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十九章 珠宝坊开张

第五十九章 珠宝坊开张

 
    第一卷初临异世专坑亲友的凤乐悠

    坐在水榭里头,蓝棠正小声的和黎浅浅说凤家三兄弟的糗事,黎浅浅现,出糗的全是凤三,被蓝棠整啦!被他两个哥哥修理啦!出彩的都是凤大公子,偶尔凤二也沾点边,凤大公子占最重,他的事情往往是一讲再讲,凤三则是讲过一遍就算,不过和兄弟们相比起来,凤二在蓝棠的话题中,占的比例实在是少之又少。[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黎浅浅觉得,凤二还蛮委屈的,夹在出色的大哥和备受宠爱的弟弟之间,他这个二公子实在不好当。

    早上见过礼后,黎漱就把凤家三兄弟全给请去客房,让他们兄弟仨儿自个儿聊去,你们的家务事,咱们这些外人就不掺合啦!

    蓝海不放心他们兄弟三个,怕他们打起来,这是常有的事,所以他跟着去了,看完了热闹,黎漱给徒弟交代了功课,便带谨一出门去,也不知他们去那儿。

    天气渐热,还是待在水榭里舒服,所以黎浅浅干脆搬到水榭来住,蓝棠也搬过来做伴,这里侍候的还是叶妈妈,不过素玉、素香两个去后,谨一索性让刘二帮忙挑两个合用的丫鬟来。

    刘二傻眼,什么叫合用的丫鬟啊?不懂啊!最后便从手底下新进的人里,挑了几个女孩,瑞瑶教自创立后,就成立了隐卫,隐卫只听命于教主,刘二就隶属于其中的鸽部,专门负责打探消息,收集情资等事。

    至于隐在暗处保护教主的,则是属于鹰部。

    隐卫极隐密,就连四大长老也不知他们的存在,黎漱当年能击溃大长老,这些人可算是幕后功臣,蓝海也只知刘二是黎漱的人,并不知他是隐卫鸽部的人,谨一的父亲原属于鹰部,后来他退下来之后,谨一递补上来后,大长老看他总是跟着教主,便以为他是黎漱的侍从,从而想收买他,还拿谨一的家人来要挟他。

    谨一的家人如今都去京城,帮鸽部做事去了。

    刘二手底下这一拨人里,有七、八个女孩子,本是想安排她们进大长老家里去的,原本就已安排人了,不过因为大长老此次严重受挫,少不得拿家下人出去,被波及了几个,伤得不是很重,但为安全起见,打算把他们撤出来重新安置。

    不过谨一既然提了要求,那就得先紧着小主子。

    于是他便全带过来了,不过黎浅浅只点了两个,一个活泼一个沉稳,也不把她们放院子里了,直接就让叶妈妈带着。

    方妈妈还是带着素月三个,守着院子。

    蓝棠则是自己一个人过来,妈妈、丫鬟全都没带,嫌烦。

    叶妈妈倒是想劝,不过黎浅浅拦了她,“棠姐姐自在惯了,她什么都能自己来,就算要人帮,不还有你们三个吗?就别劝了。”

    叶妈妈想了下,觉得水榭是小主子调养身体泡药浴的地方,还是别让太多人进来的好,人多手杂,要是服管,倒也还罢了,就怕蓝小姐院里那几个是不服管的。

    黎浅浅是个甩手掌柜,有什么重要的,知会她一声便是,至于丫鬟、仆妇间的争斗,她一概不管,把权下放给叶妈妈,由着她去管,总归一句话,人,交给她了,怎么管就是她的事情,丫鬟们做的好,自是记着她的好,做的不好,一样都记在她身上。

    叶妈妈之前在高官家做过事,看她的气度,当是主子身边的管事媳妇,让她管丫鬟仆妇,当是小事一桩,真要做不来,也不用愁,换了就是。

    有黎浅浅的这个态度在,不管是新来的春江、春寿还是素月、素芷及素兰,全都老实听叶妈妈的,尤其是素兰,经历过素玉、素香被逐的事情后,她再也不敢不听素月她们的告诫,或是叶妈妈的教导,总之是乖得不得了。

    反倒是蓝棠屋里的妈妈和丫鬟们,起了内斗。

    黎浅浅听叶妈妈说了一耳朵,都是让她去劝劝蓝棠,好歹管一管,她很顺从民意的去了,蓝棠却道,“只要到我跟前,所有事都侍候得好好的,她们要怎么闹都由着她们去,只一条,不能把火气带到我跟前来,不然所有人统统连坐。”

    对,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黎浅浅两手一摊,那是侍候蓝棠的人,她不管,谁也管不着。

