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十一章 羞于启齿

第七十一章 羞于启齿

 
    这天一醒来,黎浅浅就现船上的气氛怪怪的,舱房外偶尔会听到细微的啜泣声,等到叶妈妈带着春江端水进来,她才晓得,原来凤庄主夫人过世了。[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8]1〕Z〕W).]C)OM

    “是凤大公子的义母?”

    “是。”叶妈妈侍候她净面更衣,“听苏妈妈说,棠姐儿一晚上没睡好。”

    蓝棠的亲娘早逝,凤庄主夫人待她虽不如凤乐悠,但也不薄,知道她是被女儿和亲姐气死的,蓝棠心里难受极了,黎浅浅过去看她时,她正抓着针在纸上戳小人。

    上头画着好几个人,黎浅浅看了简直想自戳双眼,画得真难看啊!“这是方夫人母女?”黎浅浅着画上梳着妇人头的女人问。

    “嗯。”蓝棠头也没抬只应了声。

    黎浅浅偏头看她,她个头矮,一偏头就看到低着头的蓝棠那双红肿的眼睛。

    “姐姐吃饭了吗?”

    “吃过了。”大概是哭得过头,声音有点沙哑,鼻音挺重的。

    黎浅浅却看云珠,云珠朝她摆手,表示蓝棠根本没吃,东西还摆在桌上呢!“棠姐姐歇歇吧!”黎浅浅上前拉住她的手,取下她手里的针,不小心手就刺了下,吃痛的吮了手指下。“咱们别玩针了,洗洗手,歇会儿,还得练功呢!”

    有时候,遇上伤心事时,是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想人理自己,也不想理人,身边的人通常也都不去打扰他,但要是这是个容易钻牛角尖的,若中途有人打断她,那也就罢了,要是大家都很体贴的不去吵他,自然就无法及早现他钻进牛角尖去了。

    等到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黎浅浅不知道蓝棠会不会钻牛角尖,反正不让她有机会想太多就是,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有事情忙,按照正常的作习是个不错的选择,都是既定的行程,只要照做就是,不用太费脑子,正好放空。

    黎漱晓得凤庄主夫人过世,本不想跟蓝棠说的,但谨一说了,现在说总好过到了地头才让她知道的好,黎漱没带过孩子,他自己小的时候又是个怪小孩,他爹说的,和别人家的小孩不一样,他娘说的,所以养小孩,他是真没经验,只能听人说。

    谨一这么说,就这么办,结果蓝棠哭了一个晚上,差点没把他哭疯了!早上起来,他脸都黑了,后知后觉的想到,他表姐去世不到一年啊!黎浅浅会不会触景伤情,也跟着狂哭?蓝棠丫头哭,他只觉得快疯了,要是浅浅丫头哭呢?想想就头疼!能不能让她们别哭?

    没想到浅浅不但没哭,连带着蓝棠被她拖着练功,也不哭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黎漱今天穿的是竹青道袍,上插的是竹簪,很是仙风道骨,再加上那张脸,嗯,很有看头啊!谨一看完后暗摇头,可他家教主不成亲不娶妻也不生孩子,唉!真是暴殄天物啊!

    黎浅浅她们练完功,又跑教主这儿来交作业,黎漱看她们精神还好,只是蓝棠有点蔫,便放下心,“一会儿午饭想吃啥?”

    “啥都好,就是不要面。”蓝棠想了下开口道。

    黎浅浅倒是什么都好,特别好养。

    谨一觉得教主真是走运,收个徒弟,却收到这么好养的,学习不用大人费心,生活作习又省心,怎不叫人羡慕嫉妒恨啊!

    对比下大长老那个不省心的曾孙,不得不赞一声他家教主英明啊!

    “下午要不要下船走走?”前头就是渡林码头,这码头没有合江码头那么大,不过也不小,规模还比镇江码头大一些。

    黎浅浅看看蓝棠,随即摇头,“不去了,还是留在船上写大字吧!”

    “也好,那你们留在船上,我和谨一去逛逛,你们两个乖乖写大字,回来给你们买好吃的。”

    “知道了!”

    黎浅浅扮个鬼脸,黎漱直接敲她头,吃过饭带谨一下船去。

    蓝棠却是被黎浅浅和苏、叶两位妈妈一起镇压,去睡觉。

    她本以为自己肯定睡不着,没想到躺到床上,没多久就沉沉睡去,实在是眼皮子太酸了,黎浅浅自去写大字,留云珠和苏妈妈陪蓝棠。

    春寿帮她研墨时,忍不住要问,“棠小姐和庄主夫人很亲?”

    “亲不亲的不知道,不过棠姐姐幼年失母,庄主夫人和公子夫人是最亲近的长辈,知道庄主夫人去了,伤心难过也是在所难免的。”

    蓝棠不只是伤心,更是气,她气凤乐悠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娘在,不知珍惜,还听信旁人顶撞她,生生把她气死!真是欠揍啊!

