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十八章 打群架
    隔天午后,船抵达合江码头,凤大公子一行人与黎漱等人作别,骑上接应的人早就备好的马,往京城方向而去。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大船却没有立时开航,黎漱带着黎浅浅等人去逛街,大船也正好补给一下所需。

    合江码头就在平州第二大城临波城外,黎漱没打算进城,只带着两个小女孩在码头上逛,叶妈妈还要准备给黎浅浅熬补汤,苏妈妈也没去,留在船上帮忙,春江三个丫鬟则是紧跟在黎浅浅和蓝棠身边,就怕一个不注意,小主子就会不见。

    黎漱和谨一两个看着码头上人头钻动,不时交头接耳,黎浅浅跟在后头,不时顺着他们目光看过去,然后就现,他们看的不是粮行,就是药商,八成又是在商量教众们的农产要卖往何处去。

    码头上人来人往,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黎浅浅和蓝棠两个粉装玉琢的小丫头一出现,自然是引起各方注目,虽然两小身上并无太多饰物,但识货人一眼就看出来,那双丫髻上的饰可是货真价实的东珠。

    南楚与北晋的关系时好时坏,东珠的货源自然也不稳定,价格自然也就居高不下,这两个小姑娘身上的穿著并不显眼,但光髻上的东珠就价值不菲啦!再细瞧,她们两个身边竟只跟了三个半大不小的丫鬟,没有家丁或侍卫保护,这两孩子的家长是傻的吗?

    有钱给孩子买那么贵的珍珠当饰,却舍不得花钱请几个侍从保护她们?

    还是说,人家请的是高档的侍卫,只隐在暗处保护着,没出事,他们是不现身的。

    所以码头上虽有不少人盯着她们两,却是无人敢上前来。

    蓝棠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被盯得实在难受,再看看身边的小伙伴,见黎浅浅淡然处之,不禁好生佩服。

    黎浅浅早就习惯旁人的眼光,很是泰然处之的拉着小伙伴逛大街,她们两一动,身后的三个丫鬟也跟着动,可除此之外,就再没看到有人,有心人便放下心,悄悄的凑上前来,也有人胆小不敢动,但见人动了,他们便也混水摸鱼的靠过来。

    嗯哼,结果摸鱼摸到大白鲨!

    一名年约四十许的扒手想要摸走黎浅浅髻上的东珠,结果被小姑娘反手一折,痛得他哀哀叫,“大叔,你的手伸得太长了,你一定都没洗手,瞧,你的手好脏啊!”顺手就把大叔的手扭到路边卖菜店家的水桶里,“我娘说啊!好孩子就要常常洗手,双手保持干净,身体才会健康喔!不然,就会拉肚子。”

    边说边作势拍他的脸,顺势把一颗药丸子拍进他嘴里,扒手原只觉手痛,注意力全放在手上,没想到小姑娘会拍他的脸,等他现嘴里好像被塞进颗东西时,那东西已经化了,他大惊,这什么啊?

    然后就感到肚子一阵作响,顾不得手痛了,当即跳起来,一手捂嘴,一手捂着身后,拚命的挤开人群往人少的地方钻去。

    “咦?那大叔怎么啦?”蓝棠好奇问道。

    黎浅浅可爱的一耸肩,“不知道啊!大概是没洗手又抓东西吃,所以闹肚子了吧!”

    蓝棠想到她爹昨晚交给她们的一堆药丸子,不由和黎浅浅相视甜笑,“你真是太坏了!”

    “姐姐也不差啊!”别以为她没看到,方才她在整治那扒手时,蓝棠往那扒手身上轻轻弹了下,就不知弹上去的是什么药粉了。

    蓝棠回以一笑,然后小姐妹两个笑眯眯的手挽着手,继续逛街去。

    “你看清楚了吗?”

    “没有。你确定那小丫头有作怪?”

    “肯定有,不然岑老三怎么肯空手而回。”杂在人群里的几个人交头接耳,最后还是不敢贸然上前,打了退堂鼓。

    刘二见状,朝隐在暗处的手下摆了摆手,那些人不动声色的微微颌,心里头却都有点得意,不愧是他们教主相中的徒弟啊!就算是女孩子又怎样?一般的男孩子能像她那么机灵吗?瞧瞧,小主子一点都不害怕,下手快狠准,真是尽得他们家教主的真传哪!

    黎漱这个为人师的,自然也在一旁盯着,看到黎浅浅迅出手,他不由露出笑容,对,就是得这样,只要敢朝她下手,就狠狠的反击回去。

    不过就是塞药撒药粉,有点……怎么说呢?不地道?但她们两还小,练武的时间也不太长,能轻松制服那个扒手,是因出乎那人意料,才能出奇制胜,算小巧,回去得好好的训练,能靠自己的武力一举拿下对方,那才是真本事。

    “看在那人给浅浅练手的份上,让人去给他解药吧!”