    叶妈妈只能悬着心,一边吩咐方妈妈让素月她们平常多留心一些。

    因凤家兄弟到来,而激起的涟漪,随着凤大公子的离开,而渐渐恢复平静,凤二公子没有和凤大公子一起走,他留下和幼弟多处些时候,顺便等凤大公子办完事,回程经过镇江城时,再与他一道儿走。

    凤三公子自此陷入苦恼中,大哥虽然对他要求严格,不过更多时候是纵着他的,相形之下,二哥不只要求他文科要好,不止过得去而已,对他的武功更是要求严格,偶尔凤三熬不住了,忍不住嘲讽他二哥,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要求他做到。

    他二哥狠抽他一顿,才道,“你的天份比我高,我做不到的,你未必做不到,所以才这么要求你。”

    这种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一定要帮我达成我的梦想的作法,差点让凤三吐血三升。

    黎漱看着觉得很可乐,还不忘把徒弟也捞过来让她看戏,黎浅浅看多了凤三被二哥欺负的场面,都忍不住要为他一掬同情泪了。

    日子匆匆过,就到了中秋时分,十五这天,做完了早课,黎浅浅才梳洗好,正由春江帮她擦干头,蓝棠动作较快,头已经烘干,由春寿帮她梳头,谨一便过来了。

    “要带我们出去逛街?”黎浅浅不太敢相信的反问。

    “是。”谨一笑得眼弯弯,似有什么喜事。

    黎浅浅盯着他半晌,问,“表舅和姚家兄弟合伙的珠宝坊,今天开张?”

    赫?谨一被吓到了,后退一步双目圆瞠,“您怎么知道?”

    “简单啊!你们三天两头的出门去,也不说去那,我就猜你们大概是去谈生意,家里原有凤三在,后来又来凤二,你们不想让他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便只有避出去喽!”

    黎浅浅看谨一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就知自己应该是猜对了。

    “那您怎么会知道是和姚家兄弟合作?”

    黎浅浅给他一个白眼,拜托喔!就只姚家兄弟上门谈合作,其他人除了探底之外,就是想招黎漱为婿,想拿黎家当他们的钱袋子,那些人打什么主意瞒得过教主吗?

    虽然姚家兄弟也是想依附个靠山,不过好歹人家是有真本事的,生意原也做得火热。

    “表舅想做饰的生意,和大长老别别苗头,姚家兄弟有经验,有工匠,还会设计图样,和他们合作,是和有经验的人合作,不怕遇到难题时,不知如何应对。”

    算得上是试水的好机会。

    谨一笑容更深,“就是这样。”

    “那他们原有的那家店是收起来了,是就用那家店,还是另开一家新店?”

    “和咱们合作的是另开的新店。”

    黎浅浅便道,“等我们收拾好,就过去。”

    “是。”

    谨一不好多待,咻地一声便离开了,春江和春寿很是镇定,倒是叶妈妈按着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是那个,什么轻功?”叶妈妈问。

    “嗯,叶妈妈您不舒服?”黎浅浅闻声转头,见状不由问一声。

    叶妈妈扶着杌子坐下来,“没事儿,没事。”她摆摆手。

    黎浅浅看她似乎很不舒服,便道,“一会就由春江和春寿跟我过去,叶妈妈好好歇一下。”

    叶妈妈应下,春江和春寿有些兴奋,自进府之后,就没出府过呢!蓝棠也高兴的直笑,“你们先去帮我回去说一声,让她们给我送衣服和饰来。”

    春江应诺,又问黎浅浅,“小姐可要方妈妈给您送衣服来?”

    “不必了,这边柜子里还有几件新衣没上过身呢!至于饰,戴那个东西太累赘了。”

    这个年代不像黎浅浅前世,还有专做孩子生意的,这年头给小孩子戴的饰不多,而且小孩长得快,饰不像衣服,可以做大一点,然后收边时先折起来,等穿不下了,把之前收的缝份放出来。

    小孩用的簪子、步摇,长大后也还能当配衬用,但耳铛,项圈、戒指、手炼等物,就只能留起来当收藏,因此不是家底丰厚的人家,还真舍不得花这个钱。

    当然真正有钱人家是不在乎钱的,如黎净净她们,身上的饰头面样样不少,花样繁多不说,还镶有各色珠宝。

    黎浅浅现在的饰,大概都是四长老夫人帮她备下的,至于从大长老那里送来的,就全留在总坛里了。

    “一会去了店里,请教主帮你挑些好的来戴。”蓝棠笑眯眯的帮黎浅浅把散落的碎拨到耳后。

    “还是别了吧!戴了满身的饰,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

    “你啊你!出息!”蓝棠伸手就要戳她额头,不想黎浅浅笑着脚下微动便避开了去,蓝棠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咦?你会用轻功了?”

    “表舅教那么久了,我要再不会运用,怕他要气坏了!”