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十三章 惊变
    临近九九重阳节时,凤大公子风尘仆仆的从西越边境赶回来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回来就回来了,干么大惊小怪的?”谨一来通报时,教主正在教黎浅浅新功课,黎浅浅被虐得死去活来,差点翻桌不练了!

    为什么要她学弹琴?为什么?她是那里得罪教主了?为什么要学这个啊?她自认不笨,十根手指头弹起钢琴来,那叫一个顺溜,但,是,南楚没有钢琴,只是琴,要用手指头去拨去弹去……十指连心啊!

    教主没好气的瞪了谨一一眼,然后把黎浅浅抓过来检查她的手,嗯,年纪太小了,小孩手指头太嫩又短,怪不得她要哭了。

    好吧!他是个很有耐心的好师父,“今天咱们就不学了。”

    哦耶!黎浅浅正准备欢呼,就听黎漱道,“等你大一点,我们再来学。”黎浅浅整个人立马蔫了,垂头丧气的抬起眼皮子,瞟了教主一眼,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师父!

    黎漱装着没看见,和谨一两个跑了。

    春江抿着嘴过来侍候,春寿则快手快脚的把琴等物全收了,蓝棠带着云珠过来时,就看到黎浅浅嘟着嘴坐在案前,桌上那把琴己经被春寿收走,春江正哄着她吃芙蓉糕。

    “唉呀!她不吃,我吃。”见黎浅浅拿乔,蓝棠招手让春江端过来,春江却不好这么做,只笑着道,“小姐方才弹琴累着了,所以不想动呢!”

    蓝棠只瞅着黎浅浅笑,“我看不是弹累了,而是根本就弹不动吧?”

    黎浅浅冷哼,“还说我,你比我大,手比我长,也没弹得比我好啊!”咱们谁也别笑谁,哼!

    蓝棠被戳到弱点,气极的直跳脚,“那是,那是因为,我,我手痛,对,我手痛。”

    云珠悄悄的看蓝棠那完好的手指,嗯,手痛。

    不过说也奇怪,蓝棠学旁的是千伶百俐,独独内功和琴艺两项是她的弱点,内功进展非常缓慢,能有现在的成绩,全靠蓝海用药物帮打底子的,而小主子学什么都快,只有弹琴,简直要命了!不是要她自己的命,而是要旁边听的人的命,难听啊!

    根据小主子的说法是,她还小嘛!手指头短,指头不够力,可是云珠和春江三个,在受训时,都学过琴,她们当中琴弹得最好的那个,初学就能把先生教的弹得似模似样的,彼时,那人才七岁。

    咦?比小主子大一岁啊!这么说来,还真怪不得小主子,这样虐待大家的耳朵啰?

    “你怎么还在这儿?”黎浅浅懒洋洋的蜷在椅中,就着春江的手吃着带着奶香的芙蓉糕。

    “不在这儿,要去那儿?”蓝棠一手一块芙蓉糕,“嗯,今儿这芙蓉糕做的好,加了不少牛奶吧?”

    “大概吧?”黎浅浅淡应道,“你凤大哥回来了,你不去接他?”

    “什么?”蓝棠闻言跳了起来,手里的芙蓉糕也不知是要吃,还是扔下,最后干脆全扔回食盒里,两手拍了拍,伸手就要来拉黎浅浅。

    “别,你去擦擦手吧!”黎浅浅嫌恶的避开她的手,蓝棠笑嗔她一句,转身去洗手,“走吧!”

    “去哪?”黎浅浅摇头,她才不要出去,她需要好好的安抚自己受创的心灵,明明她弹钢琴、拉小提琴都有大师级的水平,就是爵士鼓,她也能来上一曲,为什么偏偏就卡死在古琴的几根琴弦上头呢?

    “你不是说凤大回来了?”蓝棠完全不了解黎浅浅为何会垂头丧气到这种地步。

    “他回来了,跟我什么关系啊?”我又不暗恋他,不像你……黎浅浅暗腹诽。

    “走嘛!凤三说了,凤大回来,他们就要回京了。”能见多一点是一点啊!想到凤大回来,不久又要离开,蓝棠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

    黎浅浅叹口气,只得起身陪她去见凤大。

    她是真不想去啊!因为有个熊孩子,以喂食她为己任,看到她,就是不停的投喂,是想把她当猪养不成!看在他投喂的食物都还蛮对她胃口的,不然早跟他翻脸啦!

    她们到正堂时,凤家三兄弟才刚过来,凤大公子简单的洗梳更衣后,就带着两个弟弟过来,向黎漱道谢。

    黎漱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他们两个都是懂事的,一早起身就勤于练功,练完武功,也不忘文课,真是用功的好孩子。”

    是吗?自家兄弟是何德性,自家人最清楚,凤二也许文课很用功,但武课嘛!他总说,能把凤三给打趴便足以,也不知是否二哥这样针对他,因此凤三对武课很认真,但文课,要不是自小就被自己盯着,怕是就练成狗爬字了!

    现在却有个长辈跟他说,他们两都是好孩子啊!级用功的,凤大公子觉得自己进错门了,堂上坐着的黎漱说的是别人家的孩子。

    诧异的看了两个弟弟好几眼,有点不敢置信啊!

