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十九章 心碎 一

第六十九章 心碎 一

 
    凤大公子带头一路疾驰,总算赶在当晚回到凤家庄,负责迎宾的门子和小厮看到他们回来,欣喜之情表露无遗。< ??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8〉1ZW.COM

    自庄主夫妻双双病倒,唯一的嫡亲女儿偏生不靠谱,大伙儿就悬着心,盼着大公子赶紧回来,虽有凤公子在,但独木难支啊!

    看到他们三兄弟一起回来,大伙儿这心可算落回肚子里了,再看,蓝先生也跟着回来,庄主夫妻有救啦!

    三位公子回庄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的小鸟般,迅的传遍了整个凤家庄,就连专门招待外宾住的楼外楼,也都晓得了。

    楼外楼里住的江湖人士们,听说蓝海回来,便都放下心,“有蓝先生在就好了。”

    “可不是。”楼外楼里一片欢欣,凤家庄里更是欢喜不已。

    独方家人居住的院子,呈现与旁处完全不同的景况。

    方夫人却是失手砸了装了燕窝的粉黄芙蓉碗,“蓝海回来了?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屋里侍候的人不禁腹诽,谁说人家走了,就不能再回来?

    蓝海的亡妻可是凤庄主的表妹,她这庄主夫人的寡姐都能长住,凭什么蓝海就不能回来小住?而且人家亡妻就葬在凤家庄附近,难道不兴人家回来祭坟?

    “可恶!”方夫人自然也晓得自己那话说差了,恼羞成怒的重重一拍桌,手腕上的翡翠玉镯应声而断,还不慎将她的手腕给割了一道口子。

    丫鬟们连忙上前帮忙收拾,并处理伤口,方夫人又问,“就他们三兄弟和蓝海?”

    “是。”来送消息的小丫鬟,是守二门仆妇的孙女,年纪不过八、九岁,歪着头想了想,便点头回答。

    “没别的人了?”方夫人问,心里不断思索着要如何应对。

    小丫鬟愣了下,才又道,“没别的人了。”至少不是今天到,大公子说棠小姐她们随后就到,可没看到人,不知是什么时候到,棠小姐不过比她大个两岁,蓝先生却把她扔下,和公子们一起赶回来,也不怕棠小姐一个人会害怕?

    “问你话呢!什么呆?”啪地一声,小丫鬟傻怔怔的抬眼看方夫人,然后才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屋里的丫鬟们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心有不忍别过头去不忍看,也有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的,但有一个站在方夫人身后的大丫鬟,朝小丫鬟示意,叫她赶紧跪下。

    小丫鬟一个激灵连忙跪下,“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哼!滚出去吧!”

    “是,是,奴婢这就滚,这就滚。”小丫鬟连滚带爬的飞也似的逃离,屋里的丫鬟们各司其职,有上前劝慰方夫人的,也有收拾善后的,自然也有人匆匆往两位小姐和少爷那里去通禀的。

    方束青得知凤大公子回庄,俏脸绯红星眸灿灿,让人一看就知,她心悦凤大公子,来向她通禀的,便是适才在方夫人身后,示意小丫鬟跪下的大丫鬟秋月,见方束青此状,不禁暗暗忧心,就算小姐与凤大公子已经成亲,夹着此番事,只怕夫妻也要反目,更何况两人并未成亲,也无婚约。

    只怕小姐与凤大公子终究是无缘!

    方束青不知秋月所想,她满心雀跃的想要去见凤衍,匆匆唤来丫鬟侍候她梳装更衣,秋月则是伺机走了,方束青直到换好衣服,才想起来没打赏秋月,问丫鬟们,才知她早就走了。

    临要出院子时,便被人拦下,这才晓得,凤大公子一进门就下令守着方家人的院子,只许进不许出。

    至于方束彤那里,只回了句知道了,就打来人走,等人走了,她身边的大丫鬟不由劝道,“二小姐,您别再跟大小姐呕气了,你们姐妹不合,夫人看在眼里,可是疼在心里哪!"

    “那又如何?”方束彤嗤笑,“是她方束青老爱管着我,偏偏自身不正,如何有资格来管我?”

    “就算如此,您也不必在夫人面前说大小姐的不是。”

    “行啦!啰唆。”

    方信怀不在庄里,屋里的大丫鬟说他与同窗去书院请教夫子问题了。

    不论是真是假,方夫人听了都觉高兴,觉得儿子长进了。

    凤大公子四人风尘仆仆,一回到家,全都回房洗漱,怕身上不洁,不敢先去见庄主夫妻,等他们收拾好,才先后来到正院。

    不等他们下跪请安,蓝海直言看病要紧,那些虚的等人好了,才请安行礼不迟。

    凤大公子只得依他,大哥都无二话了,凤三他们两个小的自是照办,蓝海为凤庄主把脉时,凤公子夫人抓着两个儿子上下一阵打量,确定儿子们都安好,才放下心来。

    凤大公子坐立难安,索性站着守在义父床前,看得蓝海压力山大,直接开口让凤公子出手把侄子镇压下去,凤公子视若无睹,还跟着侄子站到蓝海身边来,催着他快点。

    蓝海气结,还是凤三出手,把他爹和大哥请到一旁坐下。“你们两太高了,挡着光啦!叫蓝先生怎么给大伯父看病?”