    所以苏妈妈就看到,她在梦中咬牙切齿嚷着要揍凤乐悠。

    黎浅浅写着大字,听云珠来送点心时说起,不禁感到好笑,叶妈妈煲汤的时候,就添了道安神汤,准备让黎浅浅和蓝棠都喝一些,省得晚上统统睡不好。

    黎漱遣人送信回来,说晚上不回来吃饭,叫她们早点吃,吃完了早点上床睡觉。

    黎浅浅觉得奇怪,蓝棠算算日程,心道,不会是嫌她晚上没睡好,见了她爹没法交代吧?

    到了隔日起床,才知船上来了两位客人,黎漱让谨一来跟她们说一声,早上就在自己房里练功,下晌自己练大字,晚上他一总验收。

    谨一说完就要走,黎浅浅忙拉住他,“是什么客人?”

    谨一想了下,道,“是水月宫少庄主薛慕华,及程通商会的程子尧。”

    原来教主昨日是和他们见面去了。

    程子尧之前得薛慕华指点,特意搬到镇江城,想和黎漱打交道,只是没想到身体不争气,才到镇江就病倒了,买好宅子整修好搬进去住,又好生调养一番,准备去拜访黎漱,才知黎漱不在,似有急事赶往京城去了。

    薛慕华正好去看他,得知情况,不禁要叹,时也命也。

    不想程子尧却命人急急去调遣船只,他要追上去。

    一路紧赶慢赶的,总算让他们在渡林码头追到了。

    黎漱原就有心与水月宫合作,邀请他到船上来小聚,不足为奇,但程子尧?黎浅浅心不在焉的早饭吃了,去找蓝棠,才知她还在睡。

    “小猪。”

    “奴婢怕棠小姐不好睡,所以给她点了支安神香。”

    黎浅浅抬眸看苏妈妈一眼,“以后别给她点了,那东西闻多了不好。”

    苏妈妈虽不以为意,不过当着面还是点头应下,黎浅浅看她一眼,也不跟她争,想着回头直接和蓝棠说一声就是,蓝海是大夫,想来蓝棠不用她多说,也知道那东西不好多闻。

    蓝棠差点把苏妈妈给掀了,她最恨熏香等物,因为曾遭方束青姐妹暗算过,所以她对熏香等物没好感,连带着对安神香也没好印象,苏妈妈暗道晦气,若不是听言妈妈说,出门在外,两位小主子年纪小,怕有受到惊吓夜不安枕的情况,让她就给她们点安神香,她也不会想到这茬。

    稍晚,她就找上叶妈妈抱怨,叶妈妈心道,幸好没听你的,要不连我也得吃挂落,见苏妈妈仍不开怀,便开解她,“言妈妈也是好意,只是谁知道,棠小姐不喜这些东西呢?以后咱们都记着不给她们点这些东西就是。”

    苏妈妈点头,“也是,棠小姐没说,咱们怎么可能晓得,现在知道了,以后不再犯就是。”

    送走了苏妈妈,叶妈妈端煲好的汤去给黎浅浅,顺便跟她说起此事,黎浅浅诧异道,“我只知棠姐姐不喜欢熏香,倒不晓得,她曾因此被人算计过。”

    “苏妈妈说的方束青姐妹,是凤庄主夫人的外甥女吗?”

    “是啊!”因为蓝棠之故,黎浅浅对这两位姑娘的印象很不好,又得知方夫人是造成凤庄主出事,庄主夫人命殇的主因,有母如此,女儿耳濡目染又能好到那里去?

    这段日子都在船舱里练功,黎浅浅已经习惯在摇摇晃晃的船上稳住自己,不过在自己船舱里练功,到底是有些不通风,远不如随教主在厅里练功来得舒服。

    叶妈妈看她汗如雨下心疼不己,早早就备好热水和干净衣物,等她一收功,先给她擦汗,再喂她喝水,等热气消散得差不多了,才领她去沐浴更衣。

    黎浅浅觉得她真不像是在学武功,反倒像是富贵人家里的千金小姐,出入有人侍候,就连练武也都有人侍候得好好的,让她有些心虚啊!

    叶妈妈把她收拾好,春江帮她梳通了头,重新梳髻,蓝棠就过来了,她睡到方才才醒,自然就没练功,和黎浅浅一起用了饭,写了几个大字就又要回去睡觉。

    “你怎么回事啊?还要睡?”

    “还不都是方束青她们害的,自那次之后,只要闻了熏香或安神香,我就会很累很想睡,至少得两三天才能恢复正常。”

    黎浅浅忧心的看着她,“她们到底是弄了什么样的熏香给你闻啊?”

    蓝棠沉吟半晌,才低声跟她说,“还能是什么,就是她们给庄主下的那种药呗!”

    呃,这位姐姐你确定没说错吗?黎浅浅满腹怀疑的望着蓝棠。“她不是官夫人吗?怎么手里有这么多……这种药啊?又是内服,又有熏香用的,种类繁多啊!

    “听说方夫人那位亡夫,当初在任上时,备了不少这种药,专门用来替上官……”说不下去了,蓝棠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黎浅浅秒懂,方夫人让她引以为傲的丈夫,就是专为上官拉皮条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