    “是。”谨一忍俊不住急急转身就走,回来时,却带着刘二传来的消息。

    黎漱接过看了一会儿,才笑道,“大长老的人又摸瞎了,不过他也是厉害,就这样了还是不死心。”

    韩玉唐的双腿已废,大长老气极,但是能为此找长孙的麻烦吗?做错事的是韩玉唐,他们不过是按照家规惩罚他,能说他们有错吗?可最被他看好的曾孙却毁了双腿,叫他如何忍得?

    以瑞瑶教的名义去请名医,不想都遭到婉拒,有人说惭愧,医术不及蓝先生,不敢在蓝先生面前献丑,也有人说你们在逗我吧?明明瑞瑶教总坛有名医在,为什么还要请他去?是故意要羞辱他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请不到半个名医来为韩玉唐看诊。

    大长老此时悔之不已,只是悔什么呢?是悔自己不该作局,设计蓝海,设计教主,还是悔自己不该把曾孙宠过头,让他不知进退。

    之前命人追查教主下落,是为和教主作对,现在命人追查他的下落,是为了蓝海,他只希望蓝海能治韩玉唐的腿。

    好不容易查到人在镇江城,结果一个错眼人就不见了。

    只知他们一大早出门,去了码头上了艘船,然后就不知去向。

    “这都是他自己做来的,怪谁哪?”黎漱冷笑,“大长老不是说熊副堂主很厉害,想要废掉蓝海,把他提上来当堂主?叫他治啊!韩玉唐不是喜欢熊副堂主的女儿吗?为了女婿,想来熊副堂主定会卯足了劲,尽全力救治他。”

    谨一没好气的看教主一眼,您别逗了行吗?明知熊副堂主不在行,还说这种话。

    “如果大长老把他曾孙带过来,您会让蓝海帮他治疗吗?”谨一想了想,终究忍不住问出口。

    “这不应该问我吧?我又不是大夫。”黎漱讶异看着谨一,似是不懂他怎么会问这么笨的问题。

    怎么不是问您呢?谨一的眼神反问着。

    “你问错了,先应该是,他的伤还能不能治,蓝海治不治得来,而不是我让不让蓝海帮他疗伤。”黎漱难得有耐心的回答他,“你觉得,蓝海真遇上个疑难杂症,他会听我的,不去帮那人疗伤吗?”蓝海不见得很有医德,但是,他乐于接受挑战,遇上具挑战性的伤势,他会忍不住一头栽进去。

    谨一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啊!

    “你先别操心这个了,先烦恼那个吧!”黎漱指了不远处的黎浅浅,她已经买了不少东西,春江她们手里抱着一堆,蓝棠手里也拿了不少,只有黎浅浅两手空空,犹很有兴致的在一个又一个摊位上逛。

    谨一忽感头疼,伸手招了几个小厮上去帮忙拿东西,码头摊位上卖的都是些不值几个钱的小玩意儿,想到黎浅浅自小生长在山村里,对这些东西感到好奇,实在不足为奇。

    打小厮把黎浅浅买的东西全送回船上去,黎漱这才上前,“好玩吗?”

    “好玩。”花钱当然好玩,而且花的不是自己的钱,那就更好了!

    黎漱摸摸她的头,又低头看蓝棠,见她没有因跟父亲分开而情绪低落,便道,“都饿了吧?走,咱们上酒楼吃饭去。”

    直到黎漱带着两小去了码头边最大的酒楼后,那些还在观望的人方才死心散心,原来人家家长一直在旁边盯着呢!而且那个家长看来就不是个好惹的,是个练家子呢!他们刚才若贸然出手掳人,肯定没好果子吃的。幸好,幸好!

    酒楼伙计看黎漱一行人的穿著打扮,笑吟吟的领他们上了三楼包厢,谨一见他有眼色,给了他一个大红封。

    他一出去就被同伴们围住,有人羡慕他的好运,也有人酸溜溜的,更有人好奇问道,“张哥,张哥,教教小弟吧?我看你一句话也没问,就把人直接带上三楼,这是为何啊?”

    “呵呵,看那位爷和那两个小姑娘的打扮,就知家底丰厚,那样的人家,带着两个小姑娘出门吃饭,难道会乐意坐在大堂里,任人打量吗?你们没看到那两个小姑娘头上戴的可是东珠耶!舍得花那个钱打扮孩子的,肯定愿意多花点钱坐包厢。”

    嗯,有理。众人纷纷点头,那伙计得意洋洋的又道,“难得带孩子出门一趟,必然是想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咱们酒楼三楼包厢,就能远眺江上风光。”

    人家看他周到,自然乐得多赏他银子啦!

    “怪不得张哥总是比咱们赚得多。”

    “难得的是,人家还不藏私,愿意教我们哪!”

    “可不是。不像有的人,光会嘴巴上说人。”一名伙计阴阳怪气的朝方才酸溜溜说人的那人看去。

    “你说谁?”那人立刻就炸了,跳起来抓着那人便往对方头上招呼,打架的时候总是免不了波及旁边看戏的人,于是又是一堆人加入战局,等掌柜过来时,已经乱成一团了。

    而那位机灵的张哥早就趁乱跑掉了,他还有客人要侍候呢!才没那闲功夫和他们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