    别不相信,回头跟你细说。凤二的眼神如是说,黎浅浅全程旁观,对此表示十分好奇,凤二你那一记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凤大好像看懂了啊?难道这就是兄弟间的默契。

    她和她万能大哥之间,好像就没这种默契啊?

    郁闷的躲到蓝棠背后呆,不想再看凤家兄弟们,在她跟前展现兄弟默契了!那让她更想她大哥了!

    蓝棠因为凤大他们不久就要离开,情绪也很低落,两个小丫头就靠在一起各自呆。

    黎漱瞄了她们两个一眼,便把心思放在凤大身上,这小子这回出去,应是见血了,身上的气息与离开前不同了。

    凤家庄有十几位数字公子,各自负责一个地方,要想知道南楚以外国家的讯息,找凤家庄买消息是最快的方法之一,江湖上靠卖消息的人不少,但把生意做大到像凤家庄这样的,还真仅凤家庄一家,别无分号了!

    若是可以,他也很想把瑞瑶教经营成凤家庄这般,然而,瑞瑶教的起源就注定了它与凤家庄不同。

    不同就不同吧!总是能够走出条新路来的,他看了门边的黎浅浅一眼,希望这丫头不会让他失望才好。

    黎浅浅忽然感到一阵恶寒,抬起头飞快的看向屋里,凤三正被他两个哥哥压着,跟蓝海不知在说什么,教主右手轻扣身旁的几桌,谨一在帮他倒茶,蓝海红着眼睛,不时还指了指凤三,似乎在叫他收敛脾气一些。

    蓝棠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低声问,“怎么了吗?”

    “没事,应该没事。”黎浅浅轻拍蓝棠的手臂安抚她。

    黎漱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放下茶盏朝黎浅浅招手,黎浅浅扁了嘴走上前,“你凤三哥哥家出了事,蓝先生怕是得走一趟。”

    “嘎?”黎浅浅愣住了,什么事得要蓝海走一趟啊?

    蓝海等人听到这话也愣了下,凤家三兄弟随即露出笑容来,“蓝先生若能走一趟,想来我父亲就有救了。”

    凤大公子朝蓝海拱手道。

    蓝海朝他摆摆手,对着黎漱说,“我能离开?丫头还得泡药浴呢?”

    “我们跟你一道去。”

    蓝海有些迟疑,在他心里,凤庄主和凤公子就像是他的兄长一样,尤其是痛失爱妻之后,若不是有他们两拉着他,他怕早就废了。

    可是黎浅浅的药浴才进行到一半,不能中断,得持之以恒,他若不在旁边看着,怎么放心?

    若是黎浅浅也跟着去凤家庄的话,一路上他就能看着她进行药浴了。

    “你放心吧!她一路坐车过去,能有多劳累。”黎漱都打算好了,蓝海跟着他们三兄弟先行赶路,他带着黎浅浅和蓝棠慢慢行,“等你到凤家庄,把凤庄主的状况稳定下来后,再回头来接我们便是。”

    蓝海想了想,也没更好的解决办法,便应下了,凤大公子领着弟弟们,郑重向黎漱道谢,黎漱毫不客气的受了,随即打谨一去帮黎浅浅她们两个收拾行李,并决定一下带谁随行侍候,谁留守。

    蓝棠除自己的东西要收拾,还得帮她爹收拾行李,可忙了,便点了云珠随行,又点了苏妈妈同去。

    至于黎浅浅,那就更简单啦!叶妈妈要帮她准备药浴,自然是要跟,春江和春寿两个都会武,跟着出门安全性大大提高啊!方妈妈和素月等人就跟现在一样留守!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至于素月及宝珠她们高不高兴?那就不是她们要考虑的事啦!

    谨一一出正堂,立刻给刘二了讯息,黎浅浅她们行李都还没收拾好,刘二就已经领了个高壮圆胖的中年人来,他是来当总管的,刘二原就在寻适当人选当总管,正好赶在教主他们出门前找到人,刘二不禁要佩服自己一下啊!真是太厉害了啊!

    隔天一早,姚家兄弟赶来送行,谨一低声同姚大少爷说了几句话,同时交代他,若有事便送信去给四长老,姚大少爷点点头,祝教主他们一路顺风,便退开一侧,目送车队出,往京城而去。

    车厢里,黎浅浅还昏昏欲睡,叶妈妈伸手轻轻拍抚她的背,春江摸摸她的手心,觉得有点寒,就从车里的被柜里,取出被褥给她盖上,黎浅浅出低喟声,翻个身又睡着了。

    “凤家庄是出了什么事吗?”春寿小声问。

    “听说,是凤庄主被人下了药,目前情况不明。”叶妈妈也被蓝棠感染了,所以出门前特地去厨房打听了下。

    “下了什么药啊?”春江也问,叶妈妈却卡壳了,她面色潮红有些艰难的摇头,“这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庄主夫人和她的寡姐闹翻了。”

    哦,丈夫被下了药,庄主夫人在这个时候和她的寡姐闹翻,是不是表示,庄主夫人的姐姐和凤庄主被下药有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