    有道理!

    凤二在旁默默给弟弟点赞。

    凤公子和凤大公子关心则乱,听说自己妨碍蓝海做事,便由着凤三安排,只是坐下后,不免又伸长了脖子客串下长颈鹿。

    “青州,你可给大哥服了什么药?”

    “有。我把药单记下了。”怕说不清楚,他连忙从怀里掏出药单给蓝海,蓝海看过一遍后,稍稍松了口气,“算大哥运气好,你给他服的这些药,倒是缓解了毒性。

    凤大公子问,“义父中的药,和我中的可是一样?”

    “略有不同,而且你服的本就不多,且毒性远不及他的一半。”

    凤公子恨声道,“那贱人。”

    因方束青犹豫不决,所以下的药量极轻,且凤衍没有吃完,饶是如此也伤了身,而方夫人给凤庄主下的药量十足,且凤庄主没有防备下,把下了药的汤都喝完了,所以他的情况才会这么严重。

    “不就是春药吗?怎么如此霸道?”凤二公子问。

    “可不就是霸道,嗐,这药其实不少见,多是青楼用来给不听话的妓子用的,你们想,青楼花了钱买下她们,为的就是要她们听话,又怎会顾及她们的身子,用了药还不老实,那就让她们去死,所以服药后没有阴阳交合就会伤身。”

    伤身的程度因人而异,凤庄主之所以会至今未醒,便是因为凤公子给他服的解药,春药已解,然因耗损大,营养没跟上,便昏迷至今,其实后头已是昏睡,因精神不济才一直不醒。

    蓝海来,先给他扎针,让人先醒过来,如此要用饭用药都方便些。

    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围在身边的弟弟、义子和侄儿们,凤庄主就先笑了,“怎么都在啊?”再一转眸,看到蓝海,不禁一愣,“你怎么回来了?”

    “我能不回来吗?大哥差点被人害得连命都没了。”蓝海说着就感到鼻头一酸,尴尬的别过头去,不再言语。

    凤庄主自那天倒下后,直到今天才完全清醒,自是要问问情况,知道妻子为了他,和亲姐吵上了,却被女儿狠斥,直到今天还浑浑噩噩的,不由心疼不已,想去看她,可是自己连坐起来都还办不到,怎么去看她。

    最后还是凤二公子让仆妇去寻了滑竿,把凤庄主夫人送过来给凤庄主看。

    少年夫妻老来伴,没想到夫妻两个,现在竟变成这样,看妻子一副呆傻的模样,凤庄主不由气恨,“那个孽女呢?”

    “关在东厢里,大哥,她......”后头的话却说不出口,凤乐悠为了个谋害生父的外人顶撞生母,不管从那个观点来看,都是不孝,凤公子原想替她求情,说自己已经罚了她,可看到大嫂现在的模样,他又觉得这侄女被罚的不够。

    凤乐悠自晓得大哥带着蓝海回来,便知父母有救了,抹干了眼泪,就盼着他们来放自己出去。

    被凤公子怒斥一番,神智回笼后,凤乐悠便知自己犯的错不小,被关在东厢这么多天,故意刁难丫鬟不吃不喝,其实都是在作态,在向她娘撒娇,她想,若她娘知道她不吃不喝,定要心疼死,会立刻冲过来看她的。

    只是她没想到,她娘一直没有出现。

    这让她不禁忐忑起来,她娘向来疼她,不管她做错什么,她娘都会护着她,宠着她,可是这回,她娘一直没有出现,令她不禁害怕起来,她那天是不是做的过份了些?

    想到她娘那张脸,凤乐悠不禁轻颤。

    好不容易等到凤衍他们回来,凤乐悠听到门响动,大喜,“你们都死了啊!现在才想到我?”

    一开口,口气就极差,凤乐悠说完话才警觉不妙。

    当头进来的那人是凤衍,一进门冷冷的看她一眼,随即侧身,让仆妇进来扶她,有凤大公子在,凤乐悠很是老实,由着人把她带到上房。

    看到躺在床上虚弱的父亲,她的眼泪立刻掉下来,她爹怎么就成这样了?转头一看,她娘就缩在滑竿上,怯怯的笑着,人虽面向她,眼里却没有她,她的眼落在她身后,不晓得在看什么。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