。”

    “哦。”蓝棠点头,“耽误你们差事了,快去吧!别迟了。”

    两个婆子笑着点头,“欸,欸,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庄主夫人的娘家人难道不知道,庄主夫人是怎么死的?”

    “知道,怎么不知道,不过,庄主夫人真正娘家人,只剩那个恶毒心肠的女人,她们刚刚说的什么舅爷,其实是隔房的,不是亲的,他们对方夫人一家比对庄主夫人要亲。”

    黎浅浅不懂,“这是为何?”

    蓝棠笑道,“还能是为何,为她是官夫人啊!”

    “可她丈夫不是已经死了?”

    “那又怎样?不妨碍她以官夫人身份自傲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