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十一章 不甘心的人

第六十一章 不甘心的人

 
    珠宝坊的开幕很成功,人潮川流不息,不过来的客人大都是有钱有闲的人家,一般的小老百姓来就是来凑凑热闹,添个人气,叫他们消费,不好意思哪!没那闲钱。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不过,今儿上门来的客人,都能拿到折扣竹牌,听说日后来珠宝坊买东西,可以打九五折,虽然说折扣不算多,但好歹能便宜一点啊!因此,上门的一般民众都是冲着这张九五折的折扣竹牌而来。

    至于开幕当日消费满千的客人,则能拿到一张九折竹牌,期限为一年,不少太太小姐就为了这张竹牌,特意消费满千,到了晚上结算时,日的营业额直把姚大少爷和掌柜的吓了一大跳。

    “大少爷,这,跟您提这建议的,是那一位啊?一定,咱们一定要他留下来。”掌柜不知姚大少爷与黎漱合作的事,只知珠宝坊重新开幕,是与姚大少爷新认识的一位朋友有关。

    “我也想把人留下来啊!”呵呵,只是两家合作,是姚家去巴着黎漱,可不是黎漱上赶着的。

    “贵伯,你看着他们把帐做出来,一会儿我要带回去。”

    “您是要带去给那位朋友看?”

    “是啊!咱们珠宝坊重开,他可出力不少,光这折扣卡,影响可不只是今天的营业额,还关系到日后的客源。”姚大少爷道,掌柜贵伯点头,自去看账房做帐,出门时,正好遇上姚二少爷带着小厮过来。

    姚二少爷看贵伯眉开眼笑的同自己打过招呼,便脚下生风走的飞快,不禁多看他一眼,“大哥。”

    “你来了,今天可把你累着了吧!”

    “还好,我今儿个才晓得,为何大哥这么热衷于做生意了。”以前姚大少爷虽让弟弟参与生意上的事,不过都不曾像今天这般,让他参与招呼客人。

    “你且学着,日后,这些你也得要担起来。”

    “是。”

    姚大少爷颌,看看时辰已不早,命人摆饭。

    这厢黎漱和蓝海两人分别客串了败家老爹,买的饰摆得满满一桌,一时间满室光华耀目珠光流转,饶是黎浅浅见惯了世面,也不得不被这些珠宝饰眩花眼,就更别说蓝棠和一众丫鬟们了。

    因要把饰入库,所以选在蓝棠住的院子里摆开来,黎浅浅把素月等人唤来,她的衣物、饰大都放在院子里,水榭中只摆日常穿用的,所以要素月过来把属于她的东西登记入库。

    叶妈妈即便从前在大官家里服侍,也没见过有谁这么大手笔,给两孩子添这么多这么贵重的饰。

    “老爷和蓝爷可真是有钱哪!”只是有钱拿来宠孩子,却不知拿钱去哄娇娘,蓝棠院里的大丫鬟珍珠暗暗叹息。

    她生来秀美,原也是在官家服侍官家千金的,小姐及笄后定亲,她曾替小姐给准姑爷送东西去,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姑爷是喜欢自己的,原以为随小姐出阁,被姑爷收房,是再稳当不过的了。

    谁知晴天霹雳,小姐临出门子,她和另一个大丫鬟一起被卖了,她不解的追问押她们出府的嬷嬷,那嬷嬷看她可怜,便把事情说给她知,原来是夫人嫌她生得太好,一双眼似会勾人,怕女儿成亲后,会吃她的亏,因此做主将她卖了,还交代要把她卖去那肮脏的地方。

    珍珠暗恨,夫人真是太狠了!竟然要生生掐断她的青云路,她机灵的把身上所有的钱和饰全给了那嬷嬷,请她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将她卖的远远的就好,别让她一个清白女儿家,落入风尘之地。

    那嬷嬷得了钱财,便将她卖得远远的,另一个丫鬟也有样学样,让那嬷嬷因此小赚了一笔,回去后只消一句办好了,夫人也不会将两个丫鬟放在心上,何乐不为?

    只是这远远的卖,就从繁华的京师远到西锤边境来,被张府买下时,她还想着,若是能到几位爷儿们身边侍候就好了,完全没想到会被送来侍候个小丫头,而且还不是张府的人。

    不过她很快就看清楚了,她是侍候蓝小姐的,想要攀附上那个最俊美的当家老爷,是不可能了!那蓝老爷呢?他虽没黎老爷生的好看,可是他仅有一女,没有妻妾,听说连通房都没呢!若是能成为他的房里人,那……曾经与她擦身而过的一切,是不是就能重回她手中?

    蓝棠不知珍珠在想些什么,只见她站在那里,看着饰盒呆,便喊了另一个大丫鬟宝珠,“珍珠在晃神,你去接手,赶紧把东西入册好收起来。”

    “是。”宝珠脆声应下,略不屑的推了下珍珠,珍珠被猛力一推直觉反应就是张口骂人,叶妈妈等人皱了眉头,却碍于不是自个儿的地盘,不好说什么,黎浅浅朝蓝棠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开口。

    蓝棠沉声一喝,把屋里众丫鬟和仆妇都震住,珍珠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虽觉蓝棠性子软绵,随便拿捏都成,不过在外人面前还是得给她做脸,便俏生生的跪下。

    “你眼里大概是没我这个主子吧!既然如此,我这小庙就不留你了。言妈妈,你领她去见谨一吧!”

    “是。”言妈妈早就看珍珠不顺眼了,明眼人一瞧便知,这珍珠是个心气高的,压根就没把小姐放在眼里,总是自恃她以前是官家千金的贴身丫鬟,真是可笑!

    搞不清楚自个儿身份的胡涂虫一个!

    珍珠不敢相信,一直以来都放任她们的蓝棠,竟然一开口就要把自己逐出府?她不是向来最是温厚仁善的吗?怎么会?“小姐,小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不敢了!小姐,你饶了我啊!小姐!”

    蓝棠冷冷的看她一眼,便朝言妈妈摆手,言妈妈应是,却是有些为难,不知如何押珍珠出去。

    珍珠见状便扑向蓝棠,高声的向她求饶,蓝棠气得不行,又不知该如何是好,黎浅浅想到教主之前点穴那招,便朝珍珠出手,大概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就让她成功了,在目标一直不老实乖乖停着让她点穴的情况下,竟然成了!哈!

    满屋子人看着珍珠犹张大嘴巴在说话,可是却半点不闻其声,全都看傻了。

    珍珠惊骇不已,她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不出声音来?

    “叶妈妈,唤两个粗使婆子来把她拖出去。”

    叶妈妈怔怔的点头,出去唤来两个粗使婆子,粗使婆子们是刘二找来的,看到珍珠惊恐的抚着脖子,嘴巴不停张合却没出声音,不禁嗤笑了一声,其中一个顺手掏了腰间系的汗巾塞住她的嘴巴,然后麻利的一人一边将珍珠给拖了出去。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都有点傻怔了,看着珍珠被拖走,她们才把视线转回,在黎浅浅和蓝棠之间游移,两位小姐都跟老爷在学武,珍珠刚才突然没声音,是不是两位小姐出的手呢?

    不过她们没敢问,之后侍候她们两时,都特别的小心谨慎,再不敢似珍珠那样,不把小姐放在眼里了。

    这倒是意外收获。

    因着珍珠这事,屋里所有侍候的人动作都较平日麻利了不少,很快的就把饰一一登记入库,黎浅浅的自然是要收回她院子的库房,方妈妈见素月等人弄好了,便向黎浅浅告退,带着素月几个赶紧把饰盒捧回去入库。

    宝珠也带着金珠、银珠和彩珠把登记好的饰收入库房,言妈妈刚刚和珍珠拉扯时伤了手腕,蓝棠便让自己另一个管事妈妈苏妈妈去帮她上药。

    等到屋里只剩她们两个时,蓝棠才对黎浅浅道,“真是吓死我了!”

    “你就这点出息。”黎浅浅站在椅子上,伸手戳蓝棠的额头,没办法,人太小了,不站在椅子上戳不到人。“怪不得珍珠没把你放在眼里。”

    蓝棠叹气,“光听她在求情时,还一口一个我的,就知道了!”

    “算你机灵,还听得出来。”

    “她以前是侍候官家千金的,自然知道尊卑之分,对着主子只能口称奴婢,称呼主子要用您,可她从头到尾就只喊我这小姐,你。”

    黎浅浅笑,“希望宝珠她们几个能改过来。”

    因为珍珠这大丫鬟带头,宝珠她们有样学样,尤其蓝棠一贯的好性子,就算丫鬟们闹腾得厉害,她也不置一词。

    “不过,她们不改也没关系,反正换人就是,有钱还怕找不到好的,合用的吗?”黎浅浅听到屋里的脚步声,故意大声说道,蓝棠被她突然放大的声量吓了一跳,正要说她,就见她以右手食指压在唇上,示意她安静,蓝棠虽不解,还是照做了,隔了一会儿,她就听到屋里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她们在偷听我们说话?”

    “嗯。”黎浅浅拍拍小伙伴的肩头,“棠姐姐,她们几个,你且再看看,若真是不好,就叫谨一跟刘二说一声,让他帮你再找合用的。”

    “好吧!”其实她还真不习惯有人贴身侍候,因着不习惯,便打算有机会就将珍珠她们遣走,所以她对珍珠几个有着歉疚感。

    毕竟她们来,就是想有个安身之所,能长久留下来,不想却遇上她这么一个主子,倒没想到因为她的不作为,纵出几个丫鬟的脾性来。

    “珍珠本就是个心气高的,从官家丫鬟落到咱们这里,她心里不定多委屈呢!是你心好,没压着她,才由着她过了几天松快日子,要不然以她那性子,早被人搓磨死了!”

    蓝棠点点头,站在门外的叶妈妈暗摇头,话说的是很好,可是那画面,一个小不点的小姑娘,一脸老成的对着比她还大的姑娘殷殷劝导,怎么看怎么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