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十五章 不安
    机会就摆在那,就看有没有人现它,甚而进一步伸手抓住它。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而有准备的人,往往能在现机会的同时,把握住机会,因为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一直在准备着。

    看起来,薛慕华会引荐程子尧来结识黎漱,但若不是黎漱早安排人去接触水月宫的人,薛慕华又如何知道黎漱?进而把程子尧引过来。

    黎浅浅心想,表舅早看大长老和二长老不顺眼,他身边既有刘二这等人在,又怎会不晓得大长老他们的底细?他所欠缺的,就是行商的人材,教主的名头虽好听,但因四大长老割据,因此很多事情,都交由他们去办,教主想另外派人去办,就会被长老们质疑,为什么不交给他们去办?是怀疑他们什么吗?

    四长老和黎漱交情匪浅,而且大长老和二长老不厚道,令他想另辟销货的管道,才会和黎漱一拍即合,或者该说,就是因为他手里的货,被大长老和二长老连手压价,他觉得不公。

    尤其在街市访价后,现别人家卖的杂粮、药材等物,没他手下这些人产的质量好,价格却是翻两翻,大长老他们赚取的差额哪儿去了?全都中饱私囊啦!叫他怎么不气?

    于是就和黎漱抱怨上了,黎漱本就看大长老不顺眼,想着要修理他,才现,得,他手底下没有做买卖的人材!

    这人材不能现在就从教里拉壮丁,不然大长老和二长老那里一啰唆,他光忙着和他们扯皮,事都甭做了。

    “小主子?天晚了,该睡了。”春江小声提醒。

    黎浅浅回过神来,问了现在的时辰,嗯,将近子时,确实晚了,忙更衣上床睡觉,福星早就睡得直打呼噜,耳朵听到响动,尾巴还左右晃了几下,黎浅浅见了一笑,“天冷了,给它加床被子吧!”

    京城偏北,确实要比镇江要冷,春江应了,看着黎浅浅躺下,帮她掖了被角,转过头就见,春寿拿她们日前专为福星缝的小被子过来,帮福星盖上,福星大爷;在柔软馨香的小被子上蹭了蹭,尾巴慢悠悠的甩了几下,睡得更沉了。

    春江抿着嘴笑了,春寿拍拍它的狗头,然后才和春江举着灯,一起退了出去。

    小主子晚上睡觉不留灯也不留人,叶妈妈原说这不合规矩,可是真要讲究规矩,那小主子就不能习武啦!所以后来叶妈妈再无二话,与她们直言,“既然小主子不留人上夜,那你们就歇在外头,总不能让小主子起夜要喝水没人侍候。”

    春江她们自是照办,不过打她们到黎浅浅身边侍候起,就不曾遇过她半夜起来,总是安安稳稳的一夜到天明。

    谨一原是说,隔天就来给她回话,不想他那天回去,就被派出门办事去了,直到三天后才回来。

    他过来见黎浅浅时,还让人抱了个小箱子,里头装了不少小玩意儿,仔细一瞧,嗯,都是男孩子喜欢的车、马、船及弓箭等物,车船马皆是木刻,倒是那把弓箭有些特别。

    黎浅浅好奇的抬眼看他,谨一讪笑,“这不是卑职备下的,是,凤三公子请人送过来的。”

    他也不知道这位凤三公子在想什么?有送小姑娘弓箭的吗?而且看起来,还是用过的旧物呢!

    黎浅浅把弓拿起来端详,“这是用过的?”

    “应该是。”谨一接过去看,“保存的挺好的,看来这把弓的旧主很爱惜它。”

    “既然是他心爱之物,那我可不能收。”黎浅浅摆摆手,让谨一放回去。

    谨一依言照做,“您要给他回礼吗?”弓箭不能收,其他东西要一起退回去,就怕那位任性的凤三公子会不喜。

    “嗯,回他些新出的书本吧?就不知道他喜欢看什么样的书了。”

    谨一暗道,小主子您够狠,送书给凤三公子,是嫌他书读得不够吗?

    黎浅浅看他一眼,“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知道要回赠他什么罢了!”

    谨一笑着指出,“您上次在码头不是买了很多东西?”

    “那些啊!都是些小东西,早就散得差不多啦!”住进别庄后,她便让春江把之前买的小玩意儿小玩具,分送给庄子上有孩子的人家,现在手里还真没剩多少。

    “要不,卑职去跟教主说一声,陪您出门去逛逛?”谨一问。

    “好啊!好啊!”黎浅浅拍手叫好,“总不能大老远来京城一趟,却什么都没见识过就回去了。”

    谨一见她开颜,遂安心松了口气。

    “不是说要去给凤庄主夫人上香的吗?什么时候去?”

    “教主说明天就去。”

    凤家庄这厢,头七已过,因凤家庄在江湖上的地位,6续有不少人前往凤家庄致祭。

    凤庄主夫人娘家人,除了方章氏一家,就只剩旁支,来上香的是章家几个小辈,带头的是凤庄主夫人的一位族兄,他与凤大公子道,“家祖父不敢来,得知阿亭去了,难过得睡不着,叔祖家原本人丁兴旺,就剩她们姐妹两个,如今又去了一个,家祖父难过得紧。”

    凤大公子点点头,请他们入内上香,等他们上过香,才引人入内喝茶。

    章家几位老爷捧着茶,眼睛却是四处乱转,章家号称书香世家,其实名不符实,真正读出前途来的,也就凤庄主夫人祖父和父亲两人,凤庄主夫人的祖父章淇志是有才华的,二甲二十七名进士,若非遇着乱世,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凤庄主夫人的父亲章舟璋虽不如其父,但也是少有文名,方夫人的外祖便是相中他父子二人都有文名,都是官身,才把女儿嫁给他。

    只是没想到他女儿觉得自己偏执又短命,外孙女执拗,生生把娘家人全整没了,现在又把唯一的亲妹给气死啦!他老人家要是泉下有知,八成会气得活回来。

    章家其他几房,男丁也都读书,可最好的也不过是秀才,再无人有如章淇志父子的成就。

    他们和凤家庄素无往来,瞧不起凤家庄是江湖人,一心只想巴结方夫人,无奈方夫人住在凤家庄里,他们若要攀结她,就得上凤家庄,进凤家庄又如何能绕过当家主母,见到客居的方夫人呢?

    为了儿孙前途,他们不得不捏着鼻子去结交凤庄主夫人,接到她过世的恶耗,他们先想到的是,太好了!日后不用再去巴结凤庄主夫人了,直接就能上门拜访方夫人啦!

    然后才想到,凤庄主夫人过世,方夫人这个来投靠妹妹的寡姐,势必得要避嫌,不好再住在凤家庄,她一家孤儿寡母的,要搬去那住?不会要搬到他们家里来吧?

    以他们的财力,哪撑得起方夫人一家的生活啊?

    因此他们前来致祭的同时,不免四下打量,就怕方夫人一家突然冒出来,这一打量才现,凤家庄和他们之前相像的全然不同,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粗鄙,往来的下人举止有礼态度恭敬,比他们家里的下人还讲礼啊!他们不是江湖中人吗?怎么用得起这样的人手啊?

    等到要走了,带头的族兄才忐忑不安的开口问起方夫人一家。

    “……怎么没看到阿妩她们母子啊?”

    凤大公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里则在想,阿妩是谁?听名字应该是女的,是谁?旁边侍候的仆妇见状,忙上前提醒,“夫人的亲姐叫章沅妩。”

    哦,原来是那个贱人啊!“到底是亲姐妹,得知义母去了,她很难过,已经卧床休息多日。”

    “这样啊!”章家族兄点头与其他人交换了个眼神,觉得回去后,换自家婆娘前来探望。

    不好和方夫人断了连系才是,随即便告辞离去。

    凤大公子交代仆妇,“给我派人盯着他们。”

    方夫人一家被拘起来了,她的爪牙也都被清理出去,可是凤大公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那女人肯定还有后手。

    凤三这里收到了谨一送过来的东西,悄悄的让人送回房里去,凤二看在眼里,只掩嘴偷笑,凤公子夫人得知此事,急急忙忙赶过来关切,却被长子给拦住。

    “你做什么啊?你弟他,你知道是谁给他送的礼?”小儿子脾气大又任性,她就怕他被那些脾气古怪的江湖耆老们给带坏了,偏偏丈夫老爱带他出门去见那些耆老们。

    “您放心,不是那些耆老,是个嫩生生的小女娃给他送东西来了。”凤二笑眯眯的道。

    “小姑娘?谁家的啊?”太稀罕了啊!亲朋好友家的小姑娘们,乍见到她家凤三,先是脸红害羞偷偷看他,等到被他恶作剧了,就一个接一个的跑得远远的,根本没人愿意接近他,没想到竟然有人不怕他的,凤公子夫人实在好奇啊!

    “是黎教主的徒弟。”

    “啊!蓝先生就是因为她,才会被黎教主请回去的?”想起来了。

    凤二公子点头,“就是她,您见过黎教主吧?”得到母亲肯定答复后,他才又道,“黎浅浅长得和他很像。”

    “黎?她是黎教主的女儿?”不对,说是收的徒弟了,可是怎么会姓黎?难道被黎漱给收养了?

    “不是,黎浅浅的娘亲是黎教主的表姐,就是原本他要娶的那个。”

    凤公子夫人听儿子这么一说,立刻想起来了,“是她的女儿啊!那和黎教主长得像也是应该的,只是,她怎么也姓黎?”

    凤二公子忙把黎浅浅父系和黎漱之间的关系说给母亲听。

    “原来如此,她那嫡祖母真是太坏了,庶子都被她分出去了,她竟然还趁庶子不在,欺负庶子